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失去

  江清封看向江舒婉哭着说:“阿姐不难过吗不伤心吗?阿姐对清封很失望吧。”

  江舒婉将他拥在了怀里掉着眼泪:“傻弟弟难过有用吗?这是阿爹的愿望,在我很小的时候阿爹就说若我是个男子就可以为妖族上战场杀敌他说他从小就渴望保护他的家园,可惜我不是男子无法完全阿爹的梦想,阿爹说他这一生只为君上活为妖族活,他希望他的子女也是如此,后来有了你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阿爹那么高兴,他说我有了弟弟可以完成他的梦想,这是他毕生所求我不敢阻拦,清封,你是阿爹和我的骄傲,你永远不会让阿姐失望,对于一个将军来说战死是无比的荣耀,阿爹完成了他的使命,比起让你战死我更希望你好好活着保护妖族。”

  “阿姐!”江清封泣不成声的抱住了她:“我答应阿姐会好好活着保护妖族的。”

  默默流泪的江舒婉点着头:“那就好,阿爹你已经去了,那就保佑弟弟平安活着,舒婉只剩下他一个亲人,求阿爹不要带走他。”

  明明她装的那样坚强勇敢可偏偏白真看到她一人跪在灵堂痛哭的模样,江舒婉手抚上棺材泪流满面声音都哭的沙哑了:“阿爹,别带走弟弟把弟弟留给女儿吧,为了阿爹的愿望女儿已经失去了阿爹,不能再失去弟弟,阿爹,侯王府一生宿命是君上是殿下,何时才能为自己活着,女儿已经陷进去就给弟弟一条活路吧,他有什么好歹女儿真的撑不下去,求求阿爹。”

  可能她的勇敢给过白真一种错觉,白真总是以为她天不怕地不怕的,却又显得软弱可欺,可他忘记了江舒婉也是个女子,但她更是皇室的郡主所有人都能明目张胆的哭她不能。

  “舒婉。”白真走到她身边轻轻的抚上她的长发心疼不已,江舒婉擦掉眼泪勉强一笑:“让殿下见笑了,怎么还不去歇息。”

  白真扶她站起来说:“我想着你一天没吃怕你饿着,所以去看看结果没看到你,所以就来这里找你了。”

  她跪的太久腿有些发软,白真拦腰抱起她带她回屋。

  此时江晚还未入土魔族就发话要和解,并且指明派皇室血脉做使者,妖王正为此事发愁不已江清封也身受重伤范旭泽还在军营,一时间能选的人貌似只有妖王的儿女。

  “父君,儿子自愿携使团去魔族。”白真跪在地上请旨:“儿子是男儿理应保护妖族,两位姐姐是女子之身,这种情况怎能让姐姐前去。”

  妖王正左右为难的时候门外侍者来报:“君上侯王府家的舒婉郡主求见。”

  心烦意乱的妖王挥手道:“请郡主进来。”

  江舒婉进来看了眼白真随后跪下行礼:“舒婉参见君上,舒婉得知魔族那边的消息所以特地赶来求君上派舒婉前去,舒婉一来是皇室血脉二来是侯爷之女,阿爹在世嘱咐以保护妖族为使命所以请君上让舒婉前去。”

  “此去很可能会有性命之忧郡主也去?”妖王像是在试探她。

  磕头的江舒婉不起:“去,这是阿爹嘱咐也是臣女贵为郡主的使命,若都是贪生怕死谁又来护妖族子民平安,先祖们打下的江山后人们理应去守护,先君如今年迈,不能总是依靠着先君惶恐度日,此去代表的是妖族,臣女不怕。”

  犹豫的妖王其实因为江晚的死很愧疚他不能再断送了江晚一双儿女的性命:“既然如此郡主和真儿一起去吧,他既是我儿也该有所付出,郡主放心到时百万将士会是郡主的后盾,到时还请郡主多多照顾我儿。”

  跪着的江舒婉拱手道:“臣女定不辱使命将殿下平安带回。”

  那是白真见到她最霸气的一面,也是最难忘的回忆,小小的身躯承载着无数妖族的希望,江舒婉明明知道魔族会羞辱可却字字铿锵。

  抵达魔族时是魔族二皇子接驾,他看到白真和江舒婉不屑的说:“怎么,这妖族三皇子出行还得带个美人在怀?”宫城的羞辱令白真气的想出手,江舒婉轻轻拦下行礼:“见过二殿下,我竟不知这就是魔族的待客之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但二殿下这些话我倒觉得是有意为之。”

  “你算个什么东西?”宫城鄙夷的骑在马上。

  白真挣脱了江舒婉的手:“你放肆,舒婉乃是妖族郡主,身份尊贵岂容你这般羞辱。”“原来是个郡主,本王子还当是什么,怎么妖族郡主少所以当个宝?”宫城哈哈大笑了起来。

  江舒婉死死的拽住白真微微摇头:“是啊妖族郡主少之又少,不像魔族郡主多所以都可以羞辱鄙夷是这个意思吗?”

  “你....牙尖嘴利本王子不跟你计较,来人护送郡主和三殿下去驿站。”宫城想走江舒婉挡在了他面前:“二殿下要给我家殿下道歉,我家殿下光明正大可二殿下非要说我家殿下荒淫,若今日不道歉那来日我回了妖族也只能四处说魔族没规矩没礼数二殿下又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

  宫城头都要炸了:“你敢?”“为何不敢,二殿下都可以污蔑我为什么不能,说来惭愧舒婉在妖族也是有些话语权的。”江舒婉微微笑着仍是那样弱不禁风。

  无可奈何的宫城只能看向白真:“好本王子道歉,算本王子说话过分了不该羞辱三殿下,这样满意了!”

  白真看都不看他江舒婉这才满意的让开,宫城指着江舒婉说:“很好,郡主小小年纪这般胆识很是好,只怕郡主有命来没命回,道个歉算什么总比丢了性命好。”

  “二殿下放心,舒婉定会活着离开,不劳二殿下担忧的,殿下我们走吧。”江舒婉拉着不服气的白真也上了马离开。

  到了驿站白真想起宫城的话一阵后怕:“舒婉你说魔族会不会派人来杀我们。”

  江舒婉给他满上茶说:“不会,魔族不会愚蠢到在自己地盘动手,我看过只是多了几个眼线盯着我们,明日魔君要见我们,到时定会羞辱只要殿下不要意气用事就无碍,到时舒婉会替殿下解围的,所以殿下不要害怕。”

  “我是怕连累你,明明你可以不用来。”白真其实很不希望她来。

  她想起了什么开口问他:“殿下可带了小凡将军来?”“来了,他隐藏了气息躲着,小凡是我贴身将军自然是要来的。”白真疑惑的说。

  坐下来的江舒婉思考着什么:“那就让他盯着魔族大皇子,二皇子过于年轻不善谋略成不了气候,我听说大皇子有勇有谋该防着点。”“那好我即刻让他去。”白真点着头。

  可哪怕魔族大皇子机关算尽让白真和江舒婉在魔族受过屈辱和责罚但他最终是死在了白夭夭的手上,为她心甘情愿丝毫不悔,魔君也是被江清封带兵斩杀。

  大殿上魔君和宫城还有宫易都在,江舒婉与白真拱手行礼:“参见魔君。”

  魔君略微不满道:“见到本君为何不跪?”

  白真玩世不恭的笑着道:“回君上,伦位阶君上只比我高一阶品且不是我父君所以按着礼数不用跪,舒婉虽说只是位郡主但也从未在父君面前跪着行礼,如果魔族的规矩是要跪的话....那我们就按着魔族的规矩来。”

  “算了不知者无罪,不跪就不跪,入座。”魔君碍于面子也不太好说什么。

  此时门外侍者匆匆赶来:“启禀君上,妖族士兵已经压住魔族边界了,魔族将领不敢轻举妄动而妖族那边似乎也没有进攻的打算,带头的不是江晚和江清封,好像是个世家子弟没有穿盔甲照着那打扮就是个世家子弟。”

  宫城性子太直怒视着白真和江舒婉:“你们妖族又想耍什么诡计不是说了讲和吗?”

  白真不耻的轻哼一声,江舒婉起身微微行礼道:“魔君恕罪,我家君上只不过是担心殿下的安危君上说了我们既入了魔族就不要害怕,我们身后有百万妖族将士做后盾,若殿下遭遇不测或是懈怠,那只怕是要开战了。”

  “原以为妖族看重的是三殿下,可本王子所见郡主虽然外面柔柔弱弱实则胆识过人聪慧机敏胜过寻常男子,真是年轻有为。”宫易说的漫不经心却对她颇为好奇。

  喝着酒的白真抿抿嘴道:“舒婉虽然是女流之辈但深得父君喜爱。”

  宫易盯着江舒婉又说:“父君,儿臣身边缺这样一位聪慧温柔的侍妾,不如父君与妖王商量商量和亲?”

  “荒谬....”白真实在忍无可忍,江舒婉急忙拽住他衣角:“殿下息怒。”

  魔君也像是故意为之:“也好,若能以和亲来维持两族和平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白真一把推开江舒婉站起来说:“宫易你什么意思,我堂堂妖族是没有更好的男子吗?舒婉是何等身份怎能屈尊降贵做妾室。”

  宫城火上浇油的继续说:“大哥,君上不夺人所好的,弟弟记得这位三殿下曾经也有意纳郡主为妾室呐,难怪三殿下这般生气。”

  捏紧裙摆的江舒婉强忍着怒意,白真唤出剑指着宫城和宫易:“你们欺人太甚,舒婉怎能让你们如此羞辱。”“羞辱郡主的可不是我们而是三殿下自己,三殿下是忘记自己说的话了?既然三殿下都可以有意纳郡主为妾为何我大哥不能,这就是你们的道理?”宫城笑着说。

  站起来的江舒婉拽住了白真摇着头:“殿下交给我就好。”“舒婉....”白真看着她心里内疚极了如果他没有说出那些话江舒婉今日就不会受这样的屈辱了。

  “没事的。”江舒婉微微一笑白真这才收起剑坐回去,江舒婉先是行礼:“魔君和二位殿下恕罪是我家殿下不对,和亲是不可能的,君上也不会答应这个要求,侯王府上下都是效忠君上的舒婉也曾发誓此生绝不嫁人只守在殿下身侧,当初也是舒婉求殿下纳舒婉为妾,可被殿下回绝所以各位误会了,舒婉自知没那个资格做王子妃但也只想陪伴殿下仅此而已,舒婉的命是殿下的。”

失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