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许下承诺

  额前的红色额饰在告诉她,如今她不再是民间大小姐了,而是皇族的人,那是只有皇室郡主才有资格佩戴的额饰,一袭红色长裙衬的她肌肤似雪。

  看到了南庆宇的千落站了起来,自从那日一别她对他挂念十分。

  走进去的南庆宇笑着说:“恭喜郡主。”

  千落挥挥手示意小鱼退下:“那日之后你怎么不再来?”那日之后伍洲在帮他买下了个安静偏僻的府邸,红羽来伺候他,在安排好了这些以后他才来找她。

  “有些事情耽搁了,所以迟来了,今日的郡主真美。”南庆宇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抚上她的额头。

  动了心的千落慌张的低下头:“几日不见庆宇....还未问过....庆宇是否有婚配?”南庆宇笑望着她:“我在等你啊!”

  懵懂无知的少女再见他时依旧会一眼就爱上了他,心跳加快的千落手中的手帕缠绕着有些慌乱:“等我?”“是啊,我很早的时候见过落落,一眼回眸那是我见过最好的模样,我在等你却不敢打扰。”南庆宇收回手对上她的眸子。

  一句话仿佛用尽她所有坚定和勇气,千落抬起眸子的一刹那南庆宇像是看到了白夭夭的身影:“一年....给我一年时间,若我能保住千家我定舍弃一切嫁给你。”

  “我等你!”南庆宇微微一笑吻上她的额头握住她的双手。

  卓瑞克欣喜又激动的走向她:“我也是来恭喜落落的,不不不,现在是郡主。”说完卓瑞克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数。

  树下的千落身份比他高上不少之后就不再行礼了:“谢过你的贺礼,还有件高兴的事情想说给你听听同我一并开心。”并不知情的卓瑞克欣喜的问:“什么事啊?”

  “我决定与庆宇私定终身,瑞克,我不喜欢你也从未喜欢过你,我与你不过是年少相知的而已。”千落至始至终都对他疏远。

  震惊的卓瑞克情绪有些波动:“落落你什么意思?你宁愿喜欢一个和你几面之缘的男人也不愿成全我的痴心一片?”

  没有说破的千落只是轻声说:“他对我没有算计之心,你敢保证你能护我一辈子周全没有过算计吗?你敢说你对我的真心?还是出于愧疚自责呢?你从不懂为何我对你的称呼从阿瑞变成卓少爷再变成瑞克,从前我们没有算计平起平坐,后来我们变了你是高高在上的少爷,我是落魄小姐,如今我是郡主你是臣子。”

  语塞的卓瑞克难掩尴尬:“可我对你的爱慕之情一直都是真的,你也能感受到,他和你相识不久你就如此信任他....”

  “那是因为我愿意相信他,不是他有多好是他值得,瑞克,你我根本就不合适所以我不会选择你。”千落这话刚说完卓瑞克想去握她手,南庆宇轻巧的抢先一步搂她入怀手搭在她腰间甜蜜的一笑:“在这里啊,让我一顿好找。”

  千落脸颊微红的被他搂着:“庆宇?”

  扬起手中扇子的南庆宇把属于她的神器递给她:“这把扇子送给你,卓公子好久不见了,怎得也是来祝贺落落的?”

  看到那把扇子卓瑞克顿时觉得脸上挂不住了,那把扇子简单又不俗,扇柄是上好的寒冰白玉而成,扇子上描绘的是昆仑山的景象传闻那是仙人才能住的地方,扇柄下吊着红色流苏,简单又华贵。

  “这么好看的扇子想来是不俗之物吧太贵重了庆宇。”她想推脱还给他,南庆宇按住她的手微微摇头:“本就是你的东西,不过是物归原主。”

  不明白的千落很是疑惑,可疑惑的何止是她啊,卓瑞克都不明白。

  熟悉的冷嘲热讽传入他们耳朵:“卓哥哥也在这里啊,如今她早就不是那个什么大小姐了哪里还看的上卓哥哥的真心呢?这样水性扬花勾三搭四的女人,不过几日就勾搭上了这位公子,真是可笑至极。”

  “芳华,你胡言乱语什么?”卓瑞克再不济也是不允许别人欺负她的。

  南庆宇脸色变得很难看:“两情相悦在姑娘眼中是勾三搭四?是我先招惹的落落与她无关,而你呢?厚着脸皮。”

  被羞辱的芳华怎能受如此委屈,她恶狠狠的走到千落的身边:“你生的再美也和你母亲一样骨子里流着下贱的血,一个婢女所生的孩子成了嫡小姐真的是可笑,你就如同你该死的母亲一样,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往上爬,你母亲害死了你父亲的夫人,你也想学你母亲一样嘛?”

  扬起手的千落狠狠的一巴掌落在她脸上南庆宇倒是笑了,这才是他的夭夭。

  气不过的芳华捂着脸很震惊的想要去还手,千落抬起眸子目光狠戾:“你敢?本郡主是皇上亲封的郡主,你若动手,本郡主就敢赐死你。”

  “你...”芳华气的不行,卓瑞克丝毫没有想护着她的意思:“说错了话就该受着,芳华你年纪也不小了为何还是这般任性,不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嘛?”

  南庆宇恍惚间看到了千落身后的人,那女人不如千落美丽却很温柔,看着千落的目光是如此的怜爱。

  女人似乎察觉到南庆宇能看的见自己了很疑惑和紧张。

  等他们都离开后女人跟着南庆宇来到了后院:“你能看到我?”“夫人是落落在凡间的母亲吧?”南庆宇坐下自顾自的倒上了一杯茶头也不抬。

  错愕的千凝坐了下来:“你是神吗?为何身上仙气缭绕,我儿落落,你为何会问这话呢?”

  “你儿落落?她可不是普通人,她是妖族君王白夭夭,她因我而死,是我辜负了她所以我来找她陪她一世,我欠她的,你与夭夭没有母女之缘,所以你才会过早离世留下她一人,再则她命格太奇特,你一个凡人怀上妖族君王本就被吸取了寿命。”南庆宇告诉了她为什么她的寿命会这样短暂。

  吃惊的千凝没有半分怀疑:“我儿是妖族的君王?不管怎样她还是我的孩子,是我十月怀胎身上掉下来的肉,你是神仙能不能帮帮我,带着落儿离开这里,我不能看着我的孩子死在奸人手上。”

  南庆宇深深的怀疑:“奸人手上?”

  “我本是西凉公主,被当今皇上灭了我族人沦落为婢女,我夫君知道我的身份悄悄瞒着皇上带我来了这里,我生下了落儿以后大夫人不幸离世,夫君与我情投意合我本也打消了报仇的心愿,偏偏这时皇上知道了我的身份暗中调查,借着卓家和芳家杀害了我和我的夫君,他是为了利用落儿让落儿去和亲稳固自己的皇位的,你是神仙,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千凝哭的泣不成声。

  握紧茶杯的手明显的抖了一下,南庆宇竟无动于衷:“我不能插手凡间的事情,但我保证她只能是我的妻子。”

  “你在干什么?”千落走了过来笑的单纯柔和,千凝泪眼婆娑的想去抚摸她的脸,南庆宇默默的将千落拉入怀中躲开了:“我在想你。”

  笑起来的千落娇羞的垂下眸子:“庆宇到底是什么人?我第一次见你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我们本就相识已久,注定生生世世都是要做夫妻的人。”南庆宇扬起嘴角看着她的眼里浓浓的爱慕。

  程亚走到她身边眨眨眼:“你都站在阳台上这么久了在想什么?”

  白夭夭回过神来:“我要走了,程亚我想明白了,他说要和我做生生世世的夫妻可我们每一世都是互相算计互相折磨,相爱相杀的,炼狱的一千年我没有死心,我刚才想起了一些事情,那时候我也是凡人,他在我身边我们从爱人到算计彼此再到反目成仇我们做了生生世世的夫妻,也做了生生世世的仇人,其实只要他好就够了。”

  “现在就想要放弃了吗?那你之前所做的一切不都白费了?”程亚不理解为什么她现在要改变主意了。

  闭上眼的白夭夭心里不知道是怎样的滋味半天才开口:“我也是位君王啊,扔下我的子民这么些年我从来没有做到像君王一样保护我的子民,我到底追随了是什么,不过见了他一眼就此沉沦了三世因果,我们每一世都在错过猜忌和仇恨中度过,我怕,我怕这一世依旧如此。”

  程亚根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如果给你重来的机会……你会选择与他再次相逢相识相知相守吗?”

  笑起来的白夭夭很是无奈:“不会。”

  “看来你对这段感情很失望啊,夭夭你们发生了什么。”程亚的好奇心被勾起,白夭夭一挑眉勾起嘴角:“发生了什么,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伍洲。”

  穿着黑色长裙的千落路过南庆宇身边时停下了脚步:“我进宫一趟,等我回来!”

  南庆宇拽住她胳膊:“不去可以吗?你这一去我担心有什么事情发生。”“担心什么呢?皇上会对我做什么?庆宇,怎么说这郡主之位是他给的,我不去那就是抗旨不尊连累的是千家上下。”千落扒开他的手义无反顾的从容离去。

  年少的喜欢终究只是喜欢,任何美好的瞬间只能停留在最初心动的时候。

  抚上小腹的千落和他擦肩而过,等她坐上了马车远去时南庆宇才明白她的那个动作是什么意思:孩子?难道夭夭怀了我的孩子吗?夭夭!你等我。

  骑上马的南庆宇慌忙的往皇宫赶去,他算过了这一次她进宫怕是凶多吉少要远嫁去蒙古了。

  皇宫外千落被搀扶着下马一步步提着裙摆走进了皇宫,匆忙赶到的南庆宇被士兵拦了下来无法进去。

许下承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