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私相授受

  唐曦月的院子。

  陈棋落昨天生了一天的气,到了晚上看到唐曦月没有进门的意思,就把门从里面反锁,但还是侧着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可等了半天也没有声音,渐渐地倦意来了便趴在桌子上也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看看床上没有动过的痕迹,门窗都是完好的,急忙站起身开门出去查看,只看到石桌上放着一件男人的衣服,但却不见唐曦月的影子。

  拿起衣服细看竟是宋离那厮,很是气愤的把衣服扔到地上,一时觉得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更加愤怒。

  陈棋落正坐在凳子上生着闷气,却看见外面几乎是飞着进来一个人,待那人站住身体,看清了来人是迟凡。

  迟凡止不住的大声喘息,用手擦着额头上的汗水,陈棋落刚要吩咐毕安给倒茶,迟凡却赶紧拉住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落落,快老夫人的院子,月小姐在受罚那,前一晚月小姐是不是跟何文辉公子在一起,我家小姐说二人私相授受,老夫人很生气,如今月小姐正在受戒尺那,我是找个理由才溜出来的,我得走了,你快想想办法吧。”

  陈棋落一时慌了神,虽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但唐曦月不受唐家重视,谁又会听她的辩解。

  唐家后代向来不繁盛,所以唐家家规嫡女不能外嫁,也算是为了唐家的后代绵延,很多年前的一位嫡女就是因为想与人私奔,却被抓回可是被处了极刑,死相极惨,就连名字也从族谱上清掉了。

  陈棋落越想越觉得害怕要是真的被诬陷了这样的罪名,唐曦月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当下不敢怠慢赶紧吩咐毕安去找唐铭珏,而自己赶往老夫人院子,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此刻唐曦月正跪在地上默背家规,左手已经红肿的像馒头那样,左手自然无法正常拿书,只能用手背托着册子,许是拿的姿势不舒服,每次翻页都及其困难,甚至书册还掉落了好几次。

  一旁的马婆婆虽然看着不忍,但在老夫人的院子,想帮帮忙也是没这个胆子的。

  唐曦月虽然自小聪慧,几乎是过目不忘,看过一遍的东西都能记得大概,但此刻手心上传来的阵阵刺痛,以及膝盖的酸麻疼痛无时无刻不在分走她的心神。

  此刻香炉里的香已经快燃尽了,可唐曦月连一半都没有读完,看看那香心中已经有了了然,今日只怕又少不了一顿责打。

  唐婉娇从屋里走出来,有些得意的居高临下看着跪在地上的人,但唐曦月还是那样专心致志的看着手里的册子,连一个眼神也没有分给对方。

  唐婉娇想想自己给她安得罪名,也不在乎此刻对方的无视,依旧高傲的说:“唐曦月,祖母让你进去问话,你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还真是有辱门风。”

  唐曦月抬起头虽然有些狼狈但依旧还是那样的风采夺目,看的唐婉娇气得牙痒,冷笑着说:“有什么好神气的,犯了这样严重的家规,这次一定要让祖母下令处死你这个祸害。”

  唐曦月的母亲戚夫人年轻时一直强势,掌管着家中大小事务,惹得老夫人很是不满,但生下唐曦月之后又加上丈夫被害,身体一直不好,老夫人也就更加看不上她,百般刁难。

  之前还能一直强撑着管理些家族的事情,而因为三年前那次祭祖唐曦月又犯了错,老夫人就更以不会教养子女为由大加斥责。

  近来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了,又要忙着祭祖的事情,所以家里的事情都一起交还给了依旧不服老的老夫人。

  唐曦月知道唐婉娇也就这些能耐,没有理会她,有些踉跄的站起身,单手拿着书册,跟随唐婉娇进了屋。

  拜倒在老夫人的面前口称:“祖母万安。”没有起身,还是跪在原地,低着头很是乖巧的样子。

  老夫人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唐曦月,想到自己似乎对这个孙女还从未好好说过话,见面也不会超过10次。

  看到她如此乖巧的模样,毕竟血脉相连心中的怒气也消了不少说道:“身为唐氏子孙,连家规都背不出,刚才那顿责罚你可心服啊。”

  唐曦月还是低着头语气带着些委屈说道:“曦月身为唐氏子孙,不能完整背诵家规,给先祖蒙羞,这责罚自然心服,可曦月4岁离家,之后除了每年的祭祖其他时候都很少回家,连家规长什么样子也没有见过,哪里能完整背诵。”

  这些话说的悲悲切切的,语气中三分委屈但还有三分坚忍,到是让老夫人有了一丝的同情,但想到她所犯的错那一丝同情也消失了。

  一旁的唐婉娇看到祖母略有心软,心中大惊,在心中想到还真是会蛊惑人心,赶紧出声说道:“祖母您刚刚不是给了时间要她背诵,这回要是还不能背出,只能说是并没有用心,心中没有对唐家先祖的敬畏之意。”

  唐曦月还是垂着眼睑看地,但对唐婉娇的态度还是很诧异的,自己跟她一共也没有见过几面,为什么非要这么百般刁难,三年前是因为她才挨了鞭子,今天又是,真真奇怪。

  老夫人微微点头说道:“曦月,那就背诵吧,娇儿,好好听着有没有错的地方。”

  唐曦月现在还真是没有退路了,要是背诵那肯定是不可能背全的,要是不背估计又是责罚,心中暗暗叫苦。

  “不可与人私斗,不可。。。”唐曦月将将背了一百多条就背不出了,唐氏立族400余年,那家规可有一千二百条。

  一旁的唐婉娇看到唐曦月背不出露出得意的笑容说道:“才背出这么点,你可是唐家的嫡女,这样也太有辱门风了吧。”

  又转过头对这老夫人说道:“祖母,你看看她就会背这么点,难怪会犯私相授受的家规。”

  老夫人听到私相授受一次,怒从心起很是威严的对着唐曦月说道:“你前天夜里在何处?又与何人在一起?”

第十九章 私相授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