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妖王

  白夭夭想不太明白:“哥哥与我不分彼此的,谁上位都是一样。”

  苏云斯就笑了笑她天真:“不一样,你上位就是六界唯一一位女帝君,倘若是你哥哥白真上位,你永远只是位公主的,妖神必须是你妖族才能平安无事,你哥哥撑不起妖族,因为妖神的元神在你体内,五百年的天雷劫你应该还记得吧,是庆宇替你扛下的那天起你体内的元神就苏醒了,不然以你的修为你能打的过顾荛?”

  “女帝君?什么意思?”白夭夭显然听的很诧异,苏云斯抚上她的长发:“帝君就是妖神,妖神不是妖,他是神,九尾狐一族本就不是妖,你现在是神不是妖了,你没发现体内的妖气早就没了吗?你哥哥也是神,九尾狐成年之后就是神了,故生是小凡是你们九尾狐一族都是神,上古世纪,九尾狐统领了妖族才被归为妖,因为统领妖族所以九尾狐不得不被列为妖,可事实他们是神,你祖父是盘古大帝的上将军,也是庆宇出生入死的兄弟,这个秘密只传给妖神的,而你出生就注定是神不是妖。”

  错愕的白夭夭呆呆的望着他,小凡和故生也愣住了,卓瑞克像是听懂了什么。

  震惊的她抓住了苏云斯的衣衫:“什么意思?九尾狐是神?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妖原来我也是神,那为何天族希望我们死?”

  苏云斯扒开她的手说:“这个秘密天族并不想你们知道,杀人灭口罢了,你哥哥不是也不知道吗?皇族为何全是九尾狐?九尾狐有着高贵的血统,曾经凌驾于天族所以天君如此忌惮,他怎能允许一个小小公主再次凌驾于天族呢?万一九尾狐一族再次和妖族划分两界,那你们就是神族了。”

  几乎瘫软的白夭夭被苏云斯一把抓住了胳膊:“妖神能再次带领妖族,你哥哥不可以的,虽然他修为在你之上,能力也比你强但你哥哥谁也不信防范之心太强。”

  白夭夭抽回手后退了几步:“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你到底想做什么。”

  “本君期待着有朝一日公主殿下与冥界联手的日子,对了给公主殿下一个礼物也许公主殿下忘记了,但....某位忘不了。”苏云斯看了眼故生身边的卓瑞克一挥手芳华落在地上疼的蜷缩着身子。

  卓瑞克愣了一下:“芳华?怎么是她?”

  芳华看到白夭夭的时候惊呆了,她明明得到消息是她死了,而且眼前的人似乎比千落更加自信和高贵。

  “你这个贱人我夫君在哪里,你还我夫君还我夫君。”芳华掏出藏在腰间的小匕首狠狠的戳在她肩膀,血瞬间流下来,三人想过去被苏云斯挡下:“前世债今世还,她们的恩怨跟你们无关。”

  皱皱眉的白夭夭握住她的手用力的推开她,脚下不稳的芳华跌在了地上:“贱人你还我夫君还我夫君。”

  白夭夭捂着伤口看着她:“这就是君上给我的礼物?一个疯妇人?”

  “上一世她杀了一个叫千落的女子,那女子在她身边受尽耻辱,而且那女子是公主殿下你的救命恩人,只是这些你不记得了而已,你生了一场重病,庆宇和白真将你带了回来,这病导致你忘记了一些东西。”苏云斯明知故生身后的人是卓瑞克却还是说出了这些话。

  芳华摇着头情绪激动:“我没有杀你不是我,你是妖怪,你带走了我夫君,你就是个怪物你把我夫君带哪里去了?千落我知道就是你,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认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得到了卓瑞克的所有宠爱还不够还要把她从我身边夺走吗?”她歇斯底里的抓着白夭夭的衣角。

  厌恶的白夭夭踹开她鄙夷的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凡人,既然是你杀害了我的救命恩人,那你就为她陪葬吧!用身份欺压弱者你真是该死。”

  “不要,公主殿下放过她一命吧,她也是为了一个负心人才会如此的,若不是负了她又怎会欺压呢?公主殿下她也是可怜人求公主殿下放了她吧。”卓瑞克不顾故生的劝阻取下了面罩。

  看到他的芳华可怜又可悲跪在地上爬到他怀中:“夫君?你怎么在这里?公主?她不是死了吗?怎会成为公主?”

  小凡狠狠的看了眼故生,他低垂着眸子没有说话,小凡开了口:“无知的凡人站在你身边的是妖族公主,你的夫君已成妖投靠了妖族。”

  白夭夭认出了卓瑞克:“你就是当天阻拦我离开的凡人?故生,是你做的?”

  单膝跪下的故生认了错:“请公主殿下责罚,的确是属下所为,属下见这凡人着实可怜心愿未了一时心软给带了回来,属下真的不知其他事情。”

  “不要怪上将军,都是我一人所为的是我痴心妄想呆在公主殿下身边,芳华你怎么找到这里了,我成了妖回不去了,你不属于这里赶紧走啊!”卓瑞克推搡着芳华,她摇着头带着泪:“我不走,是那个男人说可以带我找到你的,你是我夫君我不走。”

  厌恶的白夭夭把她的匕首踢到了卓瑞克身边:“杀了她,我就留你在妖族,这女人作恶多端,我命你杀了她。”

  苏云斯很喜欢这样的白夭夭,在他看来这样的白夭夭才配成为妖神。

  一旁的小凡和故生做好了随时杀了芳华的准备,卓瑞克红了眼眶声音哽咽:“留她一命吧求你了,她不该如此的,都是因为我辜负了她的一片痴情。”

  “听不懂吗?我以公主的身份命令你杀了这女人。”白夭夭没有了太多耐心,卓瑞克握着匕首迟迟下不了手,他知道芳华做了太多对不起千落的事情,但毕竟这些是因为他一人引起的。

  看出他心思的芳华握住了他的手含着泪笑着说:“我知道你喜欢了她一辈子,我也爱了你一辈子,卓哥哥,我爱你啊,她从来就没有爱过你的,我知道卓哥哥对她所有的好我可以忍受卓哥哥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她但我无法忍受卓哥哥离开,与其让我离开一人独守空房不如死在卓哥哥怀里吧,你喜欢的人请原谅我喜欢不了,卓哥哥,你别忘记了我,求你了。”说完她握着他的手将匕首刺入了胸口。

  看着那血一滴滴的掉在手背上的卓瑞克此时心痛了起来,他想哭可没法掉眼泪更哭不出声来了,他只能抱着怀中的芳华拼命的捂着她伤口想帮她止血。

  苏云斯冷漠的望着一切:“该死,既然她死了,那公主殿下后会有期!”

  “恭送君上!”

  “恭送君上!”

  “恭送君上!”

  白夭夭看着他离开收回了目光:“故生此事交给你处理。”“属下遵命,公主殿下若要责罚.....”故生话还没说完就被白夭夭给打断了:“我从来没想责罚你,故生,你有你自己的思想我无法左右,只要你觉得对的事情那就去做吧。”

  故生没想到她会这样说满是感动的抬起了头:“殿下....”“故生你是位好将军,小凡我们回去。”白夭夭带着小凡也走了。

  坐在地上的故生就这样陪了卓瑞克很久才说话:“要是公主殿下恢复了记忆,也许她会死的很惨,三殿下没有处置她已经算是对她仁慈了,卓瑞克,你还想留下吗?”

  “何时我能像你一样站到公主殿下身边去陪伴她辅佐她?”卓瑞克目光呆滞的问故生,想了想的故生摇摇头:“我不知道,一位殿下身边只有一位将军,这位将军必须是殿下幼年时就伺候殿下的,也许你会有那么一天的也说不定。”

  卓瑞克抱着芳华看向他:“我想走到她身边看着她一步步走向更高的位子成为妖族之王甚至是妖神,故生,你为何会带我来到这里带我到她身边呢?我是个凡人。”

  他似乎也没有弄明白:“当我第一次见到公主殿下的时候我才一百多岁,那时候的公主殿下不过十五岁,她的笑是我见过最美的笑,我从那时就发誓要成为将军一样的人守护着这位美丽的公主,我想辅佐公主跟你一样我想看看她到底能走多远能否爬上更高的位子,可我错了,我以为我能永远守护那个笑那个美丽的公主,现实却是我一次又一次的看着公主痛不欲生失去所有,看到她难受看到她痛苦看到她生不如死,我想替公主扛下一切,但我不是她无法替她承受,不是每个妖都有机会成为殿下的将军,公主殿下信我令我成为了她的将军,卓瑞克,公主离我那样遥远又那样近,妖族的妖都想为了公主而死觉得那是最光荣的事情,但公主用一己之力保全了妖族。”

  “我以为只有我才会觉得遥远,公主的心终究不属于我们这些人的,故生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卓瑞克的话没有得戴他的认可和赞同。

  站起身的故生一挥手芳华的身体变成了灰被风扬走:“不一样,我是她的将军,我的使命是守护她和妖族,公主的心是妖族所有子民的。”

  卓瑞克目光坚定的看着他:“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她的将军。”

  白真坐在椅子上思绪泛滥,小凡走过去行礼:“殿下,冥王来过了,说了一些属下不懂的话,似乎在怂恿公主殿下早日登上王位属下怕.....公主殿下会听了进去。”

  “我就怕她听不进去,早日登位也好唯恐夜长梦多,夭夭心思单纯,假以时日去辅佐必定是位好君王。”白真明白他的意思。

  小凡垂下眸子说:“可是,属下觉得殿下才是合适的人选,没必要因为一句预言就对公主殿下谦让,殿下足智多谋才是王位的不二人选啊。”

妖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