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隔阂

  白夭夭倒是摇着头笑笑:“大姐是父君母妃养育长大,而后二姐三哥出生之后就是大姐抚养长大的,我还记得那时候的哥哥年轻气盛远不如现在的温和,他调皮的啊二姐都管不了,直到四哥夭折我出生了,我是三哥一手带大的,与三哥更为亲近一些,不过两位姐姐也是对我疼爱有加一心护着我。”

  千言聪笑出了声:“原来夫人是随了母亲这好在子夜留下了不然真得让李世那木头养着我们儿子了。”

  沉默片刻的白夭夭握住了千言聪的手严肃的说道:“近年来魔族虽对你很尊敬但是那些旧族仍是心存不满,我和哥哥商量过了,言聪你必须纳旧族姑娘为妾方才安稳人心,人选我已经选好了,是皇室旁系的一位姑娘名洛洛,宫洛洛。”

  “不行,我心属夫人怎能纳妾,稳定魔族不一定非要娶旧族姑娘,夫人就这样想把自己夫君推给其他姑娘?”千言聪少见的对白夭夭发脾气想必是很生气了。

  摇着头的白夭夭握紧他的手说:“言聪此事非同小可,昔日祖父也是为了笼括与神族关系纳了神族公主为妻纳心爱之人为后,为堵住悠悠众口与祖母诞下父君,妾室一生未生子也是为了妖族和神族,祖父虽不爱祖母但也相敬如宾,祖父被关炼狱死后祖母殉情而死,妾室也如此,你要明白身为帝君就有不得已的地方。”

  抽出手的千言聪气的不行:“那是妖神不是我而且我说过了此生只能有一位正妻。”

  白夭夭撒娇般的拽住他衣角:“洛洛是个好姑娘她一心只有自己的族人从未参与过半分违抗你的事情,她父亲早死只剩下她族中几十位老弱妇孺,我见过她了这事她也答应,她不求别的只求她族人能安稳度日就好,言聪,你答应我吧这是为了魔族好。”

  “非要逼我吗?从前那一点我没有随夫人心意的,夫人才生下慕笙就要把自己的夫君纳她人为妾室?若这是夫人的意思....我随了你,夫人好生休息吧。”说完他拂袖而去这一次他是真的很寒心了。

  一连几日千言聪都没有再见她,千慕涵端着汤药推开她的门:“母亲....今日宫小姐已经入了华穗宫被封为了侧妃,父亲还是在书房。”

  她接过汤药点了点头:“慕涵不会怪母亲吗怪母亲执意给你父亲纳妾?”

  千慕涵坐在她床榻上也是不太懂:“儿子不怪母亲,因为母亲自有母亲的道理,侧妃娘娘人很好儿子也见过她了,儿子知道母亲都是为了父亲为了魔族和妖族。”

  欣慰的白夭夭摸了摸他的脑袋:“好孩子不愧是我生的儿子,你要记住无论如何母亲都会护着你的,你是母亲的命母亲是世上最爱你的。”

  宫洛洛沏了茶站在书房门口犹豫了一会还是进去了,千言聪倒是没有为难她:“不知你找本君有何事?”

  放下茶的宫洛洛弯腰行礼:“君上,嫔妾知道君上最宠爱王后娘娘,何必为了一个外人与王后娘娘滞气呢。”宫洛洛只不过是魔族皇室旁系不能再旁系的一位世家小姐,她的父亲是因为宫城年少时为救宫城而死,所以宫城再世时从不会为难她与她的族人,宫洛洛生的倒是标志,一张小脸清纯甜美,骨子里很是倔强懂得感恩。

  “哦?侧妃为何替夫人说话?”千言聪拿着笔抬起头望着她,宫洛洛跪在地上并不看他实话实说着:“王后娘娘对嫔妾有恩,王后娘娘心善从不为难嫔妾和嫔妾族人,更是为了嫔妾族人让嫔妾入了魔宫,嫔妾感激不尽。”

  他放下笔走到宫洛洛身边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蹙眉道:“知恩图报侧妃是个好姑娘,但本君却要辜负了。”

  垂着眸子的宫洛洛没有任何表情的说:“王后娘娘也是位好夫人,君上,若因为嫔妾君上和王后娘娘有了误会那嫔妾有罪甘愿受罚。”

  松开手的千言聪扶她起来了:“本君罚了你那就是明白的责怪夫人了,你叫宫洛洛?你是本君认识的第三位姓宫的姑娘了,一位叫宫城岚一位叫宫紫伊然后就是你。”

  “紫伊?她还活着?君上....可否告知嫔妾紫伊的下落?她...她与嫔妾自由交好她心眼不坏特别固执。”宫洛洛听到宫紫伊眼里瞬间有了光。

  千言聪自顾自的倒了杯茶:“关在李世府上她刺杀本君一心求死,本君只有将她关起来好让她断了求死的心,你想见她去找李世就好,李世会让你见她的。”

  宫洛洛感激的差点哭了:“嫔妾替紫伊谢过君上不杀之恩,君上和王后娘娘是心善之人往后嫔妾的命就是君上和王后娘娘的,君上,王后娘娘才生下小公主没几日若此时离心怕是会惹人非议君上深爱王后娘娘,可是也该理解王后娘娘的苦心她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君上,嫔妾是罪人不敢奢求什么,只想守着嫔妾的族人。”

  心烦意乱的千言聪摔了茶杯:“够了,以后不许在本君耳边提她,让本君纳妾的是夫人那本君就成全她,晚些你准备一下吧,本君去你寝殿歇息。”

  愣了一下的宫洛洛心里不安又不敢拒绝只好答应下来了。

  此后半年千言聪都未曾看过白夭夭一直留宿于宫洛洛的华穗宫和白夭夭形同陌路。

  树下的白夭夭身体已经调养的差不多了苏寒抱着怀中的千慕笙哄着她睡觉:“言聪没有来看过你吗?阿真的夫人还有一月就要临盆了。”

  “这事我知道,哥哥派人来告知了,到时我和你同去就好,洛洛是个好姑娘,她跟我无话不谈而且她一心只有她族人无须担心。”白夭夭唤出琴放在桌子上。

  苏寒将千慕笙放进摇篮里叹着气:“这半年我也听到过消息,每次留宿之后侧妃偷偷喝避子汤药为此千言聪知道后命人不许给她喝避子汤药夭夭你真能沉住气吗?你就不怕她有孕?从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

  白夭夭抚摸着琴身笑了起来:“我喜欢孩子无碍,慕涵是嫡子慕笙是嫡女,我没什么可担心的站在我身后的是整个妖族还有你不是吗?”

  抿抿嘴的苏寒转移了话题伸手搂住她靠在她肩上:“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苏寒永远不会背叛涵笙,也永远会站在你身后。”

  “嫔妾见过王后娘娘,上神夫人!”宫洛洛手上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

  坐好的苏寒微微点头示意,白夭夭冲她笑笑让她起来:“怎么了?”宫洛洛走到摇篮边从背后拿出一个拨浪鼓放到千慕笙手中看起来并没有很高兴:“君上心里还是挂念王后娘娘的,半年以来君上每每入梦都会呓语王后娘娘的名字,王后娘娘,您该做些什么。”

  抬起手的白夭夭摸了把琴弦:“本宫啊只想守着本宫的孩子和魔族,侧妃不用相劝,对了侧妃入华穗宫半年了这肚子怎么没动静?魔族孩子少别再喝避子汤了,多为君上诞下子嗣。”

  宫洛洛慌忙跪在地上摇头:“嫔妾只想侍奉王后娘娘和照料王后娘娘的孩子。”

  “荒唐,本宫的孩子怎能抵你自己的孩子下去吧,记住今日本宫的话,早日为魔族开枝散叶你就是功臣。”白夭夭转而看向苏寒:“我弹琴你听吧,你很久没有听我抚琴了。”

  苏寒点了点头挥手示意宫洛洛下去,无奈的宫洛洛只好离开了。

  夜幕降临千言聪站在屋顶上意外看到了千慕涵和白夭夭并肩而行她怀中抱着的正是他从出生就未见过的千慕笙。

  千慕涵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母亲婶婶肚子里怀着的是弟弟和妹妹啊,三叔都高兴坏了瞧着婶婶的肚子大大的,走起来很是吃力,真是很辛苦。”

  “是啊慕涵又要多了弟弟妹妹了,明日你去妖族和凡生一起给嫂夫人送些补药,那是苏寒留下来给我的,喝了有助于生产。”白夭夭像是抱的累了千慕涵伸手主动抱过千慕笙:“母亲身子不好以后还是我来照顾妹妹吧,实在不行还有子夜和李世舅舅。”

  白夭夭莞尔一笑千言聪发现她做了母亲之后倒有了些温柔少了些狠戾:“从前你出生母亲冷落了你,以后不会了,你不要怪母亲啊,我也是第一次为人母难免有做的不对,你是母亲的第一子母亲对你寄予厚望,不求你聪慧过人只求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他摇着头急忙说:“不会,母亲是天下最好的母亲儿子怎么会怪母亲,从小到大母亲一直对儿子很好,生病时是母亲守着儿子,还教儿子法术和武功。”

  正当他们快回寝殿时四名蒙面人拿着剑从树后跑了出来。

  千言聪紧惕的想出手却硬生生忍下了,白夭夭眯起眼唤出折扇将千慕涵护在身后:“站在母亲身后别乱动。”

  点着头的千慕涵抱紧了千慕笙,白夭夭一点都不慌乱:“瞿倪胆子越发大了?本宫还以为这些年他算是明白了本宫是他惹不起的,怎么他真是活腻歪了?”

  “大胆妖女竟敢冒犯瞿倪尊神,受死。”说罢四人纷纷冲她而来,不过几招白夭夭就发现了端倪似乎这几人不像是和先前袭击她的蒙面人一伙的因为招数并不相同。

  白夭夭弯腰躲过一剑翻身折扇换为剑毫不手软的从后搂住一人剑划过脖子血溅她脸上白夭夭不为所动,千言聪仿佛见到了当初的她,凡人的她无论身份是郡主还是皇后都无人保住她,而妖族公主的她却一人就能保下自己,她的霸气她的尊贵她的高傲无人能及。

  眼珠一转的白夭夭勾起嘴角抬腿把其中一人踢的撞在了树上,没过多久四人皆死在了她的剑下无人生还。

隔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