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少年

  白真并没有任何责怪他:“我知道你恨他怨他怪他,但事已至此我们没有办法,妖族还不够强大而你已有未婚妻她也已经嫁给了南庆宇。”

  耻笑起来的千言聪摇着头笑:“王兄,你可知我当初也是真心祝福千伊陌和涵笙的,我以为他们两情相悦我也可以放心,他不该负涵笙,那是我拼命爱着的人,他负她伤她杀她,我恨我不该信他,有时我想着早前如若是我提亲在先她是不是就不会吃那么多苦可以被宠爱一生。”

  “没用的,言聪啊,不管你做什么她都没法和其他男子相爱,南庆宇就是她的宿命,她生生死死都没办法逃离的,你以为本王不想吗?本王阻止过却没用。”白真叹口气拿出一枚玉佩戴在了他的身上:“这枚玉佩是九尾狐身份的象征皇室只有我与夭夭有,你戴着以后出门遇到同族和别的人也能让你三分。”

  千言聪拽住了白真的胳膊红着眼:“为什么不能帮她,每一世,每一世都是为他,千落是涵笙是夭夭也是吗?我深爱的女子却被他人唾弃侮辱我怎能不心疼,我宁愿受罪是我自己啊。”

  心里不是滋味的白真手搭在了他肩上:“你原来都知道了,言聪,别怪王兄,这也不是王兄想看到的,王兄从你眼里早看出你对夭夭的情意就是不知如此之深,既然你要娶冷儿了就不该为夭夭守身如玉,这样束发他人以为你是为冷儿其实你为的是夭夭,冷儿要是知道该多伤心。”

  “这我也知道,臣弟只想这些时日再为她做点什么,臣弟不敢了绝对不会再发生,臣弟保证娶了冷儿会护着她一生,我马上就要成亲了,成为别人的夫君。”千言聪眼角的泪落下来。

  吐出血的白夭夭脚下不稳跌在了地上,看到这一幕的李世竟有些动容了:“君上!”

  他不知怎的去扶了她,白夭夭撑着身体冲他摇摇头:“本君没事,不必担心,只是本君如今妖丹离体身体虚弱你为何不趁机出手呢?”

  李世愣住了他并不知道她妖丹离体:“臣若赢了君上胜之不武,而且就算君上妖丹离体臣也不一定是君上的对手。”看了他一眼的白夭夭勾起嘴角:“倒算有自知之明。”

  面前传来的争吵声引起了她和李世的注意原来是纳兰若雪被侍女欺负了。

  “你不过是个不得宠的女人,还敢跟我提尊卑之分?三殿下未曾看过你一眼,你嫁给三殿下这么久了他也没有碰过你,而我腹中怀的可是三殿下的孩子,殿下迟早给我位份,等我嫁给殿下第一个饶不了你。”女子咄咄逼人的样子惹的白夭夭一阵厌恶。

  她手搭在李世胳膊上走了过去不清不淡的开了口:“何为尊卑?我为尊你为卑,一个婢女以下犯上欺辱侧妃娘娘!”

  看到白夭夭纳兰若雪慌忙行礼:“君上!”

  女子也有些慌了气势弱了下来:“君上!”

  白夭夭松开手看向她:“你说你腹中怀的是哥哥的孩子?本君不承认这个孩子,你就没办法生下来,李世请哥哥过来。”

  点点头的李世转身去寻白真,此时的女子腿脚发软的跪下来:“君上,奴婢不是有意的,君上饶了奴婢吧,这个孩子真的是殿下的,奴婢不敢欺瞒君上。”

  纳兰若雪不忍她腹中孩子被杀:“君上,臣妾想为她求情放过她腹中孩子,稚子无辜啊!”

  “你想为她求情她可有想给你活路吗?这个孩子本君不会承认的,想做哥哥的正妃也要看看她有没有这个资格,尊卑有序?”白夭夭的眼神分明是想杀人的眼神。

  过来的白真看到了那女人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这些事情夭儿决定就好何须找我呢?”

  此话一出那女人彻底瘫软了她没想到白真对白夭夭宠爱到如此地步:“殿下,奴婢怀的可是殿下的孩子,殿下还许诺奴婢会娶奴婢的。”

  白真没有反驳:“是啊本王是想给你一个名份的,但你万不该顶撞若雪被夭夭看到,而且你是怎样爬上本王的床的你不知道吗?”

  绝望的女子捂着小腹摇头哀求:“这是奴婢和殿下的孩子啊,就算殿下不念着这些也该念着奴婢腹中的小皇子,他还没有出生还没来得及看看他的父王怎么能就被害呢?”

  “侧妃娘娘为哥哥诞下皇子那是应该,你所生之子那叫野种,皇室不会承认他的身份。”白夭夭爱孩子,爱妖族每一个孩子,唯独不会爱没有名分的孩子。

  难得听的白真挥挥手示意,李世点了点头拔出剑毫不犹豫的杀了她。

  吓坏的纳兰若雪捂住嘴:“孩子!殿下!君上爱每一个孩子为什么不能给这个未出世的孩子一条生路呢?”纳兰若雪悲痛万分。

  白夭夭身体很是虚弱:“本君是爱孩子也爱世间所有的孩子,他们天真浪漫,但我皇室怎能容忍她用孩子做威胁呢?她既用孩子威胁了我和哥哥她就不配生下这个孩子,你想让这孩子生下来没有名分不被承认?”

  “我们还会有很多孩子的,爱妃不必担心这孩子也未必是本王的,那日本王喝醉了酒,她居心叵测爬上本王的床,本王怎知她腹中是本王的孩子呢?自那日本王未曾再碰她。”白真一脸厌恶和嫌弃的模样。

  故生和小凡过来行礼看到这一幕并没有多问什么:“君上,殿下,昆仑山脚下发生了瘟疫死了很多村民,目前查不出是什么原因,而且蔓延很快已有好几个国家染上了瘟疫,妖族边界已经让严加看守。”

  眯起眼的白夭夭感到奇怪:“南庆宇和伍洲呢此事发生在昆仑山脚下,仙山下发生瘟疫本就不同寻常。”

  “姐姐真不知?昆仑山那位上神病重伍洲上神日夜照顾,前两日才脱离危险这几天更是格外注意,所以应该封锁了消息。”千言聪慵懒的小步走着过来行礼:“王兄,侧妃娘娘。”

  李世和故生也纷纷行礼:“王爷!”

  白真点了点头:“来了啊。”“是啊,得知了瘟疫的消息似乎有点严重,源头还不清楚只知道疫情扩散的很快。”千言聪一身蓝色衣衫长发束起像极了翩翩少年的模样。

  白夭夭感觉这事似乎很有蹊跷:“言聪跟我走一趟,故生和李世你们也跟着。”

  千言聪握住了她胳膊对上她的眸子:“姐姐这件事昆仑都不管我们何必淌混水?妖族子民不会感染上瘟疫的。”

  皱皱眉的白真心软了:“言聪,听你姐姐的吧她这样做有她的道理,只是....你妖丹不在身体里你需要格外注意,稍有不慎你会没命的。”他不忍心她失望所以一直站在她身边试图理解她。

  “是臣弟明白了。”千言聪这才知道原来她的妖丹不在身体里了。

  她知道是自己又让白真担心了虽然他嘴上不说可心里却惦记着:“原来哥哥都知道了。”“知道又能怎么办呢?你自己做的决定无论结果如何我都支持你。”白真双手背在身后看着她。

  感动的白夭夭抿抿嘴:“哥哥....我不会辜负哥哥的期望。”

  妖丹离体越久她越虚弱,算下来这已经离体三日了,妖族灵力强大都不能让她撑很久,这离开妖族她身体更难以承受,马上的白夭夭一袭黑色长裙面纱遮住了容貌,千言聪看到她有点不对劲拉紧缰绳停了下来:“姐姐,你体力不支我和姐姐共骑一匹吧。”

  故生和李世也纷纷停在了后面:“君上!要不我们休息休息。”

  “不用我还撑的住,在凡间不要用尊称。”白夭夭挥挥手示意继续。

  千言聪也是一身黑色衣衫跟她甚是般配,她爱穿黑色和灰色,所以千言聪的衣服也大多是灰色和黑色相配。

  马车上的女子娇弱又可爱:“皇兄,为何那边有瘟疫我们还要往昆仑山下而去?”男子一脸疼爱又无可奈何:“仙人指点说千年妖王会出现他的妖丹可以救你,茵儿放心皇兄一定会治好你的病。”方任嘉很是心疼他这个小妹妹。

  方任茵捂的严严实实的外面正是寒冷时她笑着握住了方任嘉的手:“皇兄千年妖丹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我这身子不过是弱了些,看了那么多神医也只是说需要好好养着嘛。”

  “我要你好好活着,活到百年陪着皇兄看尽世间繁华。”方任嘉搭上她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没过一会马车停了下来:“十三殿下,外面有一位姑娘和随形的三位男子好像也是往昆仑而去要不要赶走?”

  皱起眉头的方任嘉很纳闷:“难道还有其他人知道妖王现世要夺妖丹吗?茵儿你在车上待着我下去看看。”方任茵一把拽住了他胳膊:“还是我也一起下去吧,万一不是皇兄想的那样冲撞了他人就不好了。”

  点了点头的方任嘉跳下马车把她抱了下来。

  轻咳两声的白夭夭看到停下来的马车示意别再前行了,故生不由觉得奇怪:“瘟疫人人避之不及这两人衣着不凡应该不是普通百姓,为何也来这瘟疫之处?”

  千言聪跳下马扒缰绳递给了李世:“这衣服打扮应该是皇室之人,姐姐,你认为呢?”

  跳下马的白夭夭顺手把缰绳给了故生和千言聪并肩而立:“的确是皇室之人没错了,这小少年有帝王之像必定为皇,不过那位姑娘怕是有一劫难逃,若躲过这一劫那便是涅槃重生。”

  方任茵挽着方任嘉的胳膊感叹:“好美的少年和姑娘啊,那姑娘气质不凡虽看不见容貌但一定是个绝美的姑娘。”

少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