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动则心痛

  白夭夭没有否认:“当初你觉得是我害了庆宇,我们相爱又相杀,到他死我才清楚我们都没错,只是被身份给圈住了放不下所谓的脸面。”

  程亚根本就不懂这些:“我可以帮你隐瞒这些事情,但你是妖,人妖相恋是没有结果的,他会老会死……”

  “我不介意,我可以帮他让他不老不死他仙魂仍在,我怕的是他重回神族。”白夭夭神色黯淡下来。

  做好夜宵的明夜走了过来:“你们两兄妹还不过来吃的吗?”

  看向他的白夭夭一眼万年:庆宇请你相信我,无论怎样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爱着你的,我们错过了太多,今生我不想再和你分离了。

  睡着的明夜恍恍惚惚中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似乎有白夭夭也有程亚。

  白夭夭坐在他床头望着他熟睡的脸微微笑着看不出是高兴还是担心,程亚走了过来盯着床上的明夜:“你准备怎么办?”

  “千年前他是怎么爱上我的,千年后他也一样会爱上我,父君算过,我和庆宇情缘未了,只是还没有算出结果.....也许我就应该在那场天劫里死去,不然庆宇也不会因为我变成这样的。”白夭夭目光里满是深情。

  程亚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告诉她明夜有女朋友的事情。

  大早上程亚就急匆匆的离开了,他不想看到白夭夭和明夜女朋友争吵的画面。

  睡醒的明夜做着早餐,白夭夭坐在阳台上喝着果汁那样子格外的美好,只是明夜无意看了她一眼更觉得她很熟悉可偏偏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

  伊思玥打开门的时候发现阳台上多了个女孩子,白夭夭也疑惑的看向她,伊思玥只察觉到了很重的妖气:“阿夜!”

  明夜闻声而来伸手接过她提的水果笑着说:“辛苦了,哦对了给你介绍一下,她是白夭夭程亚的表妹,夭夭,这是我女朋友伊思玥,思玥早饭做好了一起来吃吧。”

  白夭夭不为所动伊思玥也是一样,明夜尴尬的不知所措:“你们两个....”

  “阿夜我忘记买柠檬了,你能下去买些柠檬做柠檬水嘛?”伊思玥像是故意要把他支开,明夜倒是傻乎乎的答应下来:“嗯好你稍等一下我这就去。”

  等明夜离开之后伊思玥看向她:“你不是人,你是妖?”

  她看不出伊思玥是什么人,伊思玥气质清冷孤傲容貌更是好看极了,白夭夭没有见过她至少是千年以前没有:“你不怕我?”

  “不管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接近阿夜我都不允许你伤害他,我劝你一句,趁早离开明家不要打阿夜的主意。”伊思玥语气很不悦也很不客气。

  抿抿嘴的白夭夭走到她面前伸手抚上她胸口,可下一秒一阵灼烧感疼的她立马抽回手惊讶不已:“你是谁?”

  伊思玥握住她的胳膊,白夭夭疼的喘不过气来甚至是无力反抗,伊思玥看着她痛苦的样子窥探着她的内心:“你是她?”

  收回手的伊思玥很不可思议,白夭夭摔在沙发上手腕一片通红的发抖:“谁?”

  这一次轮到伊思玥慌了:“我不知道你原来是阿夜等的那个人,白夭夭,你一个狐妖到底是怎么得到他的心的,竟然让他事过千年还仍然记得你,我好不容易封了他的记忆才得到他的人,可他满心是你。”

  “你在说些什么。”白夭夭捂着发抖的手腕看向她,伊思玥微微一笑:“千年前他无意救下我,而我却深深爱上他,可惜他宁愿为你而死也不愿意看我一眼,千年后我封印了他的记忆和他厮守,你竟然回来了,我只听说你被关在炼狱里受尽苦楚,没想到你还能活着逃出来,白夭夭,知道是你我就更不会让你从我身边抢走他,你只能死。”

  她猛的掐住白夭夭的脖子,握住伊思玥手的白夭夭疼的受不住,那灼烧感像是要了她命一样,幸好明夜回来的及时,伊思玥这才放开了白夭夭。

  咳嗽着的白夭夭摔在地上脖子和手腕都红通通的,明夜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一把抱起地上的白夭夭紧张的不得了:“夭夭你怎么了?手怎么了?思玥,你掐了夭夭的?她脖子怎么红了?”

  伊思玥满不在乎的望着白夭夭:“阿夜我不喜欢她,她居心不良不是什么好人。”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夭夭是程亚的表妹而且她在国内没什么朋友,你怎么可以欺负夭夭的,我昨天晚上答应过夭夭,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她的。”明夜格外生气,他似乎对白夭夭很上心。

  感到震惊的伊思玥用一种难以理解的眼神望着他:“我才是你女朋友,她一个外人怎么能和我相比呢?阿夜啊。”

  明夜抱着白夭夭失望的说:“谁都不可以欺负夭夭,你也是,夭夭别怕我送你去医院看看,思玥你好好反省反省吧。”

  虚弱的白夭夭躺在他怀中摇摇头:“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好我陪着你。”明夜抱着她进了房间关上门不再理会伊思玥。

  伊思玥怨恨的盯着房间门:白夭夭我不会放过你的,阿夜只能是我的,谁也不许从我身边抢走他。

  床上的白夭夭脸色苍白手脚冰冷,明夜握住她的手试图搓暖和:“夭夭,冷嘛?”

  她浑身难受舔舔唇记起从前他为自己渡仙气的模样,白夭夭坐起来猛的吻上他的唇明夜愣愣的睁大眼睛。

  抚上他胳膊的白夭夭闭上眸子,那一瞬间明夜似乎看到了一个画面。

  南庆宇将白夭夭压在身上扬起嘴角轻轻吻了吻她的唇:“我想与夭夭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那样夭夭就不再是孤身一人了而是我的夫人。”

  “我跟在你身边三百年了,我都快忘记我自己是位公主而不是你神族的人,我求你放过我吧,庆宇,我们两不相欠。”白夭夭红了眼眶背对着他。

  她一袭红色长裙惹人疼惜站在雪中遥望着高高在上的他,胳膊上的伤口落下的血滴在雪地上格外刺眼,白夭夭跪在地上默默的行礼:“就此别过了上神大人,你的恩情夭夭会记一辈子的。”

  心脏疼起来的明夜推开了她,白夭夭忙扶住他胳膊:“阿夜....”

  明夜捂着胸口对上她的眸子:“为什么看着你我的心很痛?夭夭,自从昨天你来了以后我梦见了我不是我自己了,梦里的画面迷迷糊糊我记不得,而你呢?你是谁?刚才我又看到了,看到你和一个男人相爱分离的画面,他是谁你又是谁。”

  白夭夭眼神躲闪着垂下眸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阿夜,不要再想了。”

  他心脏疼的揪心眉头紧皱:“你瞒着我什么呢?我不会强迫你的,夭夭,程亚把你托付给我,那我就会好好照顾你的。”

  一愣的白夭夭眼神很受伤:“仅仅是因为程亚吗?”

  站起身的明夜背对着她尽力克制着自己对她的感情,也许昨晚初见的那一眼明夜就喜欢上了她,他从来没有见过那样干净的双眼,干净到不染一粒尘埃,清澈见底令人没办法拒绝她不去保护她:“夭夭,我有女朋友的,在我眼里你只是妹妹,对不起。”

  “妹妹?你爱她吗?”白夭夭心都碎了。

  这个问题难倒了明夜,他都分不清到底对伊思玥是爱还是责任:“夭夭,你好好休息休息,明天我送你回去吧。”

  泪湿眼眶的白夭夭望着他一步步的离开终究还是无法让他痛苦。

  伊思玥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出来:“阿夜我才是你的女朋友,这个家里不允许有其他的女人。”“我知道,我明天就送夭夭回去你可以放心了,我累了,你先回去好了。”明夜是真的什么都不想说。

  她一下就服软了抱紧明夜:“阿夜我知道错了,我就是太爱你了。”

  拍了拍她肩头的明夜轻轻推开她:“听话不要闹了,夭夭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她暂时也没什么事情了。”

  “那你明天一定要送她走啊,你早点休息阿夜,我明天来找你。”伊思玥看了眼房间的方向转身离开。

  清理好她行李的明夜推着行李箱走到她身边:“夭夭.....该走了……”

  白夭夭没有说话接过他手中的行李箱只是静静的看着他:“阿夜,你是为她才想要送我走的是吗?”“你留在这里不合适,夭夭我不能心动的,对思玥也许是责任,对你是不能,你是好女孩,可我不是个好男人我不适合你,你值得更好的。”明夜想送她离开白夭夭笑了笑眼里带着泪摇摇头:“阿夜你瞒不过自己的心。”

  程亚无奈的坐下来:“回来以后就一直喝酒是想灌醉自己?你该知道阿夜是做什么的啊?”

  她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现在的酒可以喝醉的吗?阿夜和你一样是雇佣兵,我早就知道了,你现在貌似不讨厌我了。”“讨厌你有用吗?我什么都不记得,你又是妖,想杀了我很简单不是么?”程亚给自己满上酒。

  轻笑几声的白夭夭默默摇头:“我不会杀你的,你是伍洲,是曾经最恨我的人也是后来最希望我活着的人。”

  “虽然不记得但是目前你还不错。”正说着程亚的电话响了,他接听着电话眼神变得凝重又冷漠,挂掉了电话程亚喝光了杯子里的酒:“我要去赚钱了,不然怎么养你。”

  白夭夭站了起身歪着脑袋:“带上我不会让你失望,凡间不能用法术,那就用实力好了,当是交房租。”

  笑笑的程亚带着她来到武器室:“挑一件趁手的武器准备捞钱了。”

  扫视一圈的白夭夭伸出手,掌心多了把折扇:“这可是上古神器,有它就可以了。”

  “一把扇子能杀人?”程亚显然不信,白夭夭一挥手扇子变成一把剑,她举起剑时又变成一把短匕首抵在了程亚的心脏:“当初你是最想要它的,如今瞧不上了?”

  无奈的程亚耸耸肩挑着合适的武器。

  房间里洗完澡的男人擦拭着短发穿着浴袍和拖鞋就走到了客厅,白夭夭坐在椅子上转过身来扬起嘴角,男人紧惕的盯着她手背在身后:“你是谁?”

  一把枪对上了男人的后背取下了他背后的枪:“老实点。”“是来要你命的人。”白夭夭说完眼神一片冰冷,折扇化为短刀划破男人的喉咙,男人捂着脖子还没来得及惨叫就倒在地上抽搐留学生过多而死。

  拍下照片的程亚一挑眉:“还真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我杀过的人,神,魔和妖多了去。”白夭夭居高临下的看着尸体。

心动则心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