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酸

  笑了笑的白夭夭低头看着自己的一双手早就伤痕累累:“为了等一个神,我犯下的错我一人承担。”

  郑海陌起初并不明白,直到他遇到熟睡的她口中梦呓着南庆宇的名字,眼角的那颗泪刺痛他的心,停下脚步的郑海陌伸手抚去她的泪:“原来是在等他,你是位公主,遇上他也是卑微的,前辈,到底是爱还是恨前辈自己知道吗?”

  “不要走....不要扔下我....庆宇....”蜷缩着身体的白夭夭肩头抖了几下似乎在哭。

  帮她盖好被子的郑海陌坐在她身边。

  无数个夜晚都是郑海陌守在她身边,白夭夭浑然不知。

  看着白夭夭的郑海陌捡起地上的斗篷穿上:“伊思玥不是普通人,她是神族的郡主被南庆宇上神救过一次,所以她不好对付的前辈怕她是自然的。”

  搂着明夜胳膊的伊思玥笑的幸福:“阿夜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点了点头的明夜没有笑意任由她搂着自己的胳膊往外走,不知道为什么,白夭夭离开后他总是会想她。

  程亚戴着帽子吃着冰淇淋:“夭夭啊你也别想那么多,该烦的人是我好吗?明明只需要养你一个,现在又多了一个,我才是吃亏不讨好。”

  “养着我和郑海陌很吃力么?如果是这样我会出去找工作的。”白夭夭以为他是真的没有钱。

  差点喷出来的程亚擦着嘴摆手:“不用不用不用,这点钱还是有的,我就是跟你开开玩笑而已不要当真。”

  白夭夭显然对这个世界很无知,程亚吃着冰淇淋叹口气:“你这样子很为难啊,你好像什么都不懂。”“我出来的第一天就来找你了,你身上有我的灵力时隔多年我还是能找到你的。”白夭夭宛如个小白。

  逛着夜市的两人遇上了也在外面找吃的明夜和伊思玥,程亚看到是伊思玥伸手把白夭夭护在身后。

  伊思玥发现了不对劲:“程亚才几日不见就跟我生分了?这是你妹妹?我们见过的啊,是叫夭夭吧?”

  垂下眸子的白夭夭还没忘记那灼烧的疼痛,明夜看着她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怎么样竟然有一种伊思玥没见过的神情望着她:“夭夭最近还好吗?”

  本来想说话的白夭夭被程亚抢先了一步回答:“最近夭夭身体不太好,话说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夭夭回家的时候身上多了些伤,医生说要好好调养身体。”

  明夜的目光从未在她身上移开过:“是我不好没照顾好夭夭,对不起。”

  “不用了,不是你明家的人你当然不会心疼了。”程亚的举动倒是令白夭夭意外千年前伍洲只会护着南庆宇,没想到千年后程亚却处处维护自己。

  白夭夭轻轻拽了拽程亚的衣角,那眼神极度无辜清澈:“程亚....”

  感到抱歉的明夜很是愧疚:“夭夭,我不希望因为一些事情导致你受到伤害。”伊思玥最讨厌她这幅样子,明明她那狠毒的样子自己早就见识过了:“程亚就是这样教导妹妹的吗?她勾引阿夜时和与我争辩可不是如今的样子。”

  “你给我闭嘴。”明夜甩开伊思玥的手略带生气的说。

  此时的程亚眼神难看的很:“什么意思伊思玥?”明夜忙拦住想动手的程亚:“思玥不是那个意思,程亚,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你和思玥也认识这么多年应该知道的。”

  白夭夭一瞥眼看到几个黑衣人正在包围他们:“程亚,是你的敌人吗?”

  这样一说明夜也注意到了,程亚装作不在乎的扫了一眼:“像是。”明夜和程亚树敌不少他们两个也分不清到底是来杀谁的。

  只见几个黑衣人向他们逼逼紧逼,明夜习惯性的伸手拉着白夭夭给程亚使了个眼色说道:“老地方集合。”

  伊思玥还没反应过来明夜就牵着白夭夭快步跑开,程亚拽住伊思玥的胳膊也跟他往相反的方向跑走。

  “牵累你们了,别怕。”明夜看向身后紧追不舍的几个人牵着白夭夭的手不敢松,白夭夭对上他的眸子心跳的很快。

  小巷子里明夜抱着她抵在墙上靠她很近怕被发现,白夭夭闻着他身上的气息脸颊微微泛红,注意到的明夜一扭头对上了她那双清澈魅惑的眼睛心猛的跳动了一下愣了很久两人唇唇相依的对望。

  明夜情不自禁的抚上她脸颊靠近她的唇越来越近,他每次一见白夭夭就无法克制自己对她的喜欢,那是和伊思玥不同的感情。

  动容的白夭夭垂下眸子,明夜吻上她的唇,白夭夭眸子闪烁似乎是没有想到,她看到背后的那把枪这才清醒过来抱住明夜挡下了那颗子弹。

  “嗯~”挨过枪子她才知道原来是会疼的看到她受伤的明夜被激怒了:“夭夭!”他眼里的愤怒令对方恐惧。

  举起枪的黑衣人本想打他,明夜快速的一脚踢开他的手一拳打在他脸上,吃痛的黑衣人手中的枪掉在地上,明夜拎起他的衣领一拳又一拳打到他无法还手。

  白夭夭的衣服被血染红,她捂着伤口在自我疗伤又不想被他看见:“阿夜你会打死他的,阿夜。”白夭夭拽住失去理智的明夜喊着他的名字才讲他拉了回来。

  捡起枪的明夜变得格外冷血,他指着地上奄奄一息的黑衣人眼神冰冷:“我不杀他那他就会杀了我。”

  枪声响起黑衣人应声倒地,白夭夭仿佛看到了他屠杀自己族人的那一幕久久难以忘怀,明夜扔了枪查看她的伤口:“你不要动我送你去医院。”

  “去了医院如果问伤是怎么来的呢?你和程亚是杀人专收钱杀人的不是吗?堂而皇之去医院,势必引起警方注意,阿夜的身份不能暴露的,还是去找程亚他们集合吧,没有伤到重要的地方。”白夭夭捂着胸口的伤轻咳嗽了两声。

  明夜抱起她愧疚的说:“总是让你受伤是我不好,夭夭,可能遇上我对你来说就是灾难吧。”

  她躺在他怀中被他抱着很安心:“可是对我来说遇见你就很好了,阿夜,能看到你我就很开心。”

  皱着眉头的明夜没有再看她只是加快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抱着她更紧了。

  小酒馆里只有程亚和伊思玥,程亚打开酒倒了两杯递给她一杯:“我不知道夭夭和你有什么恩怨,只是警告你一句不允许伤害夭夭,阿夜带着夭夭走了,唯独没有带你难道你就真的不明白他喜欢的人是夭夭?”

  “阿夜不过是愧对白夭夭而已,怎么就变成喜欢这么一说?”伊思玥始终不承认。

  一口喝完杯中酒的程亚抿抿嘴:“你确定是这样吗?你太自私了,伊思玥,他根本就已经不爱你了,也许他从来没有爱过你听明白了吗?你可以任性为所欲为,但你绝对不允许再伤害她。”

  抱着白夭夭的明夜走了进来他无视掉他们的争吵轻轻的把白夭夭放在桌上:“程亚拿医药箱来。”

  看到白夭夭受伤的程亚慌忙的去翻找医药箱,伊思玥不依不挠的质问:“刚才出事你为什么带走的是她?我才是你女朋友而你竟护着她?她受伤了关你什么事。”

  “放手。”明夜第一次对她不耐烦,伊思玥很是意外:“你说什么?”

  他狠狠的甩开了伊思玥的手:“我让你不要再这样子,夭夭是为了救我,你想些什么呢?那样的情况下我带走她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你为什么会生气,程亚不是有好好照顾你吗?为什么你变成这样了。”

  伊思玥红着眼眶感到惊讶:“因为我爱你啊阿夜,在危险的情况下,你扔下女朋友不管去护着别的女人我该怎么想?”

  明夜闭上眼心情很烦躁:“你说够了没有?你的乖巧温顺我才选择你,现在看来也没有这个必要了是么?我以为我是爱你的没有错,可是我发现我对你不是爱,仅仅是责任而已,我们在一起开心吗?不开心,我甚至都没有主动亲吻过你不是么?我们在一起三年,我没有抱过你吻过你碰过你,思玥我也以为我会和你结婚生子过着普通人的日子平平淡淡,可我根本就不爱你。”

  桌子上的白夭夭手心满是血,程亚找到医药箱手忙脚乱的想帮她清理伤口,明夜接过他手中的东西:“我来吧。”

  白夭夭忙一把握住他的手:“阿夜....男女授受不亲.....还是我自己来吧,有程亚在旁边看着就行,程亚你帮我一下。”

  程亚秒懂抱她下来,白夭夭心虚的躲开明夜的目光拉着程亚到一边。

  “怎么啊,赶紧的先清理伤口。”程亚说着就要上手,白夭夭躲了一下:“这不过是小伤可以愈合的,又不是被神器伤了,我没事了。”

  见他不信,白夭夭无奈的扯开衣服,她雪白的肌肤只有血看不到伤。

  感到奇怪的程亚这才恍然大悟:“我忘记了你是妖,怪我怪我,还是给你包扎一下啊吧不要被看出来了。”

  任由他包扎的白夭夭翻了个白眼:“是是是,我知道。”

  失望的伊思玥掉着眼泪看着他:“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阿夜,我们这么多年感情付之一炬了吗?就仅仅是因为一个你只认识几天的白夭夭?”

  “跟思玥你那不叫爱,是责任,是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必须要对你负责,可那不是喜欢啊,我遇到夭夭才知道,有那么一个姑娘能让我开心让我笑让我日思夜想,那才是喜欢的感觉,我会难受会痛会愤怒会担心会愧疚和伤心。”明夜的话让她一下坠入深渊。

心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