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喜欢

  震惊的故冷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可是君上赐婚,师父为人如何妖族皆可作证,是你从中作梗挑拨君上和师父,仗着君上对你宠爱为所欲为的。”

  一挑眉的千言聪撅撅嘴笑了起来:“是我仗着君上的宠爱为所欲为?故冷,你和故生一样的愚蠢你知道吗?我说了那是他应得的报应,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臣子让我拿自己与君上的关系去赌?故生他配吗?你能不能带点脑子?”

  故冷哭的伤心极了:“师父他一心侍奉君上如果不是你所做你为何不愿意帮他求情?”

  “不为什么,与其让他整日针对我不如让他被囚禁于祭司府生死都不能离,冷儿,你乖乖听话做你的郡主,我会娶你为妻好好对你。”千言聪对故冷总是留有一分余地的。

  睁开眼睛的千言聪看向怀中熟睡的白夭夭抱起她下了楼:“她的房间在哪儿?”

  程亚忙带着他到白夭夭的房间,千言聪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注视着她:“拦着点别让她再喝酒了对她身体不好,我先走了改日再来。”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了,李世在给他们做饭林夏坐在千言聪身边看着书,门外响起敲门声李世擦着手去开门,门外的宫澄岚看到是他先是很疑惑再往里面看去林夏正拿着水笑着递给千言聪。

  一下就气不过的宫澄岚推开李世径直向着林夏过去清脆的一耳光响彻满屋,林夏跌在沙发上捂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她。

  宫澄岚气的脸通红:“千言聪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贱人是谁,为何在你家与你那般亲密难道今日中午你所言都是假的吗?”

  林夏委屈的眼眶湿润了:“王爷~”

  “你误会了澄岚她是我将军搭救的一只猫妖留在我身边做侍女,林夏还不给魔族公主赔罪顶撞了公主你真是该罚!”千言聪的话使林夏硬生生的咽下了所有委屈:“是...”

  她跪了下来拱手行礼道:“还请公主殿下息怒是奴婢不好,以后会注意分寸的。”

  撅着嘴的宫澄岚有些不信:“真的?”千言聪眯起眼手腕上浮现一条手链他握紧手一根蓝色带电的鞭子狠狠多抽在林夏身上。

  李世急忙跪下来求情:“王爷林夏她不是故意的王爷饶她一命吧。”

  “蓝电的威力她一个小妖顶不住五鞭,据说妖族皇室的兵器是鞭子,而妖族传世兵器是紫电蓝电和银电,如今各自在两位王爷和妖王手中这些兵器认主以后任何人都碰不得,这三件神器长度随主人心意所变化也随主人心意现形,不过着兵器原型可是小蛇,你是半妖却能把妖族世代相传的神器使的这么自然。”宫澄岚瞬间被他手腕上的蓝电吸引了。

  疼哭的林夏浑身发抖李世扶住她:“王爷我先带林夏下去休息,不知是魔族公主还请见谅是臣管教无方日后不会了,林夏走。”

  千言聪收起的蓝电:“你是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的?”“你身上的气息啊,言聪是半妖身上气息很是香甜,而且你没有隐去身上的气息所以很好找到你。”宫澄岚俏皮一笑。

  他一挑眉摸摸她脑袋笑笑:“原来如此以后澄岚知道我家住哪儿了,李世做了饭菜你要留下来吃顿饭吗?”

  “今天不行我明天来吧,我再不回去哥哥要担心了,魔族只剩下我哥哥和我了,言聪,如今我也有了你,我们一定会好好的对吧。”宫澄岚天真的模样让他想起了故冷,微微一笑的千言聪点点头:“会的,你快回去吧别让他担心。”

  等宫澄岚走后林夏也敷好了药下来,千言聪抬起头看向林夏捏紧了拳头:“你放心今日你所受的屈辱来日我定让她十倍奉还。”

  林夏明知他的用意却还是忍不住流泪:“没事的只要不耽误王爷的大计就好,我这点屈辱怎么能和王爷所受的屈辱相比呢?”

  千言聪眼睛里没有温柔只有杀意:“敢动我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我们妖族向来护短且不讲道理我说了会让她还就一定会的。”

  北冥垣气急败坏的砸了手中的杯子:“你们一群废物怎么办事的,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过一个半妖也搞不定。”伊思悦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几人坐了下来:“阿垣你可别小看他了,他现在的修为可是与你不分上下的。”

  看向她的北冥垣说:“他伤了郡主就该为此付出代价。”

  伊思悦勾起嘴角笑了笑:“阿垣我们还有一种办法,你知道程亚是伍洲上神吗?同时唤醒两位上神,要知道伍洲上神是最痛恨千言聪和白夭夭的,南庆宇上神就算想拦也拦不住,不然怎么会辜负了她三世呢?”

  “有道理,我明白怎么做了。”北冥垣想到了什么。

  千言聪忽然出现在男人面前站在阳台上眯起眼盯着男人:“就是你召唤妖君?不是人人都想成仙怎么你想成妖?”

  男人害怕的后退了几步:“你是妖君?”

  他随手拿起男人桌上的一杯没打开的果汁喝了起来:“妖君岂是你召唤就能见到的,我乃妖族王爷,你可知你想变成妖会付出什么代价吗你要生生世世在妖族为奴效忠妖族。”

  咽咽口水的男人犹豫了:“我只是想试试传说是不是真的,”

  笑起来的千言聪眸子变得冷漠:“你可知召唤妖君需要用十年寿命来换?不管你愿不愿意你的寿命已经减少了十年,今日之事你说不得半个字否则毙命,告辞!”

  宫澄岚牵着千言聪的手笑的甜蜜走在小区里正说着什么,迎面走来的白夭夭和郑海陌是来看望千言聪,这一幕白夭夭虽然知道千言聪是为了利用宫澄岚但心里多少都不是滋味。

  看到白夭夭的千言聪抽回了手,宫澄岚正纳闷的时候看到了她语气不屑:“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啊,杀了我大哥还恬不知耻污蔑魔族。”

  “说够了没有?澄岚她是妖君。”千言聪一提到白夭夭就无法克制自己。

  白夭夭明白千言聪的心思微微摇摇头提醒他冷静下来,宫澄岚气的捏紧十指:“言聪你还护着她,就算她是你姐姐但她是杀了我大哥的凶手是魔族的罪人。”

  沉下气来的千言聪看向宫澄岚:“往后你是要做王妃的人,澄岚,她是妖君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要尊敬她不然.....”

  “尊敬?我堂堂魔族公主何须尊敬她?”宫澄岚上前用力一把将白夭夭推进她身后的水塘。

  郑海陌想拉却没有拉住:“前辈!”

  千言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毫不犹豫的想要跳进水塘,宫澄岚大声制止:“千言聪你敢!”

  他看都不再看她跳进了水塘,白夭夭呛了好几口水沉下去,千言聪游到她身边抱住了她游到岸上去,阳台上的李世看到了也匆忙赶来。

  看着呼吸微弱的白夭夭他再无法冷静,郑海陌想靠近被千言聪狠狠推开:“滚开。”

  宫澄岚气的跺脚:“你放开她,千言聪!”

  “怎么了这是?宫小姐你还是先回吧,别再惹他生气了。”李世好言相劝宫澄岚挥开他的手一脚把他踹在地上:“你不过是言聪身边的一条狗还敢拦我不成?”

  红了眼的千言聪无法再忍:“一条狗?你还真是嚣张跋扈,本想留你一时只怪你不该伤了夭夭,李世带她回去,结印,倘若魔族的人追查到她的气息我定不饶你。”

  李世目光一瞬间变得狠戾勾起嘴角站起来步步紧逼:“是!”宫澄岚害怕了起来:“你想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李世一掌打昏了她,千言聪抱起白夭夭看向郑海陌:“你还在这里干什么你一个小神怎么现在要依附妖族了?恶心。”

  郑海陌知道他误会了没有计较:“不是这样的,前辈有恩于我,要知恩图报的。”

  冷笑一声的千言聪不再理他抱着白夭夭带着李世和宫澄岚匆匆赶回去。

  “她怎么样了,林夏你快给看看。”千言聪担心的慌了神,林夏点点头替她查看着:“不过是落水了君上怎么孱弱的晕过去了,确实奇怪。”

  应和的李世也是在想这事:“的确,君上身体一向康健不该啊。”

  愣了一下的林夏震惊的收回手:“君上她..她怀了身孕,已是一个多月,月份太小所以身体孱弱现在又胎气不稳调养数日就会好了。”

  笑起来的千言聪欢喜异常:“她怀孕了?太好了我要当父亲了。”

  “这孩子是你的?”不知什么时候来的白真皱着眉头走了进来,林夏和李世跪下行礼,千言聪眼神难掩兴奋和惊慌:“王兄,这孩子的确是臣弟的,臣弟不敢推托责任。”

  白真坐下来看着他:“你们两个先退下。”

  千言聪抿抿嘴发觉了什么跪下来:“王兄言聪知道这个孩子也许是夭夭不愿意的,但他是一条性命,还求王兄替臣弟说话让夭夭留下这个孩子吧。”

  他气的青筋暴起:“荒唐,夭夭是什么性子你不清楚吗?若这个孩子是她不乐意要的谁劝她都没用,她心里的人是谁你不知道?言聪我以为你会安守本分,结果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

  红着眼眶的千言聪抬起眸子:“我承认不过是我趁夭夭醉酒动了情,是我做错了,我可以容忍天下人负我欺我辱我将我踩在脚下,可我容忍不了南庆宇负她欺她辱她,王兄,夭夭便是我的命如果她不要这个孩子....我也认了。”

  “为何不要?”醒来的白夭夭早就听到了他们的争吵,白真很是意外。

喜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