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拒绝

  未依依慌了神不知道怎么解释,千慕涵给白十七使了个眼色白十七向苏寒说:“姨娘,她是我捡来的,我见她可怜就带上了,应该是走丢的凡人,还受了些伤等她伤好了我送她回去。”

  白晚晚拉住白夭夭说:“姑姑让她留几日吧晚晚没有见过凡人,想和她多玩玩。”

  “留下吧苏寒,孩子们都这样了。”白夭夭看着苏寒她也没有反驳:“就三日听到没有,到时候要抹去她的记忆再送回。”

  白十七点着头说:“姨娘放心。”

  早起的未依依坐在凉亭里听白晚晚在弹琴她抬头看到了苏寒和白夭夭举止亲密根本不像姐妹反而像恋人一般:“你姑姑和姨娘她们关系很好吗是亲姐妹?”

  白晚晚摇摇头说:“不是,姨娘是冥界公主上神之妻,姑姑从前是妖族女帝后来嫁给了姑父成为了魔族王后,听父君说姨娘和姑姑关系很好就像是亲姐妹一样,上神当年也爱慕姑姑不过还是被姑父一片深情所打动。”

  “女帝?我的天....所以她是妖?难怪生了两个孩子看起来还像小女孩一样。”未依依羡慕的望着不远处的白夭夭和苏寒,白夭夭坐在椅子上苏寒抱着琵琶递给她:“弹一曲我听吧,无论我怎么练弹的也不如你一半好听。”

  取下戒指的白夭夭接过琵琶笑了笑:“我怎记得你不爱弹琵琶呢,是怎么练都不好还是根本就无心练琵琶?”

  她也跟着笑:“这六界又有谁弹的比你好听凡是带弦的你都是最擅长的。”

  未依依吃着桃子问:“晚晚啊你表哥是个怎样的人啊?”“人人都说表哥像极了姑父的容貌姑姑的性子,亦正亦邪无人能摸清他的想法,这些年表哥一手带大了慕笙,又辅佐姑父坐稳了这魔君之位,表哥对我们都很好。”白晚晚收回手看向远处弹琵琶的白夭夭:“你喜欢表哥?”

  “这么明显啊?我....我是喜欢他不假。”未依依一边说着一边捧着泛红的脸。

  白晚晚犹豫了几秒还是说了出来:“表哥不会喜欢你的更不会娶你,依依,我们不是凡人你也不是妖你会老会死可我们不会,表哥才三百多岁就算现在你逼着他,表哥也只能纳你为妾,魔族七百岁成年相当于你们的十五岁,只有成年才能娶妻,而且表哥要娶之人...若非公主就是郡主更何况表哥并没有心悦你。”

  她撅着嘴啃了口桃子:“凡事不要说太绝了晚晚啊,我一定会做他的妻子让他喜欢我的。”

  笑出声的白十七和故凡生啧啧感叹:“他要是喜欢你我把命都给你,未依依你长的是有几分姿色可是妖族和魔族随便挑位郡主都比你美艳且身份尊贵,慕涵可是未来的魔君,他的妻子必须得到姑父和姑姑的许可,慕涵孝顺的很从来不会顶撞姑父和姑姑。”

  “我都跟十七你说过了这小丫头胆子大的很不是所有人都是姑父,姑父当年也是凡人,未依依你未必有姑父那样的好福气。”故凡生哈哈大笑着似乎笑她不自量力。

  从小娇生惯养的未依依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她不服气的放下桃子:“怎么瞧不起人吗?”

  白十七不屑的走到白晚晚身边:“就你?未依依你知道慕涵是怎样的人吗?又知道他的性子和脾气吗?你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吗?我来告诉你他喜欢什么样的,慕涵喜欢稳重又不失纯真的姑娘,至于你....还是甭想了。”

  故凡生笑着就连白晚晚也捂嘴轻笑,千慕涵把玩着玉笛走过来:“干嘛呢?笑的挺开心,十七你说什么了。”

  未依依发现他似乎好像很爱穿暗色的衣服只是一身灰色长袍上绣着麒麟一只纯白玉的短笛握在手上的确不俗,他这笛子是白真仿着白夭夭的折扇幻化的玉笛照做的,怎么说千慕涵也是随了白夭夭擅于操控术。

  “没什么,只是逗逗未依依玩玩,你这个点不应该和姑父在一起练箭吗?”白十七咳嗽了几声示意故凡生和白晚晚都别笑了。

  他转着笛子走进凉亭看了眼未依依:“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你们都坐吧别站着了,父亲给母亲做甜羹去了最近就不练箭了,凡生你还不回去就不怕两位大人担心你?”

  翻个白眼的故凡生脚搭在凳子上:“我差人回去了说是与公主和王子一同回去,阿爹和凡叔也不会责怪的。”

  白十七一脚踹的故凡生腿掉了下去:“坐好了没个样子的,父君说了等你成年了就送来魔族做慕涵的将军,就你这样子怎么和祭司大人比他怎么教出你这么个儿子。”

  “不必还是你自个留着吧,凡生是妖族的孩子理应辅佐未来的妖王。”千慕涵摸了把白晚晚的琴对着未依依说:“怎么你不说话了?明日送你回去,姨娘的意思我想着也该送你回去,我答应你的事情做不到但是至少也算完成了一半带你回了家。”

  未依依抿抿嘴坐着说:“我不想回去,我就想让你做我男朋友,千慕涵,你这人说话不讲信用的你不能这样。”

  憋不住的故凡生脸都憋疼了:“他又不是人他是妖啊。”

  千慕涵一挑眉歪歪头说:“听到了?我不是人我是妖的,我给不了你名分,你若执意选我的话那只能是个妾室,再说你们凡间一生娶一位为正妻,自然你是不会答应,而且我的寿命比你长太多了,而且我已有人选,姨母贵为上神之妻她虽未有子嗣但来日总归是有的,若是位小姐我便迎娶姨娘的孩子。”他心里早就有了算盘,没成想他的算盘打得挺好结果也如他所愿。

  “你不觉得很可笑吗?你在等一个没有出世的孩子?我见你姨母也没有回自己家总是待在魔族她哪里机会生孩子啊,她一心都在你母亲身上怎么会有自己的孩子。”未依依觉得很荒唐实在接受不了。

  白十七连忙替他解释:“哎话别乱说姨娘的夫君可是三番五次的来求姨娘回昆仑,这孩子迟早会有的,慕涵他是皇子得娶一位帮衬到自己的妻子而不是你一个百无一用的凡人。”

  故凡生也挺赞同:“十七这话说的不错啊那往后十七岂不是得娶凤凰族或者冥界郡主了?”

  白了他一眼的白十七无语的回答:“就你多嘴到时候位非要父君给你指婚不可,最好是指婚一位公主给你。”

  “晚晚不就是个公主?”千慕涵笑着说,白十七瞬间不高兴了:“当我没说,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妹妹可不能那么早嫁。”白晚晚也是轻声责怪千慕涵:“表哥!”

  千慕涵拍拍她的手道:“不该是不该,未依依啊你也听到了,做为皇室的子女嫁娶只能选对自己有利的,未依依我们只能是没有缘分。”

  未依依气呼呼的站起来:“怎么就没有缘分了在我们那里只要两个人互相喜欢就能在一起没有身份尊卑这么一说的,我就不信你不喜欢。”

  她俯下身想亲他,千慕涵微微握住她的胳膊别过脸轻轻皱眉,白十七一把捂住了白晚晚的眼睛故凡生也是转了过去没脸看,未依依没想到他会躲开她望着他的侧颜还是一如既往精致又带着邪气:“慕涵?”

  眸子闪烁的千慕涵轻叹口气:“我不是你的良人未依依,你会遇上更喜欢的人,不过是因为这张脸讨得你几分欢心罢了,你该死心,我心中没有你也不喜欢你。”

  “你说的是真的?我不信你心里真的没有半点喜欢我,你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只要你敢说我就死心。”未依依眼眶都红了,捏紧拳头的千慕涵看向她对上她眸子勾起嘴角捏住了她的下巴靠近她的唇:“那你听清楚了,我千慕涵不喜欢你也不会喜欢你,听明白了吗?”

  被羞辱的未依依一下没忍住,清脆的巴掌声立马传入了几人的耳里,白十七和白晚晚还有故凡生都愣住了。

  白晚晚心急的扒开白十七:“表哥你没没事吧依依你干嘛呢?你怎么能打表哥,这可是死罪啊你真是糊涂。”

  未依依气的发抖红着眼盯着他:“为什么打不得在我们那里人人平等,他这样羞辱,好歹我也是个富家子弟生下来就没有受过委屈。”

  千慕涵白皙的脸上清楚的一个巴掌印,他挥挥手示意他们都闭嘴:“如果没消气那就继续打我都受着,要是消了气就回吧。”未依依扬起的手悬在空中她整个脸都涨的通红。

  “姑姑和姨娘就在不远处,未依依这里不是凡间稍有不慎就会丢了命,你可当心有命来没命回去啊。”白十七语气不悦的说。

  坐姿慵懒的千慕涵撑着脑袋:“十七,好了不过是个凡人你好歹是个皇子别失了身份,凡生明日你送她回去,来人送未姑娘回偏殿去。”

  候在外面的两名侍女给他们行礼:“是!”

  未依依一把推开了故凡生:“你们一个个看不起我,我未必瞧得上你们,有什么了不起的什么公主皇子这都什么年代,千慕涵,我看错了人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瞧不起人,我现在就回去别碍着你的眼。”

  “依依!表哥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也没...”白晚晚想解释被未依依瞪了一眼。

  千慕涵看向故凡生示意他送她回去,等未依依走后白十七才说:“既然不喜欢何必又演这么一出戏呢是真的动了心还是?”

  摸着琴弦的千慕涵笑了笑:“什么都瞒不过十七啊,她只是个凡人不该喜欢我,给不了名分就别伤人家的心,我也的确没那个心思,让她死心些也好,怕只怕那些话说的过分了。”

拒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