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神秘的高人

  当晚,唐曦月伤势不是很重,只是失血过多又几次力竭,所以昏迷了一天才醒过来。

  慢慢的睁开双眼,眼前还是熟悉的那个房间与熟悉的人,陈棋落一直守在床前最早看到已经苏醒的人。

  语气轻柔又欣喜的说道:“小姐,小姐你醒啦。”

  又拉过手腕,诊脉检查,唐曦月转过头,看着陈棋落眼下的乌青,红肿的双眼,刚刚长出些的胡茬,看着很是邋遢,但唐曦月却满是心疼。

  想要抬起右手但肩膀上的伤实在是重,只是微微一动就疼的渗出了冷汗,紧紧皱着眉头。

  陈棋落赶紧站起身检查了一下,看到没有渗血,才安心的说道:“小姐,我给你倒点水,你躺着别动。”

  喝了点水,喉咙里火辣干涩的感觉才慢慢的消失,但声音还是沙哑的问道:“宋离那?”

  陈棋落说:“就在旁边的院子,师兄与辉少爷在照顾他,不过他伤的很重,估计还要一阵才能醒过来。”

  唐曦月微微点了点头,又说道:“我哥哥那,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他说。”

  陈棋落想了想说道:“明日就是祭祖了,大少爷应该在做最后的准备,我一会叫毕安去问问大少爷什么时候有时间。”

  “小姐,赵姨娘怎么会死在外面的院子,还有那十几个蒙面杀手,这一天听到的都是这样的消息,我真的快要吓死了。”陈棋落再也忍不住,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说道。

  “前几日才刚刚受伤,肩膀上的伤疤还没好全的,怎么就这么不会保护自己,这次狼咬伤的位置,连骨头都咬断了,要是再用点力气,我可真的保不住这胳膊了。”说着又带着哭腔,本来已经止住的眼泪再次决堤。

  陈棋落抽了抽鼻子,又继续絮絮念的说着:“小姐,我就只有你一个亲人了,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吓我,你被辉少爷抱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血,我好害怕,真的,真的好怕。。。”

  再往下的话,已经被哭声掩盖了,只能听到极其压抑的抽泣声。

  唐曦月最是怕他哭,而此刻陈棋落哭得悲伤,本来他的长相就是娇小秀气,若是穿上女装定是个绝世的美人。

  如今美人落泪,哭得梨花带雨的,唐曦月突然好自责,好想把人抱在怀里好好哄哄。

  但只可惜现在自己的右手动都不能动,只能抬起左手摸着他的脸颊说道:“落落不哭了好不好,都是我的错,我下次一定小心些好不好,不不不,我保证再也没有下次好不好,以后我去那你都陪着我,别哭了别哭了。”

  唐曦月到底还是伤重,有些有气无力的说着,但那语调软糯,满满的都是心疼和自责,到是让陈棋落抽了抽鼻子,哭声小了些。

  又哄了好一会,看着哭声小了些,唐曦月才问道:“落落,最近家里有什么异动吗?明日就要祭祖了,可别再出什么乱子了。”

  陈棋落还是抽泣着说道:“家里到是没有什么异常的,大少爷在听到赵姨娘被杀了时候,就已经把这次祭祖的全部人手都换成了心腹之人,场地也都多次检查过了,应该不会再出现什么事情了。”

  慕怀君和何文辉在照看宋离,听到唐曦月醒了,赶紧过来看看,见她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样子,也只是略微坐了坐,就只能离开让她先休息。

  而由于唐曦月重伤,继位仪式上敬酒的人只能紧急替换成唐婉清,这下可是忙坏了她,既要学习全套的礼仪,还要量尺寸赶制礼服,但她硬是等着陈棋落说没事之后才在下人多次催促下离开了。

  亥时刚过。

  唐曦月精神倒好,正依靠在枕头上,小口的吃着陈棋落做的荷花糕,到是有了吃的什么伤痛都忘记了。

  “落落,还是你做的点心好吃,不过这次宋离烤了兔子和鱼,没想到他的手艺也这么好。”唐曦月满嘴塞得都是糕点说道。

  说道宋离,心里有了一丝丝的心虚,抬起眼皮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觉得宋离他怎么样啊。”

  陈棋落哪里知道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伸手擦掉唐曦月嘴角的残渣不经意的说着:“当然不错,对小姐还真是拼了命的好,身上的伤那么多,要不是硬挺着估计早就晕倒了。”

  唐曦月偷偷观察着他的脸色,装作随意的说道:“落落,宋离他也没什么家人了,要是让他一直跟着我你觉得怎么样啊。”

  陈棋落有些奇怪的看着她,他们一直客居在慕家,唐曦月向来不想惹麻烦的,难道是想报救命之恩,那要不要留下不是要跟师兄说,为什么会要来问自己那?

  刚要出声询问,唐铭珏迈步走进屋,他终于忙完了手中所有的事情。

  火烧刑狱到底还是很大的罪过,族中的耆老们微词颇多,但唐铭珏这么多年到底也是攒下了不少的人脉,终于压下了所有的怨言,在听说唐曦月有重要的事情,便赶紧来看望。

  “月月,怎么样了?”唐铭珏走进屋坐在床边,一脸微笑的看着唐曦月。

  唐曦月看到哥哥来了,高兴的递过点心,唐铭珏忙了一天确实没有吃饭,伸手拿了一块。

  唐曦月说道:“哥哥明日就是祭祖了,这次我又不能参加了,就连你的继任仪式估计我都不能下地,都不能贺你继位之喜了。”

  看到妹妹有些失落的样子,唐铭珏摸着她的小脑袋哄着:“没关系,这糕点就算是贺我继任之喜了好不好。”

  唐曦月蹭了蹭哥哥的手继续说道:“对了哥哥,你们是不是已经找到了赵姨娘的尸体。”

  唐铭珏点点头,唐曦月继续说道:“杀死三婶娘的人就是赵姨娘,她一直听命的是金河何氏的宗主何景兴,他们想要控制我,要我杀了你,这样唐家在没有继位的人,他就能分了唐氏这一杯羹了。”

  这话说的有些急又有点长,唐曦月咳了几声,陈棋落赶紧递了杯茶。

  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还有一个高人,他们说是有一个高人告诉他们这样做的,还已经派了心腹之人在我身边,我身上的迷迭香就是他下的,但那个是谁何景兴没说,哥哥,你说会不会是何文辉啊。”

  唐铭珏静静地听着,陷入深思中。

第三十七章 神秘的高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