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动手

  故生错愕的看向白真:“王爷一向疼爱夜王的就算是真的,我的冷儿她还是死了。”

  白真微微皱着眉头略微不满:“死有余辜背叛妖族皆该死,夭夭心软爱护孩子才没有追究给了她一个好名声,就算冷儿没死,本王也会赐死她昭告妖族背叛者的下场,你该庆幸她死了。”

  林夏后背一凉躲到李世身后小声说:“好歹也是瑞王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怎能这样的狠心往祭司大人痛处戳。”

  痛心的故生又红了眼眶:“王爷怎能如此说冷儿,她不过是太爱夜王失了心智,若不是夜王辜负在先那冷儿怎么会背叛妖族,王爷从前不是最喜欢冷儿了吗?无论她犯下什么错王爷都是一笑置之甚至替冷儿说话求情的。”

  “那你可知她要害的是本王的亲妹妹?你的君上?就算本王再疼爱冷儿也绝不会允许她要害本王的妹妹,本王没有一剑杀了她就不错了,她难道不知本王只剩下夭夭这一个妹妹了?夭夭就是本王的命,谁敢动夭夭本王就敢杀之而后快绝不轻饶放过了。”白真语气提高了几分带着怒意和几分冰冷的杀意。

  小凡看出他动怒急忙跪下求情:“王爷息怒故生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气头上才出言不逊的求王爷宽恕他。”

  闭上眼的白真后退了几步想冷静下来:“本王的姐姐父君母妃都死了,母妃临死前护下本王和夭夭告诉本王要照顾好妹妹,奈何本王太懦弱一而再再二三的让夭夭陷入困境已是失责对不起母妃和父君还有两位姐姐,故生,如果有那么一天本王阻碍了夭夭前行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自刎在父君和母妃还有两位姐姐的灵堂前,当然若是他人本王也不会姑息的,还有一件事你要知道,对你口中的夜王放尊重点,他是妖族未诞生的储君的父君。”

  这个消息足矣令故生和小凡震惊不已:“妖族未诞生的储君?难道君上怀了他的骨肉?”

  白真忍下了怒火拽起小凡:“是,夭夭怀的就是言聪的孩子,他们的孩子自然就是未来妖族的储君,天佑我妖族终于能迎来下一位君上。”

  此时的白真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那个孩子的诞生可他不会想到那个孩子最终成为了魔君,而夭夭退位后自己成了下一任妖君。

  要说千言聪哪儿最好看,无疑是那一双眸子生的最美,怎么看都是俊美的不像话,那容貌和南庆宇都不相上下:“不是我说,你们三个看着我做什么?苏子夜你帮南庆宇修复元神倒是用着他身体挺欢乐的,难为你父亲还拜托我看着你不要让你出什么事了。”

  苏子夜自从见过他之后总是有几分畏惧虽然他生的比女孩子还要美,一头长发格格不入但却特别的好看:“你认识我父亲?”

  “奇怪吗?你父亲总是喜欢威逼利诱怎么生的儿子却连一半腹黑都没有呢?你这是怕我?不过是上次给了点教训倒长了记性不错,是个听话的孩子。”千言聪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令三人都有些畏惧。

  程亚咽咽口水说话了:“你想干什么?我们可没有招惹你,夭夭现在你那里,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杀了我们吗?”

  笑起来的千言聪一挑眉:“杀你们?你们三个加起来都不是我对手,就算程亚恢复神识和一身修为也顶多与我平手,不过程亚还是伍洲时不是总自命不凡么,曾经我想见夭夭一面你应该不记得是如何羞辱我的了,你说我是天生的贱奴要我求你才肯放我进去救夭夭,我说我求你,可你却说求人就要跪下来求有求人的样子,于是我又跪下来求你,但你狠狠的踹了我一脚又一剑刺在我手臂上笑着骂我是贱奴。”他轻描淡写的说着这些仿佛不是他的事情。

  程亚自己暗自伤神:完蛋了他肯定是想报复我的,也怪我自己怎么从前这么混蛋,报应都是报应怎么办得罪他了。

  “不可能的,伍洲上神从前是很桀骜但他不会去欺负弱者的,前辈你所言不实。”郑海陌实在是太老实了他这话一说出口苏子夜和程亚都为他捏了汗。

  千言聪扬起嘴角不恼不怒:“桀骜?呵好一句所言不实啊,我不过年长你三百来岁你这一声前辈我担待不起,你知道伍洲为何看我不顺眼处处欺凌吗?南庆宇对我极好因为他欠我的,伍洲与南庆宇一向交好不喜欢他与一个半妖接触所以时刻想除我而后快。”

  郑海陌微微行礼皱着眉又说:“不会的,神不能随意乱杀无辜,众神皆有怜悯之心怎么可能瞧不起半妖而沾染血腥。”

  苏子夜听了倒不爽了:“胡说八道,你们这些神自以为清高瞧不起其他五界生灵,纵使冥界父君母妃与我是神族一脉,但天君若不是看在母亲是盘古大帝之女的份上怎会留冥界到如今,也是天君本来就不想留冥界,不然父君怎么会被逼的跟妖族联手呢?神最虚伪了。”

  “说的极好不愧是苏云斯的儿子,这届小辈里倒是有几个不错的,一个诚实一个敢说,不过苏子夜我要劝诫你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仗着自己的家世与上神们起冲突,你性子太直率容易被人算计,你代表的是冥界是你父君和母妃的脸面更会挑起六界之战,就如当初的妖族。”说归说千言聪依旧点醒着苏子夜,这令苏子夜对他多了几分的好感没有那么厌恶和惧怕了。

  程亚最后拉回了正题:“你不是来找我们麻烦的那是为了什么呢?”

  千言聪叹口气站起身来:“苏子夜我来是找你的,我们要去见一个人,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你得跟在我身边我才放心。”

  “什么人对你那么重要,不是夭夭吗?”苏子夜疑惑的问他。

  他靠近苏子夜的面前眯起眼:“你可还记得我的身份?我是千国王爷自然是要找千国皇室的后人了,据我所知千国皇室正统一脉仅存一对兄妹尚在人世。”

  想起来的郑海陌正好了解过千国:“但....千国后来不是被灭国,皇室抵抗敌国全部丧命于皇宫没有幸存者。”

  点着头的千言聪直了直腰轻抚长发:“没错的确如此,那一战我在那里,知道千国气数已尽我没有再出手只带走了千国太子,将那孩子藏于苏州一富贵人家,时常让李世去打探他和他后人的消息直到我被封印在东极,李世知道千国后人对我重要所以一直替我看着。”

  “前辈这样做是擅自插手人间之事,千国应该被灭亡皇室不该留下的。”郑海陌叹息之后又义正严辞。

  带着苏子夜想离开的千言聪勾起嘴角:“自古以来强者说了算,我说留下他就得留下,我不过是留下正统皇室血脉又不是强行留下整个千国改写历史,走吧苏子夜。”

  千家别墅里千敏正坐在阳台上晒着太阳千一方给她递上果汁:“今天这么好的天气你没出去玩还真是奇怪。”

  千敏翻个白眼喝起了果汁:“你不也没有出去么好意思说我。”

  门铃响起千一方倒是很奇怪:“有客人上门找你的么?”“神经病懒得理你。”千敏没有丝毫起来的意思,千一方只好自己去开门,打开门之后千一方愣在了原地,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少年,千敏见他没了动静扭过头来也瞬间被千言聪的模样惊艳了。

  千言聪腰间戴着的玉佩千一方只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是....我千家的祖传宝贝你是....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微微牵动嘴角看到千国后人像是在强忍着欢喜:“千言聪,你们的先祖。”

  “哥...他说什么?”千敏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不由的站起来走过去,千一方赶紧去书房小心翼翼的拿出他那祖传的宝贝来对峙顺手拦住了千敏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父亲离世前是说过会有一天一个男人拿着祖传的玉佩来找我们,他说这个故事是他父亲告诉他的,要我们每一代都等着那个男人,父亲等了你一辈子没有等到你就连断气的时候也在嘱咐我如果没有等到你就一定要告诉下一代继续等你,你为什么不早点出现。”

  垂下眸子的千言聪轻轻拥住情绪激动的千一方他顿时觉得很安心:“对不起,那时我没办法来见你父亲,你们两个是唯一残留的皇室正统血脉我来见你们是想告诉你们,往后的路你们要自己走了,我护了千国太久不能永远护下去。”

  此时的千敏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千一方倒是情绪激动的推开他:“你说是我们的先祖却连自己的后人都不愿意再相护,到底为什么我们就这么让你觉得失望吗?我们家世代相传千家先祖成了神仙庇护着千家,你为什么能活千年你到底做了什么。”

  千言聪眉头微皱苏子夜倒是快言快语:“你的后人也不过如此,难为你还一直惦记如何是我的后人我倒宁愿他们死绝了,哪有自己不努力一心求先祖庇护的后人。”

  “放肆!”有些生气的千言聪一句话让三个人都有些恐惧,苏子夜只好乖乖闭嘴。

  知道自己有点过的千言聪扭头看着他:“子夜我知道你是好心,毕竟这是我千家的事情你先在外面候着,我说完了就出来。”

  在白夭夭面前还很猖狂的苏子夜到了千言聪面前乖巧的不像话:“随便了,我也懒得看。”

  等他出去之后千言聪关上门随意找个椅子坐了下来那姿势看起来就不是普通人的坐姿:“不是我不愿意是我已经尽力相护,如果不是灭国时我护下最后的血脉估计也没有你们二人,千国血脉遗落千年如今也不可能再建国,于我而言国不在了就没有再护下你们的道理,我不是神,之所以活了千年之久是因为我已经死了,成了妖。”

动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