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危机

  千言聪在江清封身上看到了做为一个将军一个侯爷的霸气也看到了他做为一个公子的温和有礼无论怎么比千言聪都觉得差了他一点。

  江清封随意洒脱不羁与宁静他的故事在妖族广为流传多少人觉得可惜,他敢爱敢恨拿得起放得下相爱时可以不顾一切。

  似乎是感应到他的复生从前的部下纷纷赶来站在冰渊之外等候着他。

  “他啊就连南庆宇都是敬佩的,言聪,清封和谁比都不会输,我还是公主的时候就听过他的许多事迹,言聪,别以为你和夭夭有了孩子就能无忧了。”苏寒继续煽风点火,千言聪看向苏寒冷冷的说:“够了。”

  任谁来江清封都不会意外唯独南庆宇和伍洲也来了,伍洲收到消息东方郁来找白夭夭了他就猜到会不会是关于江清封的。

  白夭夭和江清封出了冰渊他的那些部下跪在地上一个个都是热血沸腾激动不已:“臣等恭迎侯爷重回妖族!”

  江清封示意他们起来:“两位上神既然来了那就请现身一见吧,两位的气息清封是死也不会忘记的。”南庆宇和伍洲走了出来苏寒瞬间就内心不安了起来千言聪也是一样。

  “侯爷别来无恙,当初是本上神胜之不武趁侯爷重伤带兵攻入。”南庆宇给他行了个礼。

  白夭夭脸色难看的很,江清封倒也没有生气反而笑着:“那也是胜了,上神能来我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呢,毕竟我活了对神族不利,要动手的话那就赶紧吧。”

  伍洲唤出剑拱手道:“得罪了,侯爷活着就是对神族最大的威胁!”

  本来离开的东方郁竟然又出现了:“是吗我看看今天谁敢动我弟弟,谁敢动他就是和凤凰族为敌,清封是凤凰族未来的帝君,你们试试?”

  “你们什么意思?”白夭夭唤出折扇也满脸的不高兴质问南庆宇和伍洲。

  南庆宇看向白夭夭说:“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但是我别无选择,妖族可以平安无事但是江清封得死,我要保你只能杀了江清封。”

  江清封歪着脑袋挥挥手他身后的士兵纷纷拔出剑准备迎战:“好啊,正好我也想杀了你们。”

  东方郁眯起眼已经挡在白夭夭和江清封的身前拿出一枚印章:“清封祖母本想着来日你回了凤凰族再登基授你凤凰一族的印章,不过现在得印章者便是凤凰族的帝君,我奉祖母之命带来给你,以后你就是君上。”她将印章强行塞给了江清封,欲言又止的江清封无奈的收下了。

  “怎样,你们两个人想和凤凰族为敌?杀害君上的罪名天君能担起吗?怕是会引来其他几位君上的不满吧,清封,表姐在这他敢动你一下我东方郁绝不饶了。”东方郁挑衅般的看着他们。

  南庆宇皱着眉头:“公主殿下这是何意,公主殿下可是神族血脉,他是妖族侯爷,凤凰族是什么意思?要和妖族为伍?”

  她不屑的白了南庆宇一眼:“祖母的意思凤凰神族本就和妖族为伍,那又怎样,今天我话放这你大可告诉天君凤凰族不怕,有凤凰一族在就会庇护妖族一日,既然我们族公主都嫁给妖族侯爷了那我们两族就是亲戚,怎么了?我东方郁一向护短又不讲道理,除非你今天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否则你就别想。”

  “伍洲你拦住公主!”南庆宇显然是不想放过江清封的,然而江清封也没在怕。

  忽然白夭夭站出来将剑架在脖子上,江清封和南庆宇瞬间慌了神,千言聪也万万没想到她会为了江清封拿自己性命做赌注。

  白夭夭对自己下手都狠剑划破了她的脖子血滴下来:“你敢上前一步吗?南庆宇,你敢吗你要上前一步我即刻死在你面前,神器所杀魂飞魄散永远不能复生。”

  “小五你在干什么!”江清封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样眸子都气的发红拳头捏的死死的。

  南庆宇慌了不知所措:“夭夭你别这样。”

  她盯着南庆宇和伍洲冷静的出奇:“你愧对妖族是事实,你负我也是真,我都可以不计较还成全你和苏寒,可你不该得寸进尺,清封对妖族和我何其重要你不是不知道,既然阿郁的话你不听那我的命你也不在乎是吗?”

  江清封看着她的剑又深了一分:“小五不要你把剑放下小五!听话!”

  “这样也挺好,清封,妖族欠你的我还你我欠你的我也还你。”她闭上眼想就此了断,千言聪扬起长鞭将她的剑甩开:“夫人!”

  苏寒上前一巴掌打在南庆宇脸上愤怒又冷漠的看着他:“谁害夭夭就是与我为敌,你想害死她我就杀了你。”南庆宇震惊的望着她摇着头辩解:“我没有....夫人你也不信我?”

  傲娇的苏寒翻了个白眼:“我为何信你,就算我们是夫妻又怎样,这世上我只信夭夭她说什么我都信,你想杀她我凭什么信你。”

  摔在地上的白夭夭脖子只是被割伤了千言聪收起长鞭跑过去被江清封抢先一步:“小五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千言聪蹲下来捂住她脖子担心不已:“夫人你没事吧。”

  江清封抬起头看向他:“夫人?”

  “杀了他苏寒。”白夭夭捂着脖子怒视南庆宇不带半点情分,苏寒唤出剑一剑刺进他胸口南庆宇握着剑睁大了眼睛:“夫人?”

  伍洲也震惊的不行,江清封和东方郁更是不明白为什么苏寒会听她的话,东方郁扶起江清封千言聪也扶起了白夭夭:“我去...苏寒公主不是嫁给南庆宇了吗?她为什么听你的要杀了自己的夫君啊……我的妈呀。”

  拉住苏寒的伍洲收起惊讶的表情:“南夫人你这是做什么,他是你夫君,你这是弑夫。”

  南庆宇嘴角渗出血表情有些难受:“你想杀了我?夫人?我....”

  苏寒挥开伍洲想用力刺进去,白夭夭站在她身后目光冰冷:“杀了!”

  “去死吧南庆宇。”苏寒毫不留情的往里刺血顺着剑落在她手背上,伍洲眼看不行一掌击向苏寒,反应过来的白夭夭伸手接住苏寒扬起剑向伍洲刺去:“伍洲!”

  他拔出苏寒的剑扔在地上扶着南庆宇躲开了白夭夭的剑:“夭夭....南夫人对不住了,庆宇我们走。”伍洲搀扶着南庆宇快速离开。

  想追上去的苏寒被白夭夭叫住:“别追了你的剑。”白夭夭把她的剑扔给了她,苏寒伸手摸上她脖子蓝光一现她脖子的伤愈合不见:“要不要我去昆仑杀了他,正好他伤着一时半会也好不了的趁他伤要他命。”

  “你不是吧,他是你夫君啊,苏寒公主你怎么复活之后像变了个人。”东方郁觉得不可思议江清封都愣愣的。

  苏寒鄙夷的看着她说:“要你管,自己的事儿你都管不过来还有闲功夫管我呢,夭夭你以后别冲动,你呀就是不把命当回事,江侯爷!”

  江清封听过她的名字微微拱手行礼:“苏寒公主,虽未见过但也听阿姐提起过,多谢。”

  千言聪站在一旁有些尴尬,白夭夭看了眼他给江清封解释:“这是我夫君千言聪魔族君上。”

  “魔族?魔族不是宫姓吗?”江清封皱着眉头很是不解,东方郁挠挠头道:“因为这位君上啊杀了魔君和公主取而代之了,还是小五扶他上位嫁给他了,现有一子一女。”

  听明白的江清封和千言聪互相行礼:“见过魔君。”他对千言聪不冷不热一切看起来还算不错的样子。

  东方郁戳了戳苏寒:“你准备怎么办,昆仑山是回不了了,要不上我哪儿?”

  “你没脑子的吗?我是冥界公主,实在不行我可以去魔族和妖族为什么非要去你那儿,我回冥界不可以?不过夭夭你真不打算趁这个机会杀了南庆宇吗?你不想我想,我还是要回趟昆仑杀了他才行免得夜长梦多。”苏寒边说着边要去。

  白夭夭无奈的拽住她的胳膊苏寒作势转了一圈落入她怀中和她唇唇相依笑望着她。

  这一幕惊呆了江清封和东方郁,千言聪虽然早就习惯但还是没眼看,不过江清封只是听说过苏寒却没想到她和白夭夭长的一模一样。

  尴尬的白夭夭想收回手苏寒死死拉住:“你把我拉回来还带动手的啊?”

  “怎么说他都是你夫君啊,你怎么....比我还想让他死呢,你这干嘛呢,这儿人挺多的快放手啊。”白夭夭一脸无辜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苏寒凑上去故意离她很近她手抚上她胸口忽然对她一笑:“你心跳好快啊,我说过谁要杀你我就杀他,谁想你死我也杀他,这个念头都不要有不热我就不会放过他,你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心跳这么快。”

  脸一红的白夭夭一把推开她:“有病,我喜欢你跟喜欢自己有什么区别,别恶心我。”

  “那当然不一样了就好比....我喜欢你。”苏寒最后一句轻轻的靠在她耳边小声说。

  东方郁都没脸看赶紧分开她们:“苏寒你好歹一个公主啊……你莫不是....”

  她瞪了东方郁一眼吓的她瞬间不敢说:“公主怎么了公主就不能跟她玩了?谁像你啊动不动找她打架又打不过她,一个年纪连只幼狐都打不过你好意思啊。”

  “不是,你怎么知道的?我和她认识的时候你不是死了嘛?你才复活不久,说的你打的过她似的。”东方郁觉得好奇怪为什么她和白夭夭的事情苏寒知道那么多,而且她印象里的苏寒怯懦胆小才不像这样。

  苏寒不屑的说:“我当然打的过她了,谁像你啊,你管我怎么知道的,夭夭舒婉生产在即我还是在妖族待几天吧,等舒婉平安诞下子嗣我再去魔族陪你和两个孩子。”

  点点头的白夭夭觉得可行:“也好你在我也能放心点,如果他和伍洲再动手脚你就杀了他们两个,言聪清封我们先回妖族吧,阿郁你回去吧刚才多谢。”

  “没事清封也是我弟弟,那我先走了。”东方郁笑笑转身消失。

  一路上江清封和千言聪走在后面几乎没有说过话,白夭夭被苏寒霸占着:“哎你说我要不要调派些人手啊,一个我能杀两个联手我觉得悬玩打不过怎么办啊。”

  停下脚步的白夭夭用力一把想将苏寒推倒在地上,江清封微微助力才得已让她站稳,苏寒回头冲他一笑:“谢谢小侯爷。”

  江清封微微一笑回道:“不客气,怎么说当年三殿下还喜欢过苏寒公主。”

  “嘿嘿。”苏寒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又不爽的说:“你刚才干嘛推我啊,我哪里说的不对两个人我真的打不过。”

  白夭夭对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苏寒,怎么我以前是这样的嘛?”“是的小五以前就是苏寒公主这幅模样。”江清封的话像是回答又像是在讨要一个答案。

  愣住的白夭夭心猛的一颤,苏寒迎合的点着头说:“就是这样的,夭夭以前便是这样的性子所以我自然就是了。”

危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