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刑狱

  刑狱,在地下终年不见天日,是唐家的重要监牢,用来关押重刑犯的,里面戒备森严,刑具齐全,据说凡是关进去的人,无论有多忠心,总能问出些想知道的事情。

  唐曦月在听到老夫人说要把自己关到刑狱去,心中不免多了些冷意,那地方关押的那个不是十恶不赦或是逃离背叛的歹人,而自己。。。嘴角不由露出一抹苦笑。

  唐曦月靠在陈棋落的怀里,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减少了出血量,但这疼痛感还是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她的神经,让她无法忽视。

  感觉到有泪水滴在脸上,抬起还能动的右手,摸了摸陈棋落的脸,轻声说着:“别哭了,会没事的。”

  陈棋落只有握住那冰冷的小手,希望能帮她分担些疼痛。

  周围的暗卫谁也没动,毕竟要抓进刑狱谁都知道不会是普通的罪名,而唐曦月只是打伤了些家丁,最多在祠堂责打一顿。

  老夫人看着没人动手,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指着那暗卫首领说道:“还不快去,把这目无尊长的畜生给我抓起来。”

  暗卫也是听命令行事的,看着首领微微点头,走上前几个人要把人抓走。

  此刻唐曦月重伤已没有体力反抗,而陈棋落根本不会武功,哪里会是骁勇善战的暗卫对手。

  那暗卫下手粗暴,一下就把陈棋落推倒在地,也不管唐曦月身上是否有伤,用力把人抓起,这样的撕扯肩膀上流出更多的鲜血。

  突然一个人影飞了进来,一脚踹在那名暗卫的胸口,应该用了十足的力气,就连胸骨都有些凹陷了。

  唐曦月没了支撑点,根本站不稳摇摇欲坠,那人稳稳的把唐曦月抱在怀里,看到她肩上的伤口,心中的怒意滔天,几乎想杀掉所有的暗卫。

  唐曦月看到抱着自己的宋离,还是有些疑惑觉得来人应该是自己的哥哥,怎么会是他。

  与宋离一起来的还有唐铭珏、慕怀君以及陈棋落,三人的脸色同样不好,尤其是前两人,自己最亲最爱的人,身受重伤奄奄一息,无一不是紧握双手,强压怒火。

  而宋离才不管此刻老夫人的脸色有多难看,打横抱起就要走出院子。

  老夫人掌管唐家这么多年这样被无视还是头一次,气急败坏的说到:“唐曦月你敢走出这院子,你是不是想从唐家除名。”

  唐铭珏伸手拦住宋离,不管怎么说自家祖母如此动气还是要给个交代的。

  又与慕怀君、何文辉三人对着老夫人躬身行礼,说道:“祖母,不知道曦月犯了什么罪,需要您下这样的杀手,要被关到刑狱去。”

  唐铭珏虽然从小所受教育皆叫他宽德仁厚,对长辈更是不可有半分忤逆,可是看着自己的妹妹在家中险些被人杀死,一时语气严厉倒是有了几分家主的威严。

  老夫人似乎没想过唐铭珏会用这样语气质问自己。

  唐铭珏从来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对任何人都是一副笑脸,下人犯错也从不重责,最多申斥几句。

  而此刻这副严厉的样子一时让老夫人不知道说什么,直到旁边的唐婉娇偷偷拉了拉老夫人的衣角。

  老夫人这才回神说道:“唐曦月与外男私相授受,这样的重罪难道不能重罚吗?”

  “私相授受,呵,这样大的罪名,祖母可有真凭实据,若是没有又是何人告发,我倒是要好好问问那告发之人是何居心。”边说着边怒目看着一旁尽量缩小存在感的唐婉娇。

  此刻何文辉走了一步说道:“老夫人说的外男可是在下?我前夜确实见过唐姑娘,不过她已经醉酒趴在石桌上睡着了,我怕她会出事不放心离开,所以在一旁守了一夜,直道第二天陈棋落来带人回去。”

  那样子还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而语气就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而这话嘛,半真半假,但却足够帮唐曦月解围了。

  待何文辉说完,唐铭珏突然撩衣跪倒说道:“祖母,我父亲过世的早,母亲身体不好,曦月迫不得已才养在别处,可身为唐氏女儿怎能蒙受这样的不白之冤,是何人颠倒黑白,还请祖母还曦月一个清白。”

  老夫人与唐婉娇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半晌也说不出话。

  唐铭珏心知一定是唐婉娇的主意,但此刻唐曦月的伤势却是耽误不得了,不再理会老夫人与唐婉娇那精彩的表情,吩咐陈棋落带唐曦月回去治伤,而自己则表示等祭祖结束后再好好查清楚整件事情。

  陈棋落伸出手想把人抱回去,可宋离哪里愿意,不过想到刚刚还说什么私相授受的罪名,虽然不知道唐家家规都是什么,但这几个字还是懂的。

  恋恋不舍的看了看怀里的人,还是不得不小心的交给了陈棋落,怀中空落落的心里更是像空了一块。

  三日后唐曦月的伤好的差不多了,那惨白的小脸,在五个人轮番的进补下,不仅面色红润了,而且还胖了些。

  又是一碗汤药端到唐曦月面前,这味道熏得唐曦月皱眉,很是撒娇的挠着陈棋落的手心说道:“落落能不能不喝啊,我真的觉得我都好的差不多了,你看看我这几天都被你们养胖了。”

  宋离手里端着一碟子山楂糕走进来,看着唐曦月皱着眉头嘟起小嘴撒娇讨好的样子,不由得轻笑出声。

  “那日打人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啊,要是让那些被你打断骨头的家丁看到你这幅样子,一定会觉得打人的不是你,可能是被凶神附身了,哈哈哈哈。”

  “你怎么又来了,都说了这是女眷的院子谁叫你随意进出了,小心坏了我的名声。”唐曦月随手拿起一块山楂糕丢到嘴里。

  “小姐药都要凉了,要是再热的话会更苦的,你要不要现在喝啊。”陈棋落很是无奈的说着。

  唐曦月把小脸都皱在一起了,知道躲不过去,拿过药碗就像壮士就义一样一口都喝了。

  宋离赶紧拿起一块山楂糕喂到她嘴里,酸酸甜甜的正好解决了那苦味。

  唐曦月看着陈棋落与宋离二人很是奇怪,之前自己与宋离不过稍微接触,陈棋落都如临大敌。

  可如今二人竟然能和睦的相处在一个屋檐下,而陈棋落还能允许宋离给自己喂吃的,不由得对二人出声询问:“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和谐啦?”

第二十一章 刑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