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心不改

  放下和离书的白夭夭转身要离开,屋子里的南庆宇再也沉不住气了:“夭夭!”

  背对着他的白夭夭闭上眼说:“我们分开才是最好的结局,请上神大人成全。”

  南庆宇就那样望着她满眼的悲伤和深情还有愧疚:“我不能放你走,我爱你啊,夭夭为何你就是不懂呢?你问我放弃一切愿不愿意,我回答是我愿意,这个承诺一直算数只要你愿意....”

  “我不愿意。”白夭夭唤出匕首架在脖子上落着眼泪:“庆宇,我们怎么能像从前那样在一起呢?当是我错了,错把真心托付给了高高在上的神,你放过我吧,求你了,在你身边的每一天我都想回妖族甚至是想死我活不下去,为了妖族我必须活着。”

  捏紧拳头的南庆宇慌了起来:“夭夭过来,来我身边,你把匕首放下夭夭。”他的声音在发抖在哽咽带着哀求和命令。

  笑起来的白夭夭望着他:“我好不容易来到你身边才知道你是遥不可及的。”

  “我只需要你站在我的身边就够了,夭夭来我身边,你依靠着我,信我一次。”南庆宇想过去,情绪激动的白夭夭匕首刺破了肌肤血滴在地上:“别过来。”

  伍洲显然也是慌乱的:“夭夭,有什么话不能好好的去说吗?”

  白夭夭伤心又无助:“依靠?曾几何时我也依靠过你,结果呢?结果伤害的是你和我,依靠?怎样才算是依靠,我继续年少无知的在你身边吗?”她毫不犹豫的用匕首自刎在他面前,血溅在南庆宇衣衫上,他红了眼眶,伍洲惊吓的不知所措。

  及时赶到的苏云斯挥手蓝光围绕在她周围止住血,苏云斯不慌不忙的看着南庆宇抱住了说不出话的白夭夭。

  “本君算过今日是她的劫数,吃下这颗药她会变成凡人落入凡尘投胎转世,经历一世凡人的生老病死才能重回六界,庆宇,她会忘记所有的一切。”苏云斯就这样望着白夭夭的身体逐渐消散。

  跪在地上的南庆宇试图抓住那一抹妖气可却留不住,伍洲难受的扶住他:“庆宇君上也说了她只是去凡间历劫了,她还是有机会重回六界的。”

  叹口气的苏云斯只摇头:“曾经她也本是妖族受尽万千宠爱的五公主,直到遇见你受尽多少宠爱如今就该受尽多少苦楚,唉去人间寻她吧,十六年后你会遇上她的。”

  十六年后....

  南庆宇寻着她的气息来到人间,她的气息越来越近,等了十六年的南庆宇早已经兴奋的想要跑去见她。

  接下来的一幕令他气愤又心疼,阶梯上的她被逼迫着跪在地上三叩九拜的爬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阶梯,身后的女子嬉笑着身边有着伺候的小厮。

  “你这贱人生的如此美丽,勾引卓哥哥被你迷的神魂颠倒,今天你就老老实实给我跪着三叩九拜爬上去。”女子手中的短鞭结实的落着她背上。

  吃痛的白夭夭瘫软的跪在地上含着泪似乎是为了解释:“不过是卓少爷见我可怜才会出手相助,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怎会与你抢呢?”“贱人,闭嘴,你一个家道中落的小姐怎配与我抢?不给你一点教训,你就真的以为本小姐好欺负?今天这事你敢说出去我就不会放过你。”女子翻了个白眼一脸的厌恶和嫌弃。

  痴笑的白夭夭低垂着眸子:“当初是你父亲过来巴结讨好,连你也是,我不过家道中落失去依靠你们就换了张脸,真是可笑至极啊。”

  “你.....找打。”女子扬起的手被南庆宇一把握住,他冷漠的盯着女子,白夭夭错愕又满怀愧疚的望向他。

  南庆宇不悦的甩开她的手扶起地上的白夭夭:“一个姑娘家家的,如此不懂规矩和礼数,不知你父母如何教导的?”白夭夭看的失了神竟被他搀扶起不知所措,南庆宇对上她的眸子扬起嘴角:“别怕我在。”

  同样看呆的还有那女子,芳华被他骂了也丝毫不在意的看的入神:“这位公子,是您误会了,是千落她....”

  “眼见为实,我只见你是怎样欺负我面前的姑娘,家道中落就该被欺负嘛?那你们还真是狗眼看人低,姑娘请移步。”南庆宇着实心疼,她额头也磕破了,腿也伤了走不动路,南庆宇见此一把抱起她大步离开。

  细心帮她擦拭伤口的南庆宇按耐住心中久违的爱慕尽量不吓到她:“很疼,千落你忍耐一下。”

  捏紧衣角的千落感激的说:“谢谢你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叫千落?”

  “方才那恶毒的女人喊过你名字,我叫南庆宇,你可以叫我庆宇。”南庆宇实在不愿意相信她变得如此懦弱胆小。

  过来的侍女小鱼提着吃食和药见到南庆宇时愣了愣然而行礼:“小姐,这是卓少爷送来的点心和药,知道小姐受了委屈,卓少爷心急如焚,却因事情耽搁只能晚点来看望小姐,特地送来了这些。”

  南庆宇收回手没有再给他上药,千落看着这些东西:“告诉卓少爷,不必因为念着旧情处处维护我,千府没落,我不能牵累了卓少爷和卓家,他的好意我心领,只是不用再与我亲近。”

  小鱼略微惋惜道:“卓少爷对小姐一片情深,若不是这场变故,真是可惜了,不过小姐您对卓少爷未免太冷漠些。”

  “儿时情谊却不是情深,没什么可惜的他要娶的人是芳华,送回去吧。”千落倒是想与卓瑞克撇的一清二楚。

  没有说话的南庆宇坐在一旁丝毫不担心她口中的少年会抢走自己心爱的人。

  见小鱼没有动作千落有些无奈:“你跟了这么多年着实委屈你了,千府早就不是曾经的那个千府了,你若有好去处就走吧。”

  听到这话小鱼立马跪了下来:“小姐这是要赶小鱼走吗?小鱼的命是小姐给的小鱼不在乎这些,只想一心伺候小姐,求求小姐别赶小鱼走。”

  “这是怎么了?”蓝衣少年着急赶来一眼看到南庆宇时的错愕很快就镇定下来。

  千落默默的起身行礼:“卓少爷。”

  卓瑞克不喜欢她这么生疏:“落落今天的事情我听说了,芳华那边我也警告过了她不会再找你麻烦了,芳华说是有位公子出手相助想必就是这位公子吧?我替我家落....”

  南庆宇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公子不用客气,千落是千家小姐,何时与公子你有什么瓜葛了。”

  语塞的卓瑞克立马回答:“我和落落自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未来更是我的妻怎得就和我没有瓜葛?公子不熟自然不知。”千落错愕的看向卓瑞克:“卓少爷,你和芳华已经有了婚约,我和你不过年少情谊。”

  “这婚约我会想办法的,落落应该明白我心里的人是谁。”卓瑞克冲她一笑想去握住她的手,南庆宇及时挡在他面前先一步握住了千落的手。

  莫名安心的千落似乎并不排斥和南庆宇亲近甚至和卓瑞克多年感情与南庆宇一相比她更像是很早就认识了他。

  南庆宇淡淡的一挑眉:“卓公子心里的人是谁和我们无关紧要,那是卓公子自己的事情,千落姑娘也从未说过她心有所属,不过是卓公子一厢情愿罢了。”

  想反驳的卓瑞克被千落打断了:“卓少爷我今日很累了,小鱼送客。”

  她都这样说了卓瑞克哪有继续留下来的道理,愤恨的看了一眼南庆宇后他只好先行离开了千府。

  南庆宇默默的松开了她的手,千落微微向他行礼:“庆宇衣着不凡应该不是普通人家的少爷,多谢庆宇出手相助,方才又帮我劝走了卓少爷。”

  “客气了,只是不明白,那位卓公子对千落姑娘情根深种,为何姑娘要拒绝卓公子的一片痴心?”这话即带着醋意又带着担心他害怕十六年没见她对别人动了心。

  犹豫着坐下来的千落抚上脸说:“就算千府没有没落我也不会答应他的,卓少爷的确帮了不少忙,但那只有故人之情,卓少爷如今和芳华订下婚约,我怎能做这样的事情令他悔婚?”

  果然他的白夭夭还是当初模样:“千府是被算计的,是卓家和芳家联手,他是对你处于愧疚才会帮你。”

  苦笑无奈的千落放下手:“我知道,父亲母亲死前拼死护下我,皇上开恩留了我一命独守这千府依旧是千家大小姐,这样的结果只是让我受尽耻辱罢了,最近皇上有意封我为郡主,人人都知我是罪臣之女,我却没法反抗只能当成恩赐。”

  “天子的赏罚只能受着,千落姑娘,为何不选择离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南庆宇无法想象她这十六年是怎样熬过来的。

  闭上眼的千落沉默了很久:“离开?父亲是被冤枉的,千家不该如此,我能做的就是守住千家,我等了四年盼了四年,我擅自离开皇上不会放过我的也不会放过千家,正好给了灭千家满门的借口,只要我在,千家就还在。”

  后来不过半月那道圣旨真的下来了,一个被废弃的大小姐一夜之间成为郡主的事情震惊了全国上下,有嘲笑的有觉得她苦尽甘来的更有的是来巴结的。

  知道这个消息的芳华不屑一顾:“一个棋子而已,就算成了郡主又能怎样,没有母家撑腰没有权势,她还是任人欺辱。”

  一袭红色长裙的千落坐在镜子前小鱼帮她梳妆在打扮:“郡主这下真的是熬出头了呀,再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

  门外的南庆宇看着她扬起嘴角,她还是那样美的惊心动魄。

初心不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