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计谋

  千言聪轻声笑起来:“我不缺钱,我也没想好需要你怎么报恩,这是我电话号码,你拿着,我们后会有期小可爱!”与她擦肩而过之后千言聪的笑容逐渐消失变得冷漠。

  转角处他闷哼一声吐出口血来,背上的伤口也有血渗出来,他淡淡的擦去嘴角的血:“我不是让你在家看着君上吗?”

  李世匆忙现身搀扶住他替他疗伤:“臣不放心所以才擅自做主跟着王爷的,那女孩就是王爷出来的目的?”

  “你觉得能让我出来的会是普通人?她是魔族公主宫澄岚,我暂时还有用的到她的地方所以必须想办法接近她。”千言聪似乎已经开始准备复仇了。

  看到宫澄岚发呆的宫城走到她身边:“哟小妹你在是在发什么呆啊?”

  回过神来的宫澄岚偷笑着说:“二哥,我今天回家路上遇到了个好好看的男孩子,他还救了我呐,我记着二哥的话在凡间不能用法术,所以被几个小混混调戏本想溜走,我的天,那个男孩子好帅好帅,不过他居然是长头发,但是比女孩子还好看。”

  宫城纳闷的坐下来:“还有这事,不过你不会是看着个男的都觉得帅吧?他叫什么?”

  白了他一眼的宫澄岚也坐下来:“胡说八道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他真的很帅嘛,他名字也好好听,他叫千言聪!”

  觉得耳熟的宫城忽然想起来了捏紧了拳头厉声训斥:“不许和他来往。”

  莫名其妙的宫澄岚看向他很是不解:“为什么啊我感觉他挺好的啊,怎么就不行了。”“他是妖族的王爷,妖族与魔族有仇,父君母妃死在上任妖王之手,大哥爱慕现任妖王白夭夭却惨遭拒绝郁郁寡欢为白夭夭而死,小妹,那妖族个个都不安好心,说不定千言聪接近你也是利用,你可千万不要跟他来往。”宫城担忧的像她解释。

  “好了知道啦,二哥别担心,我知道的。”宫澄岚不忍心看着宫城担心。

  宫城很怕她会和千言聪接触来往,可往往结果让人绝望,宫澄岚后来还是义无反顾爱上了千言聪无可救药,结果死在他剑下只为陷害北冥垣让魔族杀了他。

  一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跪在地上的林夏和气呼呼的白夭夭,见到他回来白夭夭气的上去揪住他耳朵:“你干嘛去了?身上有伤还乱跑,你的人还真是忠心护主,为了拦着我在这里跪到你回来是吗?”

  千言聪躲开她揪耳朵一把握住她的手牵着她走过去:“林夏起来吧,夭夭,我只是出门透透气太闷了,没事的。”

  抽回手的白夭夭闻到了他身上的香水味她没有问他:“言聪,我该回去了,不然程亚会担心的你好好养着身体我改日来看你。”

  “让李世送你吧。”千言聪温柔的替她把长发缕缕,白夭夭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他们走后千言聪弯下腰替林夏揉腿:“辛苦你跪这么久了。”林夏羞涩的坐立不安:“这哪能让王爷替我来....我还是自己来吧。”

  认真揉着的千言聪微微一笑:“没事,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跪着。”

  走到小区楼下的白夭夭忽然伸出手蓝色的光控制住李世窃取着他刚才的记忆,在他记忆里白夭夭看到了宫澄岚也看到了李世和千言聪的对话收回手的白夭夭朱唇轻启:“北冥垣?”

  李世还是太过实诚了:“对于妖族而言北冥垣罪大恶极,不杀他如何解王爷心头之恨。”

  “因为北冥垣杀了冷儿封印了言聪带兵杀了很多妖族战士和子民,你跟了他那么多年竟也不了解他。”白夭夭眼神带着悲伤,李世没有反驳她的话:“对君上而言自是了解王爷的,但对王爷来说君上是王爷的全部。”

  抿着嘴的白夭夭强忍着眼泪掉下来的冲动笑着说:“你回去吧,他身上还有伤。”

  回到家的白夭夭忍不住哭出声来,程亚睡眼朦胧的走出来给她拿纸巾和水:“你怎么了,除了为阿夜我还没见你哭过。”

  白夭夭泣不成声的瘫软在地上:“三生三世我都在为执着的而放弃族人,却从来没有注意到我以为的孩子受了那么多委屈,他为我失去了所有甚至是命,我却一而再再二三的辜负他辜负了所有人,我以为是我在保护他,可每一次遇到危险都是他挡在我身上扛下所有的事情。”

  “累了那就放弃吧,有时候等你回过头说不定才能找到你的归宿,你的宿命不一定是阿夜也可能是别人。”程亚略微有点心疼她。

  郑海陌被吵醒也走了出来:“怎么了前辈。”

  程亚比了个嘘的手势,白夭夭哭的伤心。

  忍不住的宫澄岚还是给他打了电话约他去咖啡厅想试探试探他是否知道自己的身份。

  一身休闲打扮的千言聪独自一人没有带林夏和李世:“宫小姐这是想好怎么报恩了?”宫澄岚傲娇的仰起头:“还没有,不过你真不知道我的身份吗?”

  千言聪假装疑惑:“哦?宫小姐还是什么厉害人物不成吗?不然我为什么要知道宫小姐是什么人,没兴趣。”

  “真不知道吗?我可知道你不是人呢,你是半妖对不对,活了千年之久。”宫澄岚撑着下巴搅拌着咖啡挑衅的望着他,千言聪微微皱眉而后一笑,他那一笑令宫澄岚彻底沦陷:“哦?宫小姐说的没错我的确是半妖,那宫小姐呢,能知道我身份的也不是凡人吧,你不是妖,身上也没有仙气。”

  宫澄岚噗嗤笑出声来:“我当然不是神,我是魔啊,你是妖族王爷我是魔族公主,身份自然也配得上你吧,不如以身相许?”她半开玩笑的试探心里小鹿乱撞。

  低着头的千言聪忽然抬起眸子那双好看的眼睛盯着她:“你是魔族公主?魔族和妖族是世仇宫小姐愿意以身相许,可魔君不会答应,还是换一个吧。”

  急了的宫澄岚立马说:“谁说的,从小到大二哥最疼爱我了,只要我求二哥他一定会答应我与你的婚事,再说了魔族只是与你姐姐父亲有仇何故与你呐。”当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宫澄岚撅着嘴又说:“我也就说说而已。”

  千言聪低头一笑伸出手摸摸她的脑袋:“傻瓜真是可爱,以身相许这事我需要好好考虑考虑总不能让你一个女孩子开口,更不能让你受了什么委屈,放心吧,到时候就算你哥哥不答应我也会去求他的。”

  动了心的宫澄岚看着他的目光都是闪烁的点着头笑着说:“好,我应承你,虽然我年纪尚小可我会学着如何做你的王妃去爱你。”

  “一言为定,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做,明天再来找你澄岚。”千言聪站起身冲她一笑之后转身离去了。

  出了咖啡厅林夏早就候着了,千言聪一脸厌恶的拿过林夏手里的水洗着手:“去见夭夭。”

  打开门的郑海陌毕恭毕敬行礼:“前辈!”

  千言聪微微点头走了进去,林夏随后也进去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郑海陌却是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清林夏瞬间就被她那调皮可爱的模样吸引住了。

  程亚抱歉的说:“夭夭她在楼上阳台上喝酒估计晕乎乎的无法认清你。”

  “没事,她可以认清我的。”千言聪绕开程亚直奔楼上而去,椅子上的白夭夭喝的小脸微红眼睛肿着像是哭过。

  果然就算喝醉了她也认出了他:“你来了。”

  他坐到白夭夭身边拿开她的酒杯:“从我还是郡国世子的时候我就知道未来要与我生儿育女的女人是谁,那时你嫁给了千伊陌我也想就这样守着你护着你,那句早点提亲就能早点娶你也是真的,只是你从未当真眼里只有他罢了。”

  白夭夭红着眼眶很是愧疚的模样:“若不是我你还会受这么多委屈吗?”

  “这话我也无数次问过自己,若我早点娶了你涵笙会不会就被宠爱一生,你也不会受这么多的委屈,可我明白你想要的是你喜欢的而不是我勉强的所以我在等你回心转意。”千言聪握住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

  垂下眸子的白夭夭掉着眼泪:“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用自己的性命赌。”

  千言聪替她擦拭着眼泪笑着说:“因为你值得我用命去赌,我爱你胜过自己,若最后结局能与你相伴余生也是幸福的。”

  闭上眼的白夭夭难受不已:“我会等他回来给我交代我不能答应你。”“我陪你等,我会永远陪着你的,只要你幸福一切都是值得,我不奢望和你在一起,只求你平平安安。”千言聪吻了吻她的额头。

  “我犯下了无数的错,也抛弃过族人,我不知道我这样做对不对可我只想他给我一个解释一个交代仅此而已,我的父君母妃姐姐们死在了他手上,他也拿过哥哥的命威胁我,但他不过是想保护我的性命却牺牲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言聪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好好的。”白夭夭这番话是彻底的知道自己的过错和责任。

  抱着她的千言聪抬起头看着天空:“别担心以后的路我陪你走,睡吧!”

  闭上眼的千言聪靠着她脑袋,脑海里浮现出故冷的影子,她跪在地上拽着千言聪的衣角苦苦哀求:“言聪求求你帮帮师父,帮师父说说话吧君上最信任你了,言聪我求你了。”

  不为所动的千言聪淡淡的说:“那是他应得的报应,你这是逼我?”

  故冷哭的撕心裂肺:“为什么?我能容忍你对我如此心狠,但那是养育我长大的师父他对君上忠心耿耿从无二心,就算死也不该死在你的陷害上,千言聪你这么无情吗?我马上就要嫁给你成为你的妻子,你却要了我半条命。”

  他冷漠的伸出手拽着自己衣角的那只手再甩开了:“我陷害他?故冷我千言聪做事光明磊落从不做害人的事情,是他容不下我,臣子算计君王该当何罪?我不爱你从前不爱现在不爱以后也不会爱你,我的一句话你就别想嫁给我,”

计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