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目睹

  越往里走叫声越发吓人,一个陌生的人影闯入了上官凌的眼里。

  东方郁一把拽住了千慕涵的胳膊:“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受伤了?”千慕涵看起来很紧张她的样子。

  上官凌不由的怀疑:那是什么人,能让他这么紧张,他还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谁,除了这两个妹妹和弟弟。

  “没事,快走不然你们也会死在这儿。”东方郁身子一软倒在了他怀中,千慕涵抱着他看向里面白十七有些怕了:“怎么办啊?”

  苏子夜施法下了结界暂时无碍,千慕涵抱着东方郁跪坐在地上摸了摸她额头:“是尸毒入体子夜十七守住了结界,我帮阿郁移除尸毒。”他伸手在东方郁胳膊上摸了几下果然找到了几处伤口他脱下外衣扯开东方郁的衣服,白十七和苏子夜纷纷背过身去。

  千慕涵毫不犹豫的握着她胳膊吸出毒血上官凌捏紧十指这分明是有多亲密才会这样。

  白十七担心的说:“这样你也会染上尸毒的慕涵。”“救阿郁要紧我没事。”千慕涵俯下身将余毒全部吸了出来,他拔出匕首划破掌心把血滴入她口中又用外衣将她包住。

  尸毒侵入他体内千慕涵胳膊微微颤抖明显在压制疼痛:“别动,前面有东西。”

  只见黑烟里隐隐约约有个影子若隐若现的走过来,千慕涵拿出手帕擦了擦嘴角的血,上官凌立马收敛了气息躲在树上,白十七害怕的后退了两步千慕涵抱起东方郁目光聚焦:“是旱魃,十七躲我身后去。”

  “阿郁怎么办?”苏子夜握紧了剑,千慕涵低头看了眼怀中的东方郁:“没事了,只是阿郁为什么会在冥界?她身上有尸气应该不会被攻击的旱魃会把她当成尸魁。”他抱着东方郁跳上一棵高大的树小心翼翼的把她放下来并布下结界护住她:“十七躲开!”

  等白十七反应过来时千慕涵已经推开了他黑烟击中千慕涵,他撞在树上胸口一闷连带着尸毒发作吐出口血。

  苏子夜想要去扶他一个人形怪物浑身恶臭带血的像他扑了过去,上官凌倒吸一口冷气。

  爬起来的千慕涵有些吃力的扬起笛子换成了弓:“十七用剑,长鞭对他杀伤力不大。”白十七躲开了黑烟落在一旁将长鞭换成了剑。

  千慕涵挽弓搭箭瞄准着旱魃,苏子夜一跃而起和旱魃周旋:“慕涵射他!”箭射出千慕涵随即换成剑袭去,旱魃聪明的侧身躲开扬起手掌劈向千慕涵,他跳起来退了几步心脏疼痛难忍:糟糕小看这尸毒的威力了,我用内力便更是疼的厉害加快尸毒发作。

  “走开走开啊慕涵!”苏子夜冲旱魃跑去只见旱魃离千慕涵已经很近了,白十七扯住千慕涵的手腕,两人纷纷摔在地上:“没事吧?是不是尸毒发作了?”

  勉强摇头的千慕涵撑着身子爬起来捡起地上的剑:“没事我还行,你怎么样?”

  摔过来的苏子夜嘴角渗出血丝跌进了白十七的怀中:“聊什么呢?我都要疼死了,有什么事不能解决了再聊?”

  挡下旱魃爪子的千慕涵半跪在地上:“十七子夜你们谁会控制术?赶紧试试。”

  翻身起来的白十七和苏子夜为难的用剑逼开旱魃道:“没学过,子夜也不会学这个吧。”

  点着头的苏子夜踹开旱魃喘着气:“不会!”

  “拦住他!”千慕涵一挥手魔音浮在空中,他手轻抚琴魔音散发出黑烟,地里冒出几具尸体和骷髅晃晃悠悠的向着旱魃而去:“杀了它!”

  他收起魔音吹着笛子,尸体和骷髅一拥而上将旱魃包围,苏子夜和白十七才得以喘口气,千慕涵的控制术倒是起了些作用,不过这些东西困不住旱魃,很快旱魃咆哮几声把尸体和骷髅震的个粉碎,白十七一下没忍住呕吐了起来:“我的妈呀这味道太恶心了。”

  苏子夜的胃里也是一阵翻涌,千慕涵只是轻轻皱眉退后了几步换为剑:“对它完全不起作用子夜布阵,我拖住它,十七闪边去。”

  千慕涵速度极快扬起剑冲过去招招致命旱魃也不傻握住他的剑尖把他扯了过去掐住了他的脖子,白十七见状飞过去挥剑划破它胳膊,旱魃吃痛的松开千慕涵,他落在地上脖子立马黑了一大片,上官凌已经怕的瑟瑟发抖了。

  “千年旱魃难以对付,慕涵,你们不是它的对手赶紧走啊。”树上的东方郁醒来发现被困在结界出不去。

  吐血的白十七扶着树爬起来,千慕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阿郁,你待在哪里别乱动,有没有什么办法杀了它?”

  东方郁捂着小腹仍是难受:“以血为祭布下血阵说不定可以杀了它,只是血祭会反噬布阵者令其痛不欲生,慕涵,你们年纪尚轻就算知道方法也不一定能布阵。”

  擦着嘴角鲜血的千慕涵衣服上满是血衣服也破了:“总得试试才知道能不能行,子夜我来布血阵,你和十七护法拦着旱魃。”

  摇着头的东方郁紧张起来:“不要,慕涵你不要,你有什么好歹我怎么....”“那阿郁呢?阿郁子夜十七有什么好歹我又如何交代?阿郁,你信我没事的,等我带你回家!”千慕涵望着树上的她冲她温柔一笑。

  上官凌想起曾经他也是这样温柔的对自己笑过可没有说过这样温暖的话。

  “慕涵!”东方郁心疼的看着他,他拿着剑狠狠的划开掌心画下血阵:“我以魔族皇室之血布下此阵斩杀旱魃,结印!”

  白十七和苏子夜纷纷躲开,血阵困住旱魃它痛苦的在阵里扭曲,千慕涵抱住白十七按着他的脑袋捂住他口鼻,只见旱魃顷刻间化为血水一股恶臭和黑烟弥漫开来,苏子夜和千慕涵也捂住了口鼻树上的上官凌遮住鼻子泛恶心。

  等黑烟散去千慕涵收起旱魃的内丹跳上树解开了封印:“阿郁,我说了会带你回家的。”他胸口沉闷涌出一大口淤血。

  东方郁慌忙拿出手帕替他擦:“你怎么这样傻尸毒和反噬同时发作你知道多疼吗?会疼的想让你自杀。”

  “活着就好不是吗?阿郁,你没事吧?你怎么在....”千慕涵话还没说完就晕了过去,他差点摔下树幸好被东方郁抱住了。

  苏子夜跳上树背起千慕涵:“阿郁,跟我们回魔族吧?”白十七抬头望着她:“是啊,你伤的也挺重的要不先回魔族,我背你?”

  点点头的东方郁的确使不上只好让白十七跳上来抱着她下去。

  出了树林就见千言聪和苏云斯神色紧张的带着侍者而来:“慕涵?”千言聪接过苏子夜背上的千慕涵看着点他浑身是伤的,伤口处还黑烟缭绕担心不已:“是血祭布阵后被反噬了,还中了尸毒……是郁公主所教的吧?”

  东方郁被白十七抱着浑身使不上劲:“如若不然我们都会死在里面的。”

  她是个公主?上官凌震惊不已。

  苏云斯查看了苏子夜和白十七的伤:“受了些皮肉伤和内伤也不会要了性命,只有慕涵一人伤的比较重。”

  “你是同本君回魔族还是留在冥界养伤?”千言聪抱着千慕涵看向苏子夜,他默默的抽出手来给苏云斯行礼:“父君,儿子要回魔族了。”

  眼神里闪过一丝落寞的苏云斯点点头:“好你去吧,注意身体好好养着。”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苏云斯不由的暗自落寞和失落:“明明是本君的儿子,到头来连自己家都回不来,本君的儿子养在他人身边,就算无可奈何那也是没办法。”

  镜子前的上官凌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这一世的容貌并不差为何他都不正眼看自己:“你说千慕涵他可会喜欢本郡主?”

  果果欲言不止犹豫了好半天:“郡主,别觉得奴婢多嘴,奴婢在冥界多年虽然未怎样打听过什么,但也是听说过的,魔族王子性子很好但无人能摸清他的想法邪气的很,这些年也没有说对哪位小姐郡主和公主另眼相看的,魔族王子是未来的魔君身份贵重,郡主还是放弃吧,而且...无论如何王子都不会娶冥界的人。”

  “为何这样说?冥界的皇子不还养在魔族吗照例说冥界与魔族关系甚好,怎得他娶不得冥界的人?”上官凌奇怪的很。

  惶恐的果果跪下来说:“奴婢多嘴,这魔族王子的母亲和父亲对君上一向不待见,可苏寒公主却嫁给了魔族王后昔日的爱人与王后交好,魔族王子近些年也是未曾踏足冥界也不亲近,只是对子夜殿下甚好罢了,苏寒公主肚子里若怀的是位小姐,魔族王子定会迎娶她亲上加亲,再不济也会迎娶妖族的小姐或神族的公主郡主以此来联姻的,有多少双眼睛盯着魔族和妖族呐,郡主还是趁早别打魔族王子的心思以免伤心。”

  这些话她还是未依依的时候就听他们几个说过了,如今她已经转世偏偏是不信。

  趁着夜色偷偷潜入魔族的上官凌不早不晚正好看到了千慕涵和东方郁:怎么又是她?

  “你还伤着怎么就下床了?”院子里的东方郁看着他只穿着一件灰色寝衣难免担心,他脸色苍白的难看仍是温柔的笑着:“方才慕笙跟我说你要回去了,我想着来送送你,看你伤也没好所以有些担心。”

  东方郁摸了摸他的手:“这么冷,你赶紧进去吧慕涵,反噬和尸毒同时发作那就糟糕了。”

  千慕涵笑了笑摇摇头:“没事的,母亲得知消息正赶着回来,我压制着尸毒不会有大碍,阿郁你多多保重身子,等有时间我去请安!”

  她轻轻抱了抱他很是感动:“傻子,你从不惜命却顾着他人性命,我只要你安好。”东方郁松开了他抹了把眼泪,上官凌看的不由火冒三丈硬生生忍住了怒气。

目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