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相识

  白真白了他一眼很是无奈:“那你还好意思说我啊。”“赢过的,旭泽赢过我,只是他不爱说罢了,没赢过的呀只是殿下而已。”江舒婉遮脸轻笑几声。

  范旭泽也低头笑了笑,白真一把搂过他脖子恶狠狠的说:“范旭泽你敢骗我啊。”

  他扒开了白真的胳膊很是无奈:“殿下都多大了还是这样,可别再犯错连累舒婉郡主陪你一起跪着了。”

  一时语塞的白真尴尬的笑笑:“我一个人跪着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范旭泽给江舒婉满上茶杯里的茶又给自己倒上了:“那倒也是,我不过只是个世家公子下次犯错还请殿下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哎,话不能这样说啊,你我兄弟有难同当对不对,我都跪习惯了。”白真抢过他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回去的路上范旭泽脱下斗篷替她披上:“郡主身子弱不该和殿下胡闹,若殿下再犯错我去求情就好,郡主就别去求情陪着受罚了,好歹我阿娘和王后娘娘关系甚好我还能说几句话。”

  江舒婉莞尔一笑说:“无碍,旭泽我听说范老先生替你纳了位妾室,可还好?”

  “还能怎样呢?我再不喜欢也没有办法,这是父亲的意思,好在只是个妾室,不是正妻至少我还有机会娶自己喜欢的姑娘。”范旭泽说这话时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她。

  她轻轻咳嗽了几声:“话虽如此也不能亏待了人家姑娘,旭泽不必担心,你会寻到自己心中所爱的,你还年轻很多机会。”

  范旭泽有些担心她:“别吹风了,看你还在咳嗽着着实担忧,婉儿....我心中其实早有一人只是碍于身份无法告知,她身份尊贵无比可我只是个世家子弟。”

  笑起来的江舒婉停下了脚步:“尊卑很重要吗?那位姑娘如果知道你的心意也喜欢自然不会拒绝于你,自你掌管范府以来你就再未喊过我婉儿了今日再听见很是亲切,我该走了你也别送了天色不早快些回去别让夫人担心。”

  点点头的范旭泽微微拱手行礼:“那好。”

  闲来无聊的白真跟着白宁去参加冥界的宴席百般无聊的白真偷偷溜走不知不觉迷路了,凉亭里的女子一舞倾城,白真看的痴呆了,竟没察觉那女子已经走到面前:“你是谁家公子?”苏寒微微好奇的看着他,那时候的苏寒性子怯懦真的不像是位公主。

  回过神的白真笑着说:“妖族王子白真,姑娘生的真美,不知可以婚嫁?”

  苏寒愣了愣:“并未婚嫁怎么了?”“我想娶姑娘为妻,姑娘真好看,一舞倾城。”白真这才明白自己失礼了后退了两步行礼:“不知姑娘又是谁家的?”

  她低头笑笑说:“冥界的公主,不知是三殿下是苏寒冒昧了。”

  白真欣喜过望:“是公主殿下啊,公主还没有告知愿不愿意嫁给我啊。”

  “阿真我到处找你怎来了这里?苏寒公主阿真年幼无知误闯了苏寒公主的寝宫还望见谅不要怪罪。”白宁走到白真身边拉住他,白真撇撇嘴看向她像是撒娇:“阿姐,你怎么来了,我与苏寒公主正说话呐。”

  白宁敲了敲他脑袋有些责备:“苏寒公主自幼身子弱受不得吵闹,阿真跟我回去。”

  苏寒和白宁相互行礼:“没事的,三殿下活泼可爱不算吵闹,宁公主别怪他。”“阿姐,你干嘛呀,我喜欢她,我刚还在等公主答复愿不愿嫁我为妻呐,阿姐你就来了。”白真气的跺脚,愣愣的白宁很惊讶:“啊....啊?公主恕罪,阿真他率真惯了,这样的话我还是第一次听他说。”

  笑笑的苏寒走到白真身边说:“三殿下来日有所作为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三殿下只见过我这一面就下决定怕是不太好,所以三殿下也该好好考虑这事。”

  白真欣喜万分:“有你这句话就好,阿姐你听到了没有,我对公主一见倾心,定不会辜负公主的好意。”

  “听到了听到了,快走吧,被人看见不好苏寒公主我们先行一步了,多谢公主。”白宁冲她感激一笑,苏寒也微微一笑目送他们离去。

  回到妖族的白真对苏寒是魂牵梦绕日思夜想的,范旭泽见侍女端着点心要进去伸手拦下了侍女结果点心:“你这是怎么了,最近老是傻笑发呆可是有什么开心事情。”

  拿起一块点心就吃的白真猛点头:“对啊我跟你说我前几日跟着阿姐去冥界遇上了冥界公主苏寒,公主一舞倾城我甚是喜欢,她答应我如果来日我有一番作为她就会考虑嫁我为妻。”

  范旭泽眨眨眼吃的有些干给他和自己倒上茶接着说:“所以你是为了她魂不守舍?既然你想她为什么不去见她。”

  “可以吗?我只听说冥界家教很严格,所以不敢贸然行事。”白真撑着下巴很无奈。

  放下点心的范旭泽拉起白真就走:“遇上喜欢的人想见就该去见她,殿下,这一次我支持你要是殿下被责罚了我就陪殿下一起受罚。”范旭泽虽然嘴上经常说着不喜欢和他一起,可每一次都是义无反顾站在他身后。

  其实有时候白真很希望时间能停留,这样范旭泽也不会死,江舒婉也不会因他受伤了。

  白真感动的被他拉着往冥界去,忽然白真扒开了他的手:“范旭泽!”他疑惑的回头:“怎么了殿下不是要去吗?”

  他抿抿嘴冲范旭泽一笑:“你和江舒婉会永远陪着我的对不对?等我强大起来我会记得你的好去护着侯王府与你范府,所以....你们永远不会离开是不是?”

  范旭泽冲着白真笑着说:“离开我能去哪里我还有范府需要我,殿下不用担心,我和舒婉郡主永远不会离开殿下的,殿下很好值得范旭泽以命向保,如果有朝一日殿下成为了妖王....我希望可以站在殿下身后。”

  “自然会的,如果我成了妖王,我就封你为郡王提拔你,别跟我一块去了,我自己去就好你说的遇到喜欢的人就该去见她。”白真说着一边跑一边向他招手。

  笑起来的范旭泽远远的看着他直到没影。

  江舒婉站在他身后轻声唤他:“旭泽?怎么了站在这里干什么?”

  回过神的范旭泽向她行礼:“没事,郡主怎么在这里?不是说了不要吹风吗?”

  她披着斗篷笑笑:“我只是身子弱又不是重病缠身的,刚才和几位小姐们走了走,这不就看到你了嘛,昨夜研究了棋谱布了一盘棋局还未能破解,旭泽有空的话不如随我看看。”

  范旭泽看着她的眼睛闪烁有光:“好啊那就随郡主去看看。”他扭头看见了她头上的玉簪以前未见她戴过:“郡主这簪子?”

  “先前与大公主一同游湖,看到这玉簪很是喜欢殿下便讨来送于我,怎么了?”

  摇摇头的范旭泽和她并肩同行着:“没事只是郡主戴着很是好看,这玉簪雪白很衬郡主的肤色好看。”她摸了摸头上的发簪莞尔一笑:“旭泽还是这样会说话。”

  一支箭冲着范旭旭而来,还在说笑的范旭泽丝毫没有发现,皱起眉头的江舒婉一把推开了范旭泽抓住了箭,只是箭头划伤了她的掌心,范旭泽立马握住她的手:“郡主!”她轻轻的扒开了范旭泽的手眯起眼唤出弓:“别出声,就在附近。”

  江舒婉弯弓搭箭顺着刚才的方向一箭射了出去树丛里传来一声闷哼,江舒婉收起弓扬起长鞭拽住贼子的腿把他拽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旭泽?”江舒婉一直都是较弱的模样范旭泽甚至不知道她会武功连一起长大的人他都不知道,她就算动手也是给人感觉弱不禁风的样子丝毫没有任何威严。

  范旭泽很是疑惑:“郡主怎知是杀我的?”

  她收起长鞭抿抿嘴说:“箭是冲你来的,侯王府位高权重无人敢欺,而且家中长辈不喜欢争强好胜幼弟也乖巧安静,无人知道我会武功大可光明正大击杀,不必鬼鬼祟祟的,旭泽家境优渥虎视眈眈的人众多杀你也不足为奇。”

  点了点头的范旭泽走到那人面前:“你想杀本公子吗?为何要杀本公子?”

  那人不安的发抖:“郡主明察,范家通敌卖国出卖妖族和神族勾结,草民要杀的只有他。”

  震惊的江舒婉浑身一颤:“荒谬,旭泽怎会如此做?范家一向对君上和殿下忠心不二,你胡说八道构陷旭泽。”她抢过范旭泽的剑毫不留情的杀了他,范旭泽很意外,江舒婉发抖剑都掉在了地上,她手上从未沾染过鲜血,吓的后退了好几步。

  捡起剑的范旭泽收回剑看着他:“为何不问问他而是杀了他?婉儿双手未曾沾染过鲜血这一次我很震惊。”

  “此事被旁人知道牵连的是整个范家,君上宁可杀错绝不放过的,到时我与殿下求情也没有用的,我只问你一句,你可曾做过?”江舒婉手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她惊恐的还没有回过神。

  范旭泽想靠近被江舒婉呵斥住她眼里带着泪望着他:“站住,回答我,你与范家可曾做过通敌卖国的事情!”

  他垂下眸子又抬起双膝跪下行礼:“没有范家和我不会背叛妖族更不会背叛君上,我没有做过就是没有,从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三殿下信任我,所以范旭泽是不会让殿下失望。”

  眼泪掉下来的江舒婉站稳了脚跟:“那就好那就好。”

  站起身的范旭泽又问她:“郡主杀了他不是信任我而是为了保我,若我回答让郡主失望了郡主会怎么做?”

  “杀了你保全范家,这是我唯一能为我挚友所做的了,我不能背叛妖族和君上,幸好你没有做这些。”江舒婉看着他眼泪止不住落下。

相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