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魔君

  白夭夭目前没有其他选择:“按着他的意思去做言聪,剩下的交给我,去吧。”

  千言聪眉头皱皱又放松下来:“好,李世我们走。”他快速服下内丹用内力催动内丹与自己的妖丹合二为一。

  故生后退了两步行礼:“君上!”

  她手抚上小腹神色凝重:“很快就不是了。”

  “君上这话是什么意思。”故生愣愣的抬起头看着她,白夭夭收起北冥垣的内丹继续说:“唤醒伍洲之后我会回妖族退位,妖君之位我没资格胜任,是时候还给哥哥了,我们也走吧。”

  魔族入口苏子夜靠着一把剑挡下众多阻碍他前行的魔,一跃而下的千言聪和李世落在了他身前苏子夜身上一股血腥味引起了千言聪的注意他伸手按住苏子夜的手:“你....受伤了?”

  苏子夜捂着胳膊上的伤看了眼:“没事一点小伤死不了,这为首的是宫城的心腹,还有余下的皇室成员。”

  千言聪一挥手一把琴浮在空中,他弹着琴万魔令的威力被释放出来,顿时魔族众首领和抵抗的将士捂着脑袋头痛欲裂,苏子夜懵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万魔令?恭候魔君已久!”

  李世也单膝跪下来:“魔族恭候魔君!”

  见他身负万魔令许多魔族将士不得你承认他的身份跪下来了:“魔族恭候魔君!”

  唯独跟着宫城的心腹头痛欲裂也持着剑不肯服他:“千言聪,你对君上和公主做了什么,万魔令怎么会在你手上。”

  “当然是杀了啊,不然怎么会有万魔令呢他们逗臣服于本君你不服是么?来人将从前皇室成员就地斩杀,李世忠心护主誓死效忠,念其一片赤诚封为靖王守卫魔族。”千言聪收起琴,霎那间从前的魔族皇室四下逃散被臣服的魔族众将士逮捕斩杀,宫殿里留守的皇室成员们不甘的抵抗也无能为力反转局面。

  看着血流成河的魔族持着剑的奎松泪流满面悲愤交加:“君上公主,臣无能没能遵从先君旨意照顾好君上和公主,今天臣就算死也要拼尽全力杀了千言聪。”

  苏子夜这才注意到自己腿也被划伤了一条口子李世扶着他唤出剑指着奎松:“君上请下令!”

  千言聪似乎在他身上看到了李世当初国破家亡的模样:“不慌,你可愿臣服于本君为本君所用辅佐本君继续照拂魔族子民?本君继位魔君不会亏待任何一个魔族子民,定会做好一个君上该做的事情。”

  奎松冷笑着吐了口口水:“做梦,你这贼子贼心不死想让本将军臣服于你为你所用?本将军死了也无颜面见先君和魔族先祖。”

  遗憾的千言聪摇了摇头速度飞快的掐住了奎松的脖子,他举起剑想伤他被千言聪毫不犹豫的砍断了胳膊剑和胳膊都落在了地上,奎松硬是一声不吭的忍了下来:“想当年李世也是这样憎恨涵笙的吧,李世你说呢?”

  李世握紧的拳头松开了:“是憎恨,但国破家亡日子还是要过,换了个主子而已同样是施展抱负没什么区别,日子久了憎恨也少了。”

  “不能为本君所用那留你也没用,杀了吧砍下头颅立在宫殿外让这些不听话的魔看看反抗的下场是什么。”千言聪松开了手奎松掉在地上喘不上气满脸怨恨。

  苏子夜鄙夷的拿起剑砍下了他的脑袋:“不知好歹的东西,李世交给你了,挂脑袋这活本公子可干不了。”苏子夜往千言聪的方向而去似乎想跟着他一起往魔族进。

  他发现千言聪的长发束起换回古装,人间处于现代而另外的五界依旧维持着古时候的装扮和习惯完美的分割成了两个世界。

  一袭黑衣的千言聪黑色的长袍上用金线绣着九尾狐的花样,衣袖和衣衫摆下则是用的孔雀羽线勾的袖边精致华贵又简单,在太阳的照射下隐隐闪着七彩光芒,而他的长发简单的束起插着一支黑色簪子,这样一看他倒是真有几分做魔君的样子很是耐看。

  “你受伤了还有兴致左顾右盼?”千言聪再不喜欢苏云斯不过对他儿子还是挺好,苏子夜生来就骄傲自满的在他面前有些自卑了:“你在凡间做王爷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打扮吗?”

  千言聪以为是自己的穿着有什么问题:“不是的,幼时的打扮往往华贵又带着些稚嫩,大部分的衣服都是宫中娘娘们送的料子找绣娘们专门做的,大都是蓝色白色粉色之类的衣服。”

  点了点头的苏子夜似懂非懂:“我明白了你这身衣服绣着九尾狐应该是夭夭或者瑞王给你挑选的吧。”

  微微一笑的千言聪继续往前走着:“大部分的衣裳都是瑞王准备的,夭夭的衣服也是,除了瑞王我与夭夭的衣服大都是暗色,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些来。”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衣服挺好看的。”苏子夜此时还是穿着一身酒红色西装,千言聪低头想了想什么一挥手他的衣服变成了一套蓝色的长袍身上绣着兰花:“这套衣服是我年少时所穿的,兰是花中君子,可惜并不是我喜爱的,你年纪轻轻穿着正好,只是没有续长发。”

  苏子夜看了看自己这一身衣服很是喜欢跟在他身后走着:“没事没事我很喜欢这衣服,比我母亲眼光好太多了,她总是喜欢给我穿粉色和红色但我是男孩子,这头发是为了迎合凡人。”

  没有再说话的千言聪停下了脚步,眼前的宫殿没有妖族的金碧辉煌和繁华,更多的是阴暗魔族不喜欢阳光所以很多地方都是不见天日的,李世拿着剑杀着反叛之人,一时间宫殿里遍地鲜血淋漓,千言聪在一个两岁小孩面前驻足:“这个孩子是谁的?”

  跪在地上的侍女瑟瑟发抖:“回....回君上这是宫澄岚公主的堂弟的女儿。”

  苏子夜撇撇嘴道:“斩草除根以绝后患,这个孩子不能留,君上。”千言聪按住了想动手的苏子夜:“如果有那么一天我败了,我也希望我的敌人能饶了我的孩子一命。”他一向心善却不心软:“稚子无辜放过他吧。”

  话这样说着但下一秒那孩子硬生生的被一道银色的闪电劈过嘴吐鲜血断气了,白真带着小凡略微有些不满:“没有如果也没有那一天,你若心软留下后患这孩子要是长大有报仇之心,那你的孩子才会有生命之忧,何时你这般心慈手软没脑子了?”

  千言聪和苏子夜转过身来行礼:“王兄!”

  “本王过来看看你继位可还顺利,怎么这混小子也在,跟苏云斯一个德行,滚开。”白真一向最爱孩子这一次他却亲手杀了孩子还对苏子夜这么的冷漠。

  苏子夜气不过顶撞他:“传闻中的瑞王也不过如此不是说什么瑞王品行端正一向爱护幼子性格极好温润如玉的呢?还说什么夜王在瑞王的教导之下担的起一声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夜王倒是担的起,瑞王差了很多。”

  白真冷笑一声白了他一眼:“你是妖族的孩子吗?还是妖族之人?都不是本王凭什么要爱护你?本王只爱护妖族的幼子,其他的不配。”

  拽住苏子夜胳膊的千言聪笑着说:“王兄子夜年幼不是故意顶撞王兄的,苏云斯把子夜送到我这里名曰是管教子夜其实是什么王兄和我心知肚明,王兄就饶了他这一次吧。”

  “真不知道这冥界是如何教育孩子的,竟教出这么没礼数的孩子。”白真气的脸都白了。

  还想说什么的苏子夜被千言聪施法禁言说不了话了:“是,王兄说的是,等夭夭肚子里的孩子出世了一定送到王兄身边教导。”

  他听到这话心情愉悦了不少:“那是自然我们妖族未来的储君当然要送到本王身边亲自教导养育,不过你也是,他苏云斯有那么好心帮忙把这唯一的独子送到你这里管教?你须要堤防才是毕竟魔族不比在妖族,你如今是一方帝君要树立自己的威严。”

  千言聪默默听着白真的话:“言聪明白会小心谨慎的,王兄要不要来看看。”

  气消的白真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本王只求你们平平安安一切都好,希望夭夭能顺利产下储君,你方才答应本王的,等储君诞生了你会送到本王身边让本王亲自养育。”

  “这是自然了,等孩子出世了我会亲自送到妖族的。”千言聪知道他只是太过孤独,亲妹妹被关在炼狱千年而他也杯封印唯独白真在妖族死守着他们重回。

  服下北冥垣内丹的程亚灵力和记忆在一点点的恢复,白夭夭眸子闪烁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明夜心里再也没有一丝惦念:“伍洲,我给你的内丹是北冥垣的,你得帮我,怎么样帮等你完全恢复神识就明白了,庆宇元神已经恢复好了,你到时唤醒他给他输入灵力他就能恢复如初。”

  伍洲看着她只觉得遗憾和可惜:“当年我不阻止的话你们是不是就会好过几分,等他恢复如初我就要带他回昆仑了,你真的不后悔?”

  白夭夭坐到床边抚上他的眉眼笑笑:“我怀着言聪的孩子为什么后悔,你以为我是对他愧疚才愿意生下这个孩子?其实我也想明白了就算解开了心结我真的愿意跟这个杀了我双亲的人在一起吗?它就像一根刺扎在我心里挥之不去,我比谁都清楚我们根本没办法相安无事在一起,与其互相折磨还不如各自安好。”

  “对不起,没想到最后救我的人会是你,对不起也谢谢你。”伍洲经历了这么多算是看清了她的心。

魔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