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追男

  故冷的心似乎被他所撩动了,在送她回去的路上千言聪总是在担心着白夭夭。

  看出他不太高兴的故冷歪着脑袋看向他问:“王爷是哪里不舒服吗?怎么一句话都不说了啊?还是我哪里惹的王爷不开心?”

  勉强一笑的千言聪摇摇头:“可能是昨夜没有休息好吧,快到祭司府了,我送小郡主回去。”故冷舔舔嘴唇停下脚步靠近千言聪:“王爷是君上的弟弟,应该不曾婚娶的吧,王爷刚才对我出手相救,师父教导救命之恩应该要报答的。”

  笑起来的千言聪垂下眸子:“按着郡主这意思要以身相许咯?郡主年纪轻轻以后还有更多的机会寻找自己的良人。”

  嘟起嘴的故冷白了他一眼:“王爷这意思是我配不上王爷咯?”

  “祭司大人家的小郡主怎么会配不上呢若是郡主都配不上的话,这妖族岂不是任何人都不配了?只是小郡主太年幼还会遇到很多的人,现在草率的决定怕是会令郡主后悔的,郡主还是早点回去。”千言聪不再说话而是带着她走向祭司府。

  跪在白真寝殿门口的白夭夭面无表情穿着一袭灰色长裙低垂着眸子,小凡着急的赶过来看到她这样懊恼又自责的跪到她的身边抿着嘴说:“君上,王爷不愿见你,还请君上回去吧,夜深了您是君上跪在这里会被人误会的君上。”

  白夭夭抬起眸子不看他:“本君惹的王兄气恼给王兄赔罪理所当然,既然他不愿意见本君那本君就跪到他愿意见我。”

  走过来的千言聪看了她一眼挥手示意小凡退下之后跪在了她身边:“姐姐是用苦肉计想让他心疼姐姐吗?可是姐姐,你这样只会令他更加生气,言聪知道劝不过姐姐索性和姐姐一同跪在这里,骨肉之情,他不过是生气姐姐不告知而已,倘若姐姐肯告知殿下就不会了。”

  “何时你变得如此聪明了,言聪啊,我带你回来是补偿欠你的,在人间我们相依为命过着勾心斗角的日子,在这里不会,姐姐希望你可以在这过的更好一点,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等哥哥愿意见我。”白夭夭盯着他未熄灭的灯心里五味杂陈。

  树上的故冷看到千言聪走过来扬起嘴角心里盘算好了什么,来的不仅仅只有千言聪还有故冷身后的故生和小凡。

  看到她的千言聪眯起眼,故冷脚下故意一滑摔下来,千言聪一惊施法定住了她飞了过去伸手抱住了她,小凡和故生本来也准备过去看到这一幕愣了许久。

  “怕是小冷对他有了心意吧?”小凡说的话令故生担心了:“千言聪在人间是有妻子的虽然他们并没有行夫妻之礼,而且这孩子的心不在冷儿身上。”

  千言聪想放下她:“没事吧?”“王爷我脚好像崴了,好痛。”故冷撅着小嘴。

  皱起眉头的千言聪轻轻的把她放在了树下:“哪儿疼?”

  “言聪和小冷的关系不错嘛!”白真扇着扇子走了过来,故生被小凡拉入树后:“看看殿下的意思。”点点头的故生没有说话。

  微微行礼的千言聪垂下眸子:“殿下!”

  白真笑了笑说道:“言聪啊,你把夭夭喊姐姐怎么喊我就是殿下呢?我们同是王爷但长幼有序的,你应该唤王兄才是。”似乎白真并不讨厌千言聪。

  愣了一下的千言聪笑了起来:“王兄教训的是是言聪不好。”

  “殿下!”故冷不好意思的看着他,白真蹲下身摸摸她脑袋:“小冷喜欢言聪嘛?不如你就留在言聪身边吧两个人也有伴。”

  欣喜的故冷扬起小脸期待的说:“真的可以吗?”千言聪错愕的抬起头:“王兄!”

  他看了千言聪一眼说:“你在妖族又没有朋友也不喜欢和我这个上了年纪的人玩与故生和小凡也是生疏,正好小郡主年纪与你差不多正好也可以一起玩,难道是我们家小冷哪里不好么?你喊我一声王兄就是我的弟弟我为弟弟找个玩伴不好?”

  无话可说的千言聪拱手行礼道:“王兄说笑了只是因为王兄事务繁忙所以才没法相邀的,祭司大人与长老大人一向和我没什么交集也不好意思开口,既然是王兄的意思那言聪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说好说,以后尽管开口,我这个做王兄的也没什么可以帮的,想要什么就直说好了。”白真笑望着故冷。

  犹豫了一会的千言聪垂着眸子说:“王兄既然这样说了臣弟也就直接说了,姐姐有些事不是故意隐瞒王兄的,为你王兄能爱屋及乌对臣弟这个半妖都如此真心怎就原谅不了姐姐呢?姐姐只是不想让王兄担忧而已还请王兄消气长久下去只会令妖族子民觉得王兄和姐姐有了隔阂。”

  想了一会的白真扇子托着下巴说:“也是哦言聪还真是聪明,不愧是出生皇家,不过这些事情是我们自家的事,言聪也不想因此与我有隔阂吧,好了你送小冷回去,她崴了脚去吧。”

  千言聪没有办法知道再说下去一定会惹的他不高兴的:“臣弟遵命,一定会把小郡主平安送回家。”

  等他走远了千言聪才蹲下身手抚上她的脚替她疗伤:“冷儿可以自己回家的吧?你听话聪哥哥还有些别的事情今天不能陪你玩了,三殿下不是说了要你我作伴么?我可以天天陪你玩的,只是今日真的有事。”

  没有纠缠的故冷失望的低着头:“我知道了王爷去吧,冷儿可以自己回去。”

  “我们冷儿真乖,我先走了。”千言聪看起来很急切,小凡一把拽住故冷捂住她的嘴说道:“别怕是我,故生你跟着他,小冷交给我。”

  点点头的故生追上了快走远的千言聪。

  握着弓箭的千言聪瞄准着卓瑞克,故生站在不远处隐藏了起来一眼就看到了底下的卓瑞克:他们两个有什么恩怨?

  箭射出卓瑞克发觉到什么躲开了他的箭千言聪扔了弓唤出剑逼向他,卓瑞克认出他来躲闪着:“王爷这是做什么?”“你也是千国的人,我注意你好久了你偷偷去千国到底有什么秘密?”千言聪的话引起他的好奇。

  按下他剑的卓瑞克皱着眉头:“什么意思王爷也是?”

  “峻王之子千言聪,你到底何人?”千言聪一脚踹开他,卓瑞克捂着胸口闷哼一声倒在地上:“我是卓家人,王爷应该对千落郡主有所耳闻吧,我是跟着千落郡主来的,千落郡主就是君上!”

  震惊的千言聪收起剑道:“是你?姐姐怎么可能是千落郡主,她明明是千涵笙宁王之女的.....姐姐是妖.....难道是转世.....既然你是追随姐姐来的,为何姐姐不待见你?”

  卓瑞克犹豫着说:“我是来赎罪的,王爷还有什么想问的吗?我只知道君上登基之后有几十年不在妖族,但是祭司大人隐瞒了此事所以无人知晓包括三殿下,也许是那时候出现在千国的也说不定。”

  “我知道了,你说你来赎罪那就是你伤害过姐姐,伤害姐姐的人都得死。”趁着他放松的时候千言聪扬起剑毫不犹豫的刺进他的胸口,震惊的卓瑞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灰飞烟灭了。

  收起剑的千言聪一转身对上了故生的双眼:“祭司大人该不会因为一个侍卫就来责怪本王吧?此人以上犯下顶撞本王,也是本王一个半妖人微言轻的不服很正常,但本王始终是个王爷吧。”

  轻笑几声的故生自然把刚才的一幕看在了眼里:“侍卫而已杀就杀了臣不敢责怪王爷的,只是王爷像是在隐瞒什么吧?”

  千言聪微微有些不悦:“祭司大人,这是你对本王说话的态度吗?你是觉得本王年纪小好说话才敢这样与本王说这样的话?”

  “臣惶恐,不知哪句话惹怒了王爷,只是这侍卫和君上可有很多故事,王爷今日之事我们都当没发生过,可是王爷心里要清楚有些事情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能过去的了的。”故生这话像是威胁又像提醒。

  好笑的千言聪一挑眉走到他身边:“祭司大人这是在威胁本王?本王知道姐姐一向看重你,不过祭司大人和贼子勾结的罪名就会要了祭司大人的命。”

  故生像是低估了他的实力和才智:“王爷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手搭上他肩的千言聪并不害怕:“是这样的吗?卓瑞克伤害过姐姐,而他又是祭司大人带到妖族的,倘若本王说他意图谋反对姐姐下毒手不知可信几分?到时候这引狼入室之人一定会是祭司大人,祭司大人又有多少胜算全身而退?别忘记了,祭司大人身边还有个小郡主,郡主年幼需要照顾。”

  “王爷!”故生握紧了拳头气的咬牙。

  千言聪勾起嘴角收回手:“祭司大人放心本王自然不会伤害小郡主的,只是祭司大人最好也不要插手本王想知道的事情。”

  小瞧了他的故生垂眸行礼:“臣不敢。”

  他收起笑容没有看他:“我们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万一祭司大人触犯了本王的底线那本王绝不放过。”

  无聊至极的故冷眼珠一转变化为原型往千言聪的寝殿跑去:“我就看看王爷在干什么看一小眼就走。”

  寝殿里千言聪的房间里挂着千涵笙的画像,那是她最初年少的模样倾国倾城。

女追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