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万魔令

  千敏半懂不懂的样子千一方自然是护她在身后反驳:“就因为不能重建千国所以你就要放弃自己的后人了?”

  千言聪没有反驳千一方的话:“是,弃车保帅这道理你不是不懂,千国正统皇室血脉可不是只有你们二人,我身上也流着正统皇室之血。”

  “哥他这意思是不会再庇护千家人了是吗千家祖祖辈辈都是为了等着他而活,现在他竟然说这样的话,他根本不配做我们的先祖。”千敏气急了上前想打他。

  还没有触碰到他时一只手握住了千敏的手李世冷漠的挥开她弯腰行礼:“王爷,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千一方拉过千敏他当然是认识李世的:“李叔叔?你怎么.....”

  李世站到千言聪身后面无表情的说:“我是奉王爷的命令守护千家的,王爷这里交给臣来就好了,后人不懂事还请王爷息怒不要与晚辈们计较这些免得气坏了身子。”

  微微一笑的千言聪抿嘴道:“撤了千家的防护咒吧,千家命数已尽我不能再插手了,我这一生最对的起的就是千家了,为了护下千家血脉我犯了太多的错,人总会死我不能一错再错。”说完他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千敏想去问个明白被李世拦下:“李叔叔你干什么拦我,他那家伙....李叔叔您一向最疼敏儿了您就忍心看着先祖他放弃我们吗?”

  “一方敏儿,我说了我是奉王爷的命令才守护千家靠近你们保护你们的,王爷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以为王爷不爱你们舍弃你们了,但王爷比谁都疼爱你们,只要是千家后人他没有不疼爱的道理,他护了千家千年平安,千家又给了他什么是满门荣耀还是害死了他最爱的人?敏儿一方你们好自为之我不会再来了,撤下防护咒千家未来的路就要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李世一挥手一道蓝光从千家消散。

  见他要走千一方倒有了几分难过:“这些年李叔叔的教导和悉心养育栽培都是假的吗?难道李叔叔对我们就没有半点感情?”

  叹口气的李世背对着他们说:“从千家落魄之后千家世世代代的后人都是我看着长大,包括你们的祖父爷爷父亲,他们生老病死一代接着一代长成老去死去我已经司空见惯,可能最开始会有感情吧,时间一长就明白这不过是王爷的命令无须动感情。”说完他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一直在找机会动手的北冥垣没想到自己还没能动手千言聪就送上门来了,可他没想到就是自己这一个轻敌丢了命。

  白夭夭站在不远处和千言聪并肩而行:“成败在此一举,我在宫澄岚身上施法了,等会宫城被李世引来宫澄岚自己就会往北冥垣剑上扑,等她一死你无论多厌恶宫澄岚都装作心痛如绞的模样,到时北冥垣就交给我和宫城,你与李世还有故生抓准机会杀了宫城。”

  “我知道了,不会失败的。”千言聪看向身后被控制的宫澄岚,她一脸惊恐的掉眼泪但身体不受自己控制。

  等白夭夭走开了宫澄岚才敢用那种委屈和钦慕的眼神盯着千言聪,他扬起嘴角倒是恢复了她说话的能力:“你怕死?还是现在很想杀了我来泄愤呢?”千言聪丝毫不避讳的说出他自己以为宫澄岚的心中所想。

  宫澄岚被解开了话语闷哼了一声:“我在你眼里就这样不堪吗?真是可笑,要是故冷知道她深爱的男人和她姑姑成婚生子应该多痛苦,你和她有过婚约,千言聪,我和故冷没什么不同吧我们都是你的棋子。”

  伸出手抬起她下巴的千言聪仔细的打量半晌才开口:“错了,我会替冷儿报仇我对她没想过伤害和利用,宫澄岚,我没爱过你,从未。”

  悲痛万分的宫澄岚眼里的绝望头一次在他面前表露出来:“你以为我怕死?你错了,我根本就不怕死,我怕的是你不爱我,虽然早就知道可还是会痛彻心扉,我求你....放过我二哥,算我求求你了放过他,白夭夭也是有哥哥的,她怎么能狠心看着别人的哥哥去死。”

  “抱歉....杀宫城也在我的计划里,你放心你不会孤单的,宫城会陪你一起死,如果你魂魄没散尽之时一定会看到你哥哥是怎样死在我剑下可惜没有如果。”千言聪的冷漠和这番话足矣令她后悔和遗憾。

  泣不成声的宫澄岚无法做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你的报仇就是拿我和哥哥的命去相换吗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们,为什么。”

  他仍然是没有任何表情的禁了她的言:“弱肉强食魔族易主,换一个更强大的君上有利而无害难道不是吗?”

  北冥垣果然被吸引过来看到他身后的宫澄岚颇为意外:“手下败将你还敢出现危害人间,不知廉耻的和魔族勾结以为这样本上神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了吗?把你封印是本上神最后悔的事情就应该一剑杀了你。”

  一笑置之的千言聪假装护着身后的宫澄岚至少宫城不出现他是不会让她死:“你那时打不过我所以才只能强行将我封印,已过千年你就这么自信是我对手?北冥垣,自信过头不是好事,怎么这次你是想封印还是想杀了我,这可不是在东极之地啊。”他越是温文尔雅北冥垣就越是气急败坏的想杀他。

  “你真是不知死活,本上神怎么会输给一个半妖,看本上神今日不杀你。”说着他结印唤剑冲他袭来。

  正好李世赶到喊了一声:“王爷!”

  勾起嘴角的千言聪催动宫澄岚她立马奔到千言聪身前挡下那剑,唤出剑的千言聪就这样看着宫澄岚胸口中剑身子一软嘴角渗出血。

  宫城来时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懵了:“岚儿岚儿!北冥垣....”他眼睛通红捏紧了拳头,千言聪装作心痛的样子保住了她:“岚儿,你为什么要挡在我面前,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挥开他剑的宫城从千言聪怀中抢过了宫澄岚此时她已经断气了,宫城双眸血红怨恨的盯着北冥垣:“是你,是你杀了我妹妹,是你!”

  李世连忙跑到千言聪身边:“王爷没事吧君上息怒,为今之计是替公主报仇。”

  “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等本君杀了他再来和你们算账!”宫城在气头上他的剑步步紧逼不给北冥垣任何喘气的机会,白夭夭和故生站在暗处蠢蠢欲动。

  眼看那一剑冲着千言聪过来,他也不着急而是推开了李世,白夭夭以为他受伤了慌忙现身手中的折扇毫不犹豫的划伤了北冥垣。

  笑起来的北冥垣还不知道自己中计:“来的好终于肯出来了,那就一起死吧。”

  白夭夭站在千言聪身前护着他:“你不是我的对手你应该知道,既然如此我成全你。”她倒也没让宫城出手就算怀孕了身手也是极快,北冥垣招架不住她的猛攻渐渐不支,宫城乘机一剑刺进他胳膊,疼的北冥垣脸色大变,白夭夭眸子变成血红折扇也变成了剑刺穿他心脏,北冥垣没想到自己会死的这么狼狈瞪大了眼睛,白夭夭毫不犹豫的取出他内丹顺手将他一击魂飞魄散。

  宫城倒是笑了笑的不屑:“妖族君上还真是心狠手辣.....”他话还没说完千言聪的箭就射进他小腹,故生也出来了拔剑刺在他背后。

  “是啊,正因为心狠手辣所以才要杀你,也是你和北冥垣联手都不会是我对手,只不过是想轻松一点。”白夭夭笑望着他,千言聪走到他身边轻蔑一笑:“不过如此,承让了,既然君上退位把魔君之为给我,那我一定好好管理。”

  后知后觉的宫城似乎伸手想去抓倒在一边的宫澄岚:“是你?岚儿....心里有....你....她还是个孩子....”故生拔出剑宫城倒在了地上取出了他的内丹递给千言聪:“王爷服下他的内丹魔族就是王爷的了。”

  千言聪没有立刻服下而是看向白夭夭:“为什么刚才要出来和北冥垣动手,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我杀了神族的人,如果他死在你手上神族只会让我惩治你,但他死在我手上就会挑起大战,我以为你受伤了。”白夭夭当然分得清这些厉害所在。

  生气的千言聪握住她手腕:“那你还动手万一伤着了怎么办,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你有好歹我怎么给妖族交代给王兄交代还有我交代。”

  白夭夭一愣心里一暖冲他一笑:“他不是我的对手,言聪,别怕,你身后是我还有整个妖族做你的后盾。”见他还有点生气不肯松手白夭夭无奈的轻叹一口气踮起脚吻上他的唇,千言聪怔怔的搂住她的腰怕她摔了,李世和故生背过身去很自觉的不再看。

  “本君先恭贺两位君上了。”从屋顶上跳下来的苏云斯笑的狡猾。

  千言聪微微松了松白夭夭狠狠的亲了她一口才放开:“原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君上还真是很会算计筹谋。”

  苏云斯笑着摆手:“哪里哪里,这不后辈才起已经越过了我们这些老一辈嘛,两位君上年轻有为啊,北冥垣已死魔君陨落神族不是傻子,言聪你立刻带着李世和子夜去魔族继位越快越好神族这边用一个北冥垣唤醒一个伍洲堵住神族之口不是么,夭夭不是比我还懂这些的嘛?”

  她舔舔嘴唇站在千言聪的身侧一笑:“你笑用自己的儿子和言聪结盟让神族知道魔族易主冥界是站在魔族这边的。”

  “聪明,子夜已经在魔族入口候着了,其他的话本君也不想多说了,能用手段得来的魔君之位还得要做的稳才是,魔君之位可没有王爷这位置坐的容易。”苏云斯笑着走远。

万魔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