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大婚

  千言聪紧紧的抱住了她:“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我会和夫人在一起生生世世的,永远不会再离开夫人半步。”

  苏子夜抱着熟睡的千慕涵蜷缩在床边,苏寒打开门进来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鼻头酸了:“言聪不是回来了吗?为何你要抱着慕涵天色很晚了你怎么不去自己寝殿休息?”

  他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千慕涵咽咽口水:“姑姑怎么来了,慕涵怕打雷,今日不知怎么了光打雷也不下雨的,我进来时看到慕涵怕的躲在被子里所以....”

  苏寒微微一笑摸摸他脑袋:“真乖,不过你也怕打雷吧,不然怎么会抱着他缩在床脚。”

  “我....我是怕,但是慕涵不能不管,他比我年幼所以我得保护他。”苏子夜看着怀里熟睡的千慕涵格外的安心,似乎他早就熟悉了有千慕涵陪伴的日子,他的笑就是令他镇静的药。

  点了点头的苏寒坐在床榻上说:“再过几日我就要和庆宇成婚了,你可以在带着慕涵在冥界小住几日,我已经跟言聪和夭夭说过了,你也正好可以去看望兄长和夫人,子夜,你要记住一定要对慕涵加倍的好,你越是和他亲近,等他长大继承魔君之位之后更会对冥界好,靠着夫人和兄长冥界无法长存,很久以前兄长和夫人就知道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和妖族魔族亲近等。”

  苏子夜抱着千慕涵的手紧了紧:“我不怕冥界是除了神族最强大的一族,不用依附任何人都能自己扛下。”

  笑起来的苏寒摇摇头:“错了,如果魔族没有易主这孩子没有出生之前的确是这样,但..魔族已经是言聪的天下,妖族又是夭夭的家,如今的冥界今非昔比,这些话你要牢记在心。”

  等她关上门走远了苏子夜抱着千慕涵才缓缓躺下来脑海里满是苏寒的话。

  彻底黑化的白夭夭看起来比往日更添了几丝妩媚和霸气,似乎这样才是她本来的模样,一袭黑色长裙绣着麒麟长发盘起垂在腰间,那轻蔑不可一世的眸子抬起都令人不寒而栗,不得不说苏寒和她是真的像极了。

  白夭夭认真的替苏寒梳着长发她那身红嫁衣衬托的她肌肤似雪,苏寒没有半分要嫁人的欢喜她轻轻握住白夭夭的手,白夭夭怔了怔:“怎么了我弄疼你了?”

  “他犯下的错该恕罪了,妖族皇室皆死于他手中,他差点杀害了阿真。”苏寒的神识完全来自于白夭夭,她爱南庆宇是真的恨也是真的,但她对南庆宇的爱远远抵不过对白夭夭的爱。

  皱起眉头的白夭夭摇着头说:“我已经放下了希望你也能放下,既然你马上就要成为上神之妻了那我就希望你好好的和他生活,苏寒你若后悔了我立马带你走。”

  苏寒望着镜中的自己和她笑着说:“可怜千落死时不过十八岁,而涵笙也只有二十二岁,你能放下我却放不下,我这一生就没有后悔二字心意已决。”“活在过去里你只会越来越痛苦其他的根本无济于事,苏寒,千落也好涵笙也罢她们都遇到了言聪你何苦呢。”白夭夭不希望苏寒成为第二个自己。

  “我有分寸的,如果你实在不忍心不如让言聪娶我做妾室啊,我可以留在你身边。”苏寒撑着下巴故意逗她。

  笑起来的白夭夭摸了摸她长发:“你和我都是一样的骄傲怎会屈尊做他人妾室呢,你知道我不会的所以你也不会。”

  苏子夜牵着千慕涵带着他小心翼翼的给沉璧和苏云斯请安生怕他们不喜欢千慕涵:“母妃父君儿子给二老请安了,慕涵,快给姨娘和姨父请安磕头。”

  千慕涵小小的一只跪在地上奶声奶气的拱手行礼:“慕涵给姨母姨父请安,见过姨父姨母。”

  沉璧一眼就喜欢上这个小东西:“快起来快起来,姨母瞧瞧,这小家伙眉眼还是像他父亲生的软糯软糯的可爱,今天是你们苏寒姑姑的大婚可不要调皮捣蛋坏了规矩。”

  他懂事的点点头被沉璧拉近:“姨母放心父亲交代过了,慕涵会乖乖的。”

  苏云斯倒是觉得他乖巧:“比起你父亲和母亲你还算乖巧听话,子夜一切还好吗?”苏子夜站起身来笑笑:“儿子一切都好。”

  “那就好,魔族也不会亏待你的,去吧和慕涵去给你姑姑送亲,算算时辰也快了。”苏云斯拍了拍他的肩,苏子夜喊了声千慕涵:“走了慕涵去找姑姑。”

  千慕涵乖巧的行礼:“慕涵先告退了!”随后他牵住苏子夜的衣摆和苏子夜离开。

  沉璧望着他们两人欣慰一笑:“子夜长大了看来魔族没有亏待过他,慕涵这孩子真是不错有做帝君的风范,以后的路怎么走还得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轿子里的苏寒盖上了盖头,千慕涵搂着苏子夜脖子和白夭夭先赶往昆仑山而去。

  “你是不是吃胖了怎么重了不少。”苏子夜抱着他微微有些吃力,他虽然说已经四岁了不过苏子夜一向很宠爱他能抱着就不会让他走路,千慕涵从口袋里拿出一袋糖果笑嘻嘻的塞进他嘴里又放了一颗自己吃:“这是姨母给我的,最近我总是饿所以一直在吃。”

  白夭夭看了他们一眼说:“我来抱吧,你也是太宠他了,他可以自己走路的。”

  苏子夜给拒绝了:“没事我就说说而已,姑姑你生了慕涵之后就身体不太好,还是我抱着好了没事的。”

  笑笑的白夭夭没有再伸手带着他们赶往昆仑而去了。

  大殿里南庆宇只不过一眼就看到了她,短短几天她飞升上神的事情五界都已经知晓,很多人不信一个妖能飞升上神不过却是真的,苏子夜抱着千慕涵落坐在她身旁,南庆宇想跟她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什么也说不出来。

  千言聪也来了看到南庆宇想接近她只是挥手让李世把贺礼拿给南庆宇:“苏寒公主一向与夫人交好这贺礼是魔族给上神大人的。”

  南庆宇让伍洲接过只是抿嘴一笑:“这些年我欠你一句对不起和谢谢,言聪,如果那个人是你也不错。”

  他满脸冷漠一句话都不想多说的和李世往白夭夭那边而去,一时间宾客纷纷议论了起来,魔族王后从前可是南庆宇的妻子,他还真是大度不计前嫌的带着自己夫人和孩子来送贺礼。

  千慕涵和苏子夜起身行礼:“父亲,舅舅。”

  点点头的千言聪坐在了白夭夭身边,白夭夭看到是他微微一笑挽住他胳膊靠在他肩上:“我还以为你不来了,累死我了。”

  千言聪的性格真的是温柔的像女人:“那就在我身上靠回,还有会苏寒公主才能到。”他性格虽然温柔但擅于谋略一旦有人掐住了他软内他狠起来谁也比不上。

  等了没多久苏寒的轿子落地了,南庆宇不得不去亲自迎接她,走出轿子的苏寒手放在南庆宇掌心和他一起走进了殿内。

  大殿上的南庆宇和她拜了天地,他取下她的盖头正要吻她被苏寒叫停:“本宫能有今天必须要感谢一个人,她便是魔族王后白夭夭,如果没有她就没有本宫的今天,她是本宫的恩人,夫人可否上来一下?”

  白夭夭和千言聪对视了一眼,千言聪松开了她的手:“去吧夫人。”

  她点了点头被千言聪扶起,白夭夭提起裙摆走到苏寒面前小声问:“你要干什么,耽误了吉时不合规矩的。”苏寒冲着她笑拽住她胳膊拉入怀中靠近她的唇,白夭夭吓的想后退:“你已经不需要我渡气了。”

  苏寒见她后退手中力道紧了紧毫不犹豫的再次吻上她的唇,这一幕所有人都呆住了,千言聪握紧的拳头默默松开,南庆宇怔怔的看着她们两个似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移开唇的苏寒轻轻拥住她:“夭夭,如果有一天后悔了那就亲手杀了我,这条命本来就是你的我愿意还给你。”

  白夭夭用力推开她不可置信的望着她,苏寒转身走向南庆宇亲了上去,礼算是成了。

  “夫人脸色不太好,苏寒对夫人说什么了为什么夫人脸色这么难看。”千言聪忽然停下拿出手帕擦擦她的嘴:“苏寒总是占夫人便宜。”

  她撅着嘴故意讨他的吻:“怎么嫌弃啦,我不管我要亲。”千言聪低头一笑竟让白夭夭看的挪不开眼,他凑上去亲了亲她:“我谁都嫌弃唯独不嫌弃夫人。”

  回过神来的白夭夭眨眨眼说:“言聪长的真好看,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真是翩翩公子气宇不凡,一点都不逊色狐族少年。”

  寝殿里的苏寒感觉到了南庆宇的气息她自顾自的掀开了盖头,南庆宇停下了脚步对上了她的眸子微微行礼:“公主殿下。”

  “该改口了夫君,我们可是拜过天地的。”苏寒站起身双手抚上他胸口,南庆宇面无表情的握住她双手将她按在了床上:“夫人?既然夫人的心愿已经达成了我也娶了夫人,那我们就该井水不犯河水了。”

  勾住他脖子的苏寒勾起嘴角说:“千落当年你有想过娶她吗?白夭夭二次嫁你时可有过这样的排场吗?井水不犯河水?既然夫君娶了我,就不能冷落和辜负我,不然我有的是办法伤夫君的心夫君也知道我一个女人家没什么做不来的。”

  她伸手去脱南庆宇衣衫,南庆宇闭上眼那声很轻很轻的叹息声被她捕捉:“傻瓜。”他自行脱去了衣服俯下身吻住她的唇去扒她衣服....

  躺在南庆宇怀中的苏寒身上一丝不挂熟睡的南庆宇身上也没了衣物,他们盖着同一张毯子苏寒翻了个身看着睡着的南庆宇。

大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