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反抗

  千言聪看出白真对他的厌恶只是默默的按住了蠢蠢欲动的白真:“王兄来日方长。”

  白夭夭冷笑两声:“滚!”“还有一事,千言聪那孩子庆宇甚是喜欢,他本就不是君上的人不如小神开这个口替庆宇向君上要了他。”伍洲眯起眼握着和离书。

  笑起来的白夭夭不屑一顾:“你觉得本君会答应吗?言聪是本君妖族的王爷六界人人知晓你凭什么要本君的弟弟?”

  伍洲目光变得凶狠了起来:“他可以成仙的并非只有成妖这一条路,若他得到庆宇的栽培定能为列仙班,他根基尚未定,还有很大机会成为神我是为君上和千言聪好。”

  “荒谬,言聪未必会答应,神有什么好,连自己都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伍洲没有心的,根本不会爱人也不会在乎身边人。”白夭夭话锋一转看向他。

  愣了一下的伍洲仔细打量她:“我发现君上似乎变了不少,一直听闻王子殿下才最擅长窥探人心何时君上也会去窥探人心了。”

  白夭夭一挑眉道:“本君也活了好几百年两位上神该教的不是都教了么?总得有些对的起二位上神的吧?上神大人忘记了本君也曾是庆宇上神一手教导出来的孩子?”

  “小神....忘了,君上本也是孩子,是最年轻的君上,但君上要的太多了。”伍洲略微失落。

  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起来:“本君向他索要过什么?爱吗?伍洲,你搞清楚,不肯放过本君的人是他南庆宇而不是我白夭夭。”

  白真忽然就笑了:“言聪知道只有狐族皇室才配使用的武器是什么吗?”“言聪愚钝,不知是何武器。”千言聪一脸茫然和不知。

  笑着的白真手握紧多了把红色的长鞭:“狐族皇室必须要会使用长鞭才能当上王。”说完他冲了过去挥动了手中的长鞭,千言聪也唤出剑紧跟其后逼向伍洲。

  察觉动静的伍洲想回头白夭夭扬起折扇直逼过去,伍洲的脚踝被白真的长鞭缠绕住,他低头想逃脱被千言聪的剑划伤血滴在地板上,白真迅速的将他拽倒在地上没给他丝毫的还手机会。

  直到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白夭夭忽然厉声制止了他:“言聪!”

  “姐姐,何必对他仁慈,这家伙对姐姐出言不逊真是该死。”千言聪不满的看向伍洲,白真收起了长鞭面无表情:“上神大人驾临妖族可却不打一声招呼还威胁夭夭,这样的道理吗?”

  伍洲轻蔑的望着他说:“王子殿下是忘记了当初?如今腰板直了?”

  白真一把揪住他衣领:“你怎样对我都可以唯独不许伤害夭夭,若不是你们用我的命要挟我妹妹,她怎会答应嫁给庆宇受到伤害。”千言聪和白夭夭都看出了他的愤怒。

  一袭黑色衣衫的白真那张脸生的太过俊美了那双双凤眼充满着怒火和白夭夭那一身黑色长裙很是般配,白夭夭握住白真的手腕摇着头:“哥哥息怒,他不值得哥哥动怒,言聪,放下剑。”

  “为什么?姐姐怕了吗?姐姐若怕大可把事情推给我一人,神族追究起来那就是言聪一人的过错。”千言聪扬起剑想杀了伍洲,白夭夭厉声呵斥:“言聪!你杀的了他吗?他是神,不老不死不伤不灭,除非神器或是毁了他元神,但你还没有这个本事杀了他,言聪,你是我弟弟,就算你真的杀了他我会放任你不管吗?”

  白真也伸手拦住了千言聪示意他别动,伍洲犹豫着开口说:“你真以为他放弃你了吗?为了还你清白他准备孤身一人反抗整个神族,那可是背叛谋反之罪,他让我来取和离书是不想连累你白夭夭你真是狠心。”

  震惊的白夭夭皱着眉头:“你说什么?”

  “很快世上再无战神南庆宇,一代战神为一介妖族公主甘愿反抗整个神族真是可笑,而我们的君上还不知所云。”伍洲的话引起了白夭夭的诧异甚至是懵了。

  千言聪和白真都不相信:“姐姐别信他的话他欺骗姐姐的还少吗?”

  犹豫了一会的白夭夭捏紧了裙摆:“本君为何要信你?”伍洲好笑的拿出了南庆宇的玉佩和他掌管昆仑山的印章:“他嘱咐我,他走后我替他管好昆仑山和照顾你。”

  泪如雨下的白夭夭一下就慌了:“你为什么不阻止他?”“我无能为力!”伍洲垂下了眸子收起了笑容。

  镇定下来的白夭夭挥开千言聪的手:“冥王冥王可以。”她提起裙䙓想往冥界去。

  “姐姐!”

  “夭夭!”

  白真和千言聪同时叫她,白夭夭捏紧裙摆停住了脚步:“哥哥原谅夭夭,我不想亏欠他,言聪对不起。”她含着泪毅然决然的要离去。

  崩溃的白真噙着泪说道:“你真的要再抛下我们吗?抛下你的王位你的子民?我们白家一向高傲尊贵怎会有你这样的公主和君上!”

  止住脚步的白夭夭愣在了原地回过头进退两难:“哥哥,连你也要这样对我吗?”“这一次你若走了白家便不认你这个女儿,妖族也不认你这个君上,为一个神你竟舍下族人。”白真是该有多绝望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错愕的千言聪回过神来忙跪下求情:“王兄三思,姐姐她只是不想亏欠并无背叛之心,求王兄明鉴明白姐姐的一片真心。”

  “我该要怎样去明白?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白夭夭你想清楚了,与你而言你眼里只有他与我而言你便不再是我妹妹。”白真这一次似乎是彻底死心了。

  落着泪的白夭夭红着眼眶望着他:“哥哥是要和我决裂吗?”

  摇着头的千言聪拽着白真的衣角掉着眼泪哀求:“王兄你不能这样对姐姐,姐姐只有你不能连家都没有了,王兄你别怪姐姐,言聪求你了再给姐姐一次机会王兄!”

  心痛的白真伸手抚摸着千言聪的头:“言聪王兄无数次给过她机会,但她选择的是南庆宇不是我们,往后王兄会照顾你保护你,放心王兄不会亏待我们白家的孩子。”

  伍洲默默的看着白夭夭,只见她身上的蓝光浮现九条尾巴显露出来:“万妖令我还给哥哥我自愿断尾退位给哥哥。”她唤出剑握住一条尾巴就要割断。

  “白家因为一个南庆宇还真是不安生呐,王子殿下想必恨透了伍洲和庆宇吧。”苏云斯牵着沉璧缓缓走来。

  下一秒沉璧挥起手将她的剑逼回折扇:“君上不是有求于云斯吗?这样狼狈可不好。”

  白真拽起了千言聪行礼:“见过夫人和冥王殿下,这位是我们白家的王爷千言聪。”

  苏云斯慵懒的说:“知道,君上因为这孩子来过冥界本君也略有耳闻,伍洲你该走了,时间不等人,庆宇已经要去天宫了,你该拦下他。”

  捏紧拳头的伍洲愤恨的说:“我不知道你对庆宇说了什么,但是他想反抗神族就一定和你有关系,君上最好能劝庆宇回头,不然我定让整个冥界为庆宇陪葬。”

  “呵你威胁人的本事还是一如既往,不过与本君无关,是他伤夭夭在先,本君不过是看不下去了,你再不去本君也无能为力。”苏云斯着实有些不太喜欢伍洲的做事风格。

  等伍洲走后沉璧才开口:“王子殿下勿恼本宫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君上依旧是君上,我们可以帮庆宇,但君上必须不再和庆宇相见以及他们两人都得忘记对方,断了念想才能重新好好的活下去,君上,他是你的劫不是你的良人,你也一样是他的劫。”

  白夭夭看着这位昔日挑起战乱的公主盘古大帝的女儿从前四海八荒第一美人:“夫人和冥王走到如今也不容易吧。”

  点点头的沉璧替她擦去眼泪:“我们是两情相悦父君赐婚,这个美人不好做吧,为博美人一笑拼尽一生,夭夭,本宫在帮你,也是在帮妖族和冥界你明白吗?你的使命是什么,本宫只想你牢牢记住。”

  “夫人为何帮我?夫人一己之力就可以推翻整个六界保住冥界,晚辈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夫人却如此在意。”白夭夭不禁怀疑。

  沉璧看了一眼白真微微一笑:“本宫的母妃死时身怀六甲父君不忍失去妻子又失去孩子的悲痛将那孩子的仙魂注入了金莲中用心头血滋养着金莲里的魂魄,后来父君离世嘱咐本宫好生养着她来日助她重返六界,你的祖父曾是父君的部下战乱时分云斯还未站稳脚跟,你祖父便担负起保护本宫的职责,恰逢你母妃难产胎死腹中,你祖父求本宫你母妃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了,不能再失去了你,本宫犹豫再三把金莲里的仙魂注入了死去的孩子身上,那个孩子就是你,你与本宫为一母所生,你有神的魂魄却是妖身,你很强大不仅仅只有你祖父的力量还有我们父君的力量,夭夭你是本宫的亲妹妹,就算本宫这些年没有插手过妖族之事可又怎忍心父君的期望落空,本宫的妹妹下场之惨?”

  这些话惊的不止是白夭夭还有白真和千言聪苏云斯早就知道所以并不意外。

  白夭夭半天才醒悟过来挥开她的手:“我不信这些鬼话,我是妖王的女儿,我是妖族公主不是什么你的妹妹。”

  她眼神里的失落遮掩不住:“本宫不会骗你的夭夭,那为何云斯从没伤害过你,与一个不相干的人屡次出手相助帮你呢?本宫以为你会永远是那个受尽宠爱的小公主,本宫与你祖父有过约定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告诉你身世也绝不会贸然将你带走的,但现在必须是。”

反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