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七

  千慕涵把这些话都听了进去:“母亲说的是儿子记住了,妖族和魔族本就该亲近,儿子不会再这样了。”

  白十七不耐烦的甩开千慕笙的手:“干嘛啊那么着急的,喘口气不行吗?”

  千慕笙翻个白眼:“我告诉你,我找到了个好地方,这才带你去的怎么你还不乐意啊!”白十七无奈的被她拖着:“喂慕笙啊,我在妖族生活了这么多年有什么地方是我没去过的?”

  得意一笑的千慕笙一挑眉:“当然有了我都没有发现呐,快走。”

  原来千慕笙找到了曾经白真为江舒婉布置的那一处悬崖边,自从白真不常去以后就是白夭夭经常待在那里了,如今还是景色宜人并没有太多的改变,白十七很显然也不知道:“还真是!”

  想进去的白十七和千慕笙被一道蓝光弹开了白十七伸手摸了摸:“这结界认人,凡是没有允许的是进不去的。”

  “想进去啊,去吧!”白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一挥手结界消失。

  千慕笙高兴的跳起来跑过去:“三叔,你怎么来了啊!”“路过看到你们往这边来了。”白真被她挽着拉了进去,白十七也走了进去:“父君这里看起来景色很美想来是有人常来吧?”

  白真坐在玉凳上说:“最开始是本君清理布置了逗舒婉开心的,后来就是夭夭喜欢待在这里便让给她了,夭夭离开妖族之后就没人来过了倒是经常会派人来打扫这里。”

  白十七这里看看那里摸摸高兴的不得了完全被美景吸引了:“父君既然没人来的话能不能让结界也认认我们好让我们也来玩玩啊?”

  “那不行,夭夭不喜欢别人碰她的东西,这里的东西都是夭夭后来自己布置的,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这里,高兴了和无聊也会来,本君只想把这里留给夭夭。”白真望着远处的景色心里满满的都是白夭夭。

  千慕笙坐在他身边撑着下巴说:“三叔最疼母亲了,就算成家了有了十七和晚晚也是把母亲放在心尖上疼爱的。”

  笑起来的白真摸摸她脑袋说:“是啊,夭夭和你们一样还只是个孩子而已,本君长了她足足四万岁,夭夭还年幼只是个幼狐却早早到成婚有了孩子本君当然要疼她了,她才两千多岁,本君不疼爱她还有谁比本君更疼她呢?”

  不舍得离开的白十七闭上眼张开双臂:“这里的景色令人向往,父君怎么发现的?”

  “起初只是看到个悬崖觉得好看,妖族花开四季远远望去绿树葱郁百花齐放,在这里会有久违的安宁,为讨舒婉欢心所以建了这些,归夭夭所有后她也很喜欢,那时我还只有三千来岁还没有夭夭,舒婉也还只是郡主,还有个少年名叫范旭泽。”白真提起范旭泽都觉得亏欠他很多。

  白十七收回手张开双眼:“真是美,儿子记得范旭泽虽是世家子弟可不输于皇族,一人撑起范家翩翩公子举世无双,书上对他说记载很是美好的事情,也曾一人一剑带兵守卫妖族边界,不愿意去想的何须再提呢,父君,儿子和慕笙还要去看晚晚,先告退了。”他拉住千慕笙走时犹豫的回了一下头。

  离开悬崖后千慕笙甩开他的手问:“我怎么觉得你不是因为着急去看晚晚而是别有所图?”

  看了她一眼的白十七轻叹口气往前走:“可惜了姑姑聪明绝顶怎会有你这样愚笨的女儿,到底是慕涵太过偏宠你了,怎得把所有的才智都给了慕涵唯独每分给你。”

  走在前面的白十七一袭红衣倒生的妖冶,不太懂的千慕笙跟上去:“怎么我就愚笨了?”

  “也是,慕笙你现在这样就极好的,不要先着怎么快点长大,我们在那里父君只会想起从前不开心的事情,还不如找个借口离开罢了。”白十七和千慕涵待久了也懂得察言观色。

  床上的白晚晚坐着想要起身白十七摆摆手和千慕笙进来:“你还是就待着吧别起身,你我兄妹没有那么多礼数,子夜呢?”

  白晚晚咳了两声说:“子夜哥哥去给我煮粥了说顺便等会慕笙也能喝点,看慕笙最近有些上火吃点清淡的比较好。”

  白十七坐在床榻上拉着她手说:“你呀就是不爱惜自己才会病怏怏的,等身子好了就别光顾着慕笙慕涵,也多顾着自己一点,真是和母亲如出一辙的性子。”

  “是啊晚晚,你才是妹妹我们应该照顾你的等你好了想吃什么想玩什么我带着你。”千慕笙从小就和白晚晚很亲近,也许是因为魔族和妖族只有白晚晚和千慕笙两个同龄女孩子。

  苏子夜端着碗和粥走进来说:“还是算了吧慕笙这性子野惯了,都来喝点粥。”

  他一边说着一边盛粥分给他们,千慕笙率先拿过一碗粥递给白十七:“你是她哥哥你喂。”

  “得嘞自己妹妹自己心疼,来晚晚哥哥疼你哥哥喂你。”白十七舀起一勺子粥要送入她嘴里白晚晚不好意思的自己接过来:“我还是自己来喝吧哥哥你去吃啊。”

  千慕笙喝着粥得瑟的晃着腿:“别啊你让他喂喂怎么了,你是他亲妹妹的。”

  白十七翻个白眼把她腿掰了一下:“怎么你就不是她姐姐了?你可比我们大一岁,一岁也是大没个姐姐的样子。”

  “对了子夜跟你打听个事,你知道明月破天戟嘛?”白十七忽然问起,千慕笙眯起眼放下了腿端着粥没说话,苏子夜想了想说:“不太清楚你找明月破天戟干嘛?想收为己有么,按理说那明月破天戟曾经是盘古大帝其中之一的法器,据说是根据使用者的能力取决于法器的厉害,不过盘古大帝羽化后就没有人见过了。”

  沉默的千慕笙看向他说:“因为明月破天戟在我母亲手上,当年盘古大帝羽化把明月破天戟留给了妖神,妖神最宠爱母亲临死之际传给了母亲,明月破天戟的确很厉害不假,可它和玉清昆仑扇是一样的神器,只能是血脉相连的后人才可以使用。”

  略微惊讶的白十七算盘落空了:“这样啊你说我找姑姑讨要她会给吗?”

  无语的千慕笙扔给他一个白眼:“别想了我就没见母亲用过明月破天戟,也只是偶然一次听母亲提起说要将明月破天戟给父亲用被父亲拒绝了还是怎样,你为什么想着要明月破天戟?”

  “厉害啊,我只有一把一品灵器的剑和长鞭慕涵却有一个弓一把剑一个长鞭还有个神器魔音羡慕不行么?这明月破天戟真这么厉害?”白十七试探的问。

  苏子夜点着头说:“那是当然,据说盘古大帝曾用明月破天戟上阵杀敌令敌人闻风丧胆,那戟啊通体冰蓝,拿在手上就冰凉凉的觉着有一股灵力灌入身体里,三叉中央是一颗蓝色的钻石散发着蓝光,不过我也就只是听说也没见过。”

  白晚晚坐在床上忽然就开口了:“那为何不让姑姑拿出来让我们这些晚辈见识见识开开眼界也是好的呢?”

  白十七觉得有些道理:“不错,是这个意思不看看怎么知道是什么样子厉不厉害。”

  “你们想看明月破天戟?那来找我干什么我又没有。”千慕涵差点喷水出来了,白十七和苏子夜站在他面前鄙夷的说:“你见过吗?你不好奇明月破天戟长什么样?”

  千慕涵摇了摇头:“那有什么可好奇的,都是冰属性的法器,妖族和魔族都是擅长操控水所以大部分法器都是水属性和冰属性的,一个属性的法器我就不好奇了,子夜你的法器是火属性的吧,我倒是对你父君的法器感兴趣的。”

  苏子夜一挥手一把红色的剑浮在空中:“是么我用的就是我父君曾经其中一把佩剑。”

  想摸的千慕涵伸出的手被白十七一把拍开撅着嘴说:“考虑一下呗,你要是答应的话,子夜就把这剑借你玩玩。”

  “你真是....我坑你了吗?”苏子夜恨不得一脚踹过去才好。

  千慕涵揉着被打疼的手说:“算了我也不需要他借我玩,不过我答应了,你们不就是想看看嘛正好这个时候母亲起身了,走吧。”

  白十七兴奋的扭了一下被苏子夜一记白眼强行按耐住了兴奋:“嘿嘿就知道你会答应。”起身的千慕涵实在拿他没办法:“谁让你是弟弟呢我还不是得向着你啊!”

  跟在后面的苏子夜也默默开口:“慕涵也是弟弟,只是自己太过要强,做哥哥的已经没什么能帮弟弟的了。”

  愣了一下的千慕涵低头笑笑:“瞎想些什么呢子夜,我小时候害怕打雷明明你也怕,却还抱着我哄我入睡自己却瑟瑟发抖躲在床角,这些我都记得,我不爱走路你也舍不得然后走路时刻都是抱在怀里的,只是慢慢长大了,我也想为子夜哥哥做些什么。”

  苏子夜已经好久没有听到他喊哥哥了不由的眼眶有些红了:“傻子,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些什么那些都是我愿意的。”

  “长大了不喊子夜哥哥是因为不能再奶声奶气的模样撒娇,却不妨碍哥哥还是哥哥,总是觉得长大了再喊哥哥有些奇怪,所以也就没让十七也喊哥哥了,女孩子和男孩子到底是不一样的但哥哥永远是慕涵的哥哥。”千慕涵边走边说白十七肉麻的不行。

  感动的苏子夜倒是挺欣慰的,白十七伸手在苏子夜面前晃了晃:“你怎么还要哭了一样,别肉麻了大哥,我十几岁开始他就不让我喊哥哥了我想喊也没法喊啊,对了阿音妹妹呢?”

  千慕涵头也不回的说道:“阿音去昆仑了陪姨娘待几日。”

  他们去的时候正好赶上白夭夭在跳舞,三人不禁看的呆住了,桃树下的白夭夭穿着一袭红色长裙宫洛洛弹奏着古琴,她举止妖娆妩媚将狐狸的千姿百态演绎的淋漓尽致,折扇半遮面把那绝色容貌展现的若隐若现的美。

  “王后娘娘跳舞如此美艳动人。”曲完的宫洛洛笑望着她,白夭夭也轻声一笑:“狐族天生容貌出众,世人都说狐狸艳美不是没有道理,狐族擅用媚术蛊惑人心,自然这舞姿也是极好,若你有幸见过本宫母妃一舞就知道什么叫倾国绝色动人心魄了。”也许是生了孩子有了母性光辉白夭夭也温柔了许多不如从前那样的傲气凌人。

  宫洛洛笑着说:“王后娘娘从不在别人面前跳舞嫔妾今日有幸真是美轮美奂。”

  走过去的三人纷纷行礼:“母亲,洛娘娘!”

  “姑姑,洛娘娘!”

  “姑姑,洛娘娘!”

  白夭夭回过头那一眼就让三人几乎沉醉她看向他们三个:“你们什么时候来的,今日可真是奇怪了竟然一起来找我啊?”

  千慕涵迟疑了片刻说:“母亲跳的真好,十七想看看明月破天戟正好儿子也还没有见过只知道是在母亲这里,可否让儿子和十七子夜开开眼见识一下神器?”

  宫洛洛也格外好奇了起来:“原来明月破天戟在王后娘娘手里,只知王后娘娘有昆仑玉青扇这样难得一见的神器,却不知道明月破天戟也在王后娘娘这里。”

  “嗯……也可以,明月破天戟想要释放自身威力是需要主人用精血召唤的,所以既是危险也是难得的法器,你们想看看也好。”她双手合并蓝光浮现双手距离慢慢拉开一把通体冰蓝的戟也在浮现出来,等明月破天戟全身显出来她一把握住了戟蓝光瞬间四起。

  白十七激动的差点跳起来:“好兵器,真是好看,姑姑能使用明月破天戟自然也是厉害,听说明月破天戟可不是灵力低微的人可以用的。”

  一旁的千慕涵和苏子夜还有宫洛洛也是大开眼界了,宫洛洛只听过这个神器却没见过。

  等蓝光平稳了白夭夭将明月破天戟拿在手中说着:“我从不用它是因为怕驾驭不了,玉清昆仑扇都在它之下,可想而知它有多厉害,虽然它认我为主可我也是怕自己灵力不够荒废了它,今日再持它又是截然不同,它灵力似乎很平稳不会再像刚认我时那般横冲直撞。”

十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