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怀疑

  树林里的南音扬起剑眼睛都不眨的杀了跪在地上的两个侍从,看到这一幕的白十七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明明才那样小,白晚晚和千慕笙都不见得敢杀人,可南音连杀两人没有丝毫害怕的神色。

  擦着手的南音抬起头看到了白十七又变回天真烂漫的模样:“十七哥哥!”

  见她要过来白十七后退了一步,南音愣在了原地:“十七哥哥一向最宠爱阿音了。”从前白十七的确是喜欢她的,但现在他看到了这些对她的喜欢烟消云散了。

  “是,我是喜欢阿音妹妹的,甚至看到阿音妹妹和慕涵在一起的样子我会吃醋嫉妒,但阿音妹妹一边知道我喜欢阿音妹妹又一边和慕涵亲密相处,这些我都不在意,你为什么要杀人?你才多大怎能心狠手辣?”白十七不可置信的盯着她摇着头根本不愿意相信。

  南音提着裙摆想去解释:“不是的,十七哥哥你误会了,瞿倪和伊柯在我不能动手,慕涵也根本不知道我吸收他的灵力修为会武功和法术所以我不能让他知道,我怕他厌弃我,十七哥哥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样,那两人....他们.....他们是在背后胡说八道污蔑慕涵我才一时气愤.....”

  白十七心痛的望着她:“一时气愤就可以杀人吗?因为怕被厌弃所以你就对他的伤和保护视若无睹?我的阿音妹妹不是这样的,她温柔天真可爱,我第一眼见她就喜欢上了,可我眼前的阿音妹妹她会杀人,会隐瞒可怕的很。”

  心急的南音咬着唇说:“是我是对慕涵和你们有所隐瞒不错,可我从来不曾害过你们,我和你们不一样十七哥哥,我的宿命只有慕涵,我这一生能依附的也只有他,十七哥哥你以为我想这样吗?可我生下来就是为他而活的,我别无选择啊,我阿娘在我身上下了死生咒,我爱慕涵这也是我的真心,我出生就喜欢他我不能让他厌弃我的,阿娘一生是为了白夫人我也是为她儿子,我可以为慕涵去死我怎么会伤害他。”

  “够了你别过来,我不会告诉慕涵的,但我也对阿音妹妹再无其他心意。”白十七对她很是失望,也再也不会喜欢他。

  看着他离开南音心里很难受:“子夜哥哥我这样做真的对吗?”

  苏子夜从树上跳下来说:“十七和慕涵是亲兄弟你若不这样做万一十七对你越陷越深了日后会很难办,他们兄弟不能为了女人反目成仇,而你是我的亲妹妹我怎么会害你。”

  白夭夭看着这些聘礼无动于衷:“天君挺会算计的啊,知道本君成了妖神竟想让本君与夫君和离嫁入天族太子为太子妃?本君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他竟异想天开?”

  “君上,这是天君给君上的恩赐是旁人都羡慕不来的好福气,天族太子年长君上三万多岁年轻有为很是般配,若君上嫁给太子殿下日后就是天后了,君上脱了妖籍成为神族太子妃岂不是妖族的荣耀吗?当然天君也说了不会为难魔族和妖族的,君上的两位皇子也将被接去天族抚养日后太子也会好生教养的。”秦墨微微笑着说。

  她轻笑两声一挥手掀翻了聘礼:“荣耀?嫁入神族才是耻辱,我儿有自己的父亲,何须认贼子做父,本君已婚嫁别说南庆宇,就连你们太子如今也是配不上本君,本君身为妖神那就是妖族的人,本君因身为妖族之人而感到荣幸,遮世上与本君般配的只有本君的夫君魔族的君上。”

  秦墨愣了愣尴尬的笑着说:“是是是小神说错了话请君上见谅,只是君上要权衡利弊再三思三思,嫁给太子对魔族和妖族也有好处的。”

  千慕涵从后踹倒了秦墨白了他一眼给白夭夭行礼:“母亲何必理会这些人,他们没一个安好心的,都是想要吃母亲的肉喝母亲的血恨不得把母亲生吞活剥,回去告诉天君,他若安分我们自然不会怎样,倘若神族来欺我们也不会坐视不理的,五界争斗已久,可母亲只想安宁。”

  “本君儿子的话你可听清楚了?刚才本君儿子踹了你一脚,那也是你的荣幸,站在你面前的他可是未来的魔君,神族怎样对妖族的本君还历历在目,妖族的过去不能被遗忘那些耻辱作为妖族子女个个都该铭记在心,我妖族子女胆敢和神族苟且本君定亲手斩杀,你可记好了。”白夭夭高傲的盯着他。

  秦墨跪在地上惶恐不安:“君上不能如此说也不能如此做,上任妖神是为五界安宁而牺牲的小神敬仰不已,小神希望君上也能明白当初妖神的苦心,妖神现世五界人人惶恐,就算小神明白君上并无此心可他们不理解,君上若不嫁那就只能是死,历来要么归顺要么死,君上心知肚明到最后生灵涂炭难道就是君上想要看见的吗?神族做的那些错事小神也是痛心,也从不敢相信神会如此可怕,但小神自愿前来就是不想看到那副模样,君上,小神从未瞧不起妖族,君上一日之力担起魔族和妖族小神敬佩,可惜小神不是妖也无法体会君上当年的心情,不过君上有句话说的小神很赞同,过去的耻辱不能忘,妖族是该人人铭记在心,但过去的仇恨不能牵连好的神。”

  白夭夭看着他似曾相识:“本君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抬起头的秦墨垂下眸子:“是,君上两次入炼狱都是小神相送,第一次是为妖神,是小神抱着君上出来的,小神告诉君上总有一日君上会长大变得强大起来维护妖族,亦是小神告诉君上妖族耻辱不能忘记,第二次小神送君上入炼狱受罚小神临走时说相信君上是无辜的,君上会成为妖神的骄傲。”

  “原来是你,那为何今日你还要来?”白夭夭的怒气消失不少,秦墨垂着眸子说:“小神怕他们顶撞了君上惹君上不悦,也知道君上痛恨神族所以自愿来的。”

  挥手让他起来的白夭夭皱皱眉:“可惜本君不再是少年。”

  他站起来毕恭毕敬的说:“但这是妖神愿意看到的模样,君上年少有为该是如此,君上福泽深厚,应是有福气之人,君上的话小神会转达的望君上千秋万代!”

  等他走了白夭夭似乎有些失落,千慕涵坐在她身边说:“母亲,儿子会永远陪着母亲的。”

  “也只有在长辈面前慕涵才像孩子啊,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和委屈,但是你是皇子,位高权重的我还是公主的时候也和你一样,可你比我幸福多了,若有一天母亲不在了....母亲希望你可以多顾念母亲的母族是妖族,能待妖族好点。”白夭夭的这些话已经为日后的结局打下了铺垫。

  千慕涵不喜欢她说这些:“母亲也会永远陪着儿子的,妖族是儿子长大的地方,十七是儿子的弟弟,三叔待儿子极好从未亏待,更是悉心养育儿子好生教养,而且那是母亲的家母亲生活长大的地方,儿子拼死都会护着。”

  寝殿里的白夭夭穿着粉色黑色寝衣一袭长发披散在身后,千言聪身上似有一股淡淡的酒味走了进来随手关上门。

  她回过头想看看被面前一张精致的脸给正对上,千言聪吻住她的唇一双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扒拉她的寝衣,白夭夭被他拦腰抱起唇却在她脖子上亲吻。

  手搭在他胸口的白夭夭眼里的魅惑引的他越发心痒:“夫人,我好爱你,我听说了今日神族来提亲,我知道夫人什么都能做的出来,可我只想让夫人依靠我一次,哪怕是一次,夫人一身本事但我也是夫人的夫君。”

  “涵笙一直依靠的就是言聪,千国时是言聪义无反顾放下琴执起剑,我的夫君永远只是言聪再去他人。”白夭夭勾着他脖子笑的妩媚。

  白十七拿过千慕笙的药碗挥挥手说:“得嘞没你啥事,让我跟你哥单独说说话,这药啊我替你喂了。”笑笑的千慕涵说道:“去吧,这里有十七就行。”他一边说着一边喝下药千慕笙这才放心的点着头:“那行,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靠在榻上的白十七玩着玉佩没有做声,千慕涵拿着手中的古书笑了笑说:“怎么了这是不是有话要说嘛?怎得一句话也不说了。”

  随手拿过葡萄的白十七边吃边说:“慕涵你未来想娶什么样的人做你的妻子啊?”

  觉得奇怪的千慕涵没有再看书:“从前没有阿音妹妹的时候我以为我会找一个像母亲那样的女子,聪慧果敢无所畏惧,自从阿音妹妹出生以后我就知道她就是我这一生想娶的女子。”

  “如果你的兄弟和你喜欢上同一个女子,慕涵你会如何做?”白十七是不希望他娶南音的才这样去试探,如果有可能他倒真的希望自己能替千慕涵娶了南音,毕竟千慕涵根本不知道南音的真实面目他怕千慕涵失望。

  微微收起笑容的千慕涵一本正经:“怎么了是谁也喜欢阿音妹妹?该不会是十七你?两情相悦的话我会退出,要是阿音妹妹不喜欢他我自然不会拱手相让。”

  白十七抿抿嘴放下葡萄坐起来说:“我是你弟弟我们是最亲的人也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我永远不会跟你抢心爱之人,可若有人想试探伤害你我势必不会容忍也想替你受过。”

  “傻小子你是我弟弟,就算只是小我十九岁那也是弟弟,要是有危险我恨不得替你们这些弟弟妹妹受过才是。”千慕涵对他这几个弟弟妹妹可谓是疼爱到骨子里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同样他的这些弟弟妹妹对他也是如此,白十七沉默了片刻说:“哥,你好生护着这些个弟弟妹妹我很是感激,我还记得你为我们付出的一切,你第一次为我们挡剑还是在妖族的时候,身后是两个妹妹,身前是我,可是哥你护住了身后的两个妹妹推开了身前的我,要不是姑姑来了....我还真怕你有什么好歹,我情愿你没有推开我。”

  千慕涵很久没有听他喊自己哥了不由的心里一动:“你都说了身后是两个妹妹身前又是弟弟这三个都是我最亲的人,我怎会躲开?”

  叹着气的白十七摇着头说:“父君有意将妖族与魔族合并,让你继承大统,我知道我不如你聪明也不如你修为,我呀也没那个心思做什么君上若是你真能继承两方帝位我倒也自在。”

  “胡言乱语,你是皇子,我虽说是妖族的但是魔籍怎能继承妖君之位,等你来日继承帝位啊我就与你相互扶持。”千慕涵冲他笑笑。

  千慕笙气的扬起手就给了白晚晚一耳光,白十七急忙拉开她们两个:“怎么了这是,慕笙你干嘛打晚晚,来让哥哥看看怎么了。”白十七捏着白晚晚的脸心疼的不行。

  白晚晚委屈的掉着眼泪:“慕笙,不是我告诉姑父的,真的不是我。”

  “除了你还会有谁告诉父亲,晚晚我告诉你我们绝交,我再也不想和你玩了。”千慕笙抱着胳膊白了她一眼,白十七给她擦着眼泪:“这怎么了啊?慕笙你做姐姐的怎么能打人,晚晚怎么着你了你也不说。”

  她翻个白眼愤怒的说:“我不过就是戏弄了夫子没去上课,她倒好转身就告诉父亲了,我才被罚跪了许久,不是她还有谁敢?”

  着急的白晚晚摇着头辩解:“不是这样的你被责罚了我在给你做点心哪有时间去啊,而且我一向是护着你的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不是她,是我。”南音不耐烦的拍拍手从树上跳下来,千慕笙略微惊了一下:“你什么意思我对你不好吗?你干嘛要这样对我。”

  白十七抿抿嘴搂着白晚晚没有说话,南音走到千慕笙身边说:“姑姑年轻时也没有你这般仗着身份嚣张跋扈敢戏弄夫子,慕笙姐姐,你若性子不改改的话,怕是会有许多人说三道四,你是姑姑的孩子不能给她丢脸。”

怀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