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察觉不对

  小凡眯着眼看着他,故生慌忙的移开目光心虚不已,与小凡的稳重冷漠相比故生虽然有些玩世不恭但忠心耿耿,故生比小凡性子温和更好说话。

  拽着故生的小凡用力把他抵在墙上,卓瑞克想过去被故生用眼神制止。

  “他是什么人?故生你要知道在殿下身边必须对殿下忠诚的,你从前发过誓的说会用性命守护殿下的安危,可如今呢?他是什么人为什么接近殿下?我们妖族只剩下公主这个希望了,你为何还要把麻烦带到公主的身边?”小凡太过用力,故生的背重重的撞到墙上身子一软没了力气。

  故生很尊敬小凡甚至是畏惧:“将军不是你想的这样子,这孩子对公主.....是爱慕之情啊,他就是在凡间与公主有一段姻缘的凡人,他对公主倾其所有宠爱了一生难道我不该成全他的一片痴心吗?”

  气不打一处来的小凡狠狠的给了他一拳怒声呵斥:“放肆,上神大人和三殿下唯恐公主记起那段往事,而你还不知所云,是我平时太放纵你了吗?”

  跪下来的故生拽着卓瑞克跪下:“将军若有任何问题我一人承担,他不过是爱慕公主而已,我只是想给他这么个机会,哪怕是远远的看上一眼就够了。”

  “你承担?你拿什么承担?你可怜他谁来可怜可怜你?故生,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你所得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我教你这些不是为了让你伤害公主殿下。”小凡怒不可遏的斥责他。

  卓瑞克拦住发怒的小凡:“是我求故生帮我的,将军我不会伤害她的,我只是远远的看上她一眼就心满意足了,对她而言我不过是个凡人,将军,求你了,成全我吧我保证什么都不会做的。”

  白夭夭正好出来拿东西:“嗯?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小凡,你是前辈,纵然故生做错了事情也要好好说的嘛,你们两个先起来吧,有事好好说。”

  小凡只能让他们两个起来:“如果我看到他有任何不轨企图我就立马杀了他。”

  “好啦别生气了小凡,故生的为人我信的过他不会害我的,带新人而已总得给他们这个机会不是么?快进去,哥哥等着你,故生我有话对你说,他就跟着吧。”白夭夭拽着故生看了眼卓瑞克示意他跟上。

  揉着伤的故生低垂着眸子,笑笑的白夭夭把玩着折扇:“小凡就是这脾气,你也是知道的,没事就好了,你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他也是悉心的照顾教导你。”

  故生勉强一笑:“公主殿下是怕属下和将军之间生疏记恨了么?属下的命是将军救回来的,将军对妖族和公主殿下的心意属下都是明白的。”

  “其实这些都没有任何关系,无论是谁都一样,你们需要效忠的是王位上坐着的那个人,而不是王位下的人,如今的妖族自立为两派,一边是拥戴哥哥的一边是拥戴我的子民,我继承王位故生你自然就是我的将军甚至可以做祭司,但我更希望你站在哥哥那一边哪怕你身份只能是个上将军,你都要拥戴哥哥而不是我。”白夭夭的话令故生很诧意更是令卓瑞克不解。

  皱起眉头的故生说出疑惑:“公主殿下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这王位是公主殿下的自古以来狐族一直视公主殿下为王位继承人的,公主殿下也知道我不在乎这些。”

  抿抿嘴的白夭夭手背在身后:“身份高低其实你和小凡都不在意,无论是谁站在王的身边都没事,我希望坐在王位上的是哥哥而不是我,一旦我成妖王你无疑比小凡高了几个位阶的,他不会多心难免有一些人会觉得我重用你忽略了他,故生,哥哥是个好领袖的,拥戴他吧。”

  “当将军把我带到公主殿下身边时属下就是公主殿下的人,我不会拥戴三殿下的但我会牢记公主殿下的话。”故生始终不愿意放弃她去拥戴白真。

  无奈的白夭夭停下脚步:“跟着哥哥你的未来一片光明跟着我,你看不到希望的故生我对王位没有任何惦念,在我身边你只能是个上将军,故生,我希望你好,更希望你前程似锦,对我和哥哥而言,那王位上坐的是谁都是一样的,既然一样,何必非要是我呢?故生这些你必须明白。”

  故生目光很坚定:“公主殿下说的属下都想过了,属下不想辜负将军更不想辜负三殿下和妖族的期望,还望公主殿下成全。”

  她看向故生微微一笑:“妖族我只剩下哥哥了,我能信的人只有哥哥还有小凡与故生你。”说完这话的白夭夭像是心猛的一疼她似乎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只剩下?为什么是这样?”

  “三殿下该等着急了,公主殿下还答应了三殿下陪他用晚膳的。”故生立马转移开了她的视线和她想不起的记忆。

  卓瑞克想说些什么被故生拦下:“出了事情你我都担负不起,不要刺激她,万一她知道了三殿下和上神大人都不会放过你我的你要记得这是妖族不是凡间,你只需要站在我身边看着公主就好。”

  顾荛一拳把卓瑞克打倒在地上提着剑步步紧逼故生:“有些事你说出来就不会丢了性命的,偏偏你嘴硬还伤及无辜。”顾荛眯起眼盯着伤痕累累的故生。

  捂着伤口的故生拖着身体:“我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妖族的事情和上神你没有任何关系吧?就算上神杀了我,我也不知道。”

  “死到临头还嘴硬那就成全你。”扬起剑的顾荛正要砍下去,白夭夭带着小凡击退他的剑,她蹲下身扶住故生:“我来了,没事了故生别怕。”

  伤的不轻的还有卓瑞克,小凡拽起卓瑞克走到白夭夭身后,白夭夭扶去故生看向顾荛:“早知你看不惯本宫了,今日胆敢伤本宫身边人,就算你是上神又如何?不过一介小小上神也敢放肆?”

  顾荛收起剑勾起嘴角:“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啊小公主,谁知道妖族现在打什么鬼主意有没有策反之心呢?”

  白夭夭握着折扇拍打着手掌心:“天君是没有教你规矩吗?本宫是妖族公主,位阶在你之上,你见到本宫该行礼问安,而不是如此冒犯,你既不是上古战神又何来的胆量这样同本宫说话?本宫再不济也是公主与哥哥掌管整个妖族。”

  “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一个废物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傻子,你们两兄妹能管理好妖族?怕是痴人说梦。”顾荛耻笑着。

  小凡忍不住了想出手:“此人太狂妄自大了以下犯上,请公主殿下下令。”

  故生也不满他侮辱皇族,卓瑞克搀扶着故生问:“他是什么人?”“天族之人,也算是南庆宇上神的人。”故生捂着伤口随时准备着进攻。

  低头一笑的白夭夭按住他的剑:“侮辱妖族皇室,这样的耻辱,自然该是本宫亲自出手让这个畜生看看。”

  “你说谁呢?”顾荛被惹怒,白夭夭转身折扇变成剑划破他胳膊一脚踢在他胸口,后退好几步的顾荛撞在树上反应过来握紧剑挡下了她的剑,白夭夭速度极快的飞身一脚重重的落在他脖颈处。

  吃痛的顾荛怒不可遏的想要还击,白夭夭的剑抵在他胸口毫不客气的刺进去却并没有太深,顾荛愣愣的看着她,被上古神器刺破心脏那就是仙魂散了无法救的。

  白夭夭轻蔑的盯着他:“废物,本宫手中的神器你自是知道的,这剑再深一点你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你刚才可没有想留住故生和那孩子的命啊。”

  “你想干什么?你敢杀我的话,你怎样给天族交代?你疯了?”顾荛被那剑克制动也不能乱动。

  她并没有在怕的:“天族需要本宫给交代吗?光是以下犯上一条罪就该你死,杀了你死不足惜。”白夭夭更加用力,小凡面无表情的扶住了故生:“没事了。”

  苏云斯忽然出现握住了她的手:“留他一命夭夭,现在还不是时候,想杀了他很简单可想要令妖族太平却很难。”

  剑变回折扇,白夭夭镇定的行礼,小凡也认出他来:“是冥王,快行礼。”故生和卓瑞克也慌忙的去行礼。

  “君上怎会过来。”白夭夭看都不看顾荛一眼,苏云斯一拳打在顾荛脸上:“本君以冥王的身份警告你,你再敢犯上作乱本君定不饶你,你以为跟着南庆宇就可以作威作福了吗?你没资格也没那本事,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再好好说话,快滚。”

  顾荛行礼狠狠的瞪了一眼白夭夭:“是多谢君上救命之恩。”

  白夭夭看着苏云斯说:“君上此来不仅仅是告诉我这些吧?”“妖族仅此天族之下其次是冥界,夭夭,找个时间尽快举行登基大典吧,妖族不能拖下去了,你的子民需要一位王来带领他们。”苏云斯想劝她赶紧成为妖王他在为她的日后做打算。

  “为何这般仓促?就算继位那也是哥哥长幼有序。”白夭夭并不想做什么妖王。

  摇着头的苏云斯不认可:“你哥哥白真从来就不是王位继承人之一,妖族的继承者只有你,若是你哥哥那就是名不正言不顺了夭夭,为了你的族人别再任性了。”

察觉不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