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魅惑

  在千国这些日子卫清总是费尽心思的讨着白夭夭的欢心,白夭夭故意装的柔弱来引起卫清的保护欲,此时的卫清恨不得立刻带着他回到卫国与之成婚。

  协商后不久千言聪便做为送亲使者的身份护送白夭夭和卫清去卫国。

  河边白夭夭梳理这长发,卫清从她身后走了过来:“一路上车马劳顿的公主可还好?”白夭夭微微弯腰行礼笑着说:“笙儿虽然自小娇生惯养但好在身体还不错,这些都没什么的,倒是王爷一路照顾笙儿感激不尽。”

  卫清憨笑着挠头:“没什么没什么,我们日后是要做夫妻的人,公主没事就好,既然我们是要成为夫妻的.....我可以亲公主一下吗?公主国色天香我实在难以抵挡。”说着卫清就要靠近,白夭夭有些意外还是装作了惊恐的模样连连后退躲避着:“父王自小教导笙儿未成家不能与男子有染王爷这般羞辱笙儿,笙儿还不如死了算了。”

  说完白夭夭转身跳进了河里,被吓到的卫清连忙跳下去救她:“公主,公主!”

  听到动静的千言聪紧惕的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涵笙!”他也慌忙跳下去赶在卫清之前抱住了白夭夭带着她上了岸:“涵笙,涵笙你醒醒涵笙你醒醒。”

  自责的卫清身上都湿透了:“都是本王不好本王太心急了,本王想着公主迟早是本王的王妃只不过想与公主亲近亲近.....”

  委屈的白夭夭蜷缩在千言聪怀中眸子红红的格外引人疼惜:“笙儿知道王爷并无坏心,可这般举动视为轻薄之举,既然笙儿迟早是王爷的人那王爷何必急在一时呢。”

  “是是是公主说的对是本王不好,以后没有公主的命令本王绝对不会碰公主的,公主你放心好了。”他说完这话尴尬的看了眼气愤的千言聪似乎在安抚他:“峻王....公主就有劳峻王了。”

  等他走后白夭夭收起了那副娇滴滴柔弱的模样翻了个白眼:“这世上的男子都是喜欢这张皮囊吗?呵真是恶心。”

  千言聪搀扶起白夭夭脱下斗篷替她披在身上深情又心疼的目光:“世人都爱美人,那是他们不知人心才爱皮囊,他敢碰你我定杀他。”白夭夭莞尔一笑望着他:“若不是知你与我相识这么久我肯定会以为你也爱我。”

  愣了愣的千言聪轻轻一笑:“我一直爱你难道不是吗?姐姐。”

  白夭夭眼里带着笑意:“是,你是我弟弟自是爱我的。”“衣裳湿了,我命人为你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别着了风寒。”千言聪扶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向队伍。

  “刚才真是失礼了,多谢峻王了,不知公主她怎么样了。”卫清带着歉意不好意思的说。

  抬起眸子的千言聪目光冰冷:“涵笙自小体弱刚让人服侍喝下了姜汤避寒,现在估计已经歇息下了,王爷如此毛手毛脚的我怎好把涵笙交付给王爷照顾余生呢?”

  卫清立马开始承诺和解释了:“不是的不是的本王以性命保证以后不会让公主受半分的委屈她不愿意的本王绝不强迫,王爷放心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本王会像爱护自己一样爱护公主生生世世的。”

  千言聪听的不耐烦了:“王爷何必对着我说这些话呢?花言巧语不如真心可鉴,王爷真爱护涵笙自是会对她好的,我先退下了。”他白了卫清一眼走开了。

  卫国皇上卫燕听说他带回个公主很是兴奋的办了家宴:“弟弟你竟把千国公主带回来了,到底是怎样一位女子能得弟弟你的青睐?”

  宴席上的千言聪冷笑一声不说话,卫清倒好赶着夸:“公主可谓是臣弟见过的最美的女子那模样生的倾国倾城,尤其是舞姿妖娆妩媚又动人一举一动都令臣弟无法挪开眼。”

  “真有这事?那能请公主为朕舞一曲吗?能被弟弟夸上天的女子世间少有,朕也想一睹这女子到底多美。”卫燕欣喜又期待。

  顺势而说的千言聪站起身行礼:“陛下,公主殿下已经为面见陛下准备好了歌舞,公主殿下说她一直很欣赏陛下的雄姿英发如今能一睹风采公主殿下很是高兴。”他拍拍手示意歌舞进来。

  手拿扇子的白夭夭遮着脸一身黑色长裙长发披散戴着小步摇跟着舞姬进来,她身上香气浓郁而不腻就足够迷倒众生的。

  卫燕靠在椅子上一开始并不动容,当她随着乐声翩翩起舞,舞姿轻盈妖娆妩媚,团扇时不时露出半边脸的时候卫燕的心被撩的痒痒的,白夭夭面带笑容香甜又可人,千言聪看着她的目光仍是最初的深情。

  再美的舞也有完的时候,当白夭夭拿开团扇时所有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她身上。

  “臣妾参见陛下!”白夭夭微微行礼卫燕久久都未能平静下那颗躁动的心。

  半天在千言聪的咳嗽声里卫燕这才反应过来尴尬的移开目光:“公主果然名不虚传朕还以为是弟弟夸大了公主的容貌,这一见啊朕都差点以为是仙女下凡呐哈哈。”

  白夭夭抿嘴轻笑:“陛下谬赞了,臣妾怎担得起这一句仙女下凡呢,不过是臣妾命好生的美了几分罢了,卫国美女如云臣妾不敢匹敌。”

  “哎,公主谦虚啊,这世间胭脂俗粉怎能和公主的容貌相提并论呢,弟弟才是命好能娶到如此不俗的佳人着实令朕好生羡慕才是。”卫燕冲着她笑,白夭夭团扇遮住脸笑出声:“臣妾对陛下可是略有所闻,陛下英明神武令臣妾觉得天下男子无人可比,所以臣妾自是答应嫁入卫国一来可以时常见到陛下,二来臣妾心想王爷身为陛下的胞弟自是不差。”

  这样一说卫燕倒觉得白夭夭是倾心于自己的不免有些动心想抢过来:“公主真这样认为?”

  千言聪站起身来说:“姐姐常对臣说起卫国的繁荣富强,也偶尔能听到关于陛下的传闻所以总是对臣说想亲眼目睹陛下的风采,姐姐对陛下的敬佩之心日月可鉴。”

  卫清此时还沉迷在白夭夭的美貌里未反应过来这些话的意思:“哈哈哈,皇兄,连大千国的公主都是如此敬佩皇兄的。”

  “可惜可惜啊!”卫燕说完示意她落座,白夭夭微微弯腰行礼谢恩走到了千言聪的身边这才慢慢的坐下来欣赏歌舞。

  身旁的千言聪用着传音询问:“接下来我们该怎样做?”“等,不出五日卫燕定会召见我表达爱慕之情。”白夭夭喝着茶扬起嘴角。

  皱起眉头的千言聪又问:“姐姐是施展了魅惑之术?光是爱慕之情远远不够。”白夭夭握着茶杯看了他一眼:“倘若卫清亲眼目睹卫燕对我表达爱慕之情又想强迫于我呢?千涵笙历劫时我被封印了一半的容貌,此等凡人何须用魅惑之术好色之徒是绝对抵抗不住我的容貌,我们狐族皮囊本就不差。”

  “姐姐容貌出众言聪一直都知道,只是卫清真的会因为姐姐和他哥哥反目成仇吗?”千言聪对此感到怀疑他听说卫清和卫燕一向交好。

  撑着下巴的白夭夭玩着盘子里的葡萄:“自然是这样,男人的妒忌之心不要小瞧了,而且我本就送来与卫清成婚的,卫燕索要卫清当然不会答应,强抢只会惹怒卫清,卫国一半的兵权可在卫清手中当初着皇位也是卫清让出的,鹬蚌相争之时他们两败俱伤,你我带兵攻入,言聪觉得这个主意不好么?只要我稍加一些魅惑之术卫燕就会对我念念不忘日思夜想茶饭不思,倘若两人都是如此,那就会开始相争了。”

  明白的千言聪仍是不希望她用容颜去勾引男子可着的确是最实际又减少伤害的办法:“姐姐足智多谋言聪佩服,必要时刻他们敢动姐姐一下言聪绝不允许。”

  白夭夭忽然扭过头俏皮一笑:“言聪啊你是喜欢我么?男女之情的喜欢?”

  被说中心思的千言聪错愕的睁大眼睛,她那俏皮模样和千涵笙一模一样:“姐姐!”“逗你玩的呐,言聪对我啊不过时出于对长姐的喜爱,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当然明白。”白夭夭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

  何时你能知道我对你的喜爱的确是男女之间的喜爱呢?涵笙如此你也如此,但我确实是最爱你的男子啊涵笙,我爱你从一而终未曾改变。

  “这便是公主歇息的地方了,峻王的客房就在公主对面,本王知道峻王和公主从小交好又是姐弟所以特地安排的。”卫清站在门口没有半点想要走的意思。

  白夭夭假装打个哈欠:“王爷,笙儿累了一天想和言聪喝喝茶就歇下了,聊一下大婚需要准备的东西,笙儿不能陪王爷说话了。”

  心疼她的卫清当然是不再逗留:“那公主好生和峻王聊聊歇息,本王命人去准备一些吃食和茶送过来,就不便打扰公主了,本王这就先走了明日再来看公主。”

  点了点头的白夭夭行礼:“臣妾恭送王爷!”

  “累死我了,言聪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进去坐你不累么?”一关上门白夭夭就瘫在榻上浑身酥软不想动弹,千言聪坐在榻上替她捏着小腿看着她说:“有你在身边不累。”

  捧着他脸的白夭夭蹭蹭他鼻子:“真会说话这些话啊多对冷儿说说她定会欢喜的。”

  千言聪脸色稍微变了变:“如果我喜欢的不是冷儿强行娶了她,也许她会难过。”

  她看着千言聪微微一笑:“冷儿会是个好妻子她爱你,兴许你往后会改变看法的,言聪,比起一见倾心还有日久生情。”

魅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