下拉阅读上一章

告知实情

  千慕涵看着他犹豫了片刻:“没事,我还以为是十七怎么会是你。”

  缪子洋看了看对面的天台又看了看他这才松口气:“我看你不在怕你有事所以看看,你有什么想不开的要跳楼啊……不对,怎么我们从那里掉到这里了?”

  他闭上眼身后的尾巴露出来,缪子洋吓的跌在了地上:“你是狐狸?”

  “准确来说是九尾狐妖,我死不了本来以为你是十七想带他感受一下从高处跳下去的感觉结果拉错了人,你不用害怕,我不会伤你。”,千慕涵想去扶他。

  后缩了几步的缪子洋连忙叫停:“别别别你让我缓缓,缓缓,我知道你不会伤我,不然你早就杀了我了,我就是一时接受不了腿软了,你先别过来我自己来,十七阿音杨延都是妖?你母亲和父亲也是?”

  靠在栏杆上的千慕涵玩着戒指收起尾巴摇着头说:“阿音妹妹和杨延是神,十七是妖,母亲是神父亲是半妖,我的妹妹也是神,也就是你们所说的神仙吧。”

  听到这里缪子洋倒是有些不害怕了:“那为什么你是妖啊?你母亲是神妹妹也是。”

  歪着脑袋一笑的千慕涵盯着他:“做神很好吗母亲是神身份尊贵一样厌恶神的虚伪,我母亲生我的时候还是妖,生妹妹的时候飞升位上神的现在是妖神,神自私虚伪薄情寡义根本就不如妖重情重义。”

  这么一说缪子洋倒也不算怕了,他慢慢靠近千慕涵戳了戳:“我第一次见到妖哈,我也有点怕你能理解吧?”

  嗅到什么的千慕涵猛的拽住他替他隐藏了身上的气息把他按到门旁边:“别出声,等会我说完话你再出来。”

  苏云斯收起翅膀落在天台上:“你在干什么慕涵?”他转身上前微微行礼:“姨父。”千慕涵抬起眸子看到他满身的伤脸上也有:“姨父这是怎么了?”他故意去问。

  “还能怎么样,说了你母亲几句,她便动手了拦都拦不住。”苏云斯望着天台外忽然又自顾自的说:“夭夭是本君见过最厉害最美的女子她一个人渡过了很多难熬的日子,慕涵,只要她一日是妖神就一日会被唾弃。”

  千慕涵站在他身后淡淡的说:“所以呢?姨父劝母亲做什么?”

  他沉默了几秒说:“劝她自杀,只有她死了才得已安宁,慕涵,别怪本君心狠,她越强大就越活不得,好歹还有你们两个孩子也能留些念想让妖族和魔族安慰。”

  捏紧拳头的千慕涵此时很想杀了他:“因为强大就得死?何为安慰?母亲不在了父亲该怎么办三叔该怎么办,我和妹妹怎么办,姨父觉得父亲会看着母亲死而无动于衷吗?父亲爱了母亲一辈子,他一定会跟着母亲去的,我该怎么办,姨父我敬你是因为你是冥王是子夜的父君,你倒好舍得孩子送到母亲身边巩固地位,难道我母亲就不配好好活着吗?”

  “如果可以本君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孩子们的平安和族人的安宁,慕涵,你还小,你母亲的出生就是威胁和错。”苏云斯转过身时千慕涵手中的剑毫不犹豫的刺进他小腹。

  目光狠戾的千慕涵死死的盯着他:“谁敢我便让他死,该死的是他们,既然他们不想让母亲活着那我就杀光他们。”

  捂着伤口的苏云斯后退了几步跳到栏杆上并没有生气:“果真是她的孩子和她一样。”

  见他张开翅膀离开后千慕涵气的不轻,缪子洋颤颤巍巍的才敢出来:“你没事吧?为什么想让你母亲死啊?”

  收起剑的千慕涵闭上眼说:“母亲是最强大的神威胁到了天君的地位,所以都想让母亲死只因母亲是妖籍。”

  “这样一说我觉得神仙真的是很坏。”缪子洋叹口气很无奈。

  他猛的睁开眼睛手握紧搭弓瞄准了缪子洋的背后缪子洋吓的大气不敢出:“怎....怎么了?”

  千慕涵冷冷的说:“出来!不然这一箭我就不客气了。”上官凌犹豫着现身:“很久没有见到二公子所以跟着君上偷偷来了。”

  缪子洋松了口气默默的走到千慕涵的身边轻声说:“怎么还有个姑娘?”千慕涵收回目光语气不悦:“你来干什么?”

  “为什么二公子非要对我如此冷漠?明明曾经也是格外温柔的。”上官凌有些难受的望着他千慕涵忽然笑了起来:“未依依和上官凌有什么不一样?未依依一跃而下我觉得惋惜,但上官凌你要是从这里跳下去我会无动于衷,因为你的死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未依依见了我一眼便一生未嫁等了我盼了我一生,母亲给你的那巴掌你还没有长记性?”

  上官凌眼眶里的泪在打转:“未依依和我都是同一个人,我爱你啊,一直都是,难道那些都是假的吗?”

  不耐烦的千慕涵挥开她的手掐住她的脖子按在墙上冷冰冰的说:“我心里从来就没有你的半分位置,未依依是你也是。”“胡说,不就是因为南音是公主吗?你不就是看上了她的身份才另眼相待的吗?”上官凌崩溃的揪着他的衣领。

  忍无可忍的千慕涵一把将她拉开有些烦躁的盯着她:“你闹够了没有,我喜欢哪位姑娘和身份无关紧要,就算她只是个野丫头我也会爱她护她敬她,上官凌,你放过我做你的郡主不好吗荣华一生无人敢欺,我不爱你,我对你没有心动也没有任何欢喜,你只会让我更加厌恶你。”

  “到底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讨厌我?千慕涵你有没有良心,如果不是当年见你一眼我怎么会喜欢上你。”上官凌哭喊着说。

  千慕涵觉得好笑又无奈:“你连自己的命都不当回事我又为什么把你当回事,是你对我死缠烂打你有见过我说一句喜欢你吗?上官凌要怎样你才肯罢休?”

  她哭红着眼望着他:“我嫁不了你,那你也不许娶南音和其他女人,你发誓你不许娶她。”

  拽着缪子洋的千慕涵对她彻底厌恶:“无可救药,真是疯子。”他带着缪子洋匆匆离去走的头也不回。

  南音靠在墙上耻笑着说:“送上门来的女人慕涵也不要,说明你有多让他讨厌,上官凌一个女人做到这地步你真是失败,竟然说出让他终身不娶这样可笑至极的话。”

  “公主不过是仗着身份才得他的宠爱,公主出生不过多时,还真是好手段。”上官凌擦着眼泪一改刚才的难过。

  她抿抿嘴抱着胳膊笑了起来:“你错了,没有这身份只要我的阿娘是苏寒他就会爱上我,而且慕涵本就不在乎什么身份地位,他在乎的是心意相通,你不懂他只想得到他,因为你爱的是他那张脸那副皮囊,我爱的是他这个人,是他千慕涵这个人。”

  上官凌捏紧十指盯着她:“公主到底有什么好的,他为什么被公主迷的神魂颠倒?”

  一挑眉的南音眼神魅惑:“你知道什么是命格相连吗?我还在阿娘肚子里的时候就被阿娘用慕涵的精血养着,打出生我就喜欢慕涵。”

  玩着琴的白十七看向千慕涵:“怎么了,和子洋一回来就不高兴?”

  “你知道她就是未依依对不对,十七,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千慕涵把外套扔在沙发上,缪子洋一句话都不说,白十七愣了一下起身:“不是慕涵你听我解释我是知道她是未依依,但是我不想让你觉得愧疚才瞒着你的。”

  千慕涵走到他身边扬起手白十七以为他要打自己吓的闭上眼:“哥!”结果千慕涵只是一把将他抱紧:“傻小子你是我兄弟,你我之间没有任何可以隐瞒的,我对她没有亏欠也不需要愧疚是做哥哥的不好让你替我受累。”

  他愣了一下这才敢回抱住他:“我们是兄弟不分彼此的你的容耀就是我的荣耀,如果我们注定一个人大放异彩那么我希望那个人是你,能一直在你身后陪着你那样也是极好,我知道从小到大我都比不过你,所有的夸赞都是属于你,好的东西也是你的,我从来没想和你抢,是知道只要我喜欢你都会给我,哥,我信你,也希望你永远信我不要怀疑我。”

  “傻子,我怎么会怀疑你,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千慕涵心疼的抱紧他。

  杨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缪子洋身后他一开口吓到了缪子洋:“听说上官家有意想提出把上官凌嫁给二公子以此来巩固上官家的地位,想来上官姑娘是见过二公子的。”

  松开白十七的千慕涵有些意外:“你说什么那苏云斯是什么意思?”

  坐下来的杨延摊摊手道:“自然不会答应了上官姑娘身份配不上二公子,纵然是想两家联姻也应该是大公子娶二小姐或是二公子娶三小姐才是了,而且这不一直都是心照不宣的事吗?”

  千慕涵这才略微的放松一下:“我只娶一位妻子也是像苏云斯那样的人当然要权衡利弊,不然也不会在妹妹出生的时候就提出求娶妹妹。”

  “对你而言夭夭是什么?”千言聪少有的心平气和面对南庆宇,他喝茶的手抖了一下随即冲着千言聪一笑:“爱人,哪怕我们早已经分开各有所自成家有了孩子她依旧是我的爱人,是我此生唯一的最爱。”

  千言聪望着远方轻笑:“爱人?可你逼死了你的爱人,苏云斯想让夫人自杀你知道吗?”

  南庆宇像是很意外似得:“怎么可能,冥界依附夭夭怎会让她死?”

  心力交瘁的千言聪微微闭上眼:“是啊,我也很意外为什么不肯放过夫人就像当年我一度觉得你那么爱夫人怎么舍得让她死是一样的,我可能难以忘怀的便是你们彼此相爱可你最终还是害死她所珍视的一切。”

  “我也没想到后来你会和她在一起,言聪在我心里你仍旧是我的弟弟,那个在我面前高傲又善良的千言聪,我知道你爱了她一辈子,也是我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你对她的爱。”南庆宇看向千言聪,他睁开眼闪过一丝失落:“这一次我实在没有任何办法,我只想夫人活着,如果夫人不在了我也不想活下去,这一天迟早会到来,我只希望我和夫人走后冥界与你可以多多照拂我那两个苦命的孩儿,你是上神,无人敢动,慕涵和慕笙能有你庇佑应该也不会太难过。”

  没有答应的南庆宇抿抿嘴:“自己的孩子还应该是你们自己照顾,我是爱着夭夭不错,但我也知道她不会和我在一起的,我们便是错了,不会有那么一天的,至少这一次我想保住她。”

  他轻轻叹口气垂下眸子:“多希望夫人永远可以与我相伴一生,可我只是半妖未经轮回得以苟延残喘罢了,能遇上夫人得此青睐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光。”

  南庆宇眼中带着羡慕:“会有的,当初我若有你这样坚决也许就不会落得这般下场了。”

  远处的白夭夭和苏寒正说这些什么,苏寒双手背在身后沉思良久:“兄长并不知道我和你的事情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夭夭,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身边义无反顾的,我忘不了那些年我们是如何一步步走过来的。”

  “我想和南庆宇说说话苏寒。”白夭夭伸手宠溺的摸摸她脑袋,苏寒贪婪的享受着她的温柔点着头:“好我等你。”

  她不舍得的看向白夭夭转身走向千言聪和南庆宇:“言聪,陪我走走吧。”

  千言聪知道她的意思慢慢的起身看了眼走来的白夭夭和苏寒离去了,白夭夭走到南庆宇身边他似乎已经知道她想说什么了:“你决定了吗?”

  白夭夭抬起眸子对上他的双眼:“嗯,我走后你要善待我的族人我的后人我的....苏寒!”

  心里难受的南庆宇垂下了双眼走向她轻轻拥她入怀:“为什么那么狠心连一丝念想都不留给我了,哪怕你恨我也好,我只想远远的看上你一眼也是足够的。”

告知实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