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提亲

  苏寒愣了一下忽然又笑着坐好:“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说什么,夭夭你会爱上自己的亲哥哥嘛你不会,所以我也不能,我说了我最爱的人是你先爱你与他人不过是你的意愿和你的执着。”

  白夭夭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她:“我别无所求只愿自己能与言聪白头偕老还有那些孩子们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长大。”

  “其实千伊陌当着你面杀了言聪的时候你的心已经偏向言聪了,我的出现是为了给你年少时的遗憾一个完美的结局,涵笙,你年少的遗憾是什么?我年少的遗憾是兄长和阿真。”苏寒变得落寞了起来,苏云斯这一刻清楚的明白苏寒的心里是有他的,只是该轮到千言聪困惑了,此刻他的心捏了把汗他害怕她说的是南庆宇。

  笑了笑的白夭夭手抚上她长发:“如果是涵笙的话我年少的遗憾也许是未能给言聪一个满意的答案吧,苏寒,你不属于我,也不必....”

  她摇着头似乎不想白夭夭继续说:“苏寒永远是夭夭的,也只能依附夭夭而活,如果有一天你不想与我共存那就亲手杀了我,只要我们其中一人杀了对方,另一个人才能完整活下来。”

  白夭夭轻轻拥住了她:“苏寒,你到底遭受了多少苦难才会变成这样,我答应过你永远不会抛弃你的。”苏寒眼里有泪花:“那是你遭受的苦难我不过是有你的意识。”

  “姑....姑.....”苏子夜抱着千慕涵不知所措的愣住了,苏寒撑着下巴一挑眉:“喊的是哪位姑姑呀?来慕涵母亲抱抱。”

  千慕涵看了看白夭夭又看了看她摇摇头乖巧的走到白夭夭身边:“你不是母亲,我母亲眼睛下面是没有痣的。”苏寒撇撇嘴一把拽过他抱在怀中:“还挺聪明的嘛,子夜坐吧,慕涵你喊我一声母亲怎么了,你喊嘛。”

  他嘟着嘴眼神带着求救望向白夭夭和苏子夜看出来的苏子夜伸手抢过千慕涵:“那个....慕涵还小你会吓坏他的。”

  苏寒啧啧感叹:“明明是我的亲侄子却护着别人的儿子离你亲姑姑那样疏远,唉,我就只是逗逗他,看他那样子多可爱。”

  苏子夜低低头想说什么的模样,白夭夭扬起嘴角笑着说:“子夜她是你亲姑姑不会害你和慕涵的不用那么有敌意。”

  “这孩子啊在魔族待久了都快忘记自己姓苏而不是千了,不过我以后的孩子会是姓千。”苏寒的这话令千言聪苏云斯苏子夜和白夭夭好奇。

  白夭夭也一样不明白:“你不是要嫁给庆宇的嘛?庆宇姓南你为什么要说以后的孩子会是姓千呢?难不成你想和我抢丈夫?”“千姓不好吗千涵笙也是姓千的,千是大国皇族之姓,如果我真的有自己的子嗣我定会像你一样加倍疼惜。”苏寒知道自己今生都无法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笑起来的白夭夭捏了捏千慕涵的脸:“你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做一个优秀的母亲。”

  她呆了许久才回了白夭夭一个笑脸:“借你吉言,涵笙你也是位优秀的好母亲,我该走了过段时间再来看望你,慕涵姨娘要走了,子夜照顾好自己,涵笙,每一次分离我总是舍不得你。”

  微微一笑的白夭夭还不明白她的话:“苏寒有缘分自然会相遇的,保重。”

  苏寒走的没有回头白夭夭没有看到她眼角的泪:涵笙,没人比我更爱你。

  伍洲知道他要去提亲只是摇头叹息:“你想好了吗?我们还不知道苏寒是什么来历你就要娶这么一个女人?就算她长的和夭夭一样她也不是白夭夭。”

  南庆宇命人清点着准备去提亲用的聘礼轻飘飘的说:“跟你没有关系,我心意已决娶她为妻她想嫁我就娶。”“她想嫁你就娶?真是好伟大啊说什么只爱夭夭一个人,到底你也是要娶她人为妻了啊,你想做什么我都无话可说。”伍洲气愤的拂袖而去。

  苏云斯看着南庆宇把聘礼放下假装不知的倒着茶:“上神大人这是干什么?这人间走一趟倒是变得更冷漠了啊。”

  “提亲,你妹妹苏寒,本上神要迎娶她还有什么要问的?”他毫不客气的抢过苏云斯刚倒好的茶坐下,苏云斯好笑的看向他:“怎么能委屈上神大人做本君妹夫呢?”

  苏寒一袭红裙翩翩而来:“这门亲事定下来劳烦兄长挑选个好日子。”

  明明南庆宇来提亲但他连看都没看苏寒反倒是苏寒主动靠近笑嘻嘻的:“庆宇,你来啦,果然还是舍不得我的。”

  他像是故意不看她一样还挪了挪:“选好日子告知一下昆仑,婚宴不会亏待苏寒的,还请放宽心,一切苏寒用的到的东西都已经备好都是最上等的。”

  看向苏寒的苏云斯问道:“苏寒既然你愿意嫁那做兄长的定会风风光光的把你嫁出去。”

  “多谢兄长,庆宇,你我马上就是夫妻了何必对我这么冷淡而且有些事你都知道了,没什么委屈的,也没有什么遗憾的。”苏寒话锋一转像是威胁和提醒,南庆宇倒把目光移到了她的身上眉头皱起:“本上神不会亏待未来夫人的,你多虑了安心待嫁吧。”

  扬起嘴角的苏寒见他要走在他背后冷冷的开口说道:“你若冷落我的话最好就别娶我,我呀受不了冷落的你是知道的。”

  捏紧拳头的南庆宇回过头强颜欢笑:“当然不会了娶你是心甘情愿。”

  等他走远苏寒才收起了笑容:“心甘情愿真是可笑,我累了兄长,先行告退。”

  院子里的苏寒脸色很是难看:“查到了没有是瞿倪吗?”“是的公主,的确是瞿倪的座下的人伤了魔君的夫人。”杨延给她抱来了棋盘,苏寒眸子里的怒意遮掩不住:“老不死的东西,竟然动我的人,胆子不小。”

  “听说....上神大人来冥界提亲了?公主是想嫁给上神大人吗?”杨延放好棋盒候在一旁。

  随手拿起一枚棋子的苏寒摆着棋:“你想说什么?不要嫁还是怎样?这些话就甭说了我听都要听烦了,杨延,你只要做好分内之事就够了明白吗?我不会亏待你。”

  杨延笑笑说:“属下知道公主不会亏待属下的所以一时好奇之心以后不会了,只是....那位上神心中之人想来公主也是知道的,属下是怕公主嫁过去受委屈。”

  苏寒挥挥手示意他近些:“他敢,我要是受委屈他也别想有好日子过,当我好欺负啊,快看看我摆的对不对是不是和上次一样。”

  “知道是谁了吗?”白夭夭坐在椅子上望着面前的李世,犹豫不决的李世单膝跪下来:“查到了是....是瞿倪尊上。”

  白夭夭手中的茶杯瞬间被捏碎了:“活的不耐烦了,你且守着魔族本宫去去就来。”

  她站起身挥开阻拦的李世就往凤栖山而去李世本想告诉千言聪结果遇上了苏寒:“苏寒公主帮帮忙吧,我家王后娘娘去凤栖山了。”

  苏寒一愣点了点头:“别声张我会把她平安无事的带回来。”

  凤栖山前几个门卫拦住了她进去,白夭夭眯起眼正要动手,苏寒一把握住她手腕盯着门卫冷冷的道:“冥界公主岂是你们敢拦的?滚开。”

  几个门卫一听是冥界公主自然不敢得罪只好放她们进去,白夭夭唤出折扇握在手里:“你是知道对不对?”“是我知道,夭夭他贵为尊神身份我们暂时无法动他,你若要质问我陪你去质问他不过你要适可而止切勿冲动。”苏寒一边走一边和她说着这些厉害。

  “你以为我是来质问他的?他这尊神也怕是当的腻歪了,我过来请个安罢了。”白夭夭明显说这话的时候带着怒意,苏寒牵住了她的手冲她一笑:“无论等会你怎样去做我都支持你。”

  不巧她们去的时候南庆宇和伍洲正在和瞿倪品茶赏舞。

  白夭夭和苏寒同时出现令南庆宇紧张起来不过他看到白夭夭仍是欢喜:“夭夭!”伍洲也站了起来:“怎么了?”

  她见到瞿倪也不行礼:“哟,尊神难得好兴致和两位上神大人在这里品茶赏舞,前几日有两条狗误入魔族边界伤着了本宫,今日巧遇苏寒公主来给尊神请个安。”

  “放肆,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本神说话见到本神不行礼这就是魔族和妖族规矩?”瞿倪一时气愤忘记了南庆宇和伍洲还在场。

  南庆宇脸色一下就变了可还没来得及替她说话苏寒就一挥玉棍掀了他的桌子:“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见到本公主敢不行礼?瞿倪万年时间你就忘记谁是主谁是奴了?”

  瞿倪眯起眼走下来:“臣还没有恭喜公主殿下重回五界,怎么公主殿下不过是和这妖女长的一样还真把自己和妖女混为一谈了?”他这些年被那些小神哄的越发肆无忌惮。

  白夭夭还没生气苏寒倒先发了脾气:“论身份瞿倪阶品不及魔族王后吧?以下犯上你该当何罪这些年神族和魔族一向以礼相待缓和当初的关系怎么瞿倪你是故意挑起战争吗?你倒是说说啊你算个什么东西啊?”她白了他一眼牵着白夭夭坐到最上面的位子居高临下的望着瞿倪。

  被苏寒从身份上压了一截的瞿倪不甘的握紧拳头给她行礼:“臣不敢。”

  “你不敢?还有你不敢的事情?你不是生气本公主责罚了伊思悦吗?杨延把她带上来。”苏寒拍了拍白夭夭的手示意她安心。

  南庆宇分析着白夭夭刚才的话:难道瞿倪对夭夭下过手?不然苏寒为什么那么生气?

  杨延刚才收到苏寒的千里传音就一刻也没敢歇的去把伊思悦抓来了,伊思悦瑟瑟发抖的被杨延仍在了地上:“见过公主殿下!”

  伊思悦一见到瞿倪立马抓住了他的腿身上还有上次留下来的伤:“师祖救命啊。”

提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