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温柔相待

  江舒婉蹙眉不语只是轻点头,白真着急的询问:“是啊舒婉最近老是噩梦惊醒,你说的这些都对,这是为何?”

  苏寒从药箱里拿出一颗药丸:“那是因为余毒快侵入心肺了,若到时真的侵入心肺就真的无药可医,王后娘娘只会更痛苦甚至....甚至不能替妖族诞下皇嗣,阿真你要想清楚真到了那个时候皇室宗亲都会逼着你废后的,对于王后来说必须要有自己的子嗣,所以你们要赶紧想清楚要不要服药,吃了这颗药王后娘娘得泡在药水里半个时辰排出淤毒。”

  白真抱着她的手紧了紧:“有没有其他办法缓解舒婉的痛感?她熬了这么多年都是因为我若不是为了救我就不会这样,舒婉别怕。”

  想了想的苏寒咬着唇为难的说:“有,夭夭的内丹可以,从前她内丹没有被仙化时有什么作用不用我说你就知道吧,她内丹虽然被仙化但是并不影响这些作用,内丹离体是母体最虚弱的时候我可以尽全力保住她腹中孩子,只是剥丹之痛并非常人能忍受的,她剥过一次丹体会过这种感受所以....”

  “我愿意,你不是说了可以尽全力保住我腹中孩子么,既然如此怕什么。”白夭夭从洞里出来之后就直奔妖族而来。

  江舒婉摇着头不想麻烦她:“不用,剥丹之痛何其痛苦,君上我可以忍受的,不需要幺儿来剥丹给我。”

  苏寒握住了白夭夭的手沉默了很久:“王后娘娘你不一定能忍过去,可以会活生生疼死,如果有夭夭的内丹你可以缓解疼痛更能有助排毒所以必须得要她的内丹。”

  松开江舒婉的白真走到白夭夭面前眼眶微红的跪下来:“夭夭,算哥哥欠你的,我知道剥丹之痛并非所有人都能忍过去,但是....但是哥哥不能再失去舒婉。”

  白夭夭忙扶起他有些责备的语气:“你说什么欠不欠的,我和哥哥骨肉至亲,不过是剥丹若能救嫂夫人这些都不算什么,苏寒你去准备等会要医治嫂夫人的东西。”苏寒点点头走向浴池命人放热水在里面加上药。

  “真的不可,小五,我不想....”江舒婉还是第一次叫她小五,白夭夭冲她摇摇头笑笑:“嫂夫人没事的,哥哥你看着嫂夫人。”

  缓了缓的白夭夭毫不犹豫的伸手抚向丹田蓝光缓缓转动剥丹,她额头冒出冷汗看起来很痛苦加大力度的白夭夭一咬牙将内丹取出送入了江舒婉体内,此时她虚弱的被完事的苏寒扶住:“阿真快让王后娘娘去泡着排毒。”

  白真来不及顾着白夭夭只能抱着江舒婉去泡药浴,江舒婉吃下药没多久药效就发作了,虽说内丹能缓解她的疼但仍是痛不欲生,白真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心疼掉泪:“舒婉没事没事的,熬过这次就好了,我会陪着你的舒婉。”

  苏寒想帮她渡气白夭夭虚弱的躲开:“怎么你又想占我便宜亲我吗?”

  翻个白眼的苏寒歪着脑袋说:“我那是想帮你渡气好不好,亲一下怎么了,真是的,你放心吧有你的内丹她可以撑过去,没事的,我的医术可是五界最好的。”

  “你我都已经为人妻了你还像个孩子,要亲你去亲你夫君去。”白夭夭扒开她凑过来的脸。

  靠在她身上替她渡气的苏寒舔舔嘴角:“可是每次见到夭夭都会心动,是他不能比的,我喜欢夭夭,因为夭夭总能吸引我让我觉得好喜欢也很舒服,阿真的夫人真好,是个很温柔的姑娘也很令人心疼的姑娘。”

  排出了淤毒的江舒婉昏昏沉沉的睡去,苏寒替她把完脉取回了白夭夭的内丹:“放心吧王后娘娘淤毒排出再养些日子就好了。”

  白真感激的看着她和白夭夭:“谢谢,舒婉受了许多苦是我亏欠她的,苏寒,我希望你过的好可我也真心希望能与舒婉好好的生活。”

  把内丹放回白夭夭体内的苏寒笑笑:“你会如愿以偿的阿真,舒婉是个很好的姑娘。”

  阳光下的江舒婉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这样轻松的身体了,小翠扶着纳兰若雪不巧路过花庭看到了她:“还真是厉害呀,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不仅君上喜欢的不得了,连魔族王后都向着她真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

  “娘娘忘记了她本是狐族女子?狐族擅用媚术谁知道她是不是用狐媚之术勾引君上。”小翠也是极其不高兴的。

  眯起眼的纳兰若雪有意无意的走过去,江舒婉身边的小琴看到了她行礼:“侧妃娘娘!”

  纳兰若雪也弯腰行礼:“姐姐。”

  江舒婉见是她笑笑示意起身:“不用这般客气的我们都是服侍君上的,小琴给侧妃娘娘斟茶快请坐。”

  翻个白眼的纳兰若雪坐下来故意将水洒在了她身上:“哎呀王后娘娘嫔妾不是故意的。”愣了一下的江舒婉怎会看不出她是不是故意为之,她怔怔的擦了擦身上的茶水:“侧妃娘娘是因为君上所以对本宫存有敌意是吗?”

  “王后娘娘说的哪里话,嫔妾怎么敢,君上对王后娘娘如此宠爱嫔妾怎敢对王后娘娘存有敌意呢?说笑了。”纳兰若雪其实从前也不是个会嫉妒的人,但她成了白真侍妾之后白真忽略她冷落她也好,突然他娶了妻有了自己王后,纳兰若雪仿佛爆发了一般嫉妒的要疯了。

  小琴一向维护江舒婉更是有些气愤:“侧妃娘娘我家娘娘本想示好,但侧妃娘娘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自己不得宠就要怪娘娘吗?”

  纳兰若雪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贱婢!”

  江舒婉一把扶住了小琴关切的摸了摸她的脸将她拉入身后:“因为本宫不喜欢争所以就让你觉得好欺负吗?本宫是王后,你一个侧妃怎敢动本宫的人,你....”江舒婉性子太好难免给人觉得好欺负,她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才嫁给君上多久啊,嫔妾可是做君上侍妾千年之久,王后啊,真是可怜。”纳兰若雪鄙夷的看着她。

  笑起来的江舒婉摇头笑着:“好啊,真是厉害是本宫有眼无珠没发现妖族还有你这么一个东西,小琴她今日打了你那你就受着,侧妃想教训你她是主子你是奴,可是侧妃也忘记了自己也是奴本宫才是主。”说完江舒婉扬起手狠狠的给了她一耳光。

  来寻她的白真看到这一幕忽然就有些生气了上去一把将纳兰若雪推倒在地上:“贱人,你做了什么。”

  纳兰若雪哭着捂脸:“君上是王后娘娘不是臣妾啊,君上也看见了是王后动的手。”

  白真踹开她护着江舒婉:“舒婉性子温和能把她气的动手打人一定是你先冒犯,本君和舒婉认识这么久她是什么人本君不清楚吗?还想狡辩你这个贱人。”

  江舒婉稍微平缓了情绪:“君上,是侧妃娘娘先行将茶水故意洒在臣妾身上,小琴气不过争辩了几句侧妃就动手打了小琴,还说了一些以下犯上的话,臣妾气不过这才动了手,臣妾从不会害人也不会欺辱他人,是臣妾的臣妾得着实不是臣妾的臣妾也不会去奢望,还请君上明鉴。”

  “不是的不是的,臣妾没有,王后为何要污蔑妹妹啊,王后一上来就说让臣妾离君上远远的怎么王后现在不敢说了?”纳兰若雪紧紧的拽着白真的衣角想颠倒是非。

  被气到的江舒婉脸都变了:“你...你怎能如此胡言乱语呢?我自小在皇家长大,这些下三烂的手段一向不屑,你!”

  握住她肩的白真扯开衣角:“舒婉本君信你不用解释这么多,你的为人本君最了解,皇室子女最瞧不起耍手段玩心机的,他们生来骄傲侧妃你未免太小瞧皇室儿女了,本君待你不薄,千年来你无论怎样本君都纵容你,本君从未嫌弃过你的身份,你竟以为皇室女儿都如同你一般吗?站在你面前的王后她曾经是一个多高傲的郡主。”

  感动的江舒婉看着他的眼神都是爱慕满满。

  纳兰若雪瘫软在地上哭着说:“是,君上是待臣妾很好,君上确实没有说瞧不起臣妾,可是君上和君上的妹妹那一点是瞧得上臣妾?当着臣妾的面说臣妾不配做王后,君上若真的瞧得上臣妾又怎会千年来都不封后呢?哈哈哈真是可笑臣妾羡慕王后,为何她生来就是郡主,就算落魄潦倒她骨子里却还是留着皇室的血,君上说的对皇室儿女的确瞧不上这些小手段,可是臣妾真的很嫉妒,君上从未碰过臣妾啊,为何君上的爱不能给臣妾哪怕是一点点?”

  这句话令江舒婉吃惊他纳她为妾这么多年竟然都没有碰过她:“君上!”

  白真牵着江舒婉的手一脸厌恶:“贱人,你这般恶毒,本君当初觉得你可怜带你回妖族纳你为妾救你一命你就是这样报恩的?”

  “君上!”纳兰若雪对他的心是真的:“臣妾爱君上啊,臣妾也感激君上救命之恩,可是臣妾从未感受到过君上的关心和爱,而她呢,她被君上捧在掌心呵护宠爱,臣妾也会心痛。”

  江舒婉看向白真替她求情:“饶了她吧,君上她也是可怜之人,不过是爱慕君上罢了。”

  无奈的白真刮了刮她鼻梁:“就你心软,好依你,不过皇室不再容你,即日起纳兰若雪贬为庶人逐出皇室,本君与你情分已断,你知道为何本君不碰你吗?妖族大都是一夫一妻,本君只碰本君明媒正娶的夫人,纳你为妾情非得已只是想救你一命,如今看来你也不需要本君庇佑,本君命你即刻出皇室,舒婉走吧。”

  纳兰若雪泣不成声想挽留:“臣妾知道错了臣妾知道错了君上,求君上让臣妾留下来吧君上臣妾真的知道错了。”

  “夫君真的没有碰过她吗?”江舒婉和他牵着手并肩而行,停下脚步的白真看向她很不理解她为何这样问:“当然了,狐族子女向来钟情一生只娶一人为妻不再有旁人,舒婉,我们结为夫妻我就不能让你受半点委屈了。”他弯下腰撅着嘴似乎想让她给个奖励。

  笑起来的江舒婉踮起脚亲上他的唇,白真搂住她的腰很是幸福:苏寒从前我非你不娶可我又遇到了想要保护的舒婉,我想护她生生世世以此来赎罪,也想去试着爱她。

  千言聪看着千慕涵的控制术学的很不错不由的说道:“真是随了你母亲,你母亲当年可是控制术很厉害的。”

  “现在也厉害好不好,等他成年的时候想必控制术已经练的炉火纯青了。”白夭夭端着点心放在桌上,千言聪笑着说:“那是自然,夫人的控制术可是最厉害的。”

  千慕涵也过来给她行礼:“母亲,儿子最想要的是以后娶一位妻子像父亲和母亲一样恩爱有加琴瑟和鸣,父亲宠爱母亲让人好生羡慕,儿子就是多余的。”

温柔相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