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正妃

  从他怀中跳下来的千涵笙不说话,千伊陌厌恶和反感的盯着她:“你敢拿皇上压本太子是吗?”

  慕筱筱不愧是大家闺秀沉着又冷静的应付他:“妾身不敢,只是太子殿下这般冷落妾身怕是会令皇上觉得这门亲事他做错了从而责怪太子殿下。”

  握住他胳膊的千涵笙摇了摇头:“她说了不无道理,委屈太子今日歇在书房了,只有冷落了臣妾几日才好给皇上交代。”

  千伊陌霸道的拽她入怀:“那不行,夫人体寒怕冷的,夜里又多动万一本太子不在夫人身侧夫人踢被子那些吓人又伺候不周到中了风寒本太子心疼,而且本太子与夫人是夫妻从夫人进门就没有分房而睡过,夫人这意思是不要夫君了吗?”

  “还有妹妹看着呐,妹妹,殿下的话你也听到了所以无须拿皇上压殿下,再则本宫是贵女若怠慢了本宫皇上才会责罚,哪有妻不宠,宠着妾的道理?”千涵笙自打看出她的小心思后就对她没有了喜欢。

  被怼的无话可说的慕筱筱跪下来:“若殿下觉得妾身碍眼何不将妾身赶出太子府呢妾身只想安安稳稳的伺候太子错了吗?”

  没耐心的千伊陌看都不看她:“你自己愿意待着那就待着好了,本太子许诺过夫人此生只与她一人相守到老,就算妻妾成群本太子眼里也只有夫人,更何况着京城女子还有谁比得上夫人倾国之容呢?”

  千涵笙不屑一顾的靠在他身上:“殿下笙儿累了,想殿下陪笙儿躺会。”

  “好好好,只要笙儿你高兴,本太子做什么都愿意。”千伊陌看着她的眼神满满的都是宠爱遮挡不住,看着他们二人离去的慕筱筱气的脸色都变了。

  侍女扶起她小心翼翼的说:“娘娘别生气了,在太子府里这些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平日里没有娘娘的时候,太子妃更是直呼殿下的名讳,太子妃有气就是直接对着殿下发火的,娘娘千万别和自己过不去。”

  慕筱筱没想到他会这么宠她:“此话当真吗?她竟如此大胆?”

  叹口气的侍女扶着她边走边说:“何止这些,太子妃身子弱殿下找来各处神医为太子妃看病,更是为了太子妃的一笑不惜重金买下那些稀罕之物,太子府上上下下都是知道殿下宠爱太子妃的。”

  “能把太子迷的神魂颠倒,看来这太子妃的手段不能小巧了。”慕筱筱握紧了拳头只能暂时作罢。

  夜深人静了千伊陌还在书房处理着政务焦头烂额的,端着茶水的慕筱筱正想进去时看到了千涵笙,她身后跟着侍女拿着食盒想必是端的夜宵。

  屋顶上的动静惊扰了千涵笙,她眯起眼拦住了身后的侍女:“有刺客。”

  这下慕筱筱也注意到了吓的不清:“有刺客来人呐保护太子!”

  屋里的千伊陌警惕的跑了出来,千涵笙还好有随身带着长鞭的习惯拿了出来挥动长鞭缠绕住屋顶上黑衣人的脚给拽了下来,其他几个黑衣人纷纷拔刀跳下来。

  千涵笙拉住慕筱筱:“来者不善你不会武功先躲起来。”说完她长鞭舞动和刺客纠缠在了一起。

  担心她的千伊陌拔出剑也纠缠一起。

  护院匆忙赶来制服了余下的刺客,收起长鞭的千涵笙很是狐疑:“你们都是谁的人为何刺杀太子殿下?”

  “就算杀了我们也不会说的。”

  笑起来的千涵笙抢过千伊陌手中的剑毫不犹豫的杀了那黑衣人,吓的尖叫起来的慕筱筱瘫软在地上,千伊陌冷漠的看了她一眼道:“全部杀了不留活口,送侧妃回去,涵笙跟我来。”

  书房里她若无其事的把做好的夜宵端出来递给他:“我怀疑是四殿下,上一次你参他一本害的他被皇上责罚,这几个明显是死侍,若你死了最有机会上位的就是他。”

  点了点头的千伊陌没有反驳:“涵笙说的不错我也怀疑是四哥,空口无凭我们没有证据去污蔑他。”

  “他在暗我们在明一点优势都没有,伊陌你准备怎么办?”千涵笙这一次没有给他想办法而是转头问他的意思。

  想了想的千伊陌坐下来说:“封锁消息假装今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没事发生最着急的人就会坐不住了,涵笙觉得如何?”

  随手翻着他奏折的千涵笙一挑眉:“你是我的夫君,这事我听你的,朝堂上又有什么新鲜事让你这么专心都忘记时辰了?天色很晚了。”

  笑笑的千伊陌吃着夜宵:“每日都有新鲜事不是么?南边发了大水,皇上为此时正是堪忧。”

  “不是有一个叫卫曾的吗?虽然他已年迈上了年纪但是对于治水他最有一套,这些年不得重用是因为皇上觉得他已年迈,可往往这样的人更有远见和经验,不如明日早朝时分你举荐他去治水,一来他欠你个人情来日也好为你说话,二来这治水也有了解决的方案不是么?”千涵笙翻看着他的奏折。

  抬起头的千伊陌笑着说:“我和你想的是一样的,还是涵笙聪明。”千伊陌总觉得这次历劫脑子不太好使了,伍洲就是担心他太过聪明惹来一些麻烦,所以刻意封印了他一半的智力和稳重更像凡人,只是没想到他还是那样的深思熟虑。

  千涵笙放下奏折撑着下巴坐在椅子上嘟着嘴:“既然事情都有了解决办法,你还不快点吃完陪我就寝啊。”

  他擦着嘴走到她身边:“得此妻此生无憾了,这就陪夫人去就寝了。”

  笑起来的千涵笙勾住他脖子:“油嘴滑舌的一点都不稳重,我困死了。”

  千伊陌抱起她往房间走了过去.....

  早朝时皇上下旨让他去灾区体察民情查看受灾情况,没法拒绝的千伊陌只能接旨。

  下了早朝他第一件事就是往家里赶过去告诉她,独自一人琢磨棋谱的千涵笙抱着棋子盒犹豫不决。

  “涵笙,我有事告诉你。”千伊陌跑过来抢过她手中的棋子盒,千涵笙拿着棋谱抬起头看着他:“怎么了?”“四哥不知道用了手段让我去灾区体察民情,我担心他会对太子府不利,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加强戒严保护好自己明白吗?对了,你让言聪来太子府小住正好可以给你解闷也能保护你。”千伊陌不担心自己安危倒是一心为她。

  夺回棋子盒的千涵笙淡定的说:“慌什么迟早的事情,今日早朝的事情我都听言聪传话的宫人说过了,他明日就来,也会加派一些人暗中保护你的。”

  他坐了下来观看她的棋局有些难受和挫败以及不舍:“每件事涵笙都能考虑周全就算如此我依旧担心的还是你。”

  放下棋谱的千涵笙盯向他:“伊陌,因为你是太子所以我更担心你,我害怕任何一个地方出错你的太子就不保,废太子如今的惨状我不想也发生在你身上,伊陌啊,我们是夫妻,你是被迫成为太子的,但已经改变不了,唯有一步步的走上去才是。”

  “知道了,涵笙,我要走了,你自己多照顾自己。”这一次他没有停留也没有回头毅然决然的离去。

  心里不是滋味的千涵笙看着他背影为难的说:也许身份会成为我们的隔阂,你终究会成为我的王,伊陌,等到那时我就不能再直呼你的名字,你也会有更多的妃子。

  骑上马的千伊陌准备离去,千涵笙和慕筱筱一同出来送他,慕筱筱穿的华丽配得上她如今的身份,而千涵笙打扮就未免朴素了很多一袭灰色长裙长发披在身后挽起插着他送的玉簪像个未出阁的姑娘。

  慕筱筱不舍得望着他:“太子此去一定要注意身体,妾身能否与太子同形?妾身实在舍不得。”

  白了她一眼的千涵笙走到他马下伸出手冲他笑:“我等着你回来去看灯会,伊陌我和你的心是一样的。”动容的千伊陌看向了马下的她:“涵笙!”她扯住他的胳膊拉低他的身子吻上他的唇眼里带泪小声说:“你要是有什么好歹我绝不苟活,此去危险你定要平安回来,我等你,伊陌,没有你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生活。”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她的真心话,千伊陌欢喜的直点头:“我答应你涵笙,你和言聪守好我们的家,我会早点回来。”

  千涵笙松开了他微微一笑:“我信你就像你当初说要娶我一样!”

  骑着马的千伊陌也笑了:“涵笙,我唯一的遗憾是没能给你一个更盛大的婚宴,来日可期这是我唯一的承诺,告辞!”

  “太子!”慕筱筱想叫他,千伊陌直接忽略骑着马带着兵和几位大臣快速离去。

  看向她的千涵笙走了进去:“你本可以找到一生所爱疼你一世,可惜你却时刻惦记着不属于你的,慕筱筱,求来的真的是最好的吗?为何不找一个两情相悦的?”

  慕筱筱强装着镇定自若说道:“于妾身而言太子就是妾身的良人,总有一人太子会知晓妾身的心意,而不是花言巧语。”

  笑起来的千涵笙停下了脚步:“本宫与太子才是天设地造的一对,就算你嫁进来太子可曾看过你一眼?他心有所属怎会对你再有心动呢?慕筱筱你太自以为是了,本宫的男人你不配染指。”勾起嘴角的千涵笙抬起头高傲的从她身边走过。

正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