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投怀送抱

  一把箭直直冲她而来射中她肩膀,白夭夭嘴角渗出血,她唤出折扇斩断银丝拔出箭捂着胸口回过头:“你是什么人?”

  “杀你的人!”说着另一个隐藏着的蒙面人也现身逼近,白夭夭侧身躲开一剑牵动伤口血流不止她眸子变成嗜血的红色不顾身上的伤一跃而起打开折扇用灵力操控飞向其中一个蒙面人,那蒙面人被扇子所伤闷哼一声,另一个蒙面人紧张的护住他也被扇气所伤着了。

  白夭夭召回折扇眸子里带着杀意,一声哨起蒙面人急忙退去。

  捂着伤口的白夭夭看到受伤处并没有半点愈合的痕迹更是像火烧一般疼痛难忍,她强忍疼痛往魔族飞去。

  率先看到她的是苏子夜和千慕涵:“母亲!”

  苏子夜看到她的伤还有脖子那触目惊心不由的咽咽口水:“这是怎么了?”白夭夭只觉得喉咙一腥吐出口淤血:“没事,子夜让李世加强魔族戒备。”

  千慕涵小小年纪已经懂得心疼她了抱着她的小腿软绵绵的说:“母亲很疼吧,儿子给你吹吹不怕不怕。”她胳膊受伤没办法去抱他只能蹲下身亲亲他额头:“不疼的,对了子夜最近和慕涵就老实待在魔族不要出去乱跑,我怕有人想伤我自然就不会放过慕涵,而你又是维系两族关系的人若是他杀了你也是想要魔族无法给冥界交代所以你们千万别乱跑。”

  “我知道了,你这伤....我去找魔医。”说着他就要去,白夭夭轻拉住他:“不了,你看好慕涵我自行疗伤,这不是普通的灵器,这些伤口无法自行愈合。”

  见千慕涵一脸担忧的样子白夭夭摸摸他的小脑袋不想把血粘在他身上:“儿子乖,母亲不疼的真的没事,去和子夜哥哥玩好不好,让母亲歇一歇就好了。”

  苏子夜拽过千慕涵说道:“慕涵,你这样粘着姑姑她会不舒服的,我带你去玩。”

  他半天才松手委屈巴巴的样子:“那儿子就等母亲好了陪儿子玩,母亲你去吧,儿子恭送母亲!”千慕涵不过四岁小孩竟也学着行礼。

  白夭夭把千慕涵往苏子夜身边推了推:“子夜你是兄长要照顾好弟弟。”

  “行了啰哩啰嗦的你快去疗伤吧,慕涵跟我去找李世快点你磨磨蹭蹭的干嘛,哪里有半点男子气概。”苏子夜拽着千慕涵就走了。

  寝殿里她脱下带血的衣服换上了干净的寝衣看着脖子和胳膊上触目惊心的伤痕仍是像被火烧一般的疼,白夭夭捂着脖子越发疼的钻心刺骨。

  一双手握住了她的手:“夫人!”千言聪满心担忧的看着她身上的伤:“怎么受伤的?”她身体一软倒在他怀中疼的无法忍受:“蒙面人,我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是哪族人。”她额头冒出冷汗像是支撑不住。

  千言聪抬起手输入灵力帮她缓解疼痛:“火系灵器,夫人可否能把玉清昆仑扇借我。”他似乎想到什么。

  白夭夭不太明白但仍然把玉清昆仑扇递到了千言聪手中:“它认主,小心被反噬。”当初她之所以能驾驭这把扇子主要还是因为自己灵力是少有的很纯净,而且她为了能操控自如强行用自己心头血逼迫它认主才得以让玉清昆仑扇适应了几百年才会归属她。

  他催动着玉清昆仑扇的灵气想要祛除白夭夭伤口处的火符:“夫人忍一忍。”千言聪加大了力度白夭夭胸口一闷又是一口血涌出来,她的伤口才开始慢慢愈合被千言聪搂在怀里:“没事了。”

  拿着玉清昆仑扇的千言聪把折扇放在她手中感受到主人灵力的玉清昆仑扇回到她体内的玄门安静下来,玄门是修炼中人都会有的,一般用来存放神器和灵器。

  “你怎么知道玉清昆仑扇能度化?”白夭夭刚才还没有想到这一层,千言聪抱起她放到床上微微一笑:“玉清昆仑扇不是凡物,它认主既然能护体那就自然可以度化,而且玉清昆仑扇是少有的灵力醇厚又洁净的神器能度化不足为奇。”

  苏子夜坐在小凳子上煎药扭头看到千慕涵吹着小玉笛有两三只魔在慢慢靠近仿佛失去意识的被他操控着:“慕涵你在干什么?”

  这一声吓到了千慕涵他立马收起短笛那是白真教他学的笛子,看着他收起笛子那些魔也消失不见了,苏子夜一把抢过他笛子:“你在干嘛你在操控魔?谁教你的这些。”

  跳起来够笛子的千慕涵抱着他腿:“子夜哥哥快还给我,那是三叔送给我的,子夜哥哥求求你还给我。”

  “谁让你随便求人的!”苏子夜平生最讨厌求这个字了他蹲下身把笛子还给他:“慕涵,你是魔族王子身份尊贵,皇族子弟个个身份尊贵宁死不屈,所以不许求人,这是身为皇族之人的尊严和骄傲你明白吗?”

  千慕涵撅着嘴抱着他的双手:“命重要还是尊严和骄傲重要呢?子夜哥哥,要是活着还可以报仇夺回尊严,但是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苏子夜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报仇?你太天真了慕涵等你长大你就知道了,等你下跪求人的时候你的敌人不会给你报仇的机会。”

  他搂住了苏子夜的脖子天真的问:“为什么非要赶尽杀绝啊?子夜哥哥,但是我们不会经历这些的,魔族和冥界都是太平盛世。”

  “傻慕涵,总有一天你我都是要继承父亲帝位的,到那时候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没有父亲没有母亲也没有叔叔舅舅谁也不能保护你,如今的太平盛世不过是有人护着我们平安。”苏子夜一向喜欢千慕涵,对他也是极好,这些晚辈里苏子夜养尊处优惯了没有人喜欢和他亲近,唯独千慕涵从出生起就是他带着一起玩。

  懵懂的千慕涵仰着小脑袋问:“那如果有一天子夜哥哥成了冥王慕涵成了魔君我们也像现在这样好不好,子夜哥哥,魔族和冥界关系一向很好的以后也好可以不可以。”

  心软的苏子夜抱住了他:“我的傻慕涵,与你最亲近的是妖族不是冥界,不过我答应你有朝一日我回了冥界成了冥王也会像现在这样和魔族交好和你交好的,慕涵你记住哥哥的话,无论何时何地都要站在妖族和魔族这一边,明白吗?妖族是你母亲的家也是你父亲曾经的家,那是你的母族所以千万不要有任何对妖族不利的念头。”

  鼓鼓嘴的千慕涵拽着他的衣角点头:“慕涵一定谨记哥哥的话,无论何时何地都会护着妖族和魔族的。”

  也许这些话有朝一日真的成为了现实,他也的确做到了这些,护着白夭夭的家也护着他们曾经的誓言,他最终长成了苏子夜所看到的样子夜成为了千言聪的骄傲,也像他父亲一样爱上了一个女孩爱到骨子里的女孩成了魔族王后。

  “你在等我啊?”苏寒扑进南庆宇怀中,南庆宇怔在了原地不知所措:“苏寒....”

  苏寒拥住他贪恋他身上的气息:“我在,怎么了庆宇,我知道你想说要我不要这样抱着你会失了礼数对不对,我不管我就要抱着你,庆宇不会讨厌我的。”

  南庆宇的确对她的忍耐很好:“你凭什么会这样认为?而且当别人的替身嫁给我你很高兴吗你就没有自己爱的人?”

  她翻个白眼放开了他:“替身?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不算替身,她心里有你我也会爱你若她不爱你我怎么会非要嫁你呢?庆宇,她不能嫁给你但是我可以,她有宠爱她的丈夫有她引以为傲的儿子,我也可以生一个我们的儿子。”

  靠近苏寒的南庆宇俯下身盯着她眼睛:“听起来是不错,可无人能取代她在我心里位置我娶了你会害了你一生。”

  拽住南庆宇脖子的苏寒一挑眉道:“但你若不娶我就会害了她一生,庆宇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在这里讨价还价,她永远不会成为你的妻子了只有我苏寒,神族公主和你成亲才是名正言顺,你去冥界提亲我嫁给你。”

  “你是重生之后脑子出了问题?苏寒我认识的苏寒公主不是这样的。”南庆宇想拿开她的手苏寒唇轻轻贴了上去,南庆宇错愕的睁大双眼心里仿佛有团火焰再次燃起。

  苏寒勾起嘴角伸手拽住他胸口心脏的位置移开唇:“你认识的苏寒公主早已经病逝,站在你面前的是和夭夭为一体的苏寒,我有她的人格自然就随她的性子,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你是千伊陌时对我许下的承诺,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南庆宇彻底怔住了后退了好几步语气都是不可置信的模样:“你说什么?生生世世永不分离你是涵笙?”

  她眸子闪亮了几分:“你说你叫千伊陌我叫千涵笙你未娶我未嫁,我们很般配,这些你是都忘记了吗?你说许我陪在你身侧,最有资格做你太子妃的人只有我,庆宇。”

  垂下眸子的南庆宇无力的坐在椅子上苦笑很是悲痛:“好,我答应你娶你为妻,我犯的错我该赎罪,这是我的报应就该我赎罪。”

  “既然你知道那就最好,你犯下的错就该为此去赎罪生生世世!”苏寒背对着他一步一步的离开昆仑:阿真,我答应过你做你的妻子,我食言了我永远都无法嫁给你了,我的阿真....

  那一舞惊艳了他整个少年时光,白真痴呆的都不知道眨眼了,苏寒回过头看到了他羞涩的想要离开,白真连忙跑上去行礼:“应该就是苏寒公主了,我是妖族白真,见过公主。”

  苏寒怯懦的咳嗽两声:“原来是小皇子是苏寒失礼了。”

投怀送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