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怂恿

  伍洲心虚的垂着眸子也不看:“不是很好吗她过的很幸福,千言聪宠爱她,生子是自然她现在有孩子也有疼爱她的丈夫没什么不好。”

  冷笑起来的南庆宇眼神满是失望:“呵,没什么不好?那我呢?我该怎么办,我该怎样才能让她回心转意与我在一起?”

  远处的千言聪身后跟着两名侍女端着点心和茶水走近白夭夭:“怎么还没看出什么来吗?最近你身体有些寒不能饮酒,我给你煮了一些茶你喝了就不会那么冷了,要不是生慕涵时落下病根你也不会....唉……”

  白夭夭笑嘻嘻的歪着脑袋跳到他怀里:“我们不是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儿子嘛,不过我肚子也不太争气怎么就是怀不上。”

  “一个就够了,冥界不是也只有子夜一个孩子嘛,王兄也未成婚李世也是,等以后他们成婚了还愁没有孩子吗?我们的孩子一个就好,我可不想夫人一心在孩子身上忽略了我。”千言聪揉着她的长发这么些年对她的爱不减反增。

  她摸了摸小腹遮掩不住的失望:“等我们老去死去的时候慕涵该多寂寞啊,我母妃可是一口气生了五个孩子,可惜四哥没能活下来,言聪我想给慕涵留下兄弟姐妹。”

  千言聪愣了一下握住她的肩揽入怀中:“夫人很想....很想再要个孩子吗?”

  点点头的白夭夭仰起头说:“是啊很想,我也知道哥哥为什么那么期盼我再生一个孩子,等我们老去死去之后那个孩子可以做到维护妖族和魔族的和平,很多时候很多关系都是由孩子维护的我们能做到的就是给他们一个安全的环境自由自在的长大,我父君和母妃做到了,我希望我也可以做到。”

  释怀的千言聪终于妥协了:“那就依夫人所言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夫人的身体不过是太虚弱了点好好调理调理就可以怀上的。”

  南庆宇硬生生把手心掐的流血看着他们的声音都带着哽咽:“你让我怎么办……我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做,我第一次尝到失去和嫉妒的滋味,我以为无论多久她都会在....一个是我最爱的人一个是我视为的弟弟,你让我怎么办啊,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们为什么。”

  伍洲不忍心又很是愧疚:“抱歉,她的事情我没有资格去阻止,庆宇放下吧,她跟你在一起就永远会想起自己的父亲母亲是怎么被你杀死的你无法逃脱这个现实,这件事就足够让你输的一塌糊涂了。”

  “是我吗?是啊,我双手沾染的是她族人和她亲人的血,但我也没有办法,你以为我想吗我也不想。”南庆宇眼眶里泪水打转,他知道他也许以后再也很难去爱一个人了。

  沉璧看着冰块里被封印的少女:“她还能回来吗?她回来以后南庆宇会爱上她吗?”

  苏云斯走到她身后握住她的肩:“会的,她可是和夭夭一模一样的神,一个连南庆宇都不知道存在的公主。”

  冰块里的少女面容和白夭夭别无二致要说有什么不一样可能就是眼角下有一颗痣,一身粉色长裙就连冰封着也是如此的好看,苏云斯隔着冰块手抚上她的脸:“苏寒,你该回来了,回到我身边了。”

  看着苏云斯那样的难受沉璧心里也是隐隐作痛的安慰他:“苏寒一定会回来的。”

  “其实我见到夭夭的第一眼就有了假设,也许最先遇上南庆宇的不是夭夭是我的苏寒,我也在想为什么那么巧合,夭夭为什么和苏寒生的一模一样,连性格都是一样,我不相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我没有发现。”苏云斯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那时他才刚当上冥王苏寒自然就是公主,他还没来得及和她庆祝就眼睁睁的看着他最爱的妹妹死在自己面前,万年过去他无时无刻不盼望着她回来,直到遇见了白夭夭她和苏寒一模一样。

  曾经因为苏寒体弱多病所以从来不见人甚至没几个人知道她的存在,苏云斯把她隐藏的很好很好,他爱她很爱很爱。

  床上的白夭夭睡的很香甜,千言聪看着书替她盖好了毛毯。

  睡梦中她走到了一个湖边,湖边有一位姑娘穿着一袭灰色长裙,白夭夭想看清她的样子她提起裙摆一步一步的走过去,此时那姑娘转了过来白夭夭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她和自己长的是一模一样,就连白夭夭都分不清了。

  “我叫苏寒,苏云斯的妹妹,几万年前体弱病逝兄长封印着我的仙魂替我输灵力想唤醒我所以我来找你希望你帮我。”苏寒伸出手握住她是胳膊白夭夭无法挣脱:“怎么帮你。”

  她伸手拥住了白夭夭闭上眼感受着白夭夭纯净的灵力:“很干净的人啊,你不像妖,你体力灵力充沛又干净,如果我能活的像你这样该有多好啊,去冥界找苏云斯,让他带你找到我,就像现在一样去抱我。”

  苏寒双手搂住她的腰看了她一眼靠近她的唇吻了上去,而白夭夭根本没办法拒绝她,因为她身上的灵力也是她需要的。

  猛的醒来的白夭夭喘着气,千言聪忙放下手中的书走过去:“怎么了?做噩梦了?没事了。”

  千言聪刚要触碰到她的肩就被她一把挥开了怔了怔的千言聪牵动嘴角:“夫人....”白夭夭一言不发像是被控制了一般穿着寝衣就往外面走。

  “君上王后娘娘....”李世正好在附近看到他们两个一个在前跑一个在后面追赶,千言聪心里隐隐不安:“拦住夫人。”

  李世点着头正要出手白夭夭掌心的蓝光将他困在原地她一跃而起往冥界飞去,千言聪着急的要去追:“你自求多福吧,夫人的法术本君也解不开不过这法术半个时辰之后就自动开了。”

  冥界....

  白夭夭中邪般的一步步往存放她仙体的地方走去,冥界侍卫想将她拦下:“谁?姑娘别再靠近否则我们就动手了。”

  她眯起眼挥挥手紫电发出呲呲的电声,几个侍卫相视一眼纷纷冲她而去,紫电扬起这些侍卫无不倒地痛喊,一个少年站在了她面前:“王后娘娘夜深了,王后娘娘回去吧,不要惊扰了君上和君上夫人休息。”

  那少年是苏云斯身边的将军杨延,他皱起眉头拽起一个侍卫:“去禀报君上和娘娘,说魔君夫人来访。”他看出她的不对劲但没敢阻拦。

  目光呆滞的白夭夭仍是一步一步朝着禁地而去了,后来的千言聪抓住杨延的衣领:“本君夫人在哪里?”

  杨延拱手行礼道:“王后娘娘往禁地而去了属下不敢阻拦,魔君还是先去看看吧,属下在这里候着君上。”

  冰块里的苏寒睁开了眸子那个声音一直牵引着白夭夭而去,冰块裂开苏寒站在冰块碎片里白夭夭赤着脚碎冰划破她的脚血流不止看起来伤口很大,她伸出手抱住了苏寒,灵力源源不断的输进她的身体。

  看到这一幕的苏云斯沉璧还有千言聪都惊呆了,苏云斯拦下了千言聪:“别过去。”

  苏寒抬起手勾起嘴角一吻落在她唇上似笑非笑的望着她:“从今以后你便是与我最亲近的人了我是你,你便是我,你所珍爱的一切我都会替你好好守护,你所憎恨的我也会替你销毁,夭夭这世上我最爱你是你唤醒的我。”

  一瞬间白夭夭宛如重生一样醒过来,她感觉到苏寒身上的阵阵凉意用力推开了她:“是你?”

  苏云斯神色激动的快要哭的样子这还是千言聪第一次看到这么会算计的一个人情绪失控,苏寒抬起眸子嘴角带着笑意拽着她的手腕:“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推开我,以后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推开我甚至放开我的手,不然我会死。”

  如果说白夭夭是掉落凡尘的仙子干净的不染纤尘那么苏寒就是来自深渊的恶梦,她蛊惑了仙子的心将她拽到自己身边。

  “你的死活和我没有关系。”白夭夭不喜欢她身上的凉意,笑起来的苏寒手抚上她的唇:“你撒谎你明明就很在意我的死活,你才舍不得我死口是心非的女人,答应我不要推开我,更不要将我抛下,夭夭!”她话锋一转变得严肃了起来白夭夭还想推开她被她捏住胳膊推不动。

  眼里带泪的苏云斯声音在颤抖:“苏寒!真的是你吗?你回来了?”

  苏寒一把抱起赤着脚的白夭夭扬起嘴角将她交给了千言聪:“兄长很惊讶吗?这位应该是夭夭的丈夫魔族君上千言聪了,不必惊慌,我和夭夭生的一样没什么好奇怪的,天色不早了尊夫人脚受伤了,她天生惧寒,回去之后喝碗姜汤去去寒气睡一觉就好了。”

  她一挥手白夭夭沉沉睡去,千言聪一句话也没有说抱着白夭夭就离开了,他害怕白夭夭有什么好歹只想她离苏寒远远的,明明两个人长的一样他却对苏寒如此讨厌。

  拱手行礼的苏寒对上她眸子:“夫人!”

  沉璧是见过苏寒的她以前性子有些怯懦断不会像现在这样无所畏惧甚至有点令人害怕:“回来就好,回来云斯也能放心了。”

  帮白夭夭处理脚伤的千言聪心疼不已,虽然这些伤很快就能愈合,可他就是很不放心,李世端着姜汤递给他:“王后娘娘怎么样了。”

  “受了点寒倒也没事,怎么你还亲自来了大晚上的去休息吧。”千言聪用勺子一小点一小点的送入她嘴里,李世叹了口气:“旁人伺候臣不放心,臣伺候君上惯了,没事的。”

  千言聪喂她喝完了姜汤:“本君见到了一个人一个和夫人一模一样的人,分明是与夫人生的一模一样可本君心里就是喜欢不起来,她给本君的感觉与夫人不一样,本君见到夫人时就会心生欢喜,然而她只会令本君反感和讨厌。”

怂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