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讲故事

  另一边宋离再次翻墙进入唐曦月的院子,此刻的唐曦月还没有睡,在庭院中坐着。

  看到有人进来了,一看是宋离,放下戒备问到:“这么又是你啊,我的院墙估计是太矮了,说翻就能翻进来。”

  宋离看着面前这个露出温和微笑的人儿,只希望时间能停在此刻,就这样一直温馨下去。

  唐曦月被宋离盯得有些不舒服,只觉得今晚的人不对劲,没有了往日的调笑,这样的严肃认真。

  站起身走到他身旁问到:“你今晚怎么了,是不是上次的伤还没好啊,要不我在让落落给你点药,怎么觉得你怪怪的。”

  “上次为什么救我?”宋离没有回答她之前的问话,很是严肃的问出这个问题。

  唐曦月只觉得奇怪,都过去这么久了,要感谢的话未免时间过得也太长了。

  “你拿着我的玉佩,我肯定要救啊,再说你伤的那么重,总不能看着你死吧。”唐曦月还是认真的回答了。

  宋离似乎并不想要这个答案,明亮的眼睛此刻都不在有光亮了。

  “就因为玉佩,因为我要死了,那是不是随便一个陌生人你都会救,都会那样照顾他?”

  宋离言语很是激动,却牵动内伤,捂着胸口,鲜血差一点吐出,但却生生咽下,嘴角处却还流出一丝血迹。

  唐曦月看到对方那摇摇欲坠的身体,以及嘴角的鲜血,赶紧上前扶着坐在凳子上,一边询问,一边把内力输送过去。

  宋离似乎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安安静静的看着唐曦月,此刻她的小脸上已经挂满了汗珠,明显已经到了极限,但还是强撑着继续输送内力。

  唐曦月还是故作轻松的问到:“你怎么伤的这是,上次的伤落落跟我说已经治得差不多了,难道是你又惹到落落,他没给好好用药吗?”

  宋离看出唐曦月已经到了极限,想要停止,但那抓住自己手腕的小手,那样的坚定,挣扎了几下竟没有挣脱掉,源源不断的内力还是不停的修复着自己的身体。

  宋离只能开口叫停:“月月,已经可以了,停下吧。”

  唐曦月没回答,又过了一会,检查了一下觉得差不多了,才停下,但是还是抑制不住的喘息,身上的汗水也已经打湿了衣服,微风一吹有了寒意。

  宋离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披到唐曦月的身上,想把人揽在怀里,但是想要伸手却没了勇气,自己哪里配得上这么完美的人。

  “你知道上次伤我的人是谁吗?”宋离此刻似乎想把一切都和盘托出。

  但话到嘴边又害怕了语调一转说道:“困了吗?我给你讲个故事,你闭着眼睛听好吗?”

  唐曦月微微点头,用手撑着头看着那个表情异常严肃的人。

  很久以前有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小的时候本来家境很好,但是父亲意外过世,便没了经济来源。

  她的母亲因为思念父亲,也身然重病,为了给母亲治病,变卖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但还是没有救回母亲的命。

  为了安葬母亲,只好在街上自卖自身,以求能给点银子。

  翠怡楼的老鸨看中了那个女孩长相清秀,又知书达理,便出钱安葬了女孩的母亲,并把它带回翠怡楼。

  在那女孩知道自己去的是什么地方的时候,百般哭闹甚至寻死,但最后还是被老鸨救回并答应只卖艺唱曲,并不卖身。

  在那女孩长到18岁的时候,已经出落的更加美貌动人,而且歌声更是在当地数一数二的,只为见她一面一掷千金的大有人在。

  那老鸨每日劝说希望能选一个入眼的共度春宵,但那女子却一个也看不上。

  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个英俊的年轻公子,那样子像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连姑娘的手都不敢拉。

  那女子看到他动了心,几次接触之后变决定要跟他走,但一提到赎身,那男子只是说手上银子不够,需要回家慢慢筹措。

  几度春宵之后,男子便离开了。一个月后女子竟发现自己有了身孕,老鸨叫她打掉,可她怎么舍得以死相逼后,老鸨知道留着她也没用,就收了她所有的钱财把她赶走了。

  那女子一路乞讨最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把孩子生了下来,是个男孩,女子很高兴打算去找孩子的父亲。

  乞讨到了男子所在的地方,问清楚姓名才发现男子竟是当地有钱的富户,而且已经娶妻。

  那女子想要带着孩子认祖归宗,却被对方打了出来,还恶语相向,说一个妓女谁知道孩子是谁的。

  女子不堪受辱,却也无路可去只能带着孩子找个地方住下,打算自己把孩子抚养长大。

  那女子虽然饱经风霜但依旧貌美,男子还会偷偷来看她给些钱财,只说是因为家中妻子悍妒,之前所做都是无奈之举。

  本来一切都很平静,直到那个小男孩五岁的时候,那天夜里,小男孩还像往常一样从外面回来。

  看到一个身穿华贵衣衫的贵妇人带着几个家丁正在砸他的家,而自己的母亲已经被打倒在地。

  小男孩拼命的跑过来,想把自己的母亲护在怀里,但自己好弱小什么也做不了。

  贵妇人看到小男孩就吩咐家丁抓住他,还骂他是杂种。

  他母亲却突然有了巨大的力气,竟然把两个家丁打倒了,把小男孩紧紧的护在怀里,任由剩下的家丁对她拳打脚踢。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母亲死了,而那些人烧了房子离开了。

  小男孩打算去找他的父亲,毕竟在他心里他的父亲还是对他母亲好的。

  可当他到了那个宅子找到他父亲的时候,他的父亲却是叫下人打了他一顿,关在柴房,而怀里还抱着另外一个小孩。

  夜深的时候小男孩从狗洞逃走了,第二天那家就着了大火,烧死了那家的孩子。

  宋离看到唐曦月已经睡熟了,均匀的呼吸声回荡在寂静的夜色里,宋离小心翼翼的抱着她,极其珍惜此刻的宁静。

  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充满着爱意与眷恋,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个让自己第一次感到温暖的女孩已经走进她的心里,并且再也出不来了。

  宋离轻轻的在她耳边说着:“倾我所有,也定会护你周全。”

  只可惜此刻唐曦月已经睡熟,没有听到宋离那充满爱意的表白。

第十七章 讲故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