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拥抱

  故生呆呆的看着他没有任何表情:“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臣知道王爷重回妖族,却不知王爷这话是何意。”

  故意惋惜的千言聪对上他的眸子:“杀了冷儿之人是神族上神北冥垣,本王可以帮你出去也可以替冷儿报仇,本王也知道你更想杀的人是本王,如今君上痴迷于南庆宇,我们没有多少机会可以劝服君上不如就帮君上铺好路。”

  听到这里故生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为冷儿报仇?给君上铺路?臣已经成这样了君上还愿意信臣吗?只要君上肯,臣一定万死不辞。”

  “大人一身骄傲就算死也应该死在战场上而不是在祭司府,只要大人点头本王即刻解你的禁足让你恢复身份,君上那边自然有本王,大人不需要担心。”千言聪其实不讨厌故生,时间越久他越能放下从前的那些纠纷。

  毫不犹豫答应下来故生跪着向前:“臣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不能不帮冷儿报仇,君上已经不要臣了,但做为臣子效忠君上是臣的本分。”

  千言聪很是满意他的回答:“本王不会为难你的,答应你的事情本王会办到,希望大人也能做个安分守己的臣子,本王是君你是臣,你要记住本王能给你从前的荣耀也能拉你下来,最好不要辜负本王对你的信任。”他一挥手万妖令浮现千言聪写下旨意昭告了妖族放了故生恢复了他的身份和从前的待遇。

  离开祭司府后李世已经等了很久了:“王爷交代的事情臣已经办好了,故生对我们没太大的用处为何王爷要选择放过他。”

  这个问题也正是林夏想要知道的,千言聪笑笑说:“他是君上的将军冷儿的师父,谁说没有太大用处?他忠诚就是最大的用处,回吧!”

  “这是什么情况哪来这么多神族的人。”苏子夜和白夭夭被一群神族的人围住无法脱身。

  北冥垣在暗处手中的箭瞄准着白夭夭,没有防备的白夭夭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千言聪忽然出现抱住了她,箭刺进他的后背千言聪闷哼一声,林夏和李世随后出现:“王爷!”

  千言聪嘴角渗出血丝长发披散在身后白夭夭错愕的抬起头对上他眸子抱住了他:“言聪?”

  他低下头看着白夭夭:“杀!”李世和林夏听到他命令纷纷动手加入了对抗的苏子夜。

  “你受伤了?”白夭夭正要查看伤口,千言聪伸手捂住她后脑勺俯下身吻住她的唇,睁大眼睛的白夭夭那一刻心竟然跳动的很快,她本以为只有对南庆宇才会有这样的感觉,没想到对千言聪也会有。

  也许是看着千言聪从幼稚到成熟她忽略了一些他的变化,却不知眼前的少年早就是个成熟稳重能独当一面的男人了。

  忘记了挣扎的白夭夭一心只担心他的伤,千言聪闭上眼不肯放开她霸道的侵占着她柔软的小嘴,不经意看到这一幕的林夏心忽然很难受,李世替她挡下一剑皱起眉头:“你在干什么?刚才多危险你知道吗?”

  回过神来的林夏很是失落:“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王爷喜欢君上这么多年也会很难受的吧,我没事。”

  “言聪!”轻轻推开他的白夭夭整个人都是傻傻的她口腔里满是血腥味是他的血,千言聪替她擦去嘴角的血和留下的唾液:“不是只有南庆宇才爱你,我也爱了你千年之久,涵笙也好夭夭也好我爱的只有你。”

  红了眼眶的白夭夭见他身体一软抱住他跪在了地上:“言聪别说了,别说了,我替你疗伤。”

  他躺在白夭夭怀中神色落寞:“你眼里为何不能有半点我的位置呢?夭夭,为你能放弃所有的人不是南庆宇而是我。”

  这句话触动了白夭夭的心,看着晕倒在怀中的千言聪白夭夭哭的撕心裂肺:“言聪,啊~”

  拔出箭的李世松了口气:“君上不用担心王爷是半妖,还好这伤势没中要害,养一些时日就会没事了。”

  林夏给苏子夜和白夭夭递上茶,苏子夜也缓和了紧张:“没事就好,看把夭夭给吓的。”

  白夭夭回想起先前的话和一些事:“言聪一直都不喜欢冷儿?为什么他答应娶冷儿?李世你不知道你主子在想什么?”“回君上,王爷的确不喜欢郡主,答应娶郡主只是因为郡主喜欢王爷君上也同意这门亲事,一直以来王爷都是以君上的喜好为主,君上喜欢的王爷也会喜欢。”李世替千言聪解释。

  “原来都是我错了,我把我以为最好的给了他可我从来没有问过他要不要,我真的大错特错了如果没有我做的这些冷儿也不会死,他也不用受这么多委屈了。”白夭夭坐在床边掉着眼泪看着床上的千言聪自责不已。

  李世毫不犹豫的说出千言聪的顾虑:“因为这些话不说王爷还能做君上的弟弟,在君上眼里王爷只是孩子,但王爷为君上做的一切早已经不是孩子,王爷深爱着君上超过自己的命,王爷害怕这些话对君上说了,因此生了隔阂,他不怕失去这些身份,他怕的是失去君上。”

  心疼的白夭夭内疚不已:“你们都退下吧我想陪陪他。”

  苏子夜本来想说什么被李世强行给拖了出去林夏念念不舍的出去了。

  趴在床边睡着的白夭夭握着千言聪的手,醒来的千言聪满眼的爱意嘴角都是遮掩不住的笑意凑近她的脸,忽然睁开眸子的白夭夭看到眼前放大的脸怔住了,她从来没有注意到自己以为的少年这样好看已经长成了男人。

  “言聪....唔....”白夭夭还没有说完就被他吻住了唇,千言聪伸手揽过她的腰抱上了床坐在自己的身上吻着她的唇。

  双手抵在他胸前的白夭夭震惊的美眸睁的大大的,千言聪挪开唇拥住她:“我知道你心里只有南庆宇,我只想让你明白,只要你需要的时候回过头看到我一直在就够了。”

  心中波动的白夭夭眸子闪烁:“从前你总是不说这些,我强塞了很多你不喜欢的给你,包括冷儿我也以为你是爱她的。”

  他抱着白夭夭躺好将头埋进她脖颈,白夭夭嗅着他身上的气息竟会觉得很安心,千言聪手搭在她腰上轻声呢喃:“我爱的始终只是你,夭夭陪我睡会,我好困。”

  白夭夭虽然觉得不妥但被他抱着也没办法离开只好任由他抱着,结果昏昏沉沉的又睡去了。

  “我现在才明白郡主为何因为嫉妒陷害君上犯下大错了,李世,王爷真的只爱君上吗?”林夏撑着下巴坐在椅子上盯着李世,不满的李世望向她:“林夏我告诉你,不管你怎么胡闹都行但倘若你学郡主一样试图伤害君上或是跟郡主一样背叛了妖族,王爷是不会容忍你的,你不是郡主也没有郡主的身世背景,王爷是不会看着我的面子上放过你。”

  林夏当然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身份和好的背景可以像故冷一样:“我以为做个侧妃都是可以的但没有想到王爷对君上情根深种。”

  最先醒来的千言聪吻了吻白夭夭的额头撑着身体走出了房间,李世和林夏连忙过去:“王爷你伤势未愈需要好好休息。”

  换上衣服的千言聪摇摇头说:“小伤死不了你们留下来照看君上,我出去一趟有点事情,她一时半会醒不来的。”千言聪出来时趁机对她施了法术让她昏睡,李世仍是担心他的身体:“王爷受伤了能行吗?要不臣跟您一起去?”

  “不了,你还是留下来照顾君上。”说完千言聪穿上外套出去了。

  屋外天已经暗下来了,林夏很是不放心想跟上去被李世拦住:“你的修为太低王爷会察觉出来的,你在这里守着君上,我去跟着王爷,万一出什么好歹了你我担负不起的。”

  犹豫的林夏答应下来:“好那你快去吧。”

  宁静的街上没有几个人了,小巷子里女孩被几个小混混恐吓调戏着,女孩慌不择路的想要逃跑却一头撞进千言聪怀里和他唇唇相依,千言聪的伤口被大力一扯裂开了,他一只手护住了女孩看向几个小混混:“你们是一个一个的来还是一起上呢?”

  女孩并没有害怕倒是有几分看好戏的样子望着千言聪,几个小混混互相看了一眼:“你是谁啊多管闲事,赶紧滚开。”

  “哦?滚开?怎么滚开呢?这样嘛?”千言聪速度极快的上前一脚将开口说话的小混混踹倒在地上,另一个小混混想还手被他用胳膊肘打的吐口水趴在了地上。

  遮掩不住笑意的女孩眼里带着惊喜和有趣目不转睛的盯着千言聪,几个小混混招架不住了狼狈不堪的逃跑。

  拍拍身上灰尘的千言聪转过身来:“我救了你难道你不准备报恩吗?打他们我手可疼了。”

  没料到这一幕的女孩尴尬的挠挠头:“你想怎么报恩啊?”“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千言聪刚才你可是一门心思往我怀里躲呢。”千言聪戏虐的抬起眸子对上她双眼。

  心虚的宫澄岚垂下眸子躲避着他的目光心中窃喜:他好帅啊,我的天受不了,别再这样撩我了啦,扛不住啊!

  “我...我叫宫澄岚,我那是为了躲开谁叫你突然出现的,算了好歹你也救了我,你是要钱还是要什么?”宫澄岚眨巴眨巴眼睛。

拥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