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回归后

  千慕笙和苏子夜并肩而行说笑着要去找千慕涵他们正好看到了故凡生和气呼呼的未依依,千慕笙奇怪的叫住了他们:“站住,干嘛去?”

  故凡生拱手行礼:“是慕涵的意思送未依依回凡间去,未依依的性子不适合待这儿。”

  看向未依依的千慕笙走过去说:“这眼里还有泪可是惹哥哥不高兴了?也是奇怪,哥哥那么好相处你还能惹哥哥不高兴也是第一人。”

  “哪里啊,她还打了慕涵一巴掌呢。”故凡生这话一出苏子夜立马就不悦了:“慕涵从小在被我带大我都舍不得骂舍不得打,你这小丫头竟敢打我带大的人,不给你点颜色你倒不长记性。”

  拉住他的千慕笙脸色也难看的很:“也是她这性子确实不便留在哥哥身边,送她走。”

  未依依翻个白眼:“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哥哥就不是什么好人。”

  “等等!”宫洛洛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苏子夜和千慕笙连忙行礼:“洛娘娘。”

  故凡生也行礼:“侧妃娘娘!”宫洛洛走过去看着未依依说:“她打了慕涵?”“这....洛娘娘她只是哥凡人洛娘娘还是别责罚她了吧。”千慕笙左右为难。

  宫洛洛平静的扬起手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耳光未依依震惊的捂着脸语塞了,她走到千慕笙身边伸出手抚上她额头:“本宫没有子嗣,你和慕涵是魔族仅有的两位皇子,她虽是凡人来了魔族就要遵守魔族规矩,打皇子本是死罪,本宫姑且放她一马,带走吧。”

  拉着未依依匆匆离去的故凡生长吁口气。

  千慕笙冲着宫洛洛笑了笑:“洛娘娘这些年对我和哥哥甚是关照和宠爱,洛娘娘的心意我与哥哥都记着。”

  “本宫膝下无子也不想有子嗣,只求族人安好公主和王子健康就好,昔日本宫落魄是王后娘娘不计前嫌收留的本宫,本宫知道君上宠爱本宫只不过是为了与娘娘滞气,慕笙,王后娘娘是个好母亲也是位好王后,有朝一日若王后娘娘引得众人孤立你们做为她的孩子一定要站在她身后陪着她。”宫洛洛叹了口气自顾自的走远了。

  苏子夜平时也是知道她不太受宠又是自己不愿意有子嗣:“洛娘娘也是一片真心之人。”

  望着她背影的千慕笙倒是挺可怜她:“洛娘娘本也是个骄傲的人如果不是为了自己族人也不会嫁给父亲做个妾室,若不是为了族人想来也可以嫁的自己喜欢之人。”

  “这巴掌打的还挺狠,疼吗?”白十七给他用热鸡蛋滚了滚,白晚晚担心的在一旁看着,过来的千慕笙和苏子夜走上台阶:“来的路上就听凡生说了哥哥被打了,怎么样了,我看看。”千慕笙着急的过去捧起他的脸。

  千慕涵自己拿过了热鸡蛋扒开了千慕笙的手笑着说:“无碍又不疼,路上遇到洛娘娘了吧。”

  苏子夜奇怪的很:“你怎么知道的?”“母亲和姨娘用的香料和洛娘娘不一样,闻多了就知道了,晚晚这琴不错,琴身是上好的古树,琴弦也是千年寒冰弦,怎么得来的?”千慕涵盯着她的琴半天了。

  “原不过是哥哥送我的,表哥喜欢的话晚晚就割爱给表哥吧。”白晚晚说完千慕涵就看向了白十七:“既然是十七给的那就算了。”

  白十七剥着橘子递给了千慕笙说:“得了吧你那把琴才是真的好,这点小玩意怎么能入的了你的眼,晚晚只是看你喜欢弹古琴才跟着学都是随着你的喜好,我这个亲哥都比不上。”

  苏子夜也摸了把琴身和琴弦:“是不错但也确实和慕涵的那把魔音差远了,那魔音据说是被血养着万年难得一见的好琴,可又是至阴至邪的一把琴,据说当年是姨娘冒着生命危险得来的就给了慕涵,这短笛啊也是舅舅仿制姑姑的神器拿来送给了慕涵,要说谁最得宠啊,我们几个谁也比不上慕涵。”

  “你这是来给我招仇恨的吧?”白了他一眼的千慕涵收起了笛子。

  打趣的白十七继续接着说:“我们都还没见过你弹魔音,今日正好都在,不如你弹一曲?”

  故凡生带着未依依来到魔族出口:“未依依这里不是你该待的,我知道刚才侧妃娘娘打了你想来你心生委屈,但是这里就是这个规矩。”未依依想说话他一挥手未依依晕了过去,他抹去了未依依在这里的所有记忆出了顺便给她换回了自己的衣服之后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放下就走了。

  宫洛洛弯腰行礼:“嫔妾斗胆想和王后娘娘和南夫人说说话,王后娘娘好不容易醒过来嫔妾也没来得及前来请安。”

  “起来吧,这些年还得多谢洛洛照顾我那年幼的一双儿女,只是....洛洛这肚子怎么还没有个动静,魔族本就皇子公主少。”白夭夭停了下来把琵琶交给了一旁的侍女。

  苏寒看着她坐下叹了口气:“侧妃娘娘昔日来我这儿求了副药,喝了那药终身不孕。”

  白夭夭错愕的坐直了身子:“你这是干什么你真是糊涂,哪个为人妻妾的不想有自己的孩子承欢膝下?”

  “王后娘娘待嫔妾极好,王后娘娘的孩子就是嫔妾的孩子,嫔妾不愿生子是怕来日管教不严自己的孩子有了和慕涵夺位的心思,嫔妾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嫔妾和族人对王后娘娘感激万分不过是孩子罢了嫔妾也是慕涵和慕笙的庶母。”宫洛洛的小心谨慎一直是白夭夭最不喜欢的。

  烦闷的白夭夭看了她一眼:“你现在是侧妃不是旧族余党不用这样小心谨慎,你越发这样越让人觉着你轻贱可欺。”

  宫洛洛垂着眸子顺手拿起一颗橘子:“先君在时嫔妾和族人本就不受宠,只是因为父亲才得以生存下去,嫔妾不喜欢争,不是嫔妾的嫔妾就不会要,当初也怪嫔妾让君上和王后娘娘离了心生疏了如今苦尽甘来嫔妾也知足。”

  “你就别怪侧妃了,侧妃这些年对你那一双儿女甚好,慕笙年纪小的时候爱生病,侧妃衣不解带的候着,就我看着啊都差点以为是生母,也算是有心了。”苏寒还是挺喜欢宫洛洛的。

  白夭夭接过宫洛洛递来的橘子:“你呢?打算什么时候回昆仑山?你都在魔族待了三百年了可出过什么事情。”

  苏寒抢过她的橘子就吃:“还说呢,三百年来倒是没什么事,除了南庆宇想暗杀江清封被我阻拦过一次,我才不回昆仑。”“他若再求你那便回去吧,你是上神之妻总在魔族也引人非议,而且我还有事需要你去做,不然当初怎么会同意你嫁给他的。”白夭夭拿起手拍擦了擦手。

  妥协的苏寒点了点头:“那行吧,你可不要框我啊,妖族那边还没有传话来,到时候你要不要亲自去一趟。”

  “自然是要的,过几日家宴都要去,顺便你也来给嫂夫人再把个脉。”白夭夭剥了个橘子递给宫洛洛。

  她感激的双手去接:“多谢王后娘娘!”

  侍女们端着冰葡萄和冰甜羹端到桌子上苏寒最喜欢吃冰甜羹伸手就要去拿被千慕涵截胡他俯下身轻轻摇头:“姨娘体寒再吃这些就别嚷嚷着身子不适,母亲也要少吃点,洛娘娘也要注意点别贪食。”

  白十七掰下一小串葡萄送入嘴中:“天气还不是很炎热几位长辈就在这里吃这些。”

  “你们两个怎么不去玩?”白夭夭看向白十七和千慕涵,白十七吃着葡萄说:“晚晚和慕笙想放风筝玩我和慕涵见不远随便来看看几位长辈们结果在这里吃这些。”

  苏寒撑着下巴顶着千慕涵:“我就吃两口。”

  千慕涵喝了口碗里的冰甜羹:“儿子已经喝了姨娘还要吗?”“我又不嫌弃你,你小时候还将吃剩下的塞我嘴里我都没嫌弃你,你是我儿子哪有嫌弃自己儿子的。”她刚要去拿千慕涵无奈的一口气喝光了:“没了,姨娘就别喝了。”

  宫洛洛笑了笑喝了几口冰甜羹:“慕涵这是孝顺南夫人就别气恼,吃着冰葡萄吧。”

  白夭夭也喝着冰甜羹:“苏寒,给。”她舀了一勺送到苏寒嘴边,苏寒撑起身体喝了口:“真好喝,以前怎么没发现慕涵你这么多心眼,还是小时候有趣,你知不知道外人怎么说你啊,说你邪气的很。”

  “南夫人这样说但也心疼慕涵不是吗?那魔音南夫人花了好大气力得来的差点要了半条命去口里说着邪气但听他人说了,南夫人还不是一样的责罚那些人。”宫洛洛捂住轻笑。

  白十七假装不满的说:“是啊,姨娘偏心慕涵我这儿就差人送了些书画和一对手镯,还是要我和晚晚分的。”

  白夭夭放下冰甜羹:“以往啊,这好东西都是送来我这儿了,哪里还有你们的份呢。”

  “母亲都是大人了还和我们这些小辈们抢东西啊,母亲喜欢的话儿子那里有很多新奇的东西喜欢儿子都给母亲。”千慕涵笑着说。

  她笑了起来:“逗你们玩的,我寝殿里什么好东西没有啊,去吧别让慕笙晚晚等急了。”

  看着这一切的苏寒和白夭夭只觉得岁月静好若是能长长久久下去该是多好。

  寝殿里千言聪换好了寝衣抚上她的琵琶,沐浴更衣出来的白夭夭站在他身后说:“这琵琶是我二百四十岁生辰时父君送我的生辰礼物,父君去世之后我极少弹琵琶。”

  “世人皆知夫人一手古琴弹的好,却不知琵琶弹的也好,先前就听王兄说夫人擅通音律而后随夫人去冥界接李世时听了一曲,那一首曲子格外轻快流畅。”千言聪不太擅长音律。

回归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