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被要挟

  千慕涵算是明白为什么白十七和苏子夜对明月破天戟很是感兴趣了:“仿佛玉清昆仑扇和它比都会有些逊色几分,真是太神奇了。”

  点着头的白夭夭没有否认:“玉清昆仑扇相比较平和一些好掌控,不过能使用玉清昆仑扇的只有我和南庆宇两人,他人都是无法使用,玉清昆仑扇和明月破天戟也只能说不分上下。”

  苏子夜仍是比较偏向于玉清昆仑扇:“明月破天戟再好也是冰属性的法器,玉清昆仑扇则是可以根据主人的属性转换,果然还是什么好东西都在姑姑手里,可见姑姑多受宠爱了。”

  白十七点着头应和着说:“是啊难为我父君只有一品灵器。”

  “那是因为那灵器是父君用一半修为铸成可以与神器相提并论才得哥哥喜爱。”白夭夭说出了原因。

  当年没有白夭夭时白真的确是妖族最受宠的孩子,但因为白夭夭年纪最小也最得妖神的喜欢所以才会得到妖族的宠爱,只是白真得了四万年的宠爱而她不过是百年。

  千慕涵恍惚间想起了白真的话,是啊,她的母亲野曾经是个天真浪漫的小女孩,如今她也不过三千来岁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快乐少年:“如果没有那个人的出现,母亲也依然是公主吧。”

  一瞬间白夭夭泪湿眼眶:“慕涵?”

  “那个人害了母亲三世,妖族史书记载母亲一百来岁时初见魔族皇子,从此魔族皇子动了凡心也是那一年魔族帝君和帝后被妖族歼灭,那是母亲为妖族立下的第一份荣耀,最疼爱母亲的妖神便也是那年被神族迫害而死的,母亲三百来岁遇见的南庆宇,一见倾心却在母亲登基之日他带兵来犯灭了妖族,儿子替母亲惋惜,惋惜母亲一生的快乐时光少之又少。”千慕涵说的话让苏子夜害怕不已,他生怕白夭夭因此伤情,白十七在妖族长大但也对妖族历史不太清楚。

  白夭夭捏了捏裙摆稳定情绪:“时间过的太快了,一晃都过了这么久了,是啊,我为妖族立下过荣耀也亲手害了妖族,时候不早了慕涵你该去接小音了,我也乏了,洛洛走吧。”

  宫洛洛站起身扶着她轻叹口气和她离开。

  昆仑山上千慕涵坐在树下等着南音,南庆宇和伍洲说着话正好走过来:“慕涵,你来了,怎么不去和夫人说说话?”

  千慕涵放下手中的书站起来行礼:“见过二位上神大人。”

  伍洲笑望着他:“这孩子长的真不错,倒是有往昔夭夭的几分霸气。”南庆宇伸手想和他亲近千慕涵微微退后了一步并不想和他亲近,南庆宇伸出的手尴尬的悬在空中:“慕涵,言聪是我的弟弟夭夭是你母亲,按着辈分慕涵该喊我一声姨父的,你既是我的侄儿我自然是疼你。”

  “上神大人的疼爱慕涵受之有愧,姨娘是姨娘上神大人是上神大人,我从未听父亲说起过有上神大人这位兄长所以恕罪。”千慕涵也不看他就越显得伍洲和南庆宇尴尬了。

  干笑几声的伍洲仔细打量着他:“不过仔细看看慕涵和庆宇还是有相似的地方,庆宇年少时也是和慕涵很像的。”

  他眼神冰冷的望向伍洲令他想说的话立马咽了回去千慕涵脸色难看的很:“伍洲上神这话可不能乱说的,我是母亲和父亲的儿子怎会和上神相似?虽然我是魔族皇子,但是妖族是母亲的母族当年妖族受过怎样的耻辱做为晚辈慕涵不敢忘了那份耻辱,也会牢记在心!”他说的轻描淡写却让南庆宇心里隐隐作痛。

  “不是的.....慕涵.....我....我不知道该怎样跟你解释过去发生的事情,慕涵.....”南庆宇眼眶微红想去握住他胳膊。

  千慕涵一挑眉笑了笑:“上神大人慌什么上神大人是阿音的父亲,就算不顾及姨娘的感受我也会顾及阿音的感受,改日再陪上神说话吧,估摸着阿音也收拾好了。”

  南庆宇难受的从后叫住了他:“慕涵,不管怎样我对你的心都是真的,还有你父亲,他永远是我的弟弟一直都是。”

  轻蔑的千慕涵背对着他不带一丝温度:“不必了上神大人的真心是留给姨娘的,魔族和昆仑除了姨娘和阿音就不需要别的往来了。”

  看着他走远伍洲也是心里难受的很:“算了吧那孩子也不是故意的,也是,他身上流着妖族的血知道那些也是应该的,只是我没想到他长的这样快一点都不像三百岁来岁的孩子。”

  “她的儿子当然是优秀的,看着他我的心真的是疼,我每次看到他都会觉得愧疚,我想对他好可是他太冷漠了,我不知道该怎样去对他,甚至我对他的感情超过了自己的女儿。”南庆宇眼眶湿润望着他远去的背影。

  苏寒伸手替南音整理了衣裙:“回魔族就不要给夭夭添乱知道嘛,夭夭身子不好,要多何慕涵十七晚晚慕笙他们好好相处,凡生没有坏心思的也别总是冷眼相待,子夜是你哥哥,你也不许欺负他。”

  南音撅着嘴说:“阿娘,你都说了好几次了又不让我回昆仑住也不放心我在魔族,女儿真是为难的很,慕涵待我极好阿娘放心吧!”

  微笑着的苏寒点着头说:“那当然了,你要记得你是要嫁给他的,别太任性吓跑他。”

  “姨娘,阿音怎么会吓跑我呢,姨娘身子可有好些吗?母亲一直担忧所以让我也问问姨娘身子怎么样了。”千慕涵走到南音身边,他看着南音的眼神满是爱慕。

  千慕涵长的越来越像千言聪苏寒不由的看的出神了:“真是好看和言聪一样好看,我身子好着呢,不用担心,慕涵长的和言聪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让我不由的想起他还是世子我还是涵笙的时候。”

  这句话令千慕涵有些狐疑:涵笙?那是母亲在凡间历劫时的名字为何姨娘会说是她自己,难不成姨娘何父亲有过什么?

  回过神的苏寒似乎知道说错了话:“这话也不用放心上我就随口一说罢了,少年的言聪英姿飒爽是我见过最好的模样。”

  姨娘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才是涵笙和父亲有过一段过往?如今念念不忘?千慕涵心存疑虑但也没有说出口:“我该和阿音回去了姨娘保重身体才是,阿音我们走吧!”

  南音笑嘻嘻的点头:“阿娘我们走啦!”

  “去吧路上小心。”苏寒看着他们两个人就像是看到了千言聪和千涵笙一样。

  下了昆仑两人并肩而行有说有笑的,忽然千慕涵感觉背后一凉他一伸手握紧剑挥开了背后的剑南音一愣脖子上多了把剑:“慕涵!”

  伊柯挟持着南音千慕涵心里一紧:“你敢!”

  惊恐的南音看到他背后的剑:“小心。”千慕涵侧身躲开翻身一剑杀了他的侍从,伊柯眯起眼抓着南音:“站住,你再轻举妄动我就杀了她。”

  千慕涵捏紧拳头收起了剑:“你想怎样,你要知道她是谁的女儿,也要知道你要是敢动她会有什么后果。”“今时今日我还能管那么多?用你们两个来要挟白夭夭那贱人不是正好,等我杀了白夭夭就立下了大功,那是神族才不会怪罪说不定还能升了位份,我知道那贱人已经在想办法除掉我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我先发制人。”伊柯大笑着更是剑逼着南音。

  “你想要的是我和阿音无关,你放开她我做你的人质,你要是误伤了阿音南庆宇势必不会放过你的,那时你还以为自己能立下大功吗?”千慕涵已经慌了神。

  笑着的伊柯望着他:“有些道理,那好啊你拿这把匕首刺进自己心口封住你的灵力和内力我就放了她拿你做人质。”他拿出一把匕首扔到地上千慕涵捡起匕首捏紧拳头,南音摇着头反抗着脖子被剑划伤:“不要慕涵,你不要信他,我不许你动手。”

  千慕涵冲她温柔一笑:“没事的阿音,等....”

  一把剑刺穿了他的身体,南音震惊的掉下眼泪疯了似的挣脱开伊柯:“慕涵!”瞿倪拔出剑千慕涵低头望着那个血洞身子一软跌在地上,南音泣不成声的抱着他:“慕涵,慕涵你不要死。”

  瞿倪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们二人:“死不了这点伤就死未免太便宜他了,南音公主放心本尊不会伤害你,但也不会让他好过的,本尊会一点一点的折磨他放干他的血。”

  南音抱着千慕涵声嘶力竭的哭:“你们!你们怎敢放肆,挟持公主伤害魔族皇子,你们不要命了吗?慕涵是不是很疼?你不要睡。”

  躺在她怀里的千慕涵捂着伤口伸手替她擦去眼泪摇着头浑身没有力气:“别怕阿音,我不会死的,瞿倪伊柯,妖族和魔族是不会放过你们伊柯你女儿是怎样勾引南庆宇伤害我母亲你心里没有数吗?她死有余辜罪不可恕活该,你最好是让我死,否则我一定会让你们万劫不复。”

  “死到临头还嘴硬,那贱人该死你也该死害了我女儿和儿子,我儿子是你所杀吧。”伊柯怒不可遏的质问。

  笑起来的千慕涵擦了擦嘴角的血:“是啊我杀他的时候简直是不堪一击,我就不明白他一万多岁却连一个三百岁的我都打不过,你说你儿子是不是很废物呢?”

  想动手的伊柯被南音挡在身前:“你敢动他我不会放过你的,阿爹阿娘也不会放过你。”

  瞿倪不屑的看着他们:“南音公主,本尊还是劝你实相一点,他是魔族的南音公主身份尊贵不该和他混为一谈。”

  南音掉着眼泪护在他身前:“我讨厌你,难怪阿娘和阿爹不喜欢和其他神族人来往,原来不是所有的神都是善良的,还有你们这些恶人!”

  抓住南音胳膊的千慕涵眼神一变:“走!”他一挥手一股黑烟冒出,千慕涵抱着南音快递的一跃而过,瞿倪心里一慌:“追,他受伤了跑不了多远的不能让他回去。”

  “至于嘛阿音不就快来了嘛你还非要去接她我估摸着他们都快回来了。”故凡生抱着胳膊撇撇嘴,白十七心里不安:“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刚才慕笙摔了杯子心里慌的很我也一样竟然会很难受,我怕出什么事。”

  故凡生无奈的耸耸肩:“能出什么事,昆仑和魔族虽然也不算太远我觉着不会有事的是你和慕笙多心了。”

  白十七叹口气揉了揉心口:“我这心啊疼的厉害就是慌,也但愿是多心了。”正说着南音哭成了个泪人一般拖着满身是血的千慕涵有些狼狈的出现:“快跑,十七凡生快跑,是瞿倪和伊柯他们就在后面!”南音哭着大喊。

  忙跑过去的白十七一把托住千慕涵:“怎么伤的这样重,凡生搭把手。”

  反应过来的故凡生点着头:“走走走赶紧走阿音快快快。”

  千慕涵的伤口还在流血他一把推开白十七一支箭直直的刺中他胸口,千慕涵闷哼一声倒在地上,伊柯和瞿倪渐渐逼近。

  “走啊!愣着干什么!”白十七率先托起千慕涵一脚踹向发呆的故凡生,故凡生这才拽着哭哭啼啼的南音往魔族跑。

  拔出箭的千慕涵眉头紧锁:“我来拖住他们你们先走,不然我们都会被抓住的,我们联手都未必是他对手他不会让我死,他还想利用我去威胁母亲和父亲。”

  白十七托着他并不理会:“你说些什么傻话我怎么可能扔下你一个人,要走一起走,我们是兄弟我不会放你开你的。”

  瞿倪飞到他们前面拦住了他们去路,白十七紧惕的背着千慕涵:“瞿倪,你想做什么?”

  “得来全不费功夫,妖族的也在啊,那样也好一网打尽。”瞿倪持着剑一步步靠近,前有瞿倪后有伊柯故凡生一时不知所措:“十七我们该怎么办啊?”

  千慕涵挣脱下来被白十七和南音扶着:“你真以为可以得逞吗?我不介意和你们二人同归于尽,今日殊死一战我知没有胜算可也想试试!”

  他唤出剑捂着伤口推开了南音和白十七,瞿倪轻蔑的笑着:“你伤的这么厉害还想和本尊动手真是小小年纪不知好歹。”“不试试怎么知道能不能行呢?十七,还记得我们杀的那只旱魃吗我不信他们二人比旱魃还难杀。”千慕涵扬起剑冲向了瞿倪,伊柯想动手白十七和故凡生立马唤出剑击开了:“阿音去找姑姑和姑父,快去!”

  “好!你们撑住我这就去。”南音提着裙摆往魔族去瞿倪眼疾手快想拦她被千慕涵截住:“有我在你就别想拦她,阿音去!”

  白十七被伊柯一掌打的吐了血,千慕涵一边躲闪着瞿倪手中的蓝光一边托住了白十七:“还能撑吗?”

被要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