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意外

  一身黑衣的千言聪披着黑色的斗篷大步走进了太子府:“涵笙姐姐,涵....你是何人啊怎么在太子府?”

  慕筱筱鄙夷的看着他:“你是谁家的孩子跑这里来了?本宫可是太子的侍妾。”

  好笑的千言聪没忍住笑出声来:“一个侍妾就敢这样对我说话?我是峻王家的世子你见到我依旧要行礼,让开,我是来找涵笙姐姐的,涵笙姐姐!”

  玩着笛子的千涵笙慢悠悠的走来:“言聪?你怎么这么早来了,还以为你要下午才能到呐。”

  千言聪兴高采烈的跑过去:“涵笙姐姐找我玩,我当然就早早的候着啦,你们几个这段时间就严守太子府,一只苍蝇都别想飞进来,要是有什么闪失,本世子一个都不轻饶了你们,快去!”

  “是,属下们遵命!”他带来的士兵们火速的去看守整个太子府了,从大门一直到别院都有士兵来回巡逻看守。

  千涵笙满意的双手背在身后:“如果是用父王的兵会惹人怀疑,但若是你顶多可以对外说是为了保护峻王家的小王爷。”千言聪拍着胸脯说:“那是,都知道父王疼我生怕我有个好歹,涵笙姐姐放心,我会保护好涵笙姐姐的。”

  一直以来她都是娇生惯养给人感觉从不会害怕和畏惧什么,千涵笙总是那样高高在上难以琢磨的姿态令人觉得她无所畏惧。

  笑笑的千涵笙余光撇了眼慕筱筱:“这位是太子的侍妾慕筱筱。”

  “好端端的来了个什么侍妾,我还是想像涵笙姐姐一样,一生最爱一人和她长长久久到白头就够了。”千言聪说这话时目光里满是她。

  慕筱筱弯腰给他行礼:“妾身刚才冲撞了小王爷,请小王爷别见怪。”“你也配?为你这种人生气最不值得,谁都知道太子和涵笙姐姐两情相悦你贼心不死还来插一脚,涵笙姐姐我们去下棋吧,涵笙姐姐上一次和我还有一盘未决出胜负的棋局。”千言聪话锋一转笑嘻嘻的看向她。

  千涵笙点了点头:“好啊,正好我最近也在研究棋谱。”

  屁颠屁颠跟着她的千言聪一脸献媚邀宠的模样,心事重重的千涵笙坐在椅子上拿着棋子发着呆,千言聪得意的下了步棋:“涵笙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太子了?”

  回过神来的千涵笙勉强一笑:“许是没有休息好吧,不过也的确担心太子。”

  “你们两个真的是唉……太子临走之时托人来信千叮咛万嘱咐要我照顾好涵笙姐姐而涵笙姐姐你呐,太子一走你就魂不守舍的你们两个啊真的是。”千言聪嘟着小嘴有了些吃醋的模样。

  白了他一眼的千涵笙喝了口茶:“胡说八道些什么,言聪也到了娶亲的时候,再胡说八道我就给你找个媳妇。”

  立马闭嘴的千言聪小声嘟囔:“你想他了还不许我说真是的。”

  “你在说什么?别以为我没听见,臭小子该你了。”千涵笙装着无所谓的模样这是千言聪和千伊陌最佩服她的地方。

  时间匆匆已过半月,这天她以为还能像平常一样等着他回来,没想到等来的是他失踪的消息。

  “不好了不好了,太子妃娘娘,太子殿下他....”侍卫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秋千上的千涵笙心里一沉:“怎么了?好好说话。”

  千言聪刚睡醒的模样:“太子?”

  侍卫犹豫不决的说:“太子殿下....被一群山贼抢劫失踪了,下落不明。”

  差点晕厥的千涵笙捂着胸口被千言聪给扶住了:“失踪了?怎么会.....”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千言聪觉得很是奇怪,镇定下来的千涵笙摇着头:我不能倒下他没回来之前一定不能,只是失踪了并没有说他死了,他还活着一定是。

  倔强的千涵笙不肯掉半滴眼泪:“本宫知道了,加大力度去搜太子殿下的下落,只是失踪了急什么,去找。”

  得知消息的慕筱筱两腿一软几乎站不稳了:“太子....不会的太子不会的,本宫不信本宫不相信。”她站起来慌忙的去找千涵笙像是想确认些什么。

  千涵笙镇定下来端着茶杯:“对了贵妃娘娘,言聪陪我进宫去。”

  “好虽然不知道涵笙姐姐要做什么但是言聪会陪着涵笙姐姐的,请放心,我的人不会令太子有事的。”千言聪信誓旦旦的给她保证事实证明他的人的确很不错。

  拽住他的黑衣人松了口气:“太子殿下属下救驾来迟,属下们乃是小王爷安排保护太子殿下的。”

  事发时千伊陌见他们人多势众及时假装跳崖实则落入了一处难以被发现的崖树上那些假冒的山贼一看他坠崖也没有太认真的去寻找而是直奔崖底,千伊陌这才得以被千言聪的人所救。

  拍了拍尘土的千伊陌皱起眉头:“是言聪吗?可他明明....”“正是,我们家小王爷受太子妃所托才命属下们暗中保护,属下四人愿听命于太子殿下。”他们四个纷纷单膝跪了下来在等他的命令。

  涵笙啊涵笙,为什么你一切都是为了我考虑,为什么你总是能这般淡定从容?

  想了想的千伊陌说道:“先派一人去告知太子妃和小王爷本太子一切安好,其余三个护送本太子回京城找一处地方先安置下来收查四哥的罪证,那些山贼必须要抓住留活口明白了吗?”

  “是,属下们明白!”

  皇宫入口处千涵笙和千言聪终于是见到了千伊泽也就是四皇子。

  走来的千伊泽轻笑着说:“难为太子殿下失踪了,太子妃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当真是无情啊,贵妃娘娘要是看到太子妃这般会是如何呢?”

  千涵笙停下脚步看了他几眼:“你是个什么东西?”

  逗笑的千言聪没忍住笑,千伊泽脸一阵红一阵青的:“本王子乃是四殿下,真是不识好歹的臭丫头不过是依仗着自己的家势和有几分姿色罢了。”

  “是吗?皇上都要对本宫的父王忌惮几分所以依仗着有何不可?你不过一个小小的四殿下敢对本宫这样说话?四殿下的名讳是千伊泽吧?本宫有家势可靠,而本宫记得你的生母不过是个贱婢出生,你不过是皇上登基的第一子而已得意什么?本宫也没有姿色也不是你这种下贱之人能评价的,别在这里丢人显眼。”千涵笙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气的握紧拳头的千伊泽怒视她:“千涵笙你别太嚣张了,本王子可是皇上的儿子你不过是个亲王之女,小小郡主。”

  双手环抱在胸前的千涵笙无所畏惧的对上他愤怒的双眸:“是啊,同时皇上的儿子你竟如此没出息,千伊泽,本宫也不是好惹的本宫自幼娇生惯养嚣张跋扈惯了,还没有什么人是本宫得罪不起的。”

  “你要记住一点,你再嚣张也不是皇上的女儿,千涵笙,同是姓千,这身份上你就差了一大截啊!”千伊泽尽量保持着怒火。

  好笑的千涵笙白了他一眼:“是吗?你大可试试看皇上敢不敢动本宫,本宫身后可是宁国,父王可是唯一一个有兵权的却在京城常驻的七株亲王,你算个什么东西。”

  千言聪自然也是向着她的:“我郡国也自是不甘落后的,郡国向来抵御匈奴为这大千国立下汗马功劳,太子下落不明,你此言便是有谋反之心,本世子可以参你一本。”

  “好啊你们两个,真是有本事啊,来日方长我们走着瞧!”千伊泽没落的什么好只能愤愤离去。

  辛贵妃的寝宫里辛贵妃早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千涵笙带着千言聪过来行礼:“儿臣见过贵妃娘娘。”

  辛贵妃擦着眼泪看向她见她没有悲伤和任何情绪不由的怒从心生:“你为什么不哭你为什么不难受?是你害我儿的?你这个女人你为什么不哭?枉我儿那般宠你。”

  她跪在地上垂着眸子道:“儿臣不敢掉眼泪,太子只是失踪并没有怎样,太子府上下还需要儿臣,贵妃娘娘,太子答应过儿臣会平安归来儿臣信他所以不哭,也请贵妃娘娘您相信他。”

  千言聪也跪了下来:“姨母,涵笙姐姐说的对,太子最疼涵笙姐姐了,怎么舍得扔下涵笙姐姐呢?姨母您保重身体。”

  “你倒是牙尖嘴利的,要是陌儿有什么好歹你定要为他陪葬,你最好是祈祷陌儿平安归来。”辛贵妃别过脸擦着眼泪,千涵笙站起来走到她身边跪坐下来:“娘娘,儿臣跟您保证太子不会有事,若真出了什么意外不需要娘娘来责罚儿臣,儿臣自然是随了太子而去的,您别伤心,他若回来也不想看到母亲您难受的。”

  这一声母亲叫软了她的心:“你方才喊本宫什么?”

  她目光坚定的看着辛贵妃:“母亲,您是太子的母亲也是儿臣的母亲,儿臣自幼没有母亲,所以一出事想到的就是母亲,您别怕还有儿臣在。”

  红着眼眶的辛贵妃松了口:“本宫也希望是虚惊一场,你与落落生的一模一样本宫亏欠那孩子所以害怕,是本宫不对,落落可是本宫的亲侄女,都是本宫的错,可这不该落在我儿身上。”

  “想来千落郡主未曾怪过母亲,何不释怀呢?母亲,太子做了您十七年的儿子您了解太子的,他不会让母亲担忧的,儿臣没做过母亲所以体会不到母亲如今的心情,但他是儿臣的夫君是儿臣的天和依靠,儿臣也怕也想他可儿臣不能表露出来,若儿臣也哭哭啼啼的那所有人都会觉得太子是真的出了事情回不来了,太子府还需要儿臣撑着,那些对皇位蠢蠢欲动的人儿臣得得灭了他们心中的那把火。”

意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