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遗憾

  十年后.....

  未依依三十二岁心中仍惦念着一人,故凡生当初只是抹去了她其他的记忆并未抹去她和千慕涵初遇的记忆。

  “你该去看看她,因为她的日子很难过,家道中落如今连活着的希望也没有了。”故凡生这句话的意思千慕涵再明白不过,他皱皱眉头看向故凡生:“知道了,终归是我误了她。”

  天台上的未依依沉稳了很多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骄傲和单纯,她站在栏杆外绝望的掉着眼泪她的父亲和母亲被那些讨债的人给活活逼死。

  忽然一只手将她拽入怀中拉了下来,她摔进千慕涵怀中震惊的望着他:“是你?”

  千慕涵手抚上她的长发垂下眸子吻上她的唇未依依等了他十年,当年一见倾心再也装不下任何人了,可她却也只有当年匆匆一面的记忆,未依依闭上眼泪掉下来和他缠绵。

  “这一吻我欠你的,误你终身是我不对,未依依你不该这样执着,这有些东西你去卖了用卖的钱去东山再起好好生活。”千慕涵从口袋里拿出两枚玉佩交到她手中。

  未依依红着眼眶望着他:“十年一别那一眼我心已经再容不下任何人,为什么?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慕涵,你非要对我这样残忍吗?”

  他松开了未依依垂着眸子愧疚的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怎样去爱一个人去喜欢一个人,我对你从来没有过喜欢和爱,我知道你日子很难过是我对不起你,要怎样我都依你。”

  笑起来的未依依眼眶湿润着没有收下这些东西:“十年了,我是不是老了很多,你怎么还像十七八岁的少年,慕涵,我好爱你好想你,再抱抱我吧!”千慕涵伸手拥她入怀,未依依握紧手中的小剪刀狠狠的扎进他胸口,这本是为她自己准备的。

  血滴在地上未依依惊恐的握着剪刀后退了好几步,千慕涵伸手摸了一把血轻叹口气:“我不怪你依依,等着一个不切实际的人苦熬十年很累吧恨我也是应该的。”

  “恨你?我怎会恨你,我一个将死之人不过是想让你牢牢记住我留个念想罢了,慕涵,今生不能和你在一起,那来世我一定会找到你让你喜欢上我的。”未依依看着他的目光满满的爱意。

  意识到什么的千慕涵摇着头:“依依,不要未依依!”他想去抓住她,未依依转身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千慕涵根本来不及去拉住她,他眼睁睁的看着未依依掉了下去。

  白十七坐在栏杆上看着他:“有时候我也在想你为什么如此狠心无情把所有爱你的人拒之千里之外,后来我才明白你有你的使命和苦衷。”

  千慕涵抿抿嘴闭上眼说:“如果不是凡生私自留下她的记忆,她应该也不会惦念我吧,爱上一个不爱她的人是最可悲的,她应该早点放下和死心这样就不会伤了自己。”

  “说的容易轻巧,爱一个人怎么会放下,好比姑姑和姑父,姑父爱姑姑到骨子里。”白十七觉得很遗憾和可惜。

  叹口气的千慕涵背对着他:“走吧,回去了此生我不会再踏足凡间半步,这样也好,也不会再撩拨了哪位姑娘的心,耽误了一生。”

  三十年后.....

  白夭夭高兴的跳了起来:“苏寒你终于怀孕了啊,你要做母亲了。”

  苏寒却没有半分欣喜:“一路走来我对孩子早已经没有了任何期待,你很高兴吗?我和他生活在一起已经变成了煎熬。”

  “那就和离吧,魔族和冥界又不是养不起姨娘和未出世的孩子。”千慕涵身后跟着白十七过来行礼,白夭夭对他的回答挺意外:“儿子,你的意思是和离?”

  千慕涵抬起眸子对上她的目光:“两人在一起那是要喜欢,相看两不厌自然是好,可若已经是煎熬何必在一起,难不成要靠着那点荣光葬送了姨娘一生吗?母亲如果和父亲生活的不开心儿子也会劝和离的。”

  白十七拽了拽他:“慕涵....注意点说话。”

  白夭夭笑了起来挥挥手示意无碍:“你性子倒是像我,苏寒,南庆宇曾经和我是怎样你心知肚明,当初也是你执意弃了哥哥嫁给他的,我觉得他对你很好只是你太固执,你的心太冷捂不热所以才会觉得是煎熬。”

  “我怎会不知道,小五,我一想到他负你我就无法原谅他,可能是我太固执。”苏寒皱着眉头为难不已。

  坐下来的千慕涵给白十七倒茶:“上神大人对母亲做了什么那都是从前了,日子不能往回过要往前看,母亲当年不也是以为自己一生宿命便是上神大人了吗?两度成为上神之妻又和离最终选择了父亲,儿子相信姨娘也会找回本心。”

  苏寒看着千慕涵忧心忡忡:“慕涵年纪还小还没有喜欢过人,真希望你能永远追随自己的心去面对生活。”

  白夭夭若有所思想着什么:“最近冥界周围几个族里发生了些事情,慕涵你和子夜去看看吧这也是冥王的意思,十七你若想历练历练也可跟着一起去。”

  “是,儿子这就去。”千慕涵和白十七起身行礼告退。

  冥界附近....

  “郡主,这里太危险了,我们赶紧回去吧免得受伤了奴婢不好交代啊。”果果扶着上官凌心慌的不行。

  上官凌站在草地上似乎在等什么人:“魔族王子真的会来吗?”“郡主,奴婢前几日就打听了小殿下会和魔族的王子一起来的,我们回去吧郡主就憋掺合了。”果果生怕她和苏子夜千慕涵起冲突顶撞了他们。

  慕涵,上一世我等不到你,这一世我是冥界郡主,这样总该能让你多看两眼与你相守吧?

  苏子夜慵懒的骑着马说:“慕涵你看起来有心事啊?要不我一个人去就好了,不就是族里不太平嘛没什么大事的。”

  千慕涵回过神来说:“没事,只是因为姨娘的话有些担忧,罢了等处理完冥界事情我再去趟昆仑山就好了。”

  “原来是因为姨娘啊,她肚子里怀的肯定是位小姐,这不正合你的意嘛!”苏子夜笑着。

  忽然眼前闪过一个人影果果跑出来慌张的跪在了他们二人的马前:“救命救命啊,奴婢是冥界上官侯府的丫鬟,我家郡主不小心跌下悬崖奴婢力气使不上,小殿下求求你救救郡主。”

  皱起眉的苏子夜并没有什么印象:“快带路去救郡主。”

  千慕涵没想出手所以不紧不慢的跟在苏子夜的身后,苏子夜来到悬崖边看到了上官凌,她和凡人的未依依其实变化还挺大的,模样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殿下?”上官凌愣了一下她抓着树藤以为是千慕涵。

  等苏子夜拉她上来了上官凌才看到马旁边的千慕涵,他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上官凌弯腰行礼道:“多谢殿下。”

  摆摆手的苏子夜说:“没事,只是荒郊野外的郡主不要乱跑这里不安生的很。”

  上官凌看向千慕涵行礼道:“魔族王子不记得我了嘛?”苏子夜靠在马上看好戏的模样千慕涵心思重重的半天才回过神来:“嗯,不记得方才失礼了郡主别见怪。”

  她不知道为何留了上一世的记忆,上官凌突然觉得他原来对谁都是彬彬有礼温和的模样,不过她还是有点失落:“是吗?原来我在殿下心里这般的轻描淡写啊!”

  “抱歉我很少来冥界所以和郡主怕是没有过什么吧?子夜走。”千慕涵心不在焉的样子上官凌上前拦下了他们二人,果果看得心惊肉跳。

  苏子夜皱起眉头说:“怎么了?郡主如此不懂规矩还是侯府就是这般教导?敢拦我们的路你活得不耐烦了。”苏子夜也看出了千慕涵似乎不在状态。

  千慕涵勉强一笑:“没事的子夜,郡主也没多大难免胆子大些,不过郡主到底有什么事如果没什么事早点回去这里的确不太安全。”

  过来的白十七发现了什么似的:“哪里来的姑娘?慕涵子夜,我刚来的路上发现好多黑气很多可怕的很,怎么说是去还是怎样?”“郡主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子夜我们去看看。”千慕涵骑上马脸色挺不好。

  “你先回去,我自己去看看。”上官凌不禁奇怪起来,她印象里的千慕涵从来就没有魂不守舍的样子怎么会今天这样失态。

  果果拽住她衣角说:“郡主不要去吧,如果郡主有什么好歹....奴婢没法交代的。”

  上官凌白了她一眼:“我好不容易见到了他怎么可能会让他记不住我,你先回去。”

  树林里黑烟密布千慕涵拦住白十七:“别贸然行动,看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他唤出笛子白十七点点头走在他和苏子夜身后,风扬起上官凌的裙摆她小心翼翼的走进去跟在他们后面。

  “小心!”千慕涵一把推开苏子夜伸手拉住白十七躲开一束黑烟,深处传来一声咆哮。

  千慕涵皱紧眉头:“不好是千年旱魃,十七等会你不要乱出手,打不过就跑听到了没有我和子夜拖住它,你就去找冥王姨夫。”

  白十七紧握着长鞭苏子夜也唤出了剑:“什么是千年旱魃?”

  苏子夜捂着口鼻一阵恶心上官凌也觉得一股恶臭难闻:“活了好几千年的旱魃吸食血液存活的曾经妖王亲手斩杀了一只千年旱魃,别小看只是千年,妖王可是身受重伤,这东西很难杀死就算杀死了也会释放出尸毒,一不小心吸入尸毒可是得受点苦。”

  一脸嫌弃的白十七恶心的反胃:“这么可怕慕涵你怎么像个没事人一样。”

  “旱魃精血养的内丹虽说至邪,但是提炼之后可以增加修为,如果斩杀了它便好了,给姨母用正好,十七别怕,我在这里若不能保你平安无事那也定会保你性命的。”千慕涵率先走在前面没有半分畏惧。

遗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