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振作精神

  用着膳的白真胃口很好,江舒婉不太相信他就此放下可也不愿意提他伤心处:“好吃吗?这是大公主为你做的,她说晚些时候来看你。”

  白真喝了口牛乳顺了顺:“那天....你是何来的勇气和力气带我去的?很疼吧。”

  江舒婉摇着头冲他笑:“不疼,我那时一心想着殿下很伤心吧,我不能让殿下那么煎熬想见公主都无法见到,我想为殿下做些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闯冥界。”

  “委屈你了,一直以来舒婉都是柔柔弱弱的模样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毫不畏惧的托着我闯冥界威胁冥王夫人,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舒婉那个样子求人,真对不起,我那时无法接受所以顾不上你才会....”白真说着说着声音哽咽了起来。

  她抬起眸子撑着下巴对他笑:“自舒婉有意识以来就是殿下和旭泽对我好,殿下未曾委屈和亏待过舒婉,所以这些都无关紧要。”

  长吁口气的白真低垂着头说:“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有什么资格说去保护你和旭泽,舒婉你有喜欢的人吗?”愣了一下的江舒婉拨弄着盘子里的葡萄:“当然有了,那人就是殿下。”

  那时的白真并不明白她的意思:“不是舒婉你喜欢一个人就是想和他一起生活,一起过着平凡也好轰轰烈烈也好总之余生只想和他。”

  江舒婉对上他的眸子仍是认真回答:“是啊我对殿下就是这样啊,我们一直是一起生活余生我也想和殿下一起生活,不论平凡还是如何那人都是殿下。”“我说的喜欢可能和你不同吧,这样也好我们还是一起生活仿佛什么也没有遇见过一样至少她在我心里保留了所有。”白真不知是痴情还是多情。

  就算江舒婉知道白真喜欢苏寒也从来没有想过将苏寒取而代之过,她总认为白真喜欢苏寒是他的事情,而白真对她一向很好从未亏待。

  秋千上江舒婉沉思着什么,白真从后一把抱起她吓了江舒婉一跳:“殿下?”

  “带你去个地方别乱动乖乖待在我怀里就好我抱你去。”白真心情似乎好了不少,正过来的白宁带着江清封看到了这一幕白宁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江小公子,怕是郡主此刻没空了。”

  江清封歪了歪脑袋有些可惜:“阿姐情根深种可三殿下却不自知,伤心的只会是阿姐。”

  白宁看向他有些意外:“江小公子看的倒是清楚,阿真是本宫弟弟本宫了解他,江小公子怎知阿真不是爱郡主的呢?就算真的不爱那王子妃的位子也是指日可待,阿真和郡主最亲近,甚至可以说是疼惜。”

  “那又什么用呢?公主殿下,阿姐只要两心相许不会强迫三殿下的,只要三殿下的心不在阿姐身上那阿姐绝不会嫁,阿姐爱三殿下爱到可以把命都亲手奉上,臣....不过心疼阿姐,但知道阿姐是愿意的是开心的那臣也不能做什么,公主殿下真的懂吗?”江清封轻笑一声没有再说。

  悬崖边一棵很大的桃树开着桃花,树枝上挂着个秋千,树下是一块很大很大的白玉大到可以同时坐下三人,大石头的不远处也有一个白玉桌和四个白玉凳子,桃树边还有个凉亭,只是亭子四周用了帘子给挡风,上面铺了一层的毛毯保暖小桌下还扣了个地方放暖炉的,江舒婉被白真放在白玉上,她从来没有发现过这样一个地方,桌上和凉亭里都摆放着水果和点心:“我找到了这个地方布下结界只有你我和旭泽才能进来,桃树是我用灵力催成的,你可还喜欢?还有这支簪子我记得你喜欢这些小玩意。”

  白真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枚翡翠簪子,翡翠很绿看起来就不俗,江舒婉接过簪子笑了:“我很喜欢殿下有心了。”

  望着悬崖外的风景白真释怀了:“我就在这里守着你等她回来,舒婉还没有见过她,她和你一样是个很温柔的人,等她回来了我会亲自带她来见见你。”

  “好啊,那舒婉就陪殿下一起等。”玉石上的江舒婉笑的甜美。

  准备离去的江清封被白清叫住了:“江小公子请留步。”江清封转过身来看向白清,他们只是年少时匆匆见过几面:“不知二公主有什么事吩咐臣的。”

  白清尴尬一笑:“我听闻江小公子回来时带了几幅画回来,不知可否改日带进宫让我看看这些画,不瞒江小公子,我这个人爱赏画。”

  江清封倒是答应的爽快:“二公主喜欢的话明日我差人送来赠予二公主就好。”

  摆摆手的白清急忙回绝:“君子不夺人所好我怎能因为喜欢赏画就夺了江小公子的话呢,江小公子带来让我临摹观赏看看就罢了,我只是许久没有见到好画了。”

  “既然二公主都如此说了,臣恭敬不如从命明日就带画来让二公主看看。”说罢他行礼告退走的也是利落。

  白宁一挑眉笑着说:“江小公子性子和郡主一样温和好说话,这样看看你和江小公子还蛮般配的嘛,两个人都是爱画之人定有许多的话题可以说说听闻这江小公子性子极好又谦卑有礼,长辈们无比夸张,同辈们也甚是喜欢玩耍,只是常年在外驻守边界带兵打仗,倒也沉稳。”

  这样一说白清有了几分兴趣:“我瞧着江小公子也时不错....阿姐你这是在取笑我吗?”

  笑出声的白宁摸摸她的长发说:“江小公子可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多少姑娘想嫁都嫁不得呐,你日后多相处就会知道他为人如何。”

  “真有阿姐说的这样吗?那江小公子还是个不错的人。”白清瞬间对他有了兴趣,白宁继续说着:“你想想郡主是多温柔的人,江小公子自小就跟在郡主身边,和阿真关系也挺好。”

  点着头的白清没有否认:“郡主性格的确很好她带出来的肉也不会差。”

  “清封。”范旭泽守着侯王府看到了回来的江清封,他挺住脚步看到了范旭泽:“阿姐最近在妖宫里小住几日养伤,你先进来吧。”

  跟着他进去的范旭泽似乎欲言又止,江清封给他倒了杯水:“我一个习武之人房间里也没有什么好茶,你就凑合喝吧。”

  范旭泽貌似不是为了江舒婉来的:“我是来找你的清封,在外面可还习惯?你一去就是三百年在外面受了不少苦吧。”“也还好,阿爹不曾让我受苦,只是魔族屡次三番的挑衅很是头疼,你来是跟我叙旧的还是打探阿姐消息的,为何我都能看出你喜欢阿姐,她不知道。”江清封倒是直言有什么说什么。

  他抿抿嘴说:“我的身份不敢高攀,清封你可以看见殿下?我很担心殿下的身体。”

  “殿下啊,他身体好的差不多了,旭泽,你不是还气殿下忽略了阿姐吗?怎么现在就想起担心殿下了。”江清封不太喜欢正经的束发,经常是两缕龙须垂下随意扎起一束长发戴着个红色的抹额他格外偏爱深红色的衣服。

  笑笑的范旭泽喝着水:“再生气那也是殿下和我一同长大的兄弟。”

  眯起眼的江清封看向他:“那自然是最好旭泽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嫉妒坏了情谊,这是最得不偿失的事情,殿下待你亲如手足,你又怎能辜负殿下良苦用心,时候不早了,你该回去了,我明日还要进妖宫一趟。”

  站起身的范旭泽拱手行礼:“那好,我就先回去了你早点歇息。”

  抱着字画的江清封一身红衣温和谦逊戴着红色抹额倒和额前的两缕龙须倒有了几分符合年龄的俏皮可爱,白真从树上跳下来落到了江清封的面前:“哎是清封啊,你怎么来了。”

  江清封不便行礼索性就没有行礼:“二公主喜欢这些字画所以拿来给二公主看看,对了我阿姐呢?怎么没见阿姐。”

  “没事,舒婉正在泡药浴疗伤,我正好无事就出来拿些吃的结果遇上你了,既然是二姐召见你就快去吧,清封你和二姐也没有多接触过我二姐性子跟我一样有些顽皮不过很好相处,二姐最喜欢这些字画可宝贝了。”白真还怕他拘谨生疏冲撞了白清。

  点了点头的江清封说:“殿下还是没变,上次家宴匆匆一别,还没来得及叙叙旧,明晚不如我叫上旭泽一起聊聊说说话。”

  白真倒也没有反对:“好啊,我和清封也快一百年没见了吧,还是一百年前清封想念舒婉偷偷跑回还被责罚了,明晚我来安排地方,让舒婉带你们来就好,对了你快去,免得二姐等久。”

  当江清封走进她寝殿外的院子时她正在画着什么鼻梁下还有不小心沾上的墨汁,低头憋笑的江清封说道:“见过二公主,臣不便行礼所以还请二公主恕罪。”

  白清见他来了忙放下手中的笔擦了擦手从他怀中接过字画很是欣喜,江清封偷笑着拿出手帕温柔的替她擦脸上的墨汁,他的这个举动惊住了白清,呆呆的白清睁着一双好看的眸子看着他。

  “二公主应该是画的忘形了,脸上沾了墨汁都不知道,好了擦干净了。”江清封擦完后收起了手帕没有看她自顾自的走到她画前:“早听三殿下说二公主擅于画山水,这一见是大开眼界画的极好。”

  回过神的白清抱着字画走过去:“真的吗?”

  欣赏着画的江清封点着头:“当然,臣从不骗人也不避讳夸人,画的好自是夸赞。”

  笑起来的白清小心翼翼的收起自己没有画完的话把他带的字画铺开:“这些都是江小公子收集的字画啊,待我临摹完一定如数奉还。”

  “不着急,二公主喜欢可以多留些时日,阿爹准许臣多逗留些日子陪伴阿姐,短时间臣是不会离开的。”江清封站在她身边陪她看着画。

  想起什么的白清忽然看着他说:“江小公子在这等我一下,我有东西送给你。”

  江清封微微点头等她进去拿东西,在寝殿翻了半天的白清拿着几本书递给他:“我也不知道江小公子喜欢什么类型的古书,所以就拿了些自己喜欢的送给江小公子,还望不要嫌弃。”

  接过古书的江清封认真看了看:“不打紧这都是臣喜欢的类型,多谢二公主,臣不便在二公主这里多逗留先告退了。”说罢他转身要走白清一时着急想拉住他结果拽住了他抹额的丝带,一头青丝安静的垂下令白清看呆了,江清封摸了摸额头又看了看她手上的抹额。

振作精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