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收为己有

  低头一笑的白夭夭抬起眸子说:“是啊,我就是妖,你还对于我害你们陛下和王爷的事情怀恨在心但事已至此别无选择,国破家亡,你唯一能选的就是效忠言聪等你强大起来再来寻我报灭国之仇,我保你不老不死给你机会杀我如何?”

  李世犹豫了起来:“你想让我效忠他?”

  点了点头的白夭夭一双美眸盯着他:“言聪身边缺的就是你这样的人,卫国灭亡已是过去了我向你保证言聪值得你效忠。”

  被说动的李世看着她再回想起卫国已经被灭亡的事情伤心不已:“好我答应你,但我终有一日会强大起来杀了你替陛下和卫国报仇。”

  只见他捏紧拳头忍了很久对着千言聪单膝跪了下来行礼:“属下....属下以后就是王爷的人了是生是死都是王爷的人,只要属下活着就会对王爷忠心不二若违背此意天诛地灭!”

  “以后他就是你的将军了,我回去就会下旨将他安排你身边贴身侍奉为你将军。”白夭夭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千言聪砍断了李世的铁链冲她温和一笑眼里的温柔连李世都看的出来:“好我受着。”

  她突然想起了南庆宇叹了口气:“你带他回去吧,我会千里传音给哥哥让他下旨的,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先行一步。”

  等白夭夭走后千言聪一改温和模样:“起来吧以后你就是本王的人了,这颗百年妖丹灵力纯净你服下就成妖了,百年纯净来之不易你勤加修炼定能稳正根基。”

  李世站起来接过妖丹服下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了不少:“王爷喜欢她?属下都能看出来为何不迎娶她为妻?”

  “你口中的她是妖族君上,想来你已经知道她身份不俗却不知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在妖族一共有两个人你需要忌惮,一个是妖族君上白夭夭便是她,还有一个是君上的兄长白真,君上已经和昆仑山的上神南庆宇结为夫妻。”千言聪提起南庆宇时目光都带着怒意,曾经他也视南庆宇为兄长才放心退出,谁曾想他终究负了她。

  红羽见到她来了很是欣喜:“夫人回来了上神他身体不见好伍洲上神正在里面。”

  白夭夭点了点头:“退下吧,我知道了。”

  房间里南庆宇身体还是虚弱的很,白夭夭关上门走了过去:“他是被神器所伤,我看不出来用的是何种神器,前几日有事匆忙也不知道他伤势如何。”

  “再深一点就没命了,伤口在离心脏两寸处招招致命。”伍洲输着内里给他,想起什么的伍洲拽住白夭夭的胳膊:“你灵力和他一样,能救他的只有你,白夭夭他对你不薄疼你爱你宠你护你的你救救他吧。”

  抽回手的白夭夭满脸厌恶:“你胡言乱语些什么,你们神族之人就会这般攀扯吗,我是妖他是神灵力怎会和他一样。”

  眼珠一转的白夭夭勾起嘴角:“好啊,你跪下求我,只要你求我我就救他。”

  错愕的伍洲没想到她会说出这话,白夭夭眯起眼看着他:“怎么不跪?我的千年妖丹可是独一无二的,能治百病救任何人神妖魔,你想让我白白救他又没好处,你们神都这样会做生意?”

  捏紧拳头的伍洲迟疑了几秒跪了下来:“只要你肯救他,什么我都答应你。”

  “这可是你说的,记住你欠我个人情,退下吧我再不救他,他就真的要死了。”白夭夭等他出去后替他查看了身体:“灵力和仙气是与我的很相似,奇怪了,他身体排斥灵力应该是受伤太严重所致,没办法了只能用妖丹救他。”

  一狠心咬牙的白夭夭伸出手掌心的蓝光抚向丹田处忍着疼嘴角都咬流血了:再忍忍就出来了一会就好。

  加大力度的白夭夭一用力将妖丹取出,她疼的脸色苍白把妖丹喂他吃下,一瞬间他的伤口在愈合灵力也在微弱的恢复,白夭夭捂着小腹查看他的气息:“千年妖丹原来都是真的。”

  从前她并不相信妖丹可以救人,只是她祖父总是告诉她的妖丹是万年难遇一次的妖灵丹,可以让死人复活生人进阶。

  白夭夭伸手正要看他的高烧退下没有,南庆宇忽然睁开了双眸和她对视着,两人唇唇相依白夭夭看的呆住了,他身体恢复的极快但是并不能现在就取出妖丹不然功亏一篑,妖丹必须要在他体内待上四五天才能取出。

  “你回来了。”南庆宇率先开口,白夭夭慌忙移开目光脸颊微红:“额....嗯,伍洲说你伤势加重求我过来替你疗伤没有其他意思。”

  南庆宇微微一笑握住她的手:“既然都回来了想必千国的事情也办妥了吧,还顺利吗?”

  她抽出手不自然的坐在床榻边:“挺顺利的你都醒了就让伍洲伺候着先恢复身体,妖族我好些日子没有回去,得回去给哥哥解释。”

  对她南庆宇永远都是温柔的不像样:“我在家等着你。”

  想慌忙撤离的白夭夭猛的被他拽入怀中,南庆宇吻上她的唇却只是轻轻一吻目光温柔的抚上她的长发:“有什么事你可以与我商量,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急忙站稳的白夭夭脸通红:“登徒子,伤才好就如此轻浮,不跟你说了。”说完她跑出了房间在门口遇到了伍洲,还不知所云的伍洲一脸急切和茫然:“如何了?”

  “没事了,我的妖丹在他体内五日后我回来取我的妖丹,切记这些时日不能让妖丹离体不然前功尽弃,我还要回妖族找哥哥,你留下来照顾他也别告诉他我的妖丹在他身体。”白夭夭一刻都不想逗留的离开了。

  白真浇着花看到回来的千言聪和他身后的李世了:“哎哟回来了啊,再不回来啊那丫头又该跟本王闹了。”

  千言聪微笑着行礼:“怪臣弟没有给王兄报个信就私自离家这么久,回来了也没有第一时间通知王兄今日才带着李世来谢恩。”

  摆摆手的白真笑笑:“无碍无碍,你啊和夭夭一样在外面野惯了没事就好,这就是那个李世啊看起来挺硬气的,不错不错这样为兄也放心了不少还是夭夭安排妥帖。”

  “王兄说笑罢了,姐姐一心爱护兄长担忧兄长的。”千言聪在他面前就显得很乖巧温和。

  被逗笑的白真放下浇花的葫芦:“你们两个都一样,你不也是爱护长姐担忧她吗。”

  刚到妖族白夭夭觉得胸口一闷一口血涌了出来她捂着胸口有些难受:糟糕耗损了太多灵力妖丹又离体,不知道能不能撑到他伤好那天。

  故生来迎接她时看出她脸色不对劲而且气息很是微弱:“君上怎么了?”白夭夭摇摇头被他扶着说:“没事最近太累了歇歇就好了,别告诉哥哥了,走吧去给哥哥请安。”

  担心的故生只能答应下来:“是,臣不会告诉殿下的,君上要是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告知臣不然臣心不安。”

  “放心吧,我知道的。”白夭夭松开手强装镇定向着白真和千言聪的方向过去。

  看到她回来的白真冲她伸出手:“过来。”

  白夭夭扬起嘴角提起裙摆走到他身边将手放进他掌心:“哥哥我回来了。”千言聪和李世还有故生弯腰拱手行礼。

  白真一把搂她入怀手抚上她的发闻着她身上的气息皱起了眉头:“夭儿别再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哥哥会担心你的,我也害怕。”他察觉不到她的妖丹更是有些慌了。

  她长发垂下温婉可人一笑起来:“不会了哥哥在哪儿,哪儿就是夭儿的家,夭儿永远不会和哥哥分离的。”

  “那就好。”白真这才放心的松开她却对妖丹一事并没开口提起。

  千言聪见到她却不敢像白真那样甚至连去拥抱她的勇气都没有:“姐姐回来就好。”曾几何时他带兵出征英勇无畏不惧生死,他也曾是那个骄傲又高高在上的少年,如今被磨去了棱角善于谋略表面温文尔雅。

  见他犹犹豫豫的模样白夭夭走到他面前仰起头伸出手拍拍他的肩:“怎么和我生疏了,聪儿这是要成亲了?都束发了。”

  白真一挑眉笑着说:“是啊我准备近日就安排好他与冷儿的婚事,言聪这是要守身如玉迎娶冷儿为王妃,我妖族也算是有喜事了。”

  勉强一笑的千言聪盯着她:“王兄说的不错该是要成家了。”他一心为她终究是错过了。

  “君上生的美谁见都会动心,王爷对君上倾心相待可君上不知为何王爷不说?王爷不说就没有任何机会,说了倒有一丝机会。”李世站在他身后不太明白。

  心里一阵难受的千言聪捏紧拳头:“情不知所以,一往情深,本王说了那连如今的能陪在她身边的身份都没有了,若不说本王还可以做为弟弟留在她的身边护她安好。”

  身后的白真早就知道他心仪之人不是故冷而是白夭夭了:“可惜她不能爱你,你的妻子只能是冷儿你不能辜负冷儿,言聪,爱一个人她却不知是不是很难受?看着她和别的男人恩爱有加或是被其他男人伤害就很痛苦?”

  李世慌忙行礼千言聪不急不忙的转过身来看向他:“我还是千言聪的时候就喜欢涵笙了,我知道我的涵笙永远回不来了但我就是抱着那一丝的希望,我明明知道夭夭就是涵笙,偏偏又熟悉又陌生,我可以为她上战场杀敌可以为了她替那个男人守下江山击退敌寇,就算千伊陌伤她再深她都会留在他身边,这些我都不在乎,我恨的是千伊陌亲手毁我的念想,他杀了我的涵笙又夺去了夭夭,这些恨我永远忘记不了。”他眼眶泛红声音哽咽带着恨意。

收为己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