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次被拒

  若有所思的千慕涵站在院子里,白十七从他偏殿出来:“晚晚啊和林夏回妖族了,我常听母妃说父君那时有意将你抱回妖族养在身边好继承妖君之位的。”

  千慕涵回头看向他抿抿嘴说:“是啊,母亲不舍得将我送去妖族所以留在了身边,幸好没过多久啊你和晚晚就出生了。”

  白十七感叹道:“头一次见到日子这样难过的皇子啊,慕涵,我看到你才知道生在皇家多难受,明面上身份尊贵的不得了。”

  “也许吧,不过也挺好,时候不早了你去歇着吧,有时间就回妖族看看三叔的婶婶。”千慕涵起身想进去。

  犹豫几秒的白十七拉住他胳膊说:“姑姑受伤了,伤的不轻你可以去看看她,这个时候姑父还在书房。”

  紧张起来的千慕涵立马就朝她寝宫去:“你先歇着我晚点回来。”

  寝殿里的白夭夭背后全是血胳膊上也伤的不轻侍女小心翼翼的替她清理伤口,千慕涵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她背部的伤痕累累:“母亲!”

  白夭夭想遮掩已经迟了,千慕涵接过侍女手中的手帕:“你下去吧,这里有我。”

  “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十七不要说么。”白夭夭因为失血脸色稍微有点苍白:“让下人来吧免得说出去不好听。”

  千慕涵轻轻的给她擦去血渍:“谁敢说些什么我是母亲的儿子,这能有什么,母亲伤的这么重也不肯说一声,是儿子不孝还让母亲受这些委屈了。”“傻孩子,早就习惯了,再重的伤也受过再多的委屈也收过。”她只穿着个肚兜和一条素白的寝裤倒衬托的皮肤越发白皙水嫩。

  上好药的千慕涵小心的给她披上寝衣:“怪儿子还不能独当一面,等儿子长大了不会再让母亲受这些委屈了。”

  她笑笑转过身摸摸他脑袋:“我等着那一天我的儿子永远是我的骄傲,不论你变成什么样都是母亲的好孩子,母亲疼你爱你。”白夭夭轻轻一吻落在他额头上。

  “儿子知道母亲是爱儿子的,只是母亲身不由己身负重任,妖族和魔族都依靠着母亲,冥界如今也是和母亲交好想依附母亲,这些儿子都知道的。”千慕涵起身给她倒水。

  白夭夭轻叹口气:“有些事母亲不想说,慕涵母亲希望你能健健康康快乐的长大,而不是年纪轻轻就懂得这些是非对错,上一辈的恩怨母亲不想让你们这些晚辈牵扯其中。”

  倒好茶的千慕涵把水放在她身边:“可是儿子是母亲的儿子,理应帮着母亲对付那些见不得母亲好的人。”

  “公主殿下,臣求见!”门外响起了故生的声音,千慕涵本想回避白夭夭只是穿好衣服按他坐下来:“进来吧!”

  故生进来看到千慕涵微微行礼道:“伊柯的躲在云溪,公主殿下可要动手?”

  来回踱步的白夭夭忽然笑了:“好啊,看看瞿倪会不会救他这个徒弟。”“臣和公主殿下想的是一样的,瞿倪一向看重伊柯,这些年伊柯和瞿倪想除掉公主殿下的心思是越发重了,他们看到公主殿下退去帝位就以为公主殿下不再是昔日的帝君更是虎视眈眈。”故生也是很想杀了他们。

  坐下来的白夭夭玩着折扇道:“挑个好日子送他们上路,本宫容忍他们太久了,南庆宇那边如何了。”

  “还是老样子,苏寒公主对他态度仍是那样上神大人越发觉得亏欠,苏寒公主如今月份渐渐大了肚子也显了,暂时对清封王爷没什么威胁和大碍了,可是也要一并除去?”故生其实是有私心的,他不想留着南庆宇。

  白夭夭看了眼千慕涵:“留着吧,好歹也是本宫的三世情劫,他现在是苏寒的夫君,我不能杀了苏寒的夫君。”

  故生垂着眸子犹豫了一会:“公主殿下心太软了他辜负了公主殿下,难道公主殿下忘记了他是怎样对付妖族的吗?”

  “够了!本宫没忘,本宫欠他多少他又欠本宫多少早就分不清了,灭族之仇本宫忘不了那又如何,本宫杀了他那苏寒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呢她们该怎么办?等那孩子长大了本宫又该怎么给那孩子解释。”白夭夭气的咳嗽了几声。

  跪下来的故生捏紧拳头说:“灭族之仇臣不敢忘他是妖族的罪人!”

  千慕涵拦住了还想说的故生:“总有一天会有报应的,姨娘在他身边难不成他还想有好日子过吗?将军做好自己的职责就好。”

  “儿子你觉得呢?你觉得该如何处置瞿倪和伊柯?”白夭夭扭头问他的意思,千慕涵喝着茶直接说:“瞿倪不是什么好东西仗着自己尊神的身份如此猖狂,若想杀了他们两个还要做好万全准备才是,母亲也许觉得儿子心狠手辣了,可母亲教过儿子被人欺负了先忍着,等有机会再十倍百倍的加还在他身上。”

  白夭夭懒懒的撑着脑袋说:“故生听清楚了吗听清楚了就退下!”

  等故生退下后千慕涵也不想再打扰她休息了便起身退下了。

  凉亭里千慕涵玩着苏寒送的戒指忽然一幅幅画面闪过脑海令他的心痛不欲生。

  慕涵!救我。悬崖边的女子一袭红裙美的令人心醉神迷可那张脸却有些眼熟,千慕涵努力的想看清她的脸去救她,只见模糊的人影将那女子推了下去。

  不要,不要伤害她,阿音!千慕涵恍惚中喊出了一声阿音,画面一转又是桃花树下女子背对着他转过身来伸出手眼里带泪:“慕涵,不要离开我握紧我的手答应我永远不分开。”

  千慕涵想看清她的容貌却怎样也看不见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很爱她:“我答应你阿音,我不离开你永远不会放开你的手。”

  女子搂住他的脖子踮起脚笑的甜蜜:“等我慕涵,我们生死不离。”

  “阿音!”回过神的千慕涵额头满是汗,上官凌伸出的手愣住了:“殿下?阿音是谁?”

  喘着气的千慕涵一把挥开她的手情绪有些激动过来的苏子夜不明白的看着他和上官凌还以为是上官凌惹怒了他:“怎么了慕涵?”

  抓住苏子夜胳膊的千慕涵不太冷静了:“子夜五界可有名唤阿音的姑娘?我看见她了,我看见她了,她说要我等她,她说会与我生死不离我头一次有这样的感受我觉得我应该去爱她,去和她厮守,我看到她被人推下悬崖我心疼的厉害她的样子我明明很熟悉的。”

  听到这些话的上官凌如同坠入深渊一样的心碎不已:“殿下?”

  “什么姑娘?五界并无有唤阿音的姑娘啊倒是苏寒姨娘怀的妹妹名字里带个音字,上神大人也是心急这孩子还没有生出来名字就起好了你大白天怕不是中邪了吧。”苏子夜打趣的说。

  摇着头的千慕涵又想起什么:“音字?妹妹叫什么?”

  苏子夜笑着说:“苏寒姨娘不是送了你一把琴名为魔音吗?说来也是有意思,妹妹的名字就叫南音是不是很好听。”

  松开苏子夜的千慕涵痴呆的后退了几步嘴里念念有词:“南音,南音,是她,就是她,她是阿音是我看到的阿音姑娘,我这就是去昆仑。”

  “殿下是疯魔了吗?上神之子还未降生她如何告诉殿下让殿下等着她与她相守?不过是字相同罢了。”上官凌拦住了他的去路,千慕涵少有的发脾气:“让开,她就是我的阿音,她是来找我的不然我为什么能看到和她的未来,阿音让我等她我便等她,我答应她不会放开她的手也不会离开她的,一定是阿音出了什么事,所以我才会看到她,她是我的阿音她一定是,子夜去告知十七让他在昆仑会和,我要去找姨娘。”

  上官凌不死心的拦住他:“那我呢?未依依呢对你来说未依依算什么?”她哭着质问。

  盯着她的千慕涵眼里有了怒意:“你是未依依?我跟你说的很清楚我不喜欢你不爱你,你要我怎么做才明白我心里没有你,是我承认误你终生是我不对,可你转世了就有机会选择新的人生不是吗?何必为了我执着,我要去找阿音,阿音是我这辈子唯一想要的姑娘,就算她没有出生也可能不是姨娘腹中之子,这辈子我也要找到我的阿音,我认定她了,你听明白了吗?让开。”千慕涵毫不犹豫的把上官凌挥倒在地上,摔在地上的上官凌泣不成声的望着他远去的背影。

  刚到昆仑山千慕涵果然发现了苏寒摔在悬崖边昏迷过去地上还有一滩血:“姨娘!姨娘你怎么了姨娘!”

  醒来的苏寒捂着肚子疼的厉害:“慕涵,我肚子好疼,这孩子怕是要早产了。”

  千慕涵一把抱起苏寒往昆仑住处而去:“姨娘你撑住,你和阿音不会有事的。”苏寒疼的揪着他衣领呻吟:“疼,好疼~”

  心急的千慕涵抱着她快步跑:“没事的姨娘不会有事的,上神大人,上神大人!”

  赶出来的南庆宇看到这一幕吓坏了忙跑过去接苏寒:“这是怎么了?”顾不上那么多的千慕涵把苏寒交给他:“姨娘要生了,红羽姑姑快找人给姨娘接生,姨娘摔了一跤动了胎气。”

  南庆宇抱着苏寒进了寝殿,红羽急忙找来备好的药神和产婆进去了。

  “阿音,我来了我等着你,不会有事的姨娘一定会平平安安生下你的。”千慕涵跪在地上不住祈祷,南庆宇也急的不行:“阿音?”

  千慕涵抬起头看着他说:“小妹妹的名字可是南音?我方才像是看到了小妹妹,她的闺名为阿音,我看到她被人推下悬崖预感不好所以匆忙过来就发现了姨娘摔倒在地上晕过去,上神大人那是阿音找我,她要我救她,小妹妹就是阿音若阿音平安降生还请上神大人成全我与阿音!”

  不敢置信的南庆宇震惊的看着他:“还有这样的事情?她的确是我给起名南音不错,你们怎么会心灵相通。”

再次被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