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身体异常

  程亚扯开了话题:“对了,这里住的还习惯吗?郑海陌他在家也太冷漠了点,也不说话害的我小心翼翼的无趣的很。”

  白夭夭被逗笑了:“冷漠?他只是不爱说话,炼狱里只有我和他,贵为皇子结果沦落至此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在孤独和黑暗里待了几百年我想是个人都会沉默吧。”

  往后的时光平淡又安稳,所有人都以为苏子夜就是明夜,她就这样名正言顺的成为了所谓明夜的未婚妻。

  苏子夜看着电视,白夭夭穿着红色睡衣性感的身材一览无遗,苏子夜看的呆了半天白夭夭喝着酒坐下来:“看什么呢?”苏子夜勾起嘴角手搭在她腿上暧昧的靠近她搂住她的腰:“夭夭真的很美。”

  她愣了一下戏虐的一挑眉:“这样对你的前辈合适吗?你该不会爱上我了吧?”

  这样一说苏子夜像是真的心动了,这几个月的相处她的温柔她的美丽她的楚楚动人和时而的霸气他都看在眼里,包括她的痴情和善良,他对她动了凡心:“是又怎样?”

  笑起来的白夭夭收敛了笑容:“子夜你不是他,就算你用着他的身体也不是。”

  “在你心里眼里只有他,但他未必是爱你的,夭夭,你该选的是一个爱你的人而不是你爱的,我们都是一样的命格,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不适合你?”苏子夜想吻她,下一秒他的身体忽然疼的要裂开,苏子夜捂着胸口疼的脸色苍白。

  担心的白夭夭忙握住他胳膊:“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

  苏子夜额头冒出冷汗身体要被撕裂一样的疼痛:“我不知道,最近这身体好像有了意识,他在反抗,我的仙气没有污染的,他的元神好像……好像在修复中我....”他的眸子忽蓝忽黑。

  抬起眸子的南庆宇深情的看着她,只一眼她就知道这个人不是明夜不是苏子夜而是她的南庆宇:“庆宇?”

  他抚上她的长发温柔的说:“让你等了这么多年,是我辜负你,夭夭,我很快就会回来了。”“庆宇,我好想你。”一瞬间她红了眼眶,南庆宇思念的紧紧抱住她:“我的夭儿受苦了真的很抱歉令你一个人孤独了这么久的时光。”

  “只要那个人是你,多久都没关系!”白夭夭躺在他怀中笑的既幸福又凄凉。

  神识消散苏子夜抱着她竟会心疼,白夭夭以为抱着的人是南庆宇:“我的任性伤害的是我们两个人,庆宇,是我害了你,但是我没有后悔过。”

  苏子夜贪恋着她的温柔不忍心去告诉她只能抱着她施法令她陷入昏睡:“夭夭,爱你的人不止他一个。”

  拿着资料单一脸茫然的苏子夜求助的眼神看向她,白夭夭无奈的抚额:“杀了这名单上的人你就有钱拿了,子夜,家里钱没有多少了,你也不想饿死吧。”

  “夺魂可以吗?那样也是死人,杀人还要见血的真恶心。”苏子夜一脸的反感。

  白夭夭白了他一眼:“晚上准备好,我陪你一起去。”“知道了。”苏子夜吃着草莓翻着资料。

  程亚着急的走了进来:“阿夜,你要接这个任务吗?”苏子夜抬起头看向他:“怎么了程亚,哪里不好么?”

  神色紧张的程亚努力显得自然:“也不是不能接,只是....我担心你下不去手,如果不行我接了让我去吧。”“你去?你是想赚钱吧,夭夭都说了家里没多少钱了,我们两个开销大你也不是不知道,还是我来吧,一千万也够我们两个用不少日子了。”苏子夜拍了拍程亚的肩头。

  等到了任务的时候苏子夜就知道了为什么程亚有意不想他们来,女人怀中抱着四五岁的孩子哭着哀求,男人则跪在地上护着女人和那瑟瑟发抖的孩子。

  “求求你们了放过我老婆和孩子,杀我一个人吧,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们,只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和老婆。”一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孩子和老婆不停的跪在地上磕头。

  苏子夜内心没有波动,倒是白夭夭手中的折扇没有了动作,苏子夜扒开了白夭夭举起手枪毫不犹豫的打死了男人和女人。

  白夭夭拦住了苏子夜:“孩子无辜。”

  他点了点头笑着说:“无辜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们杀了她父母,留下这个孩子就是留下后患,夭夭你比我懂,你不该心软的。”

  看着稚嫩的孩子白夭夭不忍下手:“当初我也应该看着你死吗?你被带走高举空中要被摔死时,我也不该心软拼死救你?”

  怔住的苏子夜呆了几秒:“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一概而论,从前你杀了那么多人从未心软过,你下不了手我来。”苏子夜挥开白夭夭一枪杀死孩子,白夭夭惊恐的捂住耳朵苏子夜拽住她的胳膊带着她离开。

  “你放开我。”白夭夭奋力挣开他的手苏子夜强忍着怒火:“夭夭,不一样。”

  好笑的白夭夭对上他愤怒的眸子:“所以呢?我救下的孩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你也不是庆宇也和他不一样。”

  心烦的苏子夜别过脸提高了声音:“别跟我提他,我当然不是他,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还是你根本就没把我当回事?”

  白夭夭一脸的失望:“子夜,你什么时候会变成了这个样子?我不想和你说这些了你自己回去吧。”她想走苏子夜一把拽住她胳膊拉入怀中霸道的吻上她的唇,虽然是明夜的身体但苏子夜毕竟不是她。

  用力推着他的白夭夭除了震惊还有不知所措,苏子夜紧紧的拽着她霸道的不松手侵占着她的唇,小巷子里他将她抱的坐在废弃的桌子上一只手握住了她两只手,另一只手解着她的衣扣吻着她的脖子。

  惊慌不已的白夭夭反抗着:“子夜住手子夜,不要。”

  “这个身体不是他的吗?这不是夭夭你最想得到的人吗?是因为里面的人是我所以你才会这样害怕吗?夭夭你最不该的就是把我和他相提并论。”他的唇往下移动着,吻上她的锁骨渐渐下滑。

  郑海陌及时出现:“苏子夜!”

  他厌烦的停下了动作看向他:“郑海陌我命你退下。”

  碍于神族身份他必须要听命他的可他一心护着白夭夭:“恕罪了殿下。”“海陌啊你是神族之人,就当真不怕死?得罪我就是得罪整个冥界,你龙族有多少命陪葬?更何况你还是个不受宠的四皇子。”苏子夜一语道破他的身份,这可是连白夭夭都不知道的。

  白夭夭这才明白他的身份,郑海陌被说中愣了一下:“我....前辈对殿下不好吗?”

  “退下,我以冥界皇子的身份命令你给我退下,你不从就是违抗命令,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苏子夜眼神变得冰冷。

  他脱离了明夜的身体,苏子夜本身就长的不差,他母亲是六界第一美人,父君也是六界第一美男子,他的容貌可以和南庆宇相提并论了。

  苏子夜一双紫色的眸子更是好看,明夜的身体倒在地上被白夭夭抱住:“阿夜。”

  郑海陌对他是敬畏:“殿下....”

  白夭夭抱着明夜的身体红了眼眶:“子夜我希望你明白,你可以什么都没有,可不能没有了良知和善良。”

  “他未必比我杀的人少,夭夭,南庆宇心里没有爱,明夜也是,我没有从他的身体里感受到对你的爱。”苏子夜居高临下的望着白夭夭和明夜一改当时的玩世不恭和懵懂少年。

  郑海陌挡在白夭夭面前:“殿下,这里是人间,请殿下遵守人间的规矩。”

  苏子夜好笑的盯着郑海陌:“你在违抗我的命令吗?海陌啊,你为夭夭么,还是你喜欢她,为了她不惜用了龙族的荣耀来换取她的笑?”

  白夭夭眼神警告着他:“那你也听我的命令,我以妖族之王的身份命令你,回到阿夜身体不许胡闹。”

  沉默片刻的苏子夜顺从了:“明天我要去澳洲一趟,公司下达的任务暗杀一个人我想该我自己去了吧?”

  “我会去的,程亚也会去的,你不能暴露你自己的身份,要是程亚知道你是子夜不是明夜的话后果很难办,子夜,我别无所求只愿你不要愧对自己。”白夭夭看着进入明夜身体的苏子夜站起身眼里的辛酸被苏子夜收入眼底:“夭夭,有朝一日你会知道,你所求所愿都会离你而去的。”

  一袭灰色长裙的白夭夭站在他门前南庆宇知道她在门口但没有任何动作。

  伍洲正好过来看到她:“怎么了?站在这里又不进去?”“以何身份进去呢?伍洲帮我把和离书递给他,就算知道了真相我也无法接受他,只求他放过我和族人。”白夭夭将手中的和离书送到他手中。

  屋里的南庆宇听的一清二楚,伍洲没有伸手去接:“你要想清楚后果,夭夭,你做为上神之妻不能任性所为,历来还没有上神与发妻和离的先例。”

  “那是我父君和母妃是我两位姐姐还有族人的命换来的上神之妻身份,我先是妖族的君王再是他的妻子,难道不是你们一步步将我逼向绝境吗?上神大人,我该怎样去和一个杀亲仇人在一起夫妻和睦呢?后果就是妖族会因为我的此举再次陷入困境,这样我也认了,我不想愧对族人和父君。”白夭夭一番话伍洲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身体异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