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陈棋落的愤怒

  月光下,一身金色衣衫贵气逼人的富家公子,怀抱着一个哭的像孩子一样的女人,而那男子颇为生涩但却及其耐心的哄着怀中的小人,慢慢的怀中的人停止了哭泣,紧紧的抓着男子的衣领睡着了,眼角还带着泪珠,那样子像是很怕那人丢下她一样,让人很是怜惜。

  另一边,陈棋落三个人可是急坏了,看着夜越来越深,觉得唐曦月早应该回来了,但就是不见人,毕安也已经去过唐婉清的院子,却被告知都已经睡了。

  而唐铭珏还在招待客人,又不敢惊动旁人,只能三人分头去寻。

  此刻唐曦月在的院子很是偏僻,平时少有人过,陈棋落找到他们的时候天已经能看到微亮了。

  远远的陈棋落就看到何文辉抱着唐曦月在一个石凳上坐着,而唐曦月的样子似乎是睡着了,睡得很是安稳而且很依赖他的样子。

  陈棋落心中一紧,赶紧走过来,想要接过唐曦月,但此刻唐曦月睡得正香,被人搅扰美梦嘟囔了些什么,微微翻身反而抱得更紧了。

  陈棋落满脸怒意,但还是声音很小的问道:“何公子,是否能给我一个解释。”

  何文辉本来是最不屑于解释的,但看着此刻自己的样子,衣衫早就被唐曦月扯得领口大开,头饰也歪歪扭扭的,几缕头发散落下来。

  而怀里的唐曦月样子更是糟糕,小脸上还有着泪痕,衣服由于醉酒后体热,几次想要脱下,都被何文辉制止,但此刻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竟像是被人脱下又穿上一样,只怕任何一人看到都不会觉得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但何文辉还是那副冰冷的样子简单的解释道:“她喝醉了,不肯撒手。”

  陈棋落看着对方那满不在乎的样子,一时觉得愤怒不已,在也看不下去眼前的画面,也不管会不会吵醒唐曦月,略有些粗鲁的强制把人从对方身上拔下来,抱在怀里。

  转身刚想走,但还是回过头语气不善的说道:“何公子,今日之事还请不要说出去。”没等对方回话就走了。

  此刻陈棋落看着怀里的人,真的气得不行,早就闻到唐曦月身上那酒味,知道她酒量不好,喝多了又喜欢乱说话,估计刚才何文辉说的也是真的。

  回到自己的院子,冬枝和毕安早就等在院子里,看着陈棋落面色不善的抱着一个人回来,知道肯定是自家小姐,赶紧迎过来。

  还没说话就听到陈棋落吩咐到:“去烧热水,给小姐洗澡。”语气很是冰冷,甚至还有一丝威严,完全不像平时那唯唯诺诺的样子。

  陈棋落走进屋,难忍心中的愤怒,很想把人丢在床上,但看看怀里的人到底还是没有忍心,把人轻柔的放在床上,脱去已经不成样子的外衣。

  看着唐曦月那半遮半漏的雪白肌肤,竟第一次有了最原始的冲动。

  此刻的陈棋落已经17岁了,不在是什么都不懂得小孩子,虽然一直都与唐曦月同吃同睡,但除了牵手之外,从未有什么越举的做法。

  一是陈棋落向来把唐曦月当做主人,从不敢有什么不当行为;二来觉得唐曦月早晚会与自己成亲,所以也从不着急。

  但是宋离、何文辉的出现,让陈棋落有着浓浓的危机感,他知道自己并不优秀,除了自小的婚约之外什么优势也没有。

  由于小时候受过伤不能学武,只能在医术上更加努力,才能让自己配的上她。

  但此刻陈棋落已经不想等了,只想用最原始的方式占有她,这样是不是就会属于自己了,从心到人就会只属于自己一个人了。

  正当陈棋落看着床上的人发愣,冬枝敲门进入说道:“落少爷,水好了,我来帮小姐梳洗把。”

  “不必了,我来吧。”陈棋落还是那冰冷的表情,抱起唐曦月向外走去。

  冬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虽然二人早已定下婚约,但像洗澡这种亲密的事情还是一直由冬枝来的。

  冬枝看出今日的陈棋落有些不对劲,但还是大着胆子拦着他说到:“落少爷,还是我来吧。”

  陈棋落刚要发火却见到慕怀君急匆匆的走进来问道:“师妹这是怎么了?”

  陈棋落还是冷冰冰的样子,一旁的冬枝赶紧说道:“小姐喝醉了,我先带小姐去梳洗一下,落少爷把人给我吧。”

  此刻的唐曦月经过这么几番折腾终于清醒了一点,在陈棋落的怀里挣扎了两下,但看到自己只穿着中衣一时有些迷惑,语气朦胧的说道:“我怎么在这啊。”

  说了句话发现没人回答,拉了拉陈棋落的衣服问道:“落落,你怎么了。”

  慕怀君看出陈棋落反常的态度,上前拉住陈棋落的手,说道:“先让冬枝给师妹梳洗,毕安去煮点醒酒汤来。”

  陈棋落不情愿的撒开手,冬枝上前扶着唐曦月去了别的房间。

  慕怀君问到:“落落你怎么了,还有师妹,我刚听说她昨晚不见了。”

  陈棋落有些累的闭上眼睛,说道:“昨夜小姐喝多了,跟何公子呆了一夜。”

  “呆了一夜?师妹跟他不就见过一面。”

  陈棋落似乎不愿意回忆起早上看到的情景,但还是说道:“小姐在屋顶喝酒,掉下来,应该是被何公子救了,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小姐就抱着何公子不撒手,一直到我今早找到小姐。”

  “师妹抱着何公子?就这样一夜?”慕怀君感到很是稀奇,毕竟何文辉的性格他是知道的,不喜欢与人接触,这样抱着一夜感到很是惊讶。

  倒也看出陈棋落的愤怒,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去问问他。”

  屋内唐曦月一个人正在泡澡,回忆起昨晚那丢人的事情真想把自己淹死在浴盆里。

  虽然记忆断断续续的,并且最后怎么回到自己的院子还是不清楚,但大概还是能回忆起事情的全经过。

  正想着要不要去给何文辉道个歉,毕竟自己缠着他又哭又闹的,但又觉得很是丢脸,不想见他。

  正想的出神,房门突然打开,陈棋落端着醒酒汤推门而入,那冷若冰霜的样子倒是吓人一跳。

  

第十四章 陈棋落的愤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