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试探

  苏寒冷哼一声手中握紧长鞭往她身上抽了过去吃痛的伊思悦收回手疼的大叫:“不要不要师祖救救我。”

  “他敢?今日本公主要责罚你,谁敢劝本公主就一起罚了,杨延给我打!”苏寒一声令下杨延唤出长鞭抽打在她身上。

  瞿倪捏紧的拳头差点没忍住声音都提高了好几分:“公主殿下!思悦哪里得罪了公主殿下为何公主殿下要一而再再二三的针对思悦?这孩子性格温和一向不争不抢。”

  她翻个白眼只觉得好笑:“罚不得吗?本公主要罚一个郡主轮得到你来管?就当是本公主恃宠而骄又怎样,天君来了也不敢说什么,本公主是盘古大帝的义女,是大帝亲封的公主,别说一个小郡主了本公主要罚你也是罚的,杨延,你没吃饭吗?打的那么轻?重重的打,仔细着只要没死就行。”

  杨延勾起嘴角加重了力度:“是!”

  伊思悦被打的不顾形象的满地打滚,伍洲并不可怜她只是站在一边看戏,南庆宇很显然也没有半点打算替他说话的意思。

  “公主殿下才回神族就想用大帝的名义欺辱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吗?公主殿下,再打下去就要出事了。”瞿倪怎么说都是看着伊思悦长大的她上次的伤都没好全。

  白夭夭对伊思悦早已经是不满了:“我不想再看到伊思悦了,苏寒杀了她。”

  本来苏寒还想留她一命的谁知白夭夭对她已经讨厌到这个地步了,苏寒伸手摸了摸白夭夭的长发对她宠溺一笑:“也好我也玩腻了,既然你说杀那就杀了吧。”

  伍洲意识到要出人命了:“公主殿下,虽然她惹怒公主殿下死不足惜但是....”

  “闭嘴,哪有你说话的份,别以为你对夭夭做过什么本公主不知道,若不是看在你还有点良知的份上本公主早就不容你,本公主不仅要杀还要让禁锢她的仙魂让她留在冥界仙魂受尽折磨魂飞魄散。”苏寒要动手瞿倪伸手拦住,杨延立马拔出剑和他打了起来。

  苏寒眯起眼一把掐住伊思悦脖子,她害怕的直摇头:“别杀我别杀我求你了放过我,求你了我再也不敢了。”她没有丝毫手软的掐断了伊思悦的脖子并用锁灵袋将她的仙魂收起来。

  眼看杨延快要输了白夭夭扬起折扇一掌打的瞿倪受了内伤摔在了地上。

  苏寒转过身来站起眼神里的寒意令伍洲都不寒而栗,南庆宇看她如此护着白夭夭竟也有了些温柔的目光。

  “动本公主的人你是活腻歪了?这不过是给你一个警示,你若动本公主的人,下一次本公主可不知会不会迁怒于这小贱人的族人,你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本公主可以权当忘记了,但你还敢胡作非为本公主就容不得你了,夭夭没事了我们走吧。”苏寒牵起她的手白夭夭也没有反抗任由她牵着,伍洲不由感叹前一秒她还是令人恐惧的公主下一秒就在白夭夭面前温顺乖巧。

  南庆宇上前弯腰行礼:“苏寒公主...娘娘!”

  白夭夭点了点头苏寒鼓鼓嘴一挑眉:“怕是夭夭没什么话和你说的,该说的不是早就说完了吗?而且你想说什么对我说也是一样她都能知道的,夭夭我们走吧。”

  她微微一笑:“好。”白夭夭此时此刻只觉得被苏寒牵着是如此的温暖,分明她自己还劝解道不要动怒不要任性胡来的结果自己倒是蛮不讲理的杀了伊思悦。

  魔族入口处苏寒松开了她的手:“夭夭今天我不能陪你玩了,明日我再来找你,她用神火伤过你也是死不足惜,该死。”

  抿抿嘴的白夭夭趁她转身之时拽住她的胳膊拉入怀中亲上了她的唇,苏寒一愣转而一笑,白夭夭移开唇抱紧了她:“谢谢你苏寒,我知道你需要我身上的妖气和灵力你每次亲我是为了从我身体里夺气,我把气渡你会让你很舒服,虽然我不知道你需要这些干什么。”

  “我需要这些来维持我的容貌和命,不过上次你那一杯心头血够我维持很久的了,夭夭是我该谢谢你。”苏寒替她缕缕长发。

  千言聪望着白夭夭这些日子她对自己略微的冷淡了自从南庆宇的重逢还有苏寒的回来都令千言聪不安和害怕。

  白真站在他身后看出他的顾虑:“本君知道你在怕什么,既然害怕那就试探试探她,看看她心里到底有没有你如何?”千言聪回过头看向白真皱起眉头:“该如何试探?”

  他递给千言聪一颗药丸:“吃了它你的妖气和气息都会全部被封闭别人看不见你,对外本君会说你掉下无妄海了,不过药效是一个月,你可以想好再做决定。”

  “如果夫人知道了怎么办?”千言聪最在乎的就是白夭夭如何看待他,白真轻笑一声:“不会的此事只有你与本君二人知晓,你不说本君不说你试探完她的心意再回到她身边当作一切没有发生不就好了。”

  犹豫了一会的千言聪还是吃下了药丸:“我只是想知道夫人心里有没有我。”

  摇摇头的白真叹口气:“言聪啊你要知道感情是受不了试探的,她真爱你心里就会有你更何况你们已经有了孩子还怕什么呢?仅此一次。”

  “王后娘娘....君上他.....”李世畏畏缩缩欲言又止眼眶还泛红的看着白夭夭,她抱着怀中的兔子逗着千慕涵身旁的苏子夜不耐烦的说:“怎么了有话快说吞吞吐吐的,舅舅怎么了?”

  李世忽然崩溃了:“君上掉下了无妄海妖君已经派人去找仍是没有消息。”

  千言聪此刻就站在她的身边只是白夭夭看不到他罢了:“什么?”白夭夭浑身一软怀中的兔子摔在地上,苏子夜还好及时扶住她:“姑姑。”

  白夭夭强撑着身子站稳脚跟:“慌什么,只是失踪又不是死了,掉下无妄海....还有生还的几率加派人生去找啊,子夜你带慕涵先下去,此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魔族不能无主,李世你去处理魔族事务无论谁要见言聪都说他病重在养病听明白了吗?”她浑身在发抖李世和苏子夜连忙带着千慕涵离开。

  “不会的,言聪你不能死的,不能。”白夭夭自言自语的站了很久醒悟过来就往无妄海去,她这个模样千言聪只有在千伊陌失踪的时候见过。

  无妄海边千言聪还看到了苏寒,她似乎比白夭夭更早一步到看起来也知道了:“涵笙节哀顺变你要振作精神还有慕涵等着你回家。”

  失魂落魄的白夭夭冷笑着走到崖边:“从前我就是从这里掉下去成了千涵笙的,为什么都不肯放过我,好不容易我有了疼爱我的丈夫和心爱的孩子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个都揪着我不放,我不信他会离开我,我不信,他说过要永远陪着我爱我生生世世。”突然情绪崩溃的白夭夭想跳下去被苏寒死死抱住,千言聪后悔了想去拽她却发现根本碰不到她。

  苏寒心痛的抱着她不让她做傻事:“涵笙都会过去的,还有庆宇,你还可以....”

  “嫁给了言聪我就是他的人,生生死死我都是他的人,他若死了我便寻他的魂总有一日他可以重生,他若活着哪怕我找寻六界都要找到他他是我的夫君是我儿子的父亲,苏寒,我不信他死了就算他真的出事了背后也有人做了手脚,只有两个人会对他下手,一个是瞿倪一个就是南庆宇如果真的是南庆宇我定亲手杀了他。”白夭夭的眼睛忽然模糊了起来。

  她眼中的世界忽然失去了色彩:“苏寒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好疼。”

  替她把脉的苏寒怔了怔:“涵笙你不能再伤心掉眼泪了,你再掉眼泪你这双眼睛就保不住了你不能哭。”

  千言聪心里无比的疼:“夫人,夫人!”

  白夭夭耻笑起来:“一双眼睛而已如果能用一双眼睛换回我的夫君我都愿意,我连我夫君都保不住呵,空有一身修为和灵力以前保不住我的家人族人现在也一样连夫君都保不住,到底我要这身修为干什么?”苏寒看着她身上的蓝光源源不断的传进了自己身体震惊的想阻止:“你干什么你疯了?你一身修为可是连南庆宇都比不过的你住手住手啊。”

  “夫人不要不要。”千言聪真的后悔了他不希望自己试探的代价是毁了她一身修为。

  将苏寒定住的白夭夭冲她笑着:“我自毁一身修为传给你,苏寒,我一生犯了无数错也杀了许多人,都说我命定无人必会孤独一生,我本想也认了可是我遇上了言聪还有了自己的儿子这些我都满足了,既然我们本是同一人我把修为都给你我只想守着我的夫君回来。”

  苏寒哭着摇头:“不要你住手住手啊,你自毁一身修为你要知道你以后就没办法再修炼只能成为修为和灵力最低的妖,连平常的妖都打不过的了,白夭夭我命令你住手。”

  她胸口一闷涌出一滩血却仍然没有停下反而灵力输入的更快了:“那又如何呢?给你了那就是你的了,不是正和你意吗?”

  “我没让你成为一个废人,你停下啊算我求你了夭夭,我可以帮你杀了瞿倪杀了庆宇你停手停手。”苏寒崩溃的挣扎大哭。

  赶来的苏云斯一愣挥手解了苏寒,不过为时已晚她一身修为全部给了苏寒而且被白夭夭封印无法再还给她,白夭夭又是一口血涌出来连玉清昆仑扇都无法再驾驭:“这是玉清昆仑扇你拿着我是用不了了。”

  苏云斯一把拽起白夭夭怒不可遏:“你干什么你疯了吗?一个千言聪就让你心甘情愿成为一个废人?以前也不见你为南庆宇成这幅样子,从前的白夭夭去哪儿了?”

试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