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意外

  宫易吃着葡萄没想放过她:“所以郡主是心甘情愿做妾室被三殿下拒绝了就终身不嫁?啧啧郡主觉得自己有这资格拒绝和亲?”

  看向宫易的江舒婉温柔一笑:“舒婉没有这个资格但可以选择一死,如果大殿下和魔君如此相逼那舒婉只能以死明志,君上一向疼爱舒婉自然不会让舒婉给大殿下做妾的。”

  魔君眯起眼示意宫易别再说了:“郡主真是英勇无畏本君也就说说而已,易儿别逗郡主了看把三殿下急的。”

  江舒婉面带微笑转身时笑容荡然无存她走向白真再次落座,她替白真倒着酒剥了个橘子放到他手里,宫城翻个白眼说:“好好一位郡主竟做着婢女的活,这殿下还真是大。”

  白真瞪了他一眼拉起江舒婉说:“我看今日宴会到此为止吧,魔君还是早日把条约拟出交与我回去复命父君同意条约就成,舒婉身子不好我带她先回驿站了。”

  “舒婉告退!”江舒婉弯腰行礼被白真拽过气的就走,宫易笑了起来:“这白真火气挺大,这郡主倒是有意思。”

  宫城不屑的说:“一个郡主而已下贱。”

  魔君看了他几眼无奈了:“城儿,不要胡闹这关乎魔族存亡,别去招惹白真和江舒婉。”

  “父君真打算让他们活着回去?既然我们在魔族做不了什么那出了魔族呢?江晚不就是这样死的吗?这江舒婉还是他的女儿,可惜没能杀了江清封这个祸患。”宫易扬起嘴角笑着。

  想了想的魔君摇着头说:“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妖族,此事易儿你去办。”

  宫易满意的喝了口酒和宫城退下:“这几日先放他们一马,弟弟别急那丫头和白真必死无疑你且等消息就好。”

  “大哥出手想来他们有来无回,弟弟自然是放心的。”宫城最敬仰的就是他这个大哥。

  回到驿站的白真看到桌上有甜羹他爱吃甜的正准备去吃,江舒婉率先端了过去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抬起了眸子眼里多了分杀意:“有毒的。”

  白真看她要送入嘴里一下抢过摔了碗:“有毒你为什么还吃?”“我不吃怎么知道下了多少剂量的毒又是什么毒呢?这毒应该不致死。”江舒婉蹲下来拿起勺子闻了闻。

  “你还真是不要命,你都不知道是什么毒也是猜测会不会致死你就吃。”白真拽起她坐下冲外面叫了声:“本王子饿了去备膳再做两碗甜羹送来。”外面应了一声似乎是去做了。

  江舒婉有些疲倦的说:“我不怕死啊,就怕死的不值当,如果是为殿下那死而无憾。”

  捏了她脸一把的白真叹着气:“你呀,无论什么时候自己的命最重要,不过刚才你发现那碗甜羹下了毒的时候那眼神像是要杀人。”

  “殿下看错了吧,如果我危在旦夕殿下会牺牲自己来救我吗?”江舒婉翘起了腿慵懒的撑着下巴问他,没有犹豫的白真说:“当然会了,舒婉对我很重要的。”

  笑起来的江舒婉没再说话,用完膳的白真打算休息休息,江舒婉身子不适寻了个药池脱了衣服在泡澡,不巧宫城看到了,他本能的想躲起来却一眼看到了她的后背,一个女子还是个郡主胳膊上和背上竟是伤疤满满。

  垂着眸子的江舒婉这样看着也是好看的,竟有些倾国倾城的样子,宫城一时躲在石头后面忘形了。

  “郡主殿下吩咐了别泡太久,药浴只能缓解痛楚并不能根治,殿下已经让人煮了药。”侍女在外提醒她,江舒婉轻声应道:“我知道了,你就在外候着吧,我很快就出来了。”

  宫城盯她的背不禁疑惑起来:怎么回事,她背后这么多伤?

  一伸手的江舒婉披上了衣裳快到宫城都没有反应过来,江舒婉穿戴好衣衫头一阵晕眩幸好及时扶住了柱子,过来的侍女急忙扶住:“郡主您不能再操劳过度了,如果殿下知道....”

  “好啦,我会注意的,你别乱说话,别让殿下担心,我自己的身子我有分寸。”江舒婉假装斥责,小琴撇撇嘴:“郡主每次都这样,三殿下就那么好吗?郡主身子都这样了还陪三殿下来遭罪真不知道郡主喜欢三殿下什么,要是郡主再不注意自己身子奴婢就告诉三殿下和小侯爷。”

  江舒婉拍了拍她脑袋:“臭丫头,不许胡说殿下对我极好,你呀就乖乖的听到没有。”

  小琴委屈的点点头:“是是是奴婢不敢了以后也不说了。”

  不由对江舒婉来了兴趣的宫城一路尾随更是在驿站见到了陌生面孔:这是谁?怎么没人发现他的行踪?糟糕莫不是坏事了?怎么还不知道他们有这一手。

  小凡站在白真屋外不敢打扰见到江舒婉回来了上前行礼:“郡主,属下有事要说。”江舒婉看到他坐下来轻声细语的问:“什么事啊?你怎么不去叫醒殿下呢?”“属下怕叨扰了殿下而且此事与郡主有关属下....属下发现侯爷的死....侯爷的死和魔族大皇子有关,皆是宫易一手策划。”小凡犹犹豫豫的还是说了出来。

  拍桌站起的江舒婉捂着胸口疼的难受:“你你你说什么?”她眼眶一下就红了小琴在她身边也是震惊无比。

  “属下说....侯爷之死与魔族大皇子有关。”小凡跪在地上不敢起来。

  她一时没忍住一口血涌上来吐在地上,小凡惶恐的说:“郡主保重身体切勿悲伤。”

  宫城捏紧拳头:好啊遗漏了一个。

  听到动静的白真出来看到江舒婉吐血了还以为是小凡惹怒了她就是一脚踹上去:“狗东西你怎么气到舒婉了,舒婉你别生气了,还有你怎么照看郡主的都不想活了吗?”他忙推开小琴想扶江舒婉坐下。

  掉着眼泪的江舒婉望着白真说:“殿下,我阿爹的死是宫易所为。”

  心猛的一颤的白真闭上眼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就想要出去,江舒婉叫住他:“殿下要去哪儿?”

  “杀人偿命!”白真整个人都气的发抖,江舒婉不顾身体跪在地上摇头:“不要殿下,此时殿下若去问罪他一定会矢口否认,我死不要紧殿下不能死在这里,舒婉求殿下了。”她哭的很伤心小琴和小凡也跪着说:“殿下息怒。”

  白真眼眶湿润的走到江舒婉身边蹲下来提高了声音说:“你不想报仇吗?是他害死的侯爷如果不是他你也不会这样清封也不会受伤,江舒婉你就这么懦弱吗?你不怕死难道我就怕吗?那是一条命一条命!为什么谁死你都不在乎,你自己的命你也不在乎,为什么?为什么你只会护着妖族护着皇室?你说啊。”

  江舒婉落着泪对上他的眸子说:“因为要报仇就要害死殿下吗?是,舒婉就是懦弱,舒婉怕殿下有任何好歹,那样舒婉就是妖族的罪人,谁死我都不会在乎的,唯独殿下不同,殿下说过只要有殿下在的一日就会让侯王府平安,舒婉一直记得殿下的话,报仇有用吗?阿爹能活过来吗为了死去的人活着的人就该白白送死?殿下,舒婉从来没有求过殿下什么,舒婉答应过君上会带殿下平安回家的,算舒婉求你好吗?”

  闭上眼的白真收回了手站起来:“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以为你是勇敢的,没想到你如此懦弱胆小如此的不堪一击,江舒婉,你真自私。”

  看着他进去的江舒婉泣不成声,小琴不忍看她被伤的吐血还和白真闹成这样:“郡主我去求殿下求他不要生郡主的气。”

  咳嗽起来的江舒婉捂着嘴掌心全是血小凡惊恐的握住她的手:“郡主?郡主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小琴你站住,不要打扰殿下。”江舒婉喘着气额头冒着冷汗,宫城突然觉得江舒婉很可怜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错觉,只是觉得她可怜的让人心疼。

  小琴哭着跪在她身边说:“可是郡主你都这样了……奴婢知道您难过也知道您疼,但是殿下他不知道啊,您满身的伤疤哪一处不是因为殿下就这样殿下还说您自私您懦弱,是,您本来就软弱可您是为了殿下逼着自己的,您做的一切殿下看到了吗?郡主,您又是何必呢?”

  小凡眼看江舒婉要晕过去打断了小琴:“够了你还嫌你家主子不够难受吗?快去备药准备热水,郡主您撑一下,我家主子他不是故意的,缓缓他就该回来给郡主道歉了,我家主子脾气您是最清楚的,我先抱郡主您回房,小琴,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说着小凡把快要晕厥的江舒婉抱了起来一步不敢停的往她房间而去。

  看完戏的宫城也耸耸肩离开了,做完这一切的小凡跪在白真屋外大声说:“殿下,郡主已经安顿好了,大夫说是气急攻心所致,加上伤心过度才会吐血,已经无碍了。”

  打开门的白真示意他进来:“晚上准备一下和我一起去杀宫易。”

  “殿下还不明白郡主的良苦用心?殿下哪里是懦弱胆小,属下认为最自私的人是殿下,郡主能忍着弑父之仇就是为了保下殿下的命,殿下杀了宫易之后呢?妖族开战死伤百姓然后搭上小侯爷和郡主的命?那这样侯爷死的意义何在,他好不容易保下自己一双儿女的命,就要让殿下白白断送吗?您以为是帮她结果是害了整个侯王府和妖族啊,郡主不懦弱,她是最勇敢的女子,她为殿下挨了多少剑受了多少伤殿下您清楚吗?郡主一人之力持剑托着殿下突破冥界重围,属下都做不到郡主不过一介女子她却做到了,属下赶去的时候她身上就没有一处好地方!”小凡跪在地上声嘶力竭的说出这些。

意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