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死心

  苏子夜犹豫着正要说出口,南庆宇自己就现身了:“慕涵是你的儿子?夭夭呢?”他迫不及待的想见白夭夭。

  千言聪看到他出现原本在脸上的笑容顿时没有了,似乎也只有见到伍洲和南庆宇他一身的好脾气就会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和仇恨:“子夜带慕涵下去换身衣服。”说着他把怀中的千慕涵推给了苏子夜。

  南庆宇拦住苏子夜的去路顺手一掌打在他肩上抢过千慕涵,千言聪一拍桌子站起来:“你敢把我儿子还给我,南庆宇,你还想做什么?”

  “你儿子?你和谁生的孩子?言聪你如今贵为一方帝君做兄长的应该恭贺你,不管你对我有多大的误解做为你的兄长我都可以理解宽容,你以为我会对这孩子做什么?”南庆宇抱着哭泣的千慕涵似乎以为只有这样千言聪才能冷静下来听他说几句。

  昆仑玉清扇一出手就逼的南庆宇不得不放手白夭夭接住千慕涵和折扇落在千言聪的身边,千言聪抱过千慕涵交给了苏子夜:“夫人,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和李世....”

  白夭夭看着南庆宇拍了拍千言聪的手,她的眼神里只剩下了尊敬没有了半分爱意,她微微拱手行礼:“上神大人!本宫不知本宫的儿子是如何叨扰了上神大人,不管上神大人要对本宫儿子做什么都要记得这孩子身后是什么做为后盾。”

  “我没有...不是...夭夭……你说他是你儿子是你和言聪...生的儿子?”南庆宇整个人都一震。

  她莞尔一笑一如从前般的美好:“是啊慕涵当然是本宫与言聪的儿子,上神大人还有什么想问的,这是魔族的地界,上神大人不要失了规矩僭越了。”白夭夭看向千言聪转过身去小声的告诉他:“若他有任何越轨之举无需多言。”

  千言聪点了点头:“夫人去吧。”

  走向苏子夜的白夭夭抱过千慕涵头也不回的跟他离开,南庆宇还想上前千言聪毫不客气的唤出寒冰剑指着他:“上神大人一向最守规矩的不要令本君失望了。”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的儿子该比慕涵大了些吧,言聪....我以为你心悦于她,而她是不会答应的,她一直和我一样把你当作弟弟,为何突然改变心意和你生下了慕涵。”南庆宇此时此刻脑海里有无数个念头涌出来。

  持着剑的千言聪忽然就笑了:“你是很爱她但每一次你都放开了她的手而不是选择和她并肩携手前行,本君与你不一样,本君爱她看不得她受半点委屈,本君会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告诉她本君会永远在她身边,试问夭夭这样一个骄傲的女子就算再爱你又怎么会跟一个杀了自己双亲的人在一起生活?你凭什么呢?”

  苏子夜看到白夭夭把千慕涵哄的睡着了略微遗憾的说:“你为南庆宇做了那么多,偏偏在他快回来的时候选择了舅舅,你不觉得后悔和遗憾吗?其实南庆宇也很爱你的。”

  白夭夭无动于衷的替千慕涵盖好毯子:“子夜一个男人爱你不是靠嘴说的,是靠实际行动告诉你他真的很爱很爱你,虽然他们都是后者可也是不一样的,言聪陪伴在我身边从来不说永远都是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南庆宇是为了我背叛过神族,危难关头他以身赴死也不愿意真正的和我站在一起,他的爱有所保留和顾忌,我从来没有觉得后悔和遗憾,有一个如此爱我的男人站在我背后支持我应该是很幸福的事情,等你长大了遇上了想要相守一生的姑娘就会明白了。”

  夜安静的出奇,千言聪泡在浴池里整块背部露在外面肌肉线条流畅饱满让人看了忍不住想去亲一口,他闭着眼睛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忽热一只小手冰凉触碰上他的背。

  “放肆,本君不是早有吩咐除了夫人任何女子不得靠....”千言聪话还没说完白夭夭已经褪去了外衣跌进池子里勾住了他脖子:“你就看看这魔族有几位姑娘敢和你亲近说话?还没说两句你就满脸厌恶。”

  千言聪一伸手搂住她的腰让她坐上了自己的腿上靠在池壁边:“手怎么这么凉。”他一只手抱着她的腰一只手揉搓着她一对小手。

  白夭夭挣脱他的手勾着他脖子媚眼如丝的冲他笑:“言聪,你在害怕?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心里和以前一样的平静只有慌乱?你是怕庆宇对吗?”千言聪没有回答而是吻上她的脖子,一双手忍不住的在她身上游走。

  “我们已经有了慕涵,言聪,我不会离开永远不会,你是我的丈夫也是我的依靠,我和慕涵都是依靠着你。”白夭夭任由他亲吻和双手游走没有任何阻拦。

  他抚上她的长发眸子里带着一丝丝的血色和动情:“只要你想就能一辈子依靠着我,无论何时我都不会成为你的阻碍只会是你的依靠。”

  这句话白夭夭分明听的清楚他的意思,无论她现在后悔了选择南庆宇千言聪都不会阻拦她甚至还会亲自送她回南庆宇身边。

  心里有几分心疼的白夭夭吻住他的唇和他唇齿相依交缠难舍难分,半晌她才肯放开脸色红润的靠近他耳边:“我答应了哥哥再生一个孩子送到他身边养育,言聪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吧。”

  没有拒绝的千言聪拦腰抱起她往床上走去。

  纠缠到深夜白夭夭躺在千言聪怀中沉沉的睡去,他若有所思的用内力逼出她体内的**:对不起啊夭夭,我也想与你再有孩子,但我又很自私不愿意看着你因为孩子经历痛苦,我们有慕涵一个就够了。

  李世带着千慕涵来了妖族:“才这些时日没有见你倒是有些郡主的样子。”

  林夏看向他身后的千慕涵笑笑:“那还得多亏了王爷,要不是王爷当初救命之恩我怎么会依附魔族君上呢,又怎么会有如今的地位。”

  “所以你要留在妖族尽心侍奉君上,伴君如伴虎这道理你不是不明白,你是妖若你对君上忠心日后你的福气还在后头。”李世逗着怀中的千慕涵:“你说对不对小殿下。”

  千慕涵吃着糕点奶声奶气的点头说:“是的林夏姐姐,我三叔和舅舅还有父亲母亲都不会让姐姐受委屈的。”他从会说话起就跟在李世身边喊舅舅也喊的习惯了。

  小凡和故生并肩走来冷哼一声:“不过是依仗着君上升了位分,到底骨子里还是流着卑贱的血不是什么人都能替代冷儿的位置,一个半妖也亏的君上看重你给你升了王爷,小殿下过来。”

  左右为难的千慕涵干脆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哪儿也不去顺便小声嘟囔:“一见面就要吵。”

  李世也是看他们两个不顺眼:“那是君上赐给本王的荣耀,祭司大人和长老大人这是嫉妒还是不满?再怎样林夏是亲封的郡主本王也是君上亲封的靖王,不知你们二人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的难不成连主子的话都敢违抗吗?”

  耻笑几声的小凡心总是向着故生的:“你除了会拿主子威胁还会什么?有冷儿在前林夏你这个郡主可要坐稳了。”

  “你们遇上了总是要吵的,小凡本君知道你一心护着故生,故冷的死本君说过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话说小凡你整日和故生黏在一起干什么?李世林夏,你们两个也不要总是顶撞小凡和故生,他们是前辈,就算李世你现在成了王爷也要尊敬前辈。”白真叹口气似乎有点气他们几个不像样子。

  故生不忍看小凡因为自己被责怪:“君上恕罪都是臣的错,是臣一时气愤没有控制住所以才对王爷和郡主....”

  白真也没有想责备他的意思:“不开窍的东西你就真的忍心让小凡继续等下去?你被囚禁祭司府小凡可是为你求情跪了七天七夜,本君实在没办法了才同意他可以靠近祭司府。”

  小凡神色一慌白真按住了他的肩:“你不善言辞却屡次三番帮故生说话,图什么?图你带他回来的?故生对你而言是什么身份你比本君更知道不是吗?故生对你的心意本君也看在眼里,你们两个就是抹不开面子,本君准许你们二人同修也算是了却了本君的一桩心愿。”

  还茫然的二人愣在原地,白真抱起千慕涵示意李世和林夏离开。

  “君上的话....你无需放在心上。”率先开口的竟然是故生:“我一向大大咧咧....就是....”

  脸一红的小凡手背在身后低下眸子说:“话我没有放在心上,人我放进了心里。”故生一抬头小凡的唇落在了他额头上,故生心里竟然满心欢喜:“我以为你不喜欢这样。”

  安心坐下来的白真逗着怀里的千慕涵:“李世你虽然是王爷了,可你也要知道这份殊荣是谁赏赐你的,小凡和故生又是谁的人,若是父君母妃还在....你们这样顶撞前辈会被责罚仗杀。”

  林夏知道他心软舍不得责罚:“林夏知道错了也和王爷无关是林夏心气太高了,君上你别生气了当心气坏身子,君上生的好看,一生气就不好看啦。”

  被逗笑的白真挠挠千慕涵的下巴逗的千慕涵之喊痒:“三叔痒死了,三叔慕涵饿。”

  “饿了啊,三叔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白真对千慕涵真的是爱不释手,他也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只要不是触犯妖族和白夭夭他什么事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李世你和林夏说说话,晚一点再来接慕涵回去,我们叔侄两好好玩玩。”

  伍洲被南庆宇强行拽着来到了魔族:“你干什么庆宇,你疯了来这里?”

  南庆宇眼睛血红都盯着他:“你是知道的对不对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夭夭嫁给了言聪还有了孩子你为什么不说。”他指着不远处研究棋谱的白夭夭,如今的她生活的很好,一身蓝色长裙长发挽起披在身后,比起现代装古装的她美艳又妩媚令人着迷。

不死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