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显人形

  沉默好久的南庆宇才开口:“你怎么知道千落就是涵笙?”

  千言聪抬起眸子收回了手轻笑:“我为什么不可以知道,我以为千落郡主是为了爱丧命,不曾想是为了等一个不可能回来的人而丧命,你既然招惹了她却给不了结局,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两世皆是你所为。”

  南庆宇小瞧了他的聪明才智:“我们的言聪还真是聪明绝顶啊,是说的没错,事情已经发生就没法回头,言聪,我念在往日情分上才对你宽容放纵,你要知道这里是妖族不是人间的。”

  他白了南庆宇一眼:“我们可没有什么情分呐,一直都是涵笙,既然上神大人知道这里是妖族还请快快离去才好。”

  “到底你是护着她的,也罢,言聪我不会伤害你的,我还是你的伊陌哥哥,若你有事找我帮忙就来昆仑,好自为之。”南庆宇说完消失不见了。

  自嘲一笑的千言聪坐了下来:“骗子你就是骗子,骗走了涵笙的心和她的命。”

  故生发现故冷不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他着急的下了命令让人去找也杳无音讯着急的快要疯了。

  白真慢悠悠的走到他身边:“故生啊。”

  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故生魂不守舍的给他行礼:“殿下怎么来了。”

  “看你找冷儿那丫头啊,本王知道她在哪里,跟本王来。”白真似乎对故冷和千言聪在一起并不反对还很支持,急坏的故生忙跟着白真去了千言聪那里。

  庭院里的千言聪抚着琴故冷乖巧的依偎在他怀中闭着眼很是享受。

  看到这一幕的故生气坏了:“冷儿!”

  吓的一激灵的故冷躲到了千言聪的身后停下来的千言聪疑惑的看向他们两个,白真示意故生镇定下来:“故生啊,再急也不能忘记了礼数的。”

  千言聪笑着站起来行礼:“王兄,无碍不知来臣弟这里有何事?祭司大人是找小郡主吧,本王也不知道小郡主在何处。”

  谁知故生只是盯着他背后的小狐狸气不打一出来:“你是要我亲自动手吗?”

  故冷瑟瑟发抖的变回了人形惶恐不安的跪在地上:“别,冷儿知错了,师父。”

  “郡主?”千言聪惊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你为何瞒着我?”白真打着圆场笑着说:“你看看你们都把冷儿吓到了,冷儿别怕来皇叔这里。”

  撅着嘴的故冷爬起来躲到了白真的身后低着头:“师父不要生气了,冷儿只是想与王爷亲近亲近,不是故意不回家的,也不是故意瞒着王爷的,是冷儿怕王爷知道是冷儿了就与冷儿疏远了。”

  故生气的脸都红了:“臭丫头你是越发得寸进尺了?这可是王爷。”虽然他这么说着但还是不想让故冷和他亲近。

  倒是白真笑哈哈的:“你想和言聪亲近那就找他玩啊,怕什么呢,故生啊,难得冷儿肯和言聪相处你就别生气了。”

  “王兄取笑臣弟了,是臣弟不好不知是郡主才惹的祭司大人着急,冷儿真是调皮化作原形来逗我开心,冷儿别怕,以后想玩尽管来找我就是了。”千言聪性子清冷唯独对故冷很是怜爱。

  欣喜不已的故冷一把拽住了千言聪的衣袖期待的说:“真的吗?冷儿真的可以找王爷玩吗?我怕吵到王爷。”

  白真越看越欢喜的说:“不如就让冷儿搬来与言聪住吧,故生啊,冷儿天天被你看的这么紧也确实无趣,言聪和冷儿年纪一般大也能玩到一块儿去,不是正好么。”

  “殿下....”故生慌张的想拒绝,白真一口打断他的话:“这有什么不好的,言聪可是本王与夭夭的弟弟,就这么决定了。”

  千言聪看了故生一眼道:“冷儿这孩子臣弟会照顾好的,祭司大人也放心。”

  月光下的故冷美的令人心醉神迷,她手抚上千涵笙的画像,千言聪走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她:“她是千涵笙,千国的郡主也是皇后,很美吧。”

  “你喜欢的是她吗?她很美,是君上吧她不仅仅是千国的皇后更是妖族的君上,王爷你喜欢的是君上?”故冷心里一痛她第一次感受到心痛的滋味。

  他没有走过去而是给自己倒了杯茶坐了下来:“喜欢?什么算是喜欢呢?看着她被心爱的人所杀无能为力?为她满手鲜血却将她推入深渊万劫不复吗?冷儿还小,不需要懂这些,只需要知道你贵为妖族的郡主是妖族除了君上以外身份最尊贵的女人,你不可以屈尊甚至不能给妖族丢脸更不能因为一个男人失了身份因为你是郡主。”

  故冷并不明白他的意思:“如果我有喜欢的人呢?那也不能说吗?王爷,如果做郡主就要失去所爱那我宁愿不做郡主。”

  喝着茶的千言聪盯着画像:“从前我是郡国世子的时候,便是时时刻刻记着自己的身份,因为我知道我是要继承世袭的王爷不能失了身份,从小到大所有都告诉我只有那个身份最尊贵的女人才能配得上我,而那时只有千国郡主千涵笙足够尊贵,可她嫁给了比我身份更高的太子殿下千伊陌,我以为那是她的良人可我错了。”

  “最后千涵笙死了,妖族君上回来了而你成了妖族王爷不再是凡人了。”故冷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难受。

  千言聪放下了茶杯看着画扬起了嘴角又看向她:“我在人间有一位妻子她是个不受宠爱的公主叫香凝,她的哥哥求我娶她我娶了只是不想她远嫁和亲失去自由,冷儿很幸福的啊,你的师父是祭司大人,君上又那样的疼爱你。”

  故冷走到他的身边忽然吻上了他的唇千言聪睁大了眼睛只觉得震惊,在他眼里故冷只是个孩子。

  反应过来的千言聪推开了她:“冷儿!”

  “我不是孩子,我喜欢你,言聪,我很喜欢你,只要你愿意我可以陪着你,像你陪着君上一样。”故冷伸手抱住他,千言聪的心像是被拨动似的:“不可以,我是半妖。”

  她红着眼眶被千言聪推开:“我不在乎你是人是妖的,我是孤儿师父说是君上带我回来的,一个来历不明的婴儿却成为了妖族的郡主,言聪我喜欢你,我想嫁给你成为你的妻子和你相守一生。”

  沉默的千言聪总是对自己的感情一无所知他只知道自己喜欢的是千涵笙却不知道何为爱:“冷儿,你要想清楚,如果你觉得嫁给我你能得偿所愿会幸福开心,那我愿意娶你为王妃,但这是你终身大事不能是玩笑也没有后悔的余地。”

  故冷红着眼眶呆呆的看着他:“当年你也是这样对你人间的妻子说的吗?”

  “香凝公主和我成亲只是为了换取自由罢了,我们从未有过夫妻之实,冷儿,你不同你有选择的机会。”千言聪想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她的良人。

  那颗泪落下她垂着眸子握住他的手放在脸颊上:“我愿意等,等到王爷对我心动的那一天,我喜欢你啊很喜欢。”

  黄泉边白夭夭停下了脚步,千言聪微微皱眉:“为何来这里。”

  “香凝死了,为你殉情而死,冥王告诉我她不愿投胎转世在这里等了你许久只为见你一面。”白夭夭伸手指向远处那一袭红色婚服的香凝,她的背影凄凉动人。

  千言聪内心毫无波动:“姐姐,我想求娶冷儿为妻,本想暂缓一段时日告知你的现在看来是时候了。”

  白夭夭倒没有很诧异:“你要是喜欢香凝我可以让她回妖族成为你的妾室,言聪冷儿是个好孩子我也知道她喜欢你,你的请求我准了。”

  “不必了,香凝公主本就是千伊泽求着我娶的,我这一生只能有一位正妻不需要什么妾室。”千言聪望着香凝并没有任何的波动甚至是心疼。

  看出来的白夭夭微微一笑:“去吧,让她了结心愿重新做人。”

  缓缓走过去的千言聪还是一如少年的模样眸子里像有星辰大海令人沉醉。

  “香凝!”千言聪的声音惊醒了痴痴等待的香凝,她回过头看到千言聪委屈的扑进了他怀中:“王爷,臣妾就知道一定会等来王爷的。”

  他没有去抱香凝而是轻轻推开:“我来是为了断你的念想的,香凝,你为什么要自寻短见?我答应娶你只是因为千伊泽求我的你明明知道。”“原来在王爷心里臣妾就这样不堪吗?臣妾深爱王爷,所以才会.....臣妾不想王爷在底下一人孤单,所以臣妾来陪王爷伺候王爷。”香凝哭的可怜。

  千言聪后退了几步:“我对你从未有过男女之情,香凝,我不爱你。”

  她泣不成声瘫软在地上:“王爷在骗臣妾对不对,王爷待臣妾如此好,怎么会不是男女之情呢?”

  “不过是可怜你而已,我要成亲了,是妖族郡主,香凝,你和我从来就没有过真心而我也不爱你。”千言聪转身欲走,香凝跪在他身后哭着行礼:“臣妾恭贺王爷新婚快乐迎娶郡主。”

  南庆宇站在苏云斯身边看着白夭夭他轻笑着说:“是你告诉她的?”

  苏云斯一挑眉道:“是啊,本君知道你想见她所以帮帮你,难道不好吗?你得偿所愿见到她了。”

  “可她再也不是当初的夭夭了,我执着的到底是什么呢?她和我都变了,是我把她变成这个样子的。”南庆宇带着愧疚和懊恼自责不已。

显人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