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谋略

  沉默了一会的千言聪转过身来:“我知道了他好不容易来一趟怎好扫了雅兴,说不定是有什么好消息呢,见见吧。”

  坐在阳台上看着风景的苏云斯听到他走来的脚步了:“言聪还真是会享受啊住这么好,也是有这么一个忠诚的将军本君很羡慕啊,不知可否割爱让给本君呢。”

  千言聪坐了下来示意林夏端茶:“冥界忠心之人那么多不缺一个李世,他是姐姐给我的人不能割爱,你找我不是为了要人的吧。”

  苏云斯叹息的说:“那还真是很可惜,本君的人发现李世在查北冥垣的下落,怎么,你想对付北冥垣吗?言聪,不是所有神你都可以得罪起的一不留神那就是一场大战。”

  他端起茶杯送入口中翘着二郎腿:“你是来劝我死了这条心的?”

  “都说妖族王子白真善于窥探人心懂得筹谋算计,本君认为这最擅长谋略的应该是你,外表看上去温润如玉实则心思缜密,不如本君帮你一把吧,你不是想杀北冥垣吗?本君也是神,那天君以为他手握六界可不知本君安排了好几个神在神族,其中有一位叫罗冰的神,你找到他,他自然会帮你的。”苏云斯戏虐一笑。

  不说话的千言聪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苏云斯打破他的沉默:“你在想为什么本君要帮你,也在想有什么办法能脱离如今处于下风的处境。”

  没有反驳的千言聪笑了:“是,你一直牵制着我这样的形势我很吃亏呀,南庆宇和姐姐至死也没有想到在背后窥视一切主宰的一切的人是君上和夫人吧。”

  低头一笑的苏云斯笑起来很是好看:“还是被你给发现了,本君是在你们背后操控,是因为本君想帮你们这样你们才有机会,不然你以为妖族还能安然无恙吗?早就不复存在了。”

  “帮?君上下的好大一盘棋,等我杀了北冥垣若发现你有半点对不起妖族的,我也绝不会放过你与冥界。”千言聪说这话时语气平淡可却透露着杀意令人不寒而栗。

  苏云斯站起来走到他身后按着他的双肩笑着说:“你放心本君从未有伤害过妖族的念头,冥界的敌人是神族而不是妖族,再告诉你一件事魔族如今也是蠢蠢欲动你要堤防些别让人趁机钻了空子。”

  千言聪眯起眼深觉日后的路难行:“我知道了会应付的。”

  收回手的苏云斯不由感叹:“本君还记得郡国世子少年时暴戾成性满手鲜血可却年少轻狂骄傲又自信,如今的你怎么还需要考虑了。”

  “杀戮多不好,慢慢折磨不是更有意思?”千言聪扬起嘴角苏云斯笑而不语的离开。

  李世这才道歉:“王爷是臣办事不力走漏风声了以后不会了。”“没事,苏云斯不会是我们的敌人他要对付的是神族。”千言聪站了起来发现林夏用崇拜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有些疑惑:“林夏你是....身体不舒服吗?为何这样看我?”

  回过神来的林夏尴尬的低下头:“没....没有王爷....可能昨夜没睡好.....”

  伊思悦浑身发冷腿伤也疼:“阿垣救救我好冷好疼,我受不了了。”北冥垣手抚上她的腿试图替她缓解疼痛:“郡主这是被寒冰剑伤的?是不是千言聪?我找他算账。”

  “不要去,阿垣别去不要走。”伊思悦冷的蜷缩着身体北冥垣紧张的不行:“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找药神来给郡主疗伤啊,一群废物。”

  他抱着伊思悦试图用自身体温让她觉得好受一点:“郡主没事的会没事的。”

  不管你想保护谁,最后都保护不了,因为我才是王,决定了你们的生死!

  千言聪带着李世和林夏对着白真行礼:“臣弟回来许久都不曾给王兄请安,希望王兄可以宽恕臣弟。”

  白真看到他很是高兴的去扶他:“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小凡去给言聪斟茶。”

  自从故冷因为他死了之后小凡见到他都是冷眼相待也不行礼:“王爷,夜王从人间而来自然是喝不惯妖族的茶,臣以为这茶也没必要上。”

  “没关系,王兄,许久不见长老大人可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千言聪走到小凡身后,小凡背挺的直直的,他勾起嘴角一脚踹在小凡膝盖上被迫跪下来的小凡气的捏紧拳头:“王爷!”

  一挑眉的千言聪看向白真:“王兄性子好说话平日里让长老大人放肆惯了,但本王可不太好说话,你最好老实的跪好了。”

  林夏偷笑着小声说:“哎,我早听说咱王爷很是霸气一直不信,今日一见果然是。”李世翻了个白眼示意她不要胡闹。

  没有劝阻的白真倒是自己给他倒茶:“小凡和故生你也知道的,他们没有坏心只是在冷儿一事上耿耿于怀,言聪你也别放心上,知道你回来了我很是高兴,来让我看看。”

  千言聪微笑着上前去,白真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眼眶不自觉就有点湿润泛红了:“是我对不住你和夭夭,让你们二人受尽委屈,一个关入炼狱一个被封印在东极之地,言聪,你不要恨我王兄也是无能为力,如今回来了.....我就不会再让那些神族欺辱妖族也不会再让你和夭夭受苦了。”

  “我知道王兄爱好和平不喜欢争,神族一次次的来犯王兄真的能忍?我也知道妖族元气大伤不是神族对手,但神族欠我们的,我定让他们十倍奉还。”千言聪一说起这事目光都冷了几分。

  白真犹豫着劝说:“我理解你,妖族却不能再受重创了,言聪,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根本不是神族对手,更何况你是半妖,如今修为虽有长进可是仍不是上神对手啊。”

  他拱手行礼想要离开不想再听了:“王兄若臣弟执意呢?有任何问题臣弟一人担着绝对不会连累妖族,也不会用妖族的名义胡作非为。”

  疼爱他的白真怎么忍心:“你是妖族王爷若有什么问题妖族陪你承担,就像夭夭一样,我疼爱孩子也疼爱所有孩子,你和夭夭都是我的亲人我不会偏向谁,你我也是一样。”

  这句话触动他的心,千言聪愣了几秒他其实一直觉得自己是半妖后入妖族的,也以为白真是看在白夭夭的面子上才对自己宽容,不曾想白真对他的心如此真诚,他也是真的疼爱自己。

  “明白了,臣弟会自己看着办的。”千言聪笑着转身离去,白真叹了口气等他走远了才看向跪在地上的小凡:“自己罚跪两个时辰吧。”

  小凡抬起眸子语气平淡的说:“臣不懂,为何王爷对他如此宽容大度。”

  白真皱起眉头盯着他:“你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夭夭看重言聪既然他入了妖族成了妖族王爷那他就是本王的弟弟,对于弟弟妹妹本王都是一视同仁没有偏心,再则言聪为妖族做的还不够多吗?冷儿的死本王也很遗憾,但你真以为她是冤枉的?李世调查冷儿之死你觉得本王会不知道?冷儿犯的错她已经受到惩罚了,到底最委屈的人不应该是言聪?”

  被说破的小凡红了眼:“王爷,冷儿自小在王爷身边长大的,也许是她一念之间犯下大错但您也说了她受到惩罚了,那夜王呢?是他辜负了冷儿,他也该受到惩罚才对。”

  “荒谬,言聪对冷儿仁至义尽,你口口声声为冷儿,难道你要本王亲手杀了自己的弟弟你才心满意足?你在此好好反省。”白真气的拂袖而去看都不想看他。

  林夏陪着千言聪不知不觉走到了祭司府她撅着嘴说:“王爷,李世干什么去了,我们为什么来这里?”

  千言聪神情茫然若失的说:“李世啊,本王有事交代他去办了,林夏,本王带你去见一个人他曾是君上的将军,冷儿的师父,你还没有见过祭司大人吧。”

  撇撇嘴的林夏没好气的说:“我才不想见他要不是他,王爷能受这么多委屈吗?”

  他停下脚步伸手抚上林夏的脸,林夏看的痴迷觉得他眼里有星辰大海:王爷真是好看,为什么君上不喜欢这么一个深情又好看的男人,王爷又温柔真是好害羞。

  “无论怎样他都是祭司是冷儿的师父,林夏你年纪还小不懂,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他收回手被林夏忘形的握住,千言聪皱皱眉林夏这才反应过来慌张的低下头抽回手:“林夏失礼了王爷别怪罪。”

  笑了笑的千言聪摸摸她的头:“没事,不用担心本王不会怪你的,走吧我们进去了。”

  故生看起来苍老了不少也显得疲倦,千年前的意气风发被岁月和噩耗磨去了棱角:“臣以为是何人,没想到是王爷,你来干什么?”

  千言聪掀起衣角坐下来:“本王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时,故生可是年轻气盛玩世不恭十足的像极了翩翩公子,一个故冷就让你丧失斗志了?你不是想让本王死吗?就你这样怎么对付本王。”

  “不敢,臣心里有数,王爷身份尊贵岂是臣敢诅咒妄言的。”故生眼里毫无生气。

  眯起眼的千言聪有那么几分不悦:“跪下!”

  听话跪下的故生令林夏差点以为他是不是痴呆的,千言聪不由的觉得失望:“故生,君上看重你的是你的忠诚和你的品行,你可以帮她但你如今模样怎么服侍君上替妖族办事?”

谋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