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审问

  唐曦月在听到私相授受这个词的时候还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若是真的坐实了这样的罪名只怕自己真的要万劫不复了。

  可是真的要说出是与何文辉在一起吗?不说别人会不会信,要真的信了,自己又与他做了什么?自己喝醉了在耍酒疯,还缠着人家抱了一夜,怎么听也不像是没关系啊。

  唐曦月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沉默着一声不吭。

  老夫人拿起放在旁边的茶盏,用力扔在了她面前,应声碎地大声喝到:“没想到还是真的,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这么多年的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半点教养也没有,真是丢了我唐家的脸。”

  唐曦月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但是语气落寞的说道:“祖母,我并没有做过。”

  “祖母,她说的好听没有做过,那倒是拿出证据啊,如果实在拿不出,那不如叫手下的婆子验验身,也好还她一个清白。”唐婉娇不怀好意的说道。

  唐曦月此刻抬起头,那小脸上满是愤怒,一双眼睛如有实质一般瞪着唐婉娇,似乎是希望能够刨开她的胸膛看看那心是什么颜色的。

  唐婉娇似乎有些害怕,怯怯的向老夫人的身后躲了躲。

  老夫人刚刚在低头喝茶,察觉到唐婉娇的不对劲,抬起头正看到唐曦月那凶狠的眼神,但毕竟这么多年上位者的威严还不至于叫一个小孩子吓到,出声喝到:“那么凶狠干什么,要是冤枉了你,现在就解释出来。”

  唐曦月强压住心中的怒火,闭了闭眼睛,又低下头,没有说话。

  老夫人看她这个样子,心中几乎已经断定之前唐婉娇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对着身旁的马婆婆说:“你去,给她验身。”

  那马婆婆之前与李婆婆都是从小就跟在老夫人身边的,关系亲如姐妹,李婆婆在从慕家回来之后,马婆婆曾在她神志有些清楚的时候去看过她,仍然还记得她一脸的恐惧对她叮嘱千万不要得罪月小姐,能交好一定要交好。

  所以此刻马婆婆很是为难,谁都知道那样的验身对女子来说是极大的屈辱,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心甘情愿,更何况还是一直心高气傲的唐曦月。

  也只好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没有动作,老夫人侧头看着她有些不满意的说道:“怎么还不去?”

  马婆婆看着躲不过去,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说道:“月小姐,咱们去里屋吧。”

  唐曦月此刻感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胸口处由于愤怒剧烈的起伏,一双小手紧紧的握住连关节处都已经有些发白了。

  猛地抬起头,双目赤红的着看上面坐着的人说道:“祖母,我已说过我没有做过,是唐婉娇说出的罪证,难道不应该让她拿出证据吗?为何要百般的刁难我。”

  唐婉娇本来是美滋滋的正在看戏,突然被唐曦月叫到神色倒有些慌张,毕竟自己可没有真凭实据,每句话都是道听途说的,甚至连听谁说的都叫不出具体的姓名。

  老夫人看了看唐婉娇的神色心里已经了然,但唐婉娇可是自己宠了十几年的孙女,长这么大连句重话都没说过。

  没有打算问唐婉娇继续对唐曦月说道:“你不要随意说别人,我给了你解释的机会,你连一个字都没有说,要真的是清清白白的为何解释不出,自己解释不出来那也只好验身了。”

  说完又对着马婆婆示意一个眼神,马婆婆只好无奈上前,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看唐曦月还是跪着没动,只好动手打算把人扶起来。

  唐曦月此刻的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怒火几乎掩盖了所有的理智,看到马婆婆伸出的手右手用力一抓,左手到底有伤,便用手肘对着肩膀关节处用力一击,只一下就听到有骨头轻微断裂的声音,马婆婆张着嘴半天才哀嚎出声。

  此刻的屋子里一片寂静,除了马婆婆那阵阵的哀嚎之外,屋内剩余的几个人谁也没说话。

  老夫人似乎是没想到唐曦月真的会动手,毕竟自己在这个家中的地位,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忤逆她了。

  而唐婉娇此刻心中却是有一丝害怕的,唐曦月当着祖母的面就敢一下打断人的胳膊,自己这么为难她,会不会要了自己的命啊。

  老夫人被气得嘴唇发抖,大声喊着:“来人,来人,把这个孽障给我抓住,关到刑狱去。”

  唐曦月看着身后已经围上来十几个家丁,手中还拿着武器,瞬间就包围了她。

  此刻哪里还管那么多,谁敢上前三两下就被打飞出去,只剩下躺在地上哀嚎的力气。

  这时从门外跑进来唐家的几个暗卫,这些人都是保护唐家安全的,听着院子里的声音不对,赶紧进来查看。

  正看那一地哀嚎的家丁,以及身上已经染血的唐曦月。

  迅速加入战斗,唐曦月到底年纪小,没有兵器对方人数又多,几十个回合之后,被一剑贯穿肩膀,体力不支捂着受伤的肩膀,单膝跪倒在地。

  门外陈棋落刚刚赶到,离的远远的就听到里面的有打斗的声音,察觉不对,快走几步竟看到院门大开,一群暗卫手拿长剑背对着院门,似乎里面还围着一个人。

  来不及细想,快步走进去,一眼就看到唐曦月捂着肩膀跪倒在地上,很是痛苦的样子,赶紧拨开围着的暗卫跑到唐曦月的身边。

  一把把人揽进怀里,让唐曦月靠在自己的身上能更舒服些。

  陈棋落看到不过刚刚分开几个时辰的人,此刻竟然浑身伤痕,肩膀处的伤口还在冒出汩汩鲜血,颤抖着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但是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了。

  身上并没有带药,只能先点住几个穴位止血,把身上的衣服撕下来一块,简单的包扎一下伤口。

  刚才的战斗早已从屋内打到院中,屋内的老夫人与唐婉娇听到外面没有了声音,起身走了出去,看到陈棋落正抱着一身鲜血的唐曦月。

  老夫人压住了刚才的那丝恐惧,对着几个暗卫说道:“绑了,押到刑狱关着,等祭祖结束了在好好审审她,还敢在这大开杀戒,真是好大的胆子。”

第二十章 审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